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百日王昊】我觉得 我哥们和我房东 有一腿

更文时间~杰西卡聚聚的心思你别猜,来为孙翔举起蜡烛x还是忍不住刷了一点周翔……谁让Z先生太抢镜x

更完这次,这个月我的百日王昊任务就结束啦!po主肾不太好,要去休息休息准备准备开学,然后写写别的cp!最近王昊写的太多了需要回血……啥?说好更到第十节的?……哎把我说话当放屁就行【nitama


08

真是日了狗了,我推开我哥们的房门,本以为会看到他对着窗户口黯然神伤,再不济也该是气得牙痒痒啊,谁知道这货在看暴走大事件,一边狂笑一边捶桌特别欢脱。

我靠居然还要拉着我一起看!拜托醒醒啊!再这么迟钝你家房东大大就要被抢走了好吗!

等等上一更楼主还说要担负起把他拉回异性恋道路的重担来着,为什么还要纠结这事?

觉得脑子有点迷糊的楼主真就坐下和他一起看了,两个人笑得前仰后合,我哥们被自己口水呛到,扶着我的肩膀直咳嗽。

你说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哥们嘛,打打闹闹都是家常便饭。本来真没什么的,可是被房东看到就有什么了。没错,房东大大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就要挑我哥们靠着我肩膀咳嗽的时候进来。

那双大小眼里闪过一道精光。这一定不是我的错觉。

我哥们还什么都不知道似的,特别开心地冲他打招呼,说刚刚看到一个好玩的段子,关于小黄人的。

一个梗能别玩那么多次吗!!!

“T和D都来了吗?”我连忙岔开话题。

“都来了。”房东点点头,“和Z在下面斗地主呢。”

“哦哦这样啊。”我哥们抢在我前面接过话茬,“那他们玩他们的,我俩继续看。”说完还勾了一下我脖子,做出哥俩好的架势。

你他妈!!!故意的吗!!!房东眼睛要喷火了好吗!!!

“家里发酵粉没了,一会要做栗子糕。”房东表情微变,一瞬间又拿出淡定非常的样子说道,意思就是你们谁现在去买一下。

“我去买!”我唰得站起来,拔腿就要往外冲。

我哥们也不是善茬,一把拽住我得裤腿害我差点摔个狗吃屎。

“我也去,看了一上午要出去走走。”他无视我愤怒的眼神,扯着我胳膊向外跑。我拼命对房东使眼色,用眼神向他呐喊:不是这样的!大大你别误会啊!听我解释啊!求你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中国超市略远,我和哥们一路向山下走,这货依旧没心没肺欢脱得很,就差没边走边哼歌了。

我至今没有明白为什么到今天都没有和他友尽。

他大力拍拍我的肩膀,天南海北地开始扯,扯扯T又扯扯Z,最后得出的结论大概是不管男神女神你赶紧挑一个嫁了吧。

Woc什么鬼!不管是T还是Z都和老子是清白的啊!刚想解释,这货看到街边有一个做沙雕的腐国大叔,就丢下楼主跑去围观了。

买个发酵粉买的多灾多难,回到山上的公寓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之后的事了,打开房门,楼主被屋子里的景象震惊了。

T,Z,D还有房东,围坐在一张方桌前……打麻将。

房东你真是太神了,那副麻将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你是哆啦A梦吗!?

“胡。”房东说,嘴角勾起一个不明显的笑,深藏功与名。

异次元口袋已经够神了,谁知道房东打起麻将来更神。我围观他们打了几牌,发现五次里面有四次都是房东胡,还有一次是女神,这两个人配合不要太默契,房东需要什么牌,T就打什么牌,几牌下来二人屡次相视一笑,可说是虐杀单身狗。

“这牌没法玩了。”D哭丧着一张脸。

“呵呵。”房东笑,站起来把自己的位置让出,对我说,“这么玩太欺负人了,XX(我的名字)你上吧。”

听到这话,我只觉得虎躯一震,不想无家可归的话房东的意思还是不要违抗的好。心下这么一合计,我就在麻将桌前坐下了。

房东和我哥们坐沙发上看电视,刚好某台在放一部好莱坞大片,本打算上楼继续看暴走大事件的我哥们便也不动了。房东麻利地翻出薯片和牛肉干堆到他面前,甚至还摸出一个苹果,削成兔子的形状拼成一盘送到我哥们手里。

我哥们就这么心安理得地享受他的服务。

我一边摸麻将牌一边寻思起来,难道房东他这是故意的?故意和T表现出暧昧来刺激我哥们?一定是这样!看看房东给我哥们喂苹果时那个深情款款的眼神,鬼才信他是直男!

哎嘛最近EQIQ蹭蹭往上长,觉得自己棒棒哒!

等等……难道说我哥们也是故意在房东面前拉仇恨?我这是被利用了?

不不不,应该不会,就我哥们那瓜子一样大的脑仁怎么可能会心脏成这样?楼主我一定是想多了。

“碰!”“吃!”“扛!”战场上硝烟一片。刚开始几牌脑子乱哄哄的,屡出臭牌,把房东赢来的筹码输个精光,倒是Z那家伙闷声发大财,不声不响地胡了。

等到一小圈结束,楼主差不多也冷静下来,回想起刚刚房东和T的完美配合,学着他的样子出掉几张牌,T果然明白我的意思了,她真是太棒啦!我俩联手掰回几局,哈哈哈看Z那货还怎么狂!

等房东做好午饭,我们也就打完一圈麻将了。

房东把餐桌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整理掉,六个人围坐在一起吃饭。

饭桌上房东和我哥们惯例放闪,T是见过大放大浪的人,神色如常完全没有被闪到。没见过世面的D目瞪口呆又暗自咬牙,这货把筷子伸出去又收回来伸出去又收回来,如此反复五六次,终于是鼓起勇气夹了块椒盐排骨去他女神碗里。

“谢谢。”T礼貌地笑了笑,又把排骨送去我碗里,“不好意思啦,可惜我不爱吃这个。”她如此解释。

我顿时觉得D看我的眼神充满怨念,楼主我决定低头扒饭,不造为啥发现碗里又多了一块排骨。

……?房东和我哥们在那儿忙着放闪,不可能是他俩干的,那剩下的就是?Z?我下意识看向他,结果这货也低头扒饭,吃相极为不雅,丝毫没有男神风范。奇怪,他平时不这样啊。

饭后房东把老北京栗子糕端出来,T对此赞不绝口,D和Z也表示房东手艺真好,今天大饱口福幸福极了,只有我哥们怎么也不愿意吃一口。我哥们名字都在说糖有多好,平时根本是个嗜甜如命的主,这会怎么不乐意吃了?

哦,因为栗子糕是前几天房东说好要做给T的。

呵呵,幼稚。我决定帮房东一把,对着我哥们把栗子糕里里外外夸个彻底,见他仍旧不为所动,又正气凛然地说:“你不吃咱就不是兄弟!”

于是我哥们吃了。其实这货想吃得要命,非让人这么大费周折,果断死别扭一个。

咦?是错觉吗?我哥们都乖乖吃掉房东做的甜品了,房东看我的眼神咋还这么和善?大小眼超可怕的啊。

救命我真的不懂啊!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嘁,什么老北京绝活,都没有鲜花饼好吃。”我哥们一边嚼嚼嚼,一边还在嘴硬。

“想吃鲜花饼?下次给你做。”

哈利路亚,房东终于不瞪我了,他看向我哥们泛起一点点红色的耳垂,笑得不要太……

苏?

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吧?


评论 ( 10 )
热度 ( 96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