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love code 下

上篇在这里#此人多半有病#没法子了于是发出来充个数_(:зゝ∠)_

昨天报了中级上日语班,每周末从早上8:30上到下午2:30,然后发现特么初级根本没有学啊为什么要报中级!!!很方,于是死命自学补课#果然有病#点文会努力还的!!!真的!!!信我!!!【滚


那边无浪刚和一叶之秋说完,又收到一枪穿云的消息。

“拉肚子,明天,不去公司。”

“不来也没关系,反正你过来就是做个样子,不过,小周啊,你真的只是拉肚子?”

“……”

“我可是知道的,你前几天在偷偷打听一叶的学校?打算坦白从宽了么,挺好的,讲道理你整天拿我的照片出去招摇撞骗也让人很困扰啊。”

“……抱歉。”

“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一叶这孩子挺不错的,明天见上面和他聊聊看,说不定就对上眼了,我感觉他也是……是说我感觉他和你是一个世界的。。”

“好。”

随口答应下来,他理解江波涛期盼他早日脱团的心情,毕竟他情况特殊,单了好多年了。但周泽楷知道他不会和一叶对上眼,因为他早已经喜欢上了同居的学弟,这件事还没有和江波涛说过。

关掉对话框之前,无浪想起来一叶之秋也问他要了自家会长兼同事的公司名,看来也是打算三次元面基,某种意义上这俩同步率还挺高的。

不会两个人行动力都这么高,刚好撞上同一天吧?

 

 

04

要说孙翔怎么和一枪穿云勾搭上的,这就说来话长了。

孙翔有个舍友,名字叫唐昊,这在前面已经提过了。虽说是舍友,但是两个人专业不同,也不知道这学校分宿舍的时候想的什么,N大两大王牌专业,土木工程和机械工程最难搞又最牛逼哄哄的两个“才子”莫名其妙的就给分到了同个宿舍。

孙翔是传说中的学痞,平时无所事事,上课睡觉,考试照样门门高分,晚上回宿舍钻研难度加倍的编程,时不时熬个通宵,一来出于兴趣,二来心里藏着点不能说的秘密——对某位学长的憧憬。确实是个努力的人,但他的努力不被广大群众所知,因此基本形象总也脱不开玩世不恭,夜生活丰富这几个关键词,殊不知他的黑眼圈都是熬夜写程序写出来的。

唐昊是标准学霸,虽然面相凶狠跟个不良似的,但成绩优异,作为学生会的委员手下一帮小弟,作为篮球部部长,手下又是另一帮小弟,天天学习,部活忙个不停,闲下来还要在荣耀里带公会,没错,他还是荣耀里实力不俗的呼啸公会会长,手上还有一帮小弟。总之就是个生活丰富多彩,走哪儿哪儿有人尊称昊哥的人。

某天,孙翔一边把嘴里的pocky咬得咔擦咔擦响,一边瞥了眼嫌弃宿舍网速太慢拖累他打团战,砸了键盘就往网吧跑,结果到后半夜才回来的唐昊,问:“唐日天,你每天都这么拼累不累啊?”

“啊?”唐昊打开汽水灌下半瓶,瞪他一眼,“你有脸说我?”

“我比你好多了好吗!”孙翔翻白眼,“火气这么旺,怎么不去找个妹子泄泄火?”

“麻烦。”

“不是担心找不着吧?”孙翔装模作样地安慰他,“其实你的条件还不错的……”

“吃错药了吧你!”空了的汽水瓶被唐昊啪的一声捏扁,“你才找不着呢!”

“你觉得我会泡不到妹子?”

“不靠那张脸你觉得你能找着?”

“唐日天你是不是想打架!?”

“来啊!奉陪!”

…………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最后对话演变成“孙翔不靠脸,到底能不能泡到妹子”这样严肃的课题讨论,最后他们决定实践出真知,刷卡登陆荣耀,找女性玩家搭讪去了。

结果十分惨烈,一边围观的唐昊全程憋笑,孙翔几乎咬碎一口白牙。

“看吧,没有这张脸你根本泡不到妹子。”唐昊劝他赶紧认清事实,然后死心。

他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在荣耀地图里传送来传送去,到处乱转的孙翔忽然看到一个绝佳的机会——一线峡谷副本外一个装备不怎么给力的神枪手妹子正在被七八个满级号围攻,他想也没想,战矛一甩就冲上去杀了人一个措手不及。

虽然是满级号,但那些个弱鸡的操作在他面前实在不够看,没几分钟就被他打得抱头鼠窜,一边狼狈地大喊“给我等着!”,一边飞快地跑走了。

“有戏啊。”唐昊在一边嚼薯片,完全是看戏的姿态,咔擦咔擦的声音弄得他心烦意乱。不过他已经决定好了,这次绝对不能再搞砸了,妹子的内心都是很纤细的,他要耐心的,一点点让对方放下防备心。

先了解一些基本的信息好了。

从所属公会,为什么被追杀到女孩子大晚上还在打游戏对皮肤不好该扯的都扯了一遍,那边的神枪手也很老实地把什么都交代了,虽然语言能力是负值,说得前言不搭后语,他半猜半蒙着也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无非是活跃过头被记恨了,野图boss抢多了于是累积下不少仇恨值,落单的时候自然被盯上了。

野图boss关乎到一个公会的发展和声望,每个公会派出的都是精英团,一个妹子跟着公会的大部队抢野图boss?这还真心挺不常见的,孙翔对这个妹子好感度上升了几分。

“可是你装备这么烂在外面走很危险啊,打野图boss更危险,妹子我带你去换几件装备怎么样?刚好还有几万积分没有换呢。”孙翔是真心想给她换几件装备,认真玩游戏,操作还溜的妹子这年头太少见了。

“不用。”结果神枪手干脆地拒绝了他的好意。

“不要客气,我来开传送。”

“这是,小号。”

“啊?”

“谢谢。”

……呃?这是又要黄的节奏啊,旁边唐昊还在吃薯片围观,孙翔可不想再在死党面前丢人了,可是现在该说点什么好呢?直接说对你有意思,想交个朋友看看?可是刚刚好几个妹子都是这样被吓跑的……

“还有,我是男人。”还没思考出结果,对面又发来一句让他懵逼的话。

“真的假的?”

那边唐昊已经开始嘲笑他撩了半天结果撩了个男人。

“真的。”

“我不信!”

唐昊终于不吃薯片了,转而一只手扶住他的肩膀,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对面也像是无语他的反应似的,发来一串省略号。

“你怎么证明你是男的?”

这人的情商绝对是负值,无辜汉子肯定觉得遇到蛇精病了,唐昊笑够了,开始给死党出馊主意:“爆照。”

“对!爆照!”

“………………”对面又是一串省略号,好在没有甩手走人,反倒脾气很好的紧接着一句,“交换?”

“好!”说完孙翔就打开相册,随手挑了一张唐昊的黑历史照丢了过去。

“喂!你找死吗!”反应过来的唐昊作势要掐他脖子,孙翔也不是吃素的,两个人双双离开电脑桌,扭打在一起。

“还不是你个傻逼出的馊主意!”孙翔一边抓唐昊的头发一边大声抗议。

“操!松手!说你泡不到妹子你还不信了!”

等到两个人终于分开了,对话框里也已经静静地出现一张照片。

一张普通的证件照,照片上的男人五官端正柔和,看起来年纪不大,是那种社会精英的类型。

“挺不错的嘛,要不要考虑一下。”唐昊一边说一边用手肘捅了捅孙翔。

孙翔立刻像炸了毛的猫似的跳起来:“说什么呢你!老子又不是基佬!”

“开个玩笑而已,反应这么大干什么?”唐昊一脸奇怪地瞥了他两眼。

好吧,他确实是心虚了,最近开始申请研究生课题,神经崩得比较紧,再加上学长的事,他开始对于自己的性取向产生了严重的怀疑,总之是个特别敏感的时期。

说多错多,唐昊这货看着没脑子,其实是个人精。孙翔不再多说什么,于此同时聊天窗口里又出现两句话。

“加好友吗?”

“感觉,合得来。”

哪里合得来了??他都快尴尬死了好吗!!对面这个人是脑子有问题吗!!

“大号ID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本来想说不觉得自己和人妖合得来然后毫不留情地拒绝掉,然而他看到对方报出的ID时,这个念头立刻打消了。

“一枪穿云哎!”孙翔捅了捅身边脸色一瞬间阴沉下来的唐昊,“不就是最近抢了你们好几个野图boss的那个轮回公会老大么?”

世界上最让人忌恨的事莫过于快要煮熟的鸭子莫名其妙地飞了,现在仇人就在眼前,唐昊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

“二翔,给我把这货杀几遍,现在。明天请你吃饭。”

“不要。”孙翔乐呵呵地打开好友检索的窗口,输入ID点击申请,又切回聊天窗口,“你们公会还缺人么?”

“缺。”

一秒之后,一叶之秋收到了轮回公会的入会申请。

立即确认同意,孙翔用扳回一局的得意嘴脸对着唐昊说:“从今以后咱们就是对手了,好好加油啊,改明儿抢野图见。”

“……妈的智障”

 

 

05

这家建筑设计院也算是业界一流了,不少上了教材的地标建筑都是他们和国外设计师联合出图的,虽说这次是来见一枪的,但趁机参观参观也算是为以后积累经验。

但是……说到底自己还是一时冲动就跑过来了,虽然他有能一眼认出一枪的自信,但是他连对方的真名都不清楚……在前台小姐慈爱目光的注视下,孙翔正在抓耳挠腮。

连名字都叫不出来要怎么找人?

“所以说了,我是N大的学生过来参观,真的不能进去吗?”孙翔再一次做出尝试。

然而一身干练打扮的接待员完全不为所动,再一次问他要预约表和负责人。

他突然想起来无浪似乎有叫过一枪小周,那家伙十有八九姓周,于是他又试探性地开口:“负责人是周……嗯,是周什么的……”

“嗯?他今天不在啊。”前台小姐查过公司里姓周的人,确认过后,遗憾地说道。

这时候楼梯上下来个人,孙翔眼睛一下子亮了。

“谁说不在的!这不就是么!”说完一脸兴奋地迎上去,“一枪?”

江波涛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

“是一叶吗?”内心忍不住苦笑,他们还真的同步了,看来小周今天得扑个空。

“这不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吗!还以为你至少会惊讶一下什么的……”孙翔笑得更加灿烂了,“之前给你的照片是我舍友的,抱歉了!你不介意吧?”

“……”这破事怎么就给自己摊上了,算了,不管怎样先稳住他,江波涛立刻回答,“不介意不介意,别在这站着了,去办公室坐坐吧?”

“好,中午请你吃饭当赔罪好了!”

“这怎么行,我是前辈,年纪比你大,再说这里又是我的地盘,怎么说也该我请你啊,好了,先不说这些了,带你去办公室。”

看起来一枪比游戏里健谈得多啊?也完全没有交流障碍的样子,网络和现实的落差果然很大啊……说不上来更中意哪个,不过这种事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之前乱发照片的误会就这么顺利地解开了。

“才刚毕业没多久,就能用这么大的办公室,牛逼啊!”在办公室坐下后,孙翔环视了一圈采光良好,装修精良,面积宽阔的办公室,忍不住感叹。

“嗯?”正在泡茶的江波涛还在思索怎么应付这个烫手的山芋,随口答道,“毕竟这家设计院是我家开的。”

“厉害了!”孙翔的眼睛瞪圆了,他都不知道原来一枪还是个含着金汤匙的有钱人,“这样你还怕追不到喜欢的学弟?除非对方宁折不弯,其实我原来也觉得自己宁折不弯来的,直到……”

“等等!?”江波涛一脸懵逼,追学弟?这种事他从来没听说过啊?

难道其实他不知道的事情还挺多的?那个一直以来都特别依赖他,有什么烦恼都找他商量的,腼腆内向的周泽楷也有自己的秘密了。

原因恐怕就是……一叶之秋。

反正瞒也是瞒不住的,江波涛清了清嗓子,说道:“这里面可能有什么误会,先来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姓江,江波涛,荣耀里的ID是无浪,初次见面,一叶之秋,平时小周承蒙你照顾了。”

“!?!?”这下换做孙翔一脸懵逼了,结结巴巴地开口,“呃……你是副会?骗人的吧!”

“不骗你。我说一叶你啊……”江波涛叹了口气,开启说教模式。

“这样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跑过来可不是惊喜,是惊吓。虽说昨天没有提醒你要提前做好预约工作也是我疏忽了,今天白跑一趟就当是一个教训吧。我知道你急着见一枪,在校大学生也不懂社会上的规矩,记得下次一定要提前预约,你们学校和我们公司也是长期合作伙伴了,这儿有不少你的校友,比如我和一枪都是N大的,他现在算是在一边工作一边读博吧,都是缘分啊。其实你随便找个前辈打声招呼应该是很容易的事,对了,一枪今天也回学校了,十有八九是去见你的,恭喜你们完美地错开了。”

“……”这下他算是相信眼前这个长相秀气的青年确实不是一枪穿云,是他们公会的保姆大大无浪了。

哎难道一枪是嫌弃自己长得太丑了才拿同事的照片出来糊弄他?看他对于能否追到心上人十分没有自信的样子,搞不好还真的是颜值不够,明明在公会里那么受妹子欢迎的说。

不过……他是外貌主义的人吗??虽然确实有那么一点点,真的就只有一点点颜控,在他面前也不用感到自卑啊??他是那种因为颜值嫌弃好搭档的人吗??

不知怎的,孙翔脑海里又浮现出周学长的脸。

不可否认,颜值很多时候都是个大杀器。

“那个,副会啊,一枪是怎么样的人?”来都来了,总不能白跑一趟,孙翔犹豫几秒,决定向无浪打听打听一枪穿云的情况。

“你说一枪啊……”江波涛斟酌了一下措辞,慢慢说道,“别人以为他是天才,实际是个认真的努力家?刚读研那会,他就凭借自己的能力改进了全国设计院都在用的建模软件,决定做这件事明明只是因为一个突如其来的灵感,居然一路坚持下来了,作为朋友挺佩服他。”

不愧是一枪,原来是这么厉害的人啊……经历和周学长差不多呢。

……!?!?刚刚无浪是不是说过他和一枪都是N大的?反应过来的孙翔浑身一个激灵,一个让他难以置信的猜测在脑海里出现了。

“一枪他的真名是不是叫周泽楷?”

 

06

周泽楷去了N大的篮球馆。虽然在这个学校呆了足足有七年之久,篮球馆却仍旧是他没有踏足过的地方。

他这人有点宅,加上不擅长和人交流,篮球这样需要团体协作的运动便一直没有去尝试,比起吵吵嚷嚷的在比赛场上挥洒青春,他更中意插着耳机,一个人沿学校内湖跑步。

沿着观众席走过一个个场地,在最靠里的场子里他一眼认出了一叶之秋——头上戴着发带,满脸凶相的小青年,还是挺好认的。只不过在他的脑补里,一叶应该是个更加爱笑,更加清爽……?怎么说,反正不该是这么死死皱着眉头,冷静指挥自家队员有组织进攻防守的类型。

讲真,一叶之秋的团队领导能力基本是负值。

这就是网络上和现实中的落差么。

虽然不太懂篮球,但他知道这场比赛一定十分精彩,看了有将近二十分钟,一叶之秋的队伍以十多分的差距赢过对手。

“打得不错。”从场上退下来,戴着发带的青年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臭着脸冷静地夸奖队员们的表现。

该不该上去搭话呢?搭话的话说什么好呢?刚刚的比赛很精彩?你好我是一枪穿云,之前骗了你很抱歉?还是自我介绍说是土木系的学长?

然而还没有思考出个结果来,那边小青年就注意到他了,青年的一瞬间脸色变了变,变得更加阴云密布了,手里空掉的矿泉水瓶被他咔的一声捏扁,撸起袖子朝这边走过来。

什么情况?这是要干架??周泽楷实力懵逼。

唐昊不是这么不理智的人,在周泽楷面前站定后,他从鼻子里发出一个冷哼,道:“周学长,别来无恙啊。”

“???”周泽楷仍旧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别装傻!你不会不知道我是孙翔的舍友吧!”唐昊一想到自家死党因为这个小白脸见色忘义就来气。

周泽楷无辜地摇了摇头,他还真不知道,沉迷荣耀和编程的宅男能知道啥?

嗯……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一叶之秋跟孙翔认识?还是好友兼舍友?有没有这么巧的事?

“一枪穿云。”世界很小很奇妙,面前的家伙显然对自己抱有敌意,周泽楷一边说一边指指自己,说完拿出屡试不爽的微笑攻势,对唐昊伸出一只手。

然而唐昊不吃这一套,只是用看傻逼一样的眼神看他。这年头自我介绍都是先说网名的吗?等等,一枪穿云!?真是冤家路窄啊,那个天天组织轮回公会抢他们野图boss的就是眼前这家伙。

虽然很气,但还是要保持微笑呢。唐昊自认为不是一言不合就真人pk的人,他把后牙槽磨得咯吱咯吱响,一把拍上周泽楷的手,硬是挤出一个吓死人的阴森笑容,用力握了握。

“没想到你跟孙翔那傻逼早就勾搭上了,串通起来玩儿我呢。”

“!?!?”

“装什么无辜,你俩最近不是牛逼得很么,Two No.1打遍JJC无敌手。”

“……”周泽楷沉默三秒,回过味来,声音有点儿发颤,“一叶之秋,是,孙翔?”

“不然是老子吗?”

“嗯。”

“老子是唐三打!!”唐昊再一次甩了一个看傻逼的眼神给他。

 

 

07

他真傻,真的。

世界上嘴残如周泽楷的人能有几个?回想一下,当初觉得一枪穿云给他感觉特别亲切,不就是因为他的说法方式,还有许许多多的细节都和周学长高度重合么?

周学长这样的人怎么会打网游?脑子里浮现出那个人带着黑框眼镜,坐在电脑前写代码,画图纸的专注模样……脑补着脑补着就收不住了,孙翔在口水流下来前拍了拍脑袋,打开电脑。

在外面转了一圈,没有胆子回公寓,干脆在校外的网吧包了一个小包间,这会正处于不知道该上企鹅还是该上荣耀的迷茫状态。

如果遇到一枪穿云,要说点什么好?

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上了荣耀,习惯性地打开JJC排行榜,虽说他和一枪穿云都是这个区的大神,但区内人才辈出,加上最近主修2v2,单人排行上想要把排名保持在前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不,一天没打,他的排名向后退了好几位,而一枪穿云则往前进了不少。

嗯?这是?原本他们的排名是紧靠在一起的,看来这货趁着他不在的时候没少刷啊?这可不行,一边这么想着,孙翔一边换好1v1的装备,进入竞技场,一时间忘记去苦恼怎么面对周泽楷和一枪穿云。

在JJC虐了几把菜,等积分渐渐接近了,他开始每打一局查看一次排行榜。

把一枪穿云超过去是必须的,但也不能超得太多,两个一字打头的ID靠在一起最好了,这才不是什么奇怪的少女心!这是强迫症!

孙翔刷分刷得起劲,还不忘默默给自己的无聊行为找理由,等到终于把分数刷到一枪穿云的后一位时,他突然发现榜上显示签名永远是系统默认“你好。”的神枪手把签名给改了。

“一线峡谷见。”

这是对他说的?是对他说的吧?不然还能有谁?

一线峡谷啊,他们初遇的地方……不对,他们初遇的地方应该是N大建筑学院的大教室。

周学长也知道他其实就是一叶之秋了吗?

算了不重要不重要。周学长兼他们公会的会长似乎有话要对他说的样子,他正好也想把心里话说出来。其实他们都知道彼此在想什么了,一枪穿云口中突然对他变得冷淡的学弟,和他一直在倾诉的,同居中的学长……说的是他们彼此之外,还有其他可能性吗?真是蠢得可以。

但是!刷分还是不能停止的!孙翔的心情一下子雀跃起来,连带着手中的操作节奏也变快许多,大招一个一个地丢过去,几乎把竞技场里的菜鸡们打出心理阴影,等他终于把分数刷到一枪穿云之上,才心满意足地退出竞技场,画个传送阵,往一线峡谷去。

峡谷两边是陡峭的悬崖,抬头就能看到将峭壁分割开的一线天,光线昏暗,高耸的崖壁给人强大的压迫感,一线峡谷在荣耀里不是十分受人欢迎的副本,胜在来往的人很少,空旷寂静。

因为出入峡谷的道路十分狭窄,在这破地方被人堵了那就是九死一生,逃都没处逃。想到当年被两队人马分别从峡谷两头堵住的神枪手,那会自己动机不纯,想要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来泡妹子,没想到泡的居然是个汉子,还是他认识的,暗恋着的汉子。而且以周泽楷的操作水平,或许根本不需要他帮忙也能顺利脱困。

无数个巧合让他在荣耀里认识一枪穿云,少了其中一个,命运的轮盘大概也不会顺利转动,孙翔觉得自己说不定真的是非常非常幸运的人。

而比这更幸运的事是,喜欢的人也对自己有意思。

“孙翔。”还在四处找人,熟悉的声音隔着网络通过电流传递过来,熟悉又陌生。孙翔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转过视角,发现背后站着个女神枪,正是当初在这儿遇上的那一个。

“这张脸配这个声音有点惊悚啊,学长。”孙翔忍不住吐槽,明明平时都拒绝上麦的,今天怎么主动开麦了?

“不要叫学长。”其实每一次孙翔叫他学长的时候,周泽楷都有种被划清界限的不爽感,“叫名字。”

周泽楷操纵神枪在包里翻找一阵,然后麻利地丢了个烟花在地上。

被爱心包围的一叶之秋上方浮出黑线的表情,孙翔扯了扯嘴角,坐在电脑前艰难地吐槽:“这是什么恶趣味……”

“江交代的。”周泽楷说,“嗯……他让我,问,你愿意,跟我一起?”

虽然很想立刻旋转跳跃三周半大声说愿意,但孙翔自恃是一个矜持的人,他沉默了几秒平复心情,故作淡定地问:“是被副会交代了才这么问的?”

“不……”周泽楷沉吟了一下,似乎也是觉得怪不好意思的,说得磕磕巴巴但是语气坚定,“自己,想说的,喜欢你。”

“……”被直球告白了,这下孙翔确确实实感到了害羞。

“……”二人一时无话。

“周泽楷,你知道我要回答你什么。”孙翔坐在电脑前,抱住脑袋,自暴自弃地说。

“嗯。”

“所以你为什么会喜欢老子啊?”明明只是一个没什么交集的学长,和单方面崇拜以及想要超过的对象。

耳机里忽然传来轻笑声,像是一片羽毛在他心口骚弄。

“你打荣耀的样子……很帅。”

“!?!?”明明每一次都有在周泽楷靠近的时候迅速关掉游戏窗口,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打荣耀?

“我以为,你不打了。”对方停顿了好久,才慢吞吞地说出第二句,像是在故意掉他胃口。

“……你准备什么时候改掉说话说半截的毛病?”气急败坏的语气。

吊胃口对孙翔果然有用。耳机里又传来低笑,不同于对方的淡定从容,他现在完全是坐立难安的状态。

“在网吧?”

“是又怎样?”他现在可不是去网吧也要心虚的高中生了。

“312包间外面。”

嗯?312不就是他订的包间吗?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孙翔推开门立刻对上了一双浓黑色的,饱含着笑意的眼睛。

周泽楷坐在离包间最近的位置,液晶显示屏上是一线峡谷延伸至云霄的崖壁,画面中央站着个神枪手,黑色的长发被峡谷里的风吹得披散开来。

这货果然是一枪穿云,他终于有了网友就是现实中喜欢的学长,这样的实感。

周泽楷没有说话,而是对他用口型比了两个字。

横刀。

孙翔愣了愣,露出惊讶的神色,继而想明白了什么事似的,别扭地扭过头去,耳根泛出红色,他踌躇片刻,在周泽楷旁边空下的位置坐下。

“你竟然知道这个账号。”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有褪去。

这时,峡谷里一群野怪聚集起来,把装备残缺不全的神枪手和挂机中的战法团团围住。

而神枪手也摆好了攻击的姿态。

……

三年前N大宿舍断网,正要上交论文的周泽楷无奈,只得去学校附近的网吧,早晨没有什么顾客,因此偌大的网吧里敲击键盘的声音格外引人注意。

那是快速的,有节奏的敲击声,光是单调的“啪嗒”声却给人莫名的紧张感,怀着好奇的心情绕到网吧最靠里的位置,看到的是一个长相帅气的,眉眼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的家伙,似乎是刚入学的新生,也可能是翘课过来的高中生。看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眉眼间是未被人情世故洗礼的桀骜不驯,他的手指修长灵巧,操纵着屏幕中的狂剑士大开大合,从包围圈中杀出一条血路,然后腾空跃起,重剑狠狠地劈向暴怒中的野图boss。

仿佛是有魔力的。周泽楷盯着这个少年看了半晌,几乎错过提交论文的时间,而这个少年也一直专注于手中的操作,没有注意到他。

周泽楷记住了那名狂剑士的ID——“横刀”。

除非找到真正热爱的事,否则只是在望不到尽头的生活中挣扎,浑浑度日。

研一那年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正喜欢手上正在学习,并且今后将要从事的专业,陷入了无可救药的迷茫中,不知怎的,他忽然想起某一天在网吧见到的少年那双打荣耀时闪闪发亮的眼睛。

那正是对什么事物充满热情的眼睛。

鬼使神差的,从不玩网游的他,破天荒打开荣耀官网,不仅下载了游戏,还在舍友江波涛的介绍下入手了一个挺不错的神枪号,打算尝试一下网游。

这一玩就停不下来了,加上天赋使然,本区第一神枪的名号在他入坑一年之后传得人尽皆知。然而他再去搜索那个名字叫“横刀”的狂剑士时,看到的却是一片黯淡的灰色,好友申请也石沉大海。

有那样热切眼神的人,也会消失不见吗?

 

回过神来时,周围的野怪已经全部清完了,装备再怎差好歹操作者是本区的第一神枪,荣耀职业早就和操作者无比契合,即使不集中注意力也不可能落到被野怪欺负的地步。

战法依旧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神枪手帅气的把手中的双枪转了一圈收进袋子。

之前看一枪穿云做这个动作倒没什么感觉,然而想到背后的操作者是那个沉默寡言的周泽楷,不知道为什么孙翔感到微妙的萌感,笑着说:“学长不止写代码的时候帅气,打游戏的时候也很帅。”

说完才意识到这话有多羞耻,孙翔脸又蓦地红了。

周泽楷倒是没有感到害臊,笑着侧过头看了他一眼,慢慢说道:“学编程,为了,做游戏。”

说完熟练地打开一个补丁,又不知道从哪里拖出一个窗口,里面写满密密麻麻的程序,孙翔看了眼,认出来正是荣耀这个游戏的一部分脚本。

意思是他自学编程是为了做游戏?改进建模软件只是顺便?

该说,不愧是周泽楷吗……

 

“一起?”

对于眼前这个人的毅力感到惊讶,自顾自陷入到沉思中的孙翔听到这突如其来的邀请才回过神来,他沉吟了一下,没有回话。

“孙翔。”周泽楷忽然叫了他的名字。

“喜欢你。”

这一次是面对面的,在三次元被告白了,不是隔着网络,隔着电流,冲击力可想而知。

“……”

“喜欢你。”周泽楷又重复了一遍。

他以为,解析这个游戏的本质,有一天能在数据的洪流中找出那个扛着重剑,衣袂翻飞,神情桀骜不驯的狂剑士。拥有闪闪发亮眼神的少年和狂剑士的身影重合,直到被介绍认识这位叶修说是“年轻而优秀的学弟”时,他还抱有眼前的人是从游戏里走出来的错觉。

他还以为孙翔不玩荣耀了,现在只觉得一叶之秋是孙翔真是太好了。

之前邀请他同居……也可以说是早就心怀不轨。

“……”孙翔被他突如其来的一颗炸弹炸得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脸颊温度直线上升。

这家伙……这家伙太狡猾了。

这样的邀请怎么可能拒绝啊!?

一起做喜欢的游戏什么的,听着就好诱人……

再加上被直球告白了……

“烦死了,我明白了,不用说两遍。”孙翔一把拍上周泽楷对他伸过来的手,“写代码的话,我可不会输。”

“一起,加油。”

同一直以来学长对学弟的,亲切的笑不同,这一次周泽楷的笑容直答眼底。

 

有件事或许孙翔永远不会知道。

周泽楷曾经在荣耀公司实习过一个月,临走前他悄悄在游戏里留了一串代码。

如果他有一天再登上狂剑士横刀的账号,会发现收件箱里有一朵没有受取截止日期的,永远新鲜的柠檬花。

这是周泽楷写给他的love code。

 

 

FT:

这里是空空,lof@青枫浦,写了这么一个狗血的故事很抱歉!!!而且两个人的感情线好像还没捋清,又拖后腿了呢_(:зゝ∠)_其实只是被学校的编程课搞到身心俱疲,于是开始思考一个土木工程师到底是为什么要学编程啊?思考着思考着就有了这篇文!想说,果然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才是最棒的!做喜欢的事时不管是谁看上去一定也是最闪耀的!所以文里的周泽楷和孙翔才会被彼此吸引!最后!谢谢千树的约稿,拖稿狂魔给她跪下道歉_(:зゝ∠)_


评论 ( 4 )
热度 ( 96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