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love code 上

*520快乐!最重要的是哉哉生日快乐!这不是贺文只是找借口拿旧文混个更而已_(:зゝ∠)_

*去年收录在周翔合志《Love story》里的一篇又臭又长的白开水_(:зゝ∠)_OOC注意!!!


“明天、去线下、聚会吗?”明明才刚入冬,孙翔敲打键盘的手指却僵硬得不行,连打字速度也变慢了。

这个问题早已不是第一次问了,机械重复的对话每个月都要上演一遍,然而每个月的这一天却还是让他纠结,十分纠结。

明天是轮回公会,一家S市本地荣耀公会每个月固定线下聚会的日子。游戏里的线下聚会嘛,其实不去的人占多数,但这种明明同城却总也挤不出时间来见一见特别特别合得来的网友……就不合理了,再说他也不是怕被网友挖肾的人。

在荣耀这款他玩了好几年,换过一次职业还有N多个小号的网游里,除去身边一起玩的狐盆狗友,合得来的网友,或者说好搭档只有一个——名字是一枪穿云的神枪手。

一个让整个服务器闻风丧胆的人物啊……好在他的知名度也在一天天提高,不虚。

对方显示的是手机wifi在线,收到他的消息后几乎秒回:“抱歉,不去。”

“呼……”本该是令人失望的回答,孙翔却长长呼出一口气,放松下来靠在椅背上。

这个月也逃掉了。

至于今后怎么办……船到桥头自然直嘛,与其考虑这个,不如上荣耀打几盘竞技场。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把聊天窗口关闭,刷卡登入荣耀,无比熟练地邀请好友列表第一位的“一枪穿云”。

嗯,反正这家伙一直是手机登肥鹅,电脑登荣耀,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在荣耀里问……因为他担心……

对方虽然显示在线,却没有立刻通过他的组队申请。与此同时,门外传来脚步声,他的担心果然应验了。

孙翔跟做贼似的,把游戏窗口最小化,打开一篇讲代码编写发展史的外语文献,装模作样地看起来。

如他所料,几秒钟后,外面传来敲门声,孙翔清了清嗓子,把声线压低了,做出自认为沉稳的姿态,说:“进来。”

进来的是一位长得好看到让男人嫉妒女人羡慕的大帅比,咳,这当然只是孙翔自己的主观评价。不重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手里拿着一盘让人食欲大开的紫葡萄。

“需要,帮忙?”周泽楷将果盘放在桌边,或许是见到学弟在努力学习,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和蔼可亲,在旁人看来就是在无节操放电的笑容。

孙翔在心里“嘁”一声,也没有客气,拿起葡萄往嘴里塞了一颗,含糊不清地说:“进展顺利,学长放心。”

这样故意模仿自己说话方式的行为并没有惹怒周泽楷,他不在意地笑了笑,说:“继续加油。”说完,转身准备离开房间。

“学长,你加班?”孙翔连忙问,问出口才意识到是废话。一边不想和他说话,一边又因为没说上几句话不甘心,真是病得不轻。

“嗯。”周泽楷点点头,“后天,deadline。”

“你加油。”果然还是找不到话题啊……不过好歹是来投喂他的亲切学长,孙翔撇撇嘴,有些泄气地鼓励道。

“好。”周泽楷微微笑着应了一声,退出房间的同时体贴地轻轻带上门。

学长还是那么努力啊,跟几年前看到的一模一样。他忍不住在心里感叹。

……

其实死线什么根本是胡说的,实习的单位是熟人家开的,他能在混个履历表的同时做自己喜欢的事……这样不像样的情况当然不能让孙翔知道。

走出房门的周泽楷也是心虚的。

 

确认脚步声消失不见后,孙翔一边往嘴里送葡萄一边再次调出游戏窗口,虽然努力,倒也不是严厉不懂变通的人,那么为什么要在周泽楷面前装作乖宝宝的样子?唉,这事说来话长,复杂得不行,复杂的事都不在他的考虑范畴以内,简而言之就是他暗恋自家学长好久了,唉果然说出来还是会觉得超丢脸。

妈的,什么跟什么。

反正,那家伙编程序去了,一时半会绝对不会来打扰自己,上竞技场过把瘾才是要紧的。

胡思乱想的间隙,一枪穿云已经通过了他的组队申请,孙翔一下子变得豪气干云,打开语音说道:“走!咱们去踏平竞技场!”

……不过耳麦年久失修,杂音一阵阵的不说,他的声音也像是处理过似的,扭曲出了电音效果。

被自己的声音刺到耳朵,孙翔吐了吐舌头,从善如流地关掉麦,第N次思考啥时候去换个新的。

可恶,没钱啊!他也想像学长那样早点编出厉害的程序来,然后口袋里就会源源不断的有钱进来了……

当然这暂时都只是妄想而已。

“……”那边一枪穿云不出所料地给他发来一串省略号。

“你为什么不开麦?”孙翔切换成文字输入模式,问。

“没必要。”

“……”还真是没必要,这货一天能说几句话?买了耳麦也是浪费,竞技场打配合他们也能第一时间看穿彼此的想法,好像有种与生俱来的默契。大概是强者之间的惺惺相惜?

“今天要不要刷到总排第一?”这么想着就嘚瑟了起来。

也难怪孙翔嘚瑟,自从他和一枪穿云组成固定组合,简直是杀遍JJC2v2无敌手,就算是另个服务器的君莫笑和沐雨橙风兴许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几盘竞技场过后,他们决定中场休息几分钟,戳开公会频道看到他所在的轮回公会正在疯狂刷屏。

“会长又不来线下聚会,你已经失去本宝宝了/手动再见”

“会长又不来线下聚会,你已经失去本宝宝了/手动再见”

“会长又不来线下聚会,你已经失去本宝宝了/手动再见”

……

一连好几条消息刷过去,最大字号,五颜六色的,刺得人眼睛疼。

和会长大人有过过命交情的孙翔自然不会拘束那么多,直接私聊调侃:“你挺受欢迎的嘛!”

听说是因为他们会长长得特别特别帅,帅到惊天地泣鬼神,公会里的女性成员们去线下聚会就是为了见会长大人一面,会长不去,妹子们就不去,妹子们不去,聚会也就少了许许多多乐趣。

但是,讲道理,一枪穿云给他看过照片,的确眉清目秀的甚是养眼,但绝对不到帅得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现在的妹子们也太会夸大事实了。

远的不说,就说自己吧,也是在系里远近闻名的帅哥了,还有和他住同一间公寓的周学长,更是大帅比,和他们俩一比,一枪还是逊色太多。正是因为考虑到可能会引来麻烦的女生,他才十分谨慎,从不在网上暴露自己的真实长相。

当然,这话不能随便乱说,一枪是他的好搭档,他不是肤浅的外貌主义者,更不能伤到好搭档的心。

“呵呵。”

那边一枪给他的回复还是简短到让人觉得无趣,不过习惯了也没什么不好,因为一枪虽然话不多,又确实会好好听他说话,听他讲学校里的事,甚至听他讲暗恋对象的事,将他怎么被厉害的学长吸引到,怎么一点点深入了解学长的厉害之处,总之他的心思也是很细腻的,那些嘲他情商低的都是傻逼!

一枪穿云从未感到过厌烦,并且总能适时给出一针见血,或是无比符合他心意的评价,他自认为和一枪非常谈得来,是命中知己的程度!

啊,当然他和一枪在刚认识的时候感情是没有这么好的,那会发生了一点尴尬的事,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办法直视一枪,好在投缘的人不会轻易错过彼此,后来一起打野图boss的时候意外发现他俩配合得意外好,这才混熟了。

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他和一枪到现在为止也没能成功面基。

要说原因的话,还是他自己当初作死,爆照的时候随便扯了一张大学同学的照片发过去糊弄人,对于个人情况也编了点善意的谎言,不是多严重的事,可是男子汉大丈夫,扯谎总归是不好的,如果见了面穿了帮,被嫌弃怎么办?

男子汉大丈夫有错不敢认才更不好啊!婆婆妈妈的跟个妹子似的……可能因为他特别在意一枪对他的看法,就跟在意周学长对他的看法一样在意。

……所以他一直尽量避免和一枪穿云见面,好在对方似乎也总是因为一些突发状况错过线下聚会。

想到之后还要继续扯谎找借口,并且坦白从宽的日子似乎遥遥无期,孙翔今天忽然有些不知道该和一枪穿云说些什么好了。

眼角的余光瞥到果盘里的葡萄,他前言不搭后语地扯道:“刚刚合租的学长送葡萄过来了,这个季节的葡萄挺不错,可以尝尝。”

“学长?”对方倒是很善于抓重点。

孙翔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键盘敲得飞快,生硬地转换话题:“这次又是为什么不去线下活动?”

“过两天,有项目。”那边一枪穿云回得也很快。

“其实明天我也没法去,刚好学校有篮球比赛,挺重要的。”

其实根本没他的事,需要上场比赛的是他的死党唐昊和袁柏清,唐昊那混蛋仗着自己手握大权因为某些原因一言不合把他从部里踢了。

“下次有机会再见面吧。”讲道理,不就翘了那么几次训练,至于吗?他倒要看看没有自己在,那些个弱鸡要怎么打赢比赛……

其实,他对唐昊其实也是愧疚的,因为,他发给一枪的照片是唐昊的丑照。

“嗯,单独见面。”一枪发完这行字,补了一个笑脸。

孙翔爽快地敲下一个“好”字,跟着个墨镜脸。

反正说了好也不知道要等到何年马月。

就算真有那么一天……那就老实地说清楚,有些误会确实需要单独,面对面交流才比较方便解决。

“把握机会。”

下线之前,他从一枪穿云那里收到了这么一条意味不明的消息。

 

02

要说孙翔为什么会注意到周泽楷学长,这就说来话长了。

第一次知道周泽楷是刚进大学那会,都说土木工程的学生又土又木,对此他是不服气的,虽然这个专业是被调剂进来的,一点感情也没有,但他怎么可能甘心被说又土又木呢?在见到虽然嘴残,但是安静地帅着,时髦值爆表的周泽楷之后,就更加不服气了。

虽然是土木系的学长,但周泽楷不走寻常路,跑去自学了编程,走软件开发的路子去了,并且经过一段时间的不懈努力后,取得很不错的成果。

那天这个牛逼哄哄的学长在全系学生面前演示他自己改良过的建模软件,刚进学校,对职业生涯懵懂无知的孙翔看着周泽楷安静地演示软件使用方式,眼花缭乱的操作过后,一栋形状颇为复杂的商业楼3D模型呈现在屏幕上,接着这位学长又开始演示各种计算和检验方式,甚至现场打开C++写起补丁代码……

谁说做结构设计机械重复还枯燥无味的?做出这样软件的人超厉害好吗!

周学长那天敲打键盘飞快地写出跟天书一样的代码简直太帅了,跟电影里的那谁谁和那谁谁一样。虽然他知道自己有一天也会变得这么厉害,但心里还是不可避免地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憧憬之情。

想要变得和电影里的科学怪人,呸是想要变成和学长一样,不,应该说想要超过这个厉害的学长。

孙翔先天条件不错,脑子十分好使,颜值也加分,到了大三成功进到传说中最最牛逼的大神叶教授门下,然而叶教授性格让人一言难尽,各种差遣跑腿和乱七八糟的杂事自不用说,加上刚见面就跟他很不对盘,气场相冲,恨不得对方立刻消失才好。

可能也是不怎么缺跑腿小弟,还没怎么深入交流,就报复似的借着手里学生太多,带不过来的借口把他丢给正在读PhD,出了名难懂难相处的,活在计算机和结构设计夹缝之间的周泽楷处理。

结构设计原本就是特别累特别要人命的活计,周泽楷呆的领域又是最艰难的,所以即使学长帅得惊天地泣鬼神,来学校里混日子的大学生们也不愿意自讨苦吃。

“这是为你好啊。”怕他不肯去似的,叶教授语重心长。

殊不知这正和了孙翔的心意,叶教授这么和他说了之后,他第一次对教授露出好脸色,还特别担心地问:“这样真的可以吗?他不会不肯带本科生吧?”

叶修把他上下打量一通,晃了晃食指和中指夹着的烟,语气欠揍:“别担心,小周比你听话多了。”

“呵呵。”孙翔根本懒得理他。

因为是一直以来都在意的学长,第一次见面时孙翔决定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穿戴整齐,修剪过头发刮过胡子之后才去跑去约好的咖啡馆见面。

兴许是看穿了他的想法,不要脸的叶教授从头到尾都在夸他什么“认真勤勉”、“温文有礼”、“心无旁骛,专注于学术研究”、“没有性生活”balabala……

哈?没有性生活是什么鬼?虽然他确实没有……

总之东扯西扯的听得孙翔都傻了,连他自己都快要相信自己原来是一个这么听话的乖宝宝。

他怀疑这老不死的今天吃错了药才会一个劲夸他。

听完叶教授不着边际的吹嘘之后,周泽楷安静地点点头,微笑着说“挺好的。”孙翔这才意识到叶修是想要做什么,这货多半已经知道自己对周泽楷有那么一点不为人知的歪念头,讲这么多就是想让周泽楷对自己造成错误的印象,好害他夹着尾巴做人。

呵呵,天真,他是会被这种事绊住,让自己过不舒坦的人吗?

吹完牛皮,叶教授又对周泽楷交代了一些需要注意的方面,外加小周你这么帅怎么还不脱团,难道是阳痿?有病得赶紧去治啊的心灵鸡汤,一通狂轰滥炸过后,终于肯拍拍屁股走人了,留给周泽楷一串长长的账单。

有病得赶紧治,有误解必须尽早说清楚,这话不假。

“周学长。”叶修一走,气氛立刻陷入蜜汁沉默,刚刚还在期盼这个老不死赶紧走的孙翔感到了后悔。他想了想,认为当务之急是纠正学长对自己的错误印象。

“嗯?”正在研究账单的周泽楷抬头对学弟露出一个和蔼可亲的微笑。

“……”于是孙翔一瞬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妈的,麻烦死了,还是暂时在学长面前保持住良好的形象好了。

反正……反正就算跟着他干了,两个人呆在一起的时间也不长嘛。

于是乎,跟着周泽楷搞起软件开发的孙翔在某些特定的时候跟转了性似的,认真严谨,不苟言笑,说的话除了C++还是C++,要不就是弯矩剪力扭矩的计算方式云云……

“二翔你吃错药了?”找他去打篮球却被毫不犹豫拒绝的好友唐昊表示惊讶。

“嘘——”孙翔瞄了一眼正在机房隔间里认真写代码的周泽楷,“谁吃错药了,老子这是在为了造福人类而奋斗呢。”

“你恶不恶心?”唐昊露出嫌弃的表情。

孙翔想了想,确实挺恶心的,又换了个实际一些的说法:“这个软件开发出来,卖给设计院就一劳永逸等着收钱了!你这傻逼羡慕不来!”

大概是被说服了,唐昊表示没想到你是这样爱钱的二翔,也不再要拉他去打篮球,翻个白眼自个走了。

开玩笑,他是拜金的人吗?他现在在学长眼里就是个专注代码,怀抱远大理想的有志青年,如果被看见和唐昊这种篮球部头头,还经常和他们学院的王院长抬杠的问题学生混在一起,学长对他的印象必须得碎啊。

被学长看到他沉迷网游就更不可以了。

活着真累!活成一个人理想的样子更加累!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后来把这一感想在游戏里对一枪穿云说了,一枪穿云给了他一个无比简洁但又切中要害的回答。

“因为喜欢?”

“……!?!?!?”孙翔发了一串叹号和问号过去,配上黑人问号表情包,然而屏幕对面的一枪穿云根本没管他还没有憋出来的否认语句,继续说了下去。

“做你自己就好,你以为的,不一定是他期望的。”

一枪竟然打了这么长的句子?孙翔惊呆了。

惊呆归惊呆,当天晚上,孙翔还是认真地思考起了这个可能性,发现还真特么很有道理。他一个我行我素自由散漫目中无人天上天下老子最屌的性子,怎么遇上个学长就怂了呢?

尤其后来,学长说他在外面租的房子缺个合租人,交付租金的压力比较大。孙翔想他一个搞研究的,成果还没出来,确实是穷,再加上学长对他一笑,他就抵抗力和原则全都没了,点头答应下来,成了他的合租人。

房租确实是贵,贵的他都把买耳机的钱省下来了。虽然好几个月了学长一直没问他要租金,他主动提起也次次被岔开话题。

从宿舍搬出来那天,唐昊一直嚷嚷着要和他友尽,见色忘义就算了,对象还是个男的。他顶回去说还不是因为你个傻逼太吵了,谁跟你似的老子是要干实事的人!老子是要潜心搞研究的!

总之吵得还蛮厉害,虽说他确信不出三天唐昊那傻逼就得消气了。

说来,因为这个学长,他好像干了挺多不像他自己的事啊?这个学长对着他笑起来的时候,真的有毒啊……!一笑,他的脑子就不清醒了。

如果这都不算喜欢……

虽说搬进出租屋之后工作环境确实好了很多,而且周学长细心又好脾气,做饭也好吃,同居什么的,倒也不讨厌……

比较麻烦的是,他现在每每刷卡登陆荣耀都不想被学长看见,学长肯定是认为他不玩网游这种玩物丧志的东西的吧?肯定也认为他不打篮球没有特别喜欢的运动吧?

然而他并不是这么无趣的人。

就是因为喜欢才在意他的看法……

孙翔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冷汗。倒不是不敢出柜什么的,首先他虽然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但其实并不能确定自己是怎么想的,正常直男有说弯就弯的吗?还是说他生来就是弯的,现在才被发掘出来?

其次就算他真有这个潜质,那也不知道学长那里是个什么情况啊……

不能再这么莫名其妙被牵着鼻子走了,必须和学长保持距离!这么想着,孙翔开始有意识地减少和学长的视线交流,说的话也比平时更少了。

可惜效果不怎么明显,越是这样故意避开,他越是确信自己是彻底弯了。

正自苦恼着的时候,那边一枪穿云的头像忽然闪烁起来。

“最近喜欢的人变得很冷淡。”

“???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一直以来都是自己把一枪当成树洞,今天一枪终于也愿意把他当做倾诉对象了吗。

看到这条消息时,孙翔的内心是高兴的。

 

 

03

一枪穿云的文字表达能力差得惊人,明明不会讲话还非要装作幽默的样子,时不时插点谁也听不懂的,自以为很有趣的北极圈冷笑话,看他这么努力的样子,又不忍心打击他……

在电脑前坐了有差不多一半小时,孙翔才把情况捋清楚,这过程就跟便秘一样痛苦。

“所以你们现在住在一间公寓里?这不是已经飞到碗里的鸭子了吗!”

“……”这说法有点奇怪,对面一枪穿云敲下一长串省略号。

孙翔苦思冥想一会,关于恋爱这种事他还真是一窍不通,想来想去也只能直球进攻。

“去找他谈谈问清楚原因?告诉他你对他有意思?说不定人家对你也有意思呢!毕竟会长大大可是很受妹子们欢迎的。”

“不一样。”那边一枪穿云的对话框里正在输入的字样维持了好久,出来的确实这么短短的三个字。

确实是不一样的,受妹子欢迎和喜欢同性的学弟,这怎么能一样?碰巧很能理解他的感受。

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不知怎的,孙翔又有种便秘的感觉了,他干脆把手机揣兜里,打算一边蹲厕一边和一枪穿云聊天。打开门的时候还多看了两眼那边学长的房间,确定没有动静后才蹑手蹑脚地跑进厕所。

“哪里不一样?”虽然大体能猜到原因。

“游戏,和现实,落差。”

这个答案让孙翔感到了意外。

是说游戏中的自己和现实里的自己不一样吗?游戏中受欢迎不一定在现实中受欢迎?孙翔认为自己理解他的意思了,就好比一枪所知道的是他真实的性格,但声音外貌这些表面上的东西一概不清楚,而学长只是知道他的表面,不知道他其实是个特别爱玩,喜欢打篮球还喜欢打网游,有点点自傲,脾气不怎么好的人……

是的,他知道自己可能有这些个缺点,知道是一回事,愿不愿意改就是另一回事了,至少他挺喜欢自己现在这样的,只是就一般人的评价来看,尤其是学长那样认真刻苦的人,多半不会喜欢他这样的性格。

至于愿不愿意为学长稍微做点改变,那答案肯定是不愿意的。

但又不想被讨厌,真麻烦……

今天他们说话都不多,半小时过去记录也没刷上去多少,恐怕因为两个人心里都有困扰的事需要考虑。

归根究底,还是要把真实的自己展示出来,至于对方愿不愿意接受,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那就,坦白吧。”他说。

犹犹豫豫的一点也不像自己,明明自是要帮一枪排忧解难的,最后他自己也下定了某个决心。

孙翔抓乱他的一头毛,觉得是时候做个了断了,不管是一枪这里,还是学长那里。

“一枪你后天有项目的死线,所以要在公司加班,没错吧?”以防万一他又确认一遍。

“是。”

收到肯定的回答后,孙翔终于肯从厕所出来了,一边开门一边捧着手机手指飞快地滑动屏幕,调出他们副会长的对话框,然而门一打开他就和似乎在门外等了好久的学长打了个照面。

啧,糟糕。他连忙把手机揣进口袋,凑巧的是,对面的人也把手机插进了裤袋里。看来学长是真的等了挺久的,无聊到翻手机玩儿了。

 

“肚子,吃坏了。”周泽楷朝他尴尬地笑笑。要知道肚子不舒服的时候发现公寓里唯一一间厕所被占领,而且一占领就是半小时,这是一件多么蛋疼的事,偏偏这个学弟还死死盯着他,弄得他尴尬加倍,直到硬着头皮把门拉上了才把赤裸裸的视线隔绝在外。

那视线分明在说,学长也会吃坏肚子吗?

有些……丢人呢……厉害的学长形象大概要保不住了。

孙翔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忧心自己好像做了件挺不地道的事,学长不会生气了吧,才一直盯着他的脸看。不过没心没肺的孙翔很快也就把这个忧虑抛之脑后,回到房间和轮回公会的副会长无浪聊了起来。

“副会,你是不是和一枪认识挺久了?”对于无浪他还是恭敬地称呼副会,对于会长一枪倒是无压力地直呼其名,因为据说他们副会虽然看起来和蔼可亲十分好相处,但是被惹得生气了,多半得死无葬身之地。

“你说小周?确实认识挺久的,大学同学,现在也在同家公司实习。”无浪回得很快。

原来他们关系这么好吗?竟然一直以来都不知道,莫名有点点不爽呢。不过算了,无浪肯定也有不知道的事,比如一枪现在正为心上人和他闹脾气而陷入了烦恼中,扯平了。

孙翔继续问:“哪家公司?”

本以为无浪至少会问一问为什么问这个,然而对面好像也有什么事急着要交代似的,随口就把公司名报了出来,孙翔默默记下了,输入地图检索地址,幸运地发现这家结构设计所离他们学校不远。

这个间隙不过三四分钟,对面无浪又丢了一大段话过来。

【一叶啊,虽然这件事讲出来你可能不大乐意,但我还是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的,我不知道你对于荣耀的看法是什么,也不清楚你具体对一枪是怎么想的,但是为公会的长远发展考虑,我们也不能看着会长整天被一群妹子追着放海誓山盟不是,一来影响精英团刷本效率,二来拉高整个公会的仇恨值。咱们会长急需要一个情缘,我看你和他关系特别好,竞技场里也合得来,都已经成为固定组合了吧?我和你说,其实除去君莫笑和沐雨橙风这对搭档,几年前打遍整个服务器无敌手的传奇组合职业和你们也是一样的,我有种你们会创造新传奇的预感。你也不要有压力,好好考虑一下,做出什么决定,或者有什么要求一枪都会配合你的,我这个副会长是真的希望你来当咱们会长的情缘的,都是熟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你看怎么样?】

……这家伙的手速和语言组织能力真不是盖的,不愧是整个公会的实际管理者。

一整段话看得孙翔头有点晕,好在重点还是成功抓到了,不就是希望他帮忙给在妹子中人气超高的一枪穿云挡一挡追求者拉一拉仇恨值嘛。孙翔对于荣耀这款游戏态度向来是认真的,但对于处情缘这种事一向不怎么在意,处了也是为自身需求考虑,不会当真。而且和一枪,这个服务器里水平称第一就没人敢称第二的神枪手处个对象也实在没坏处,最重要的是,自己确实跟他合得来。

“行啊。”脑子一转,孙翔立刻爽快地答应下来。也算是报答无浪给他关于一枪的情报。

大概是五六分钟的时间吧,外面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目测是学长终于解决掉生理需求,怪可怜的。要不要煮些生姜水给他吧?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否决掉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还是继续保持住高冷的形象吧。

孙翔关掉开了等于没开的文献,打算早些睡觉,明天去一枪的公司蹲点,找他坦白一些事,顺便给他一个惊吓。

这时候那边无浪又说话了。

“够爽快,明天一枪会亲自和你说成亲事宜。”

……成亲事宜?听起来怪不对劲的。

不过算了,这都不重要。


评论 ( 6 )
热度 ( 158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