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四斋蒸鹅心

*不管怎么说先发个存稿以示诚意_(:зゝ∠)_去年收录在合志《九九归一》里的文,有一段时间了,应该可以放了?

*吕泊远视角,严重OOC注意!!!


问:吕泊远大大对于双一组合怎么看?

答:这个嘛……他们是基佬,我不是,所以请妹子们放过我吧,别再说我给给的了。

 

问:哈哈哈,出人意料的答案呢,吕泊远大大是对基佬有什么看法吗?

答:怎么会!没有人不知道我是个宅吧,如果对基佬有看法,在宅圈是活不下去的,所以电视机前的腐女子们,我是你们的同伴,请今后也务必支持~

当然,再次强调,虽然是同伴,但我不是基佬。只是当初队里那两个家伙,对就是队长和小翔发生过一些……呃,让人蛋疼的事。

 

问:这个回答把大家的好奇心都吊起来啦,是什么样的事呢,能否透露一下?

答:呃……说是可以说啦,反正都是过去的事了,只不过有一点羞耻,其实就是,嗯……那时候被孙翔当成是情敌了。

 

问:还有这样的事?求具体啊泊远大神!!!

答:喂喂主持人你两眼放光了哦,一脸看到NTR剧情就兴奋起来的变态表情呢,还有那个称呼很奇怪啊??好了好了,我说就是了……

 

+++

事情要追溯到什么时候呢?

大概是十一赛季的冬天吧。

一个同往常一样神清气爽的早晨,吕泊远同往常一样无视提醒他起床闹钟,睡得天昏地暗。本该就这么和被窝缠缠绵绵下去的他,却在短信提示音响起时,瞬间清醒了,看到短信内容之后,欢呼了一声,以飞快的速度穿戴完毕,直奔战队收发室。

他的抱枕寄到了!

作为一个众所周知的深度宅,吕泊远平时意外的注重形象,这也难怪,轮回牛郎团中180俱乐部的一员,外加全明星级别选手,虽说比不过双一这对招牌组合吸金,好歹也算是轮回看板之一了。

他平时的穿衣风格很讲究,以资深宅的眼光看就是很galgame,以腐女子的眼光看就是给给的。比起其他职业选手耗费更多时间对着电脑屏幕造成了轻度近视,但他一向拒绝戴眼镜,而是第一时间去屯了一堆隐形。

于是,在这个明媚的早上,穿着白色高领毛衣,外面套着一件米色针织衫的,没来得及戴隐形眼镜的吕泊远大大,欢欣雀跃地去收发室领走了自己的抱枕。

咦,这个亚里亚酱的体积有点大啊?一定是店家在包裹里塞了很多气泡膜吧,走心好评!

虽然隔着一层包装,但他已经开始脑补把亚里亚酱的等身抱枕紧紧抱在怀里使劲蹭会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不准说他是变态!这是一个宅男的基本素养!

回到房间后,他迅速找来美工刀小心地拆开包装袋,准备迎接他的新老婆,然而,出现在眼前的东西却让他整个人都懵逼了。

呃……虽然也是黑色系主打,也是玩双枪的,但是……这个抱枕上的人,怎么这么像他们队长呢???

说起来,最近战队的周边确实有这一种呢——周泽楷和孙翔穿着账号卡服饰的等身抱枕,听说卖得很火爆。

吕泊远发誓,他从来没有上官网预定过这种丧心病狂的东西,这种周边,为了照顾队员情绪,也不可能人手发一份啊。

真的是丧心病狂……抱枕上的周泽楷衣衫半开,露出影影约约的锁骨和人鱼线,眼神迷离,把枪举到唇边亲吻的动作也是挑逗无比。

想到订了这个抱枕的妹子(或汉子)们会拿它做什么样的事,吕泊远忽然觉得有些无法直视自家队长了,虽然他平时也是这么对待自己的“老婆”们的……

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抱枕怎么会到他手上?

发现根本性问题的吕泊远慌忙去查看快递单,看到收件人姓名的那一刻,他顿时觉得眼前一黑——事情闹大发了。

收件人那一栏清楚地写着两个大字:孙翔。

 

+++

为什么?为什么领快递的时候不看清楚啊!知道了什么可怕秘密的吕泊远如今悔恨无比,觉得自己就快要被杀人灭口了。

小翔……小翔他是喜欢着队长的吗?喜欢也就算了,竟然还订了这样的抱枕,这已经是痴汉!变态!级别了……咦?好像把自己也骂进去了?算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抱枕要怎么处理。

塞进包装袋送回收发室?但是包装已经拆过了,不可能原封不动地还回去。直接拿去给孙翔就更不可能了,窥看到少男心事是一件罪大恶极的事,他可不想天天被追杀。

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吕泊远索性心一横,把罪恶的抱枕塞进床底,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又跑了一趟收发室,把躺在角落里的,属于自己的抱枕领走。

没关系的,轮回俱乐部人多口杂,上至战队老板经理,下至勤务工食堂大妈,每天进出收发室的人数不胜数,即使发现自己买的抱枕不见了,孙翔也不会知道是被谁领走的,最多去官网重新订一个全新的补偿他……

但是,知道了某些事实,也就不能坐视不理了。拆着快递包裹的吕泊远已经对亚里亚酱完全提不起兴致了。

小翔喜欢他们队长啊!?喜欢到偷偷买抱枕的地步!?作为好哥们自己不是有帮一把的义务吗?

那个情商负值的小斗神,如果没有人指导,多半得和抱枕过一辈子!

就由他!精通galgame的Otaku小王子吕泊远来成就队长和小翔的幸福吧!

等到他俩成了,嘿嘿,在整个轮回也就没有情敌啦!

 

+++

“话说,最近咱们战队出了新周边啊。”

事不宜迟,首先要通过旁敲侧击让队长意识到小翔对他有意思。上午的训练告一段落,吕泊远拿起手机,突然来了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

“冬休临近,粉丝口袋里有闲钱,经理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明明赛程这么紧,小周和小孙还要被叫出去拍照。”江波涛叹了口气,对于自家队友在紧张的训练之余接额外的活感到同情。

“没关系。”周泽楷笑了笑,安慰道。

“就是啊,副队不要担心,训练进度又没拉下。”孙翔也跟着附和。

眼见着话题没有朝期望的方向发展,吕泊远在杜明还没来得及开口前连忙插嘴道:“你们就不关心下新周边?我觉得等身抱枕不错哦。”

一边说一边打开某宝页面展示给队友们看。

“噫,吕泊远你有毒。”吴启一脸嫌弃。

“网上的妹子们说你给,我还不信,现在是真信了。”杜明笑得猥琐。

吕泊远根本懒得理他们,直接把手机递到孙翔面前,挤眉弄眼:“小翔,根据我多年的经验,这个抱枕的做工和手感绝对是超一流的,要不要给你订一个?”

正在喝酸奶的孙翔抬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果断拒绝:“不要,抱着自己睡觉好奇怪。”

“……”谁踏马要订一叶之秋给你了,肯定是订一枪穿云啊,这不是为了补偿早上擅自拆了你这熊孩子的抱枕么。

孙翔一口气把盒子里的酸奶吸干净了,活动一下指关节,问:“训练再开?”

“好。”原本仿佛若有所思的周泽楷立刻笑了笑,答应道。

“……”

计划失败,两个不开窍的家伙。

 

+++

让队长察觉到小翔的心意看来似乎不行呢,这熊孩子也是够没心没肺的。那么就……鼓励小翔去告白好了,队长看起来也不讨厌孙翔呢。

“吕泊远你没睡醒吗!”

实战训练中走神的吕泊远被对面一枪穿云的巴雷特狙击射了满脸,同他一组的孙翔立刻操纵一叶之秋一个伏龙翔天甩过去,一边还不忘对他坑队友的行为表示抗议。

“一会输了你得把老子的午饭包了!”

“…………哦。”不就是一顿午饭么,又不是请不起。但是……哥这是为你操碎了心啊,小翔你怎么就是不懂呢。

为了方便交流谈心,再加上欠了一顿午饭,两个人中午抛弃队友们出去吃麻辣烫了。

孙翔把碗里的粉丝吸得刺溜刺溜响,吕泊远则慢条斯理地嚼着一块鱼饼,状似无意地问:“小翔啊,你觉得咱队长怎么样?”

“周泽楷?挺好的啊。”专注食物的孙翔回答十分敷衍。

“我也觉得咱队长挺好的。”吕泊远没有在意,自顾自说了起来,“荣耀打得好,身高腿长,颜也好,薪水又高,最重要的是脾气好啊。”

“嗯,我也差不多啊。”孙翔一边嚼莲藕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

“……”你脾气一点也不好。

这孩子,自恋的本事倒是越来越好了,吕泊远硬是按下吐槽的欲望,循循善诱道,“是啊是啊,你也差不多,咱们队里能和队长媲美的也只有你了,所以多拿出点气势来,不要害怕失败。”

“突然说这个干嘛?”孙翔莫名其妙。

吕泊远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要再讲得明白些也就没意思了,说到这个份上,孙翔情商再低也没可能听不懂吧。

半晌,开始喝麻辣汤的孙翔吸了吸鼻子,补充道:“好了,你说的我都明白了,哥从来不害怕失败。”

终于懂了么!吕泊远松了口气。

“所以我一定会超过周泽楷的。”

喝完汤的孙翔打了个饱嗝,又说道。

等等??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好吗??要怎么说他才能明白啊??

“……呵呵。”和这货交流真的好难,吕泊远默默把自己那份麻辣烫光速吃完,拍了张百元大钞在桌上,打算回宿舍和自家老婆们一起思考下人生。

 

+++

感到前路无望的吕泊远,在当天晚上却又觉得事情柳暗花明,有了新的进展。

原因是周泽楷跑来找他咨询抱枕是买什么面料的好,以及各种不同做工的对比,哪一种套装的福利是最适合他的。

抱枕,陪睡的东西啊,必须不能草率决定。

他们队长不像孙翔那么自恋,也不像他是宅男,所以要买抱枕的话,那多半是买自家小斗神的那一款了。

“队长,你要买抱枕?准备买谁的?”吕泊远挤眉弄眼。

周泽楷脸红了。

哟呵,有戏。看来小翔不是单相思啊。

情绪高涨的吕泊远拖着自家队长讲了半小时的抱枕艺术,最后看着他上某宝把东西拍下才安心。

“这件事……保密。”周泽楷的脸依然是红的。

“放心吧队长!绝对保密!买抱枕什么的,以后慢慢就习惯了!”

想他第一次买miku酱的等身抱枕,也是羞耻得不得了,十分害怕被发现,到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现在已经能理直气壮地跑去收发室领“老婆”回家了。

“嗯。”周泽楷点点头,虽然不知道战队下一次出抱枕是什么时候,但是如果出的话希望是私服或是半裸。

……糟糕,这样想是不是有点变态。

那边吕泊远功成身退,心情很好地吹着口哨走了,徒留周泽楷一个人在寻思到时候要怎么避过所有人的耳目把一叶之秋的抱枕送回房间。

 

+++

队长那里是没有问题的,只要孙翔肯告白,那就一定能成,所以他要更加大力地鼓动孙翔早日告白。

这么想着的吕泊远,逮着机会就愈发卖力地对孙翔旁敲侧击,张口闭口都是我们队长如何如何,年轻人就该享受下恋爱的滋味,及时行乐,把时间全花在辣鸡电竞上太不合算了。

“吕泊远,春天到了你是不是也到发情期了?”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冬休结束,孙翔终于忍无可忍对他抛出这么一个严肃的问题。

“你才发情期呢!你全家都发情期!”经过长时间的不懈努力,得到的成果却十分有限,就算是耐心不错的吕泊远也有些耐不住了。

“想脱团找妹子去,不行就去找周泽楷,别找我。”孙翔皱眉,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嫌弃。

“什么鬼,老子可是有家室的人。”

而且有好几个呢!

孙翔立刻又露出了“四斋蒸鹅心”的眼神。

“……”吕泊远的自尊心收到了严重的挫伤,吕泊远现在谁也不想理。

 

+++

“哎哎,方哥,你说吕泊远那货是怎么回事?”晚饭时间坐在隔壁桌的杜明学起了女子高中生,和小姐妹们开始八卦。

“大概是春天来了。”方明华喝一口番茄蛋花汤,淡然回答道。

“不会吧,宅男也有春天?”吴启也学起女子高中生,双手捧脸,故意做出惊讶的语气。

……这帮家伙,真是一点队友爱都没有,看他消沉不来安慰就算了,还落井下石!?说他是宅男没有春天,好像他们不宅,他们有春天似的。

坐在隔壁桌的吕泊远啪嚓一声,捏断手里的筷子。

那边孙翔先吃完了,甩甩手回训练室去了。周泽楷端着盘子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在他对面坐下。

“队长QAQ”在这个冷漠的世界,只有他们如同大天使一般的队长能给他一丝安慰。

“最近……”周泽楷说话比平时更加支支吾吾,好在吕泊远对于天使一般的周泽楷一向都是耐心加倍的,“和……孙翔,关系好?”

“啊?”吕泊远愣了一下,继而想到某个小斗神完全不开窍的恋爱脑,不禁为自己,也为周泽楷感到愤懑不平,怒道,“不好,那家伙太迟钝了。”

周泽楷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点黑。

吕泊远连忙安慰道:“不过放心吧队长,世界上没有撬不动的墙头,尤其现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机会还有很多,不要放弃希望,我也会加油的。”

虽然孙翔那家伙很可恶,但为了他们队长的幸福,吕泊远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再推几把的。

“……”周泽楷没有说话,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我吃好了,队长你慢慢吃!”把筷子捏断的吕泊远决定放弃晚餐,大不了一会训练结束去吃宵夜。

 

+++

冬休结束,情人节也就不远了。

情人节前一周,经理给全体队员定制了白色燕尾服,又准备拉着他们去摄影棚出新的战队周边,看着堆满玫瑰花和巧克力以及粉色丝带装饰起来的布景,一干大老爷们感到一阵阵心累。

但是为了战队,也只好拼了。

按摄影师要求,把手搭在吴启肩膀上的杜明压低了声音吐槽:“这里这么多巧克力,可惜没有一盒是妹子送的。”

“就你还想从妹子那里收巧克力?”配合地和杜明靠在一起的吴启也在小声吐槽。

“想都不让人想么!”杜明抗议。

于是那边摄影师不乐意了,把手里的策划书甩得刷啦刷啦响:“杜明,吴启,心思摆正了,耽误你们训练这个责任我可付不起。”

“……哦。”

折腾了一上午,总算把照片拍完,那边装饰的巧克力作为额外福利,经理允许他们拿去分掉,也算是给单身狗们的一点安慰。

“这样的巧克力一点也不想要。”就连江波涛这样以战队为重的好副队心里也是苦的。

也就那边孙翔,没心没肺地一头扎进巧克力堆里,仔细挑选起来。

吕泊远看着他把一个个少女心爆棚的粉色盒子捡出来放在一边,连忙问道:“小翔你拿这么多,吃得完?”

“吃不完啊,放这里多可惜,准备拿去送人。”

吕泊远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周泽楷的耳朵也竖了起来。

“送给谁?”

“哦,我想想。”孙翔掰着手指数起来,“前几天七期群里讨论过喜欢的巧克力口味来着,唐昊喜欢焦糖夹心的,这么甜不懂他怎么受得了,邹远喜欢牛奶味的,刘小别喜欢松露巧克力,袁柏清喜欢带坚果的……”

等孙翔把七期小伙伴几乎数了个遍,吕泊远的眼神已经死了,他尴尬地扯开嘴角,称赞道:“没想到你还挺细心的。”

“那是!”孙翔得意。

“……”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吐槽。

那边周泽楷忽然走过去,在小斗神挑的那一堆巧克力旁边蹲下,慢慢说道:“喜欢……纯黑的。”

“啊?”孙翔往手提袋里塞巧克力的手顿了顿,一时没懂他说这话的意思。

“……”周泽楷就这么蹲着,静静地看着他。

其他人也站着,静静地看着自家两个王牌。

只有吕泊远想要捂脸遁走——这个场面太尴尬了,到头来还是要靠队长主动。

“纯,纯黑的吗?”被盯着看的孙翔脸红了,扭过头去在巧克力堆里翻找起来,其间不小心碰倒好几个装饰用的空盒子。

“喏,给你。”半晌,他终于找出一盒包装精美的黑巧克力,不由分说塞到周泽楷手里。

“谢谢。”周泽楷冲他笑得春暖花开。

于是孙翔的脸更红了。

“举手之劳,谢什么。”

举手之劳个鬼哦,哥们,你这是送了人情人节巧克力啊,意味着什么你懂不懂啊?

吕泊远觉得这次真该对孙翔好好进行单独教育了。

那边其他人戏也看完了,江波涛开始吆喝:“都散了散了,准备回训练室加练。”

于是轮回的单身狗们在一片怨声载道之中,开始了漫无止境的训练。

顺带一提,在今天的实战训练中,作为周泽楷队友的吕泊远,又被对面的一叶之秋给连死了。

“吕泊远!你是来送人头的吗!”那边小斗神更加不乐意了。

吕泊远没有说话,他在思考怎样才能让孙翔把心里话讲出来,并且已经有了答案——成败就看今晚了。

 

+++

晚上九点,是一天训练结束大家回房间度过私人时间的时候。吕泊远在孙翔打着哈欠进房间之前把人拦了下来。

“小翔,来我房间,有事和你商量。”

“哈?”虽然很不情愿,孙翔还是乖乖跟着走了。那边手搭在门把上的周泽楷立刻看过来,吕泊远兴奋地朝自家队长比个ok的手势,拉着孙翔进门了。

周泽楷皱眉,停顿了有一分钟,才回去自己的房间。

都是队友,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吧。轮回的枪王不安地想道。

………………

“小翔!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吕泊远招呼孙翔坐下,又拉了张板凳坐在对面。

“啊?什么游戏?”孙翔正在打量满屋子的美少女海报,还有擦得锃亮的手办展示柜,以及床上的等身抱枕,惯例在心里吐槽一句“四斋蒸鹅心”。

吕泊远听起来莫名激动的声音让他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真心话大冒险!”

“你无聊吗?两个人有什么好玩的!”

“来嘛,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事儿?”

孙翔沉默了一下。

想问的事吗?还真有,虽说看起来没啥异状,其实今天上午周泽楷问他要巧克力的那事让他久久不能释怀,只能通过沉迷荣耀逼迫自己不去回想。

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吕泊远不是喜欢跟他讲周泽楷的事么?乘此机会问一问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那就投硬币决定,我来投你来猜,猜对了就算你赢,否则我赢。”

“成。”

吕泊远把硬币抛起来,按在手背。

“猜吧。”

“正。”

“对了。”

“真心话大冒险?”

“大冒险。”

“重复三遍’吕泊远死宅真恶心’。”

“吕泊远死宅真恶心吕泊远死宅真恶心吕泊远死宅真恶心。下一局,猜吧。”

“正。”

“对了。”

“真心话大冒险?”

“真心话。”

“怎么看周泽楷?”

“技术牛逼的队长,身高腿长长得帅还有钱,而且脾气好啊!之前不就跟你说了嘛。下一局下一局!”

“正。”

“错了,真心话大冒险?”连赢两局的孙翔终于回归非洲人本质。

“大冒险。”

“去对咱们队长深情告白。”

“……”孙翔沉默了,孙翔爆发了,“你特么玩儿我呢!?”

“别生气嘛小翔,现在换真心话也来得及。”

“哦。”

“有没有喜欢的人?”

“没有。”

“必须要说真话。”吕泊远眯起眼睛盯着一脸冷漠地孙翔,把人看得莫名心虚起来。

奇怪?他又没说假话,为什么要觉得心虚?

“是真话!”孙翔争辩。

吕泊远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

“有有有,行了吧。”反正这货不就是想听这个答案吗,如他的意就是了。

“下一局!”于是吕泊远满意了。

“反。”

“错了。喜欢的人是谁?”反正这货大概不敢再选大冒险了,吕泊远索性直接提问。

“啧。”孙翔不甘心地咂了下嘴,“这届全明星赛上给我送花的妹子。”

“……好假,明明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

“你还玩不玩了!不玩拉倒!”

“玩啊玩啊,下一局!”

“正。”

“错了。”

“……”

“喜欢的人是不是队长?”

“……”

“嗯?”

“这么玩一点也不公平,凭什么一直是你在扔硬币?”孙翔选择拒绝回答这个该死的问题,对吕泊远提出严正抗议。

“啧啧啧,输不起啊小翔。”吕泊远露出贱到不行的嘴脸。

孙翔怒,直接跳起来要抢他手里的硬币,吕泊远没料到他来这一出,一个手抖,硬币滚到床底。

眼疾手快的孙翔立刻钻进床底想捞硬币。

然后……

他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从床底爬出来的孙翔,手里不止有一枚亮晶晶的硬币,还有一个等身抱枕——周泽楷的。

“……”吕泊远心里警铃大作,糟糕,完全忘了床底下还藏着一个队长!怕是孙翔要发现抱枕被自己私吞这件事。

没想到小斗神嘴唇动了动,挣扎半晌才慢吞吞地开口。

“吕泊远,没想到你好这口。”

看了看手里握着双枪的周泽楷,再看了看床上握着双枪的黑衣少女,孙翔觉得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吕泊远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这下恐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

孙翔这几天很不在状态。

“小孙最近怎么躲着小周?”轮回的好副队江波涛表示担忧。

“他还躲着我呢。”吕泊远冷漠.jpg已经习惯性忽视周泽楷对他发射的怨念光波。

好吧,这事他得负全责,但是他真的完全不知道怎么收场啊?

休息时间快结束了,孙翔才匆匆从走廊跑进来。一言不发的在自己座位坐下,戴上耳机,拒绝和旁边的周泽楷有任何交流。

枪王表示心塞塞的。

周泽楷是无辜的,吕泊远也是无辜的,虽然死宅真的很鹅心,但是死宅也是有追求幸福的权利的嘛,他俩的事他为啥要这么在意呢?

不仅在意,而且是在意得不得了,在意到根本不知道怎么和那两个人说话。他又想起那天晚上和吕泊远玩的真心话大冒险,那家伙一个劲地问自己是不是喜欢周泽楷,这是把自己当成情敌了?

这么一想那货平时的诡异举动也能说得通了,拉着他不停说周泽楷的事都是为了试探啊!

想说误会解开就好,但是……这好像也不是误会?察觉自己真的有可能喜欢周泽楷的孙翔,陷入对人生的严重怀疑中,在他把世界观重塑完成之前,暂时不想和任何人讲话。

周泽楷忍无可忍了,决定找吕泊远谈个心,问个究竟,常规训练也不做了,敲了敲吕泊远的桌子一脸严肃的把人叫出去了。

孙翔的眼皮跳了跳,很不是滋味。

这是出去告白?他俩不会真要在一起了吧?

三刻钟后,两个人从走廊进来,周泽楷面色凝重脸上隐约有几分怒气,吕泊远面如土色好像身体被掏空。

孙翔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反正就是越来越觉得不是滋味。

这种不是滋味的感觉在午休时间来到时达到顶峰,同时轮回的小斗神也完成了生命大和谐的转变,勉强接受自己喜欢周泽楷这一事实。

“周泽楷,我有话跟你说。”作为不折不扣的行动派,想通的孙翔打算立刻找周泽楷说清楚。

训练室里准备奔向食堂的五个人不约而同停下步伐,竖起耳朵。

“你们吃饭去,别在这儿呆着。”然而遭到了小斗神毫不留情的驱赶。

但是八卦的心不会轻易狗带,轮回五人众装作走远的样子,没一会又轻手轻脚地跑回来,趴在训练室门外开展偷听事业。

“周泽楷,我觉得吕泊远好像喜欢你。”

轮回的小斗神一上来就放狠招,接受到四双火辣辣视线的吕泊远吐出一口老血。

“嗯?”周泽楷懵逼。

“他天天拉着我讲你怎么样怎么样,还买了个你的等身抱枕藏在房间里。”

吕泊远再次接收到四道谴责的目光,只得颤抖着用嘴型比划“我没有!”

“……”那边周泽楷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思考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所以……”不知是不是错觉,孙翔的声音带着点颤,大声问道,“你是不是对他也有意思?”

“没有。”周泽楷回答得斩钉截铁,其干脆程度让对面带着忐忑心情的孙翔完全愣住了。

喂喂!队长你知道老子是怀着怎样的纠结来向你求证的吗?

“没有啊,哈哈哈没有就好。”愣了一会回过神的孙翔笑得尴尬,“那种恶心的死宅有什么好的。”

“……”门外的吕泊远很想把孙翔按住揍一顿。

你不也是死宅吗!?凭什么说我!?

“呵呵。”周泽楷忽然笑了,“不喜欢他,喜欢你。”

“哈?”孙翔再次懵逼。

“喜欢你。”周泽楷又重复一遍。

“啊啊我听到了,不用重复!”

这家伙为什么能这么淡定地说这种话啊!孙翔连忙伸手想要捂住周泽楷的嘴,却被握住了手腕,亲吻了指尖。

“喜欢你。”

“我也是。”一个听起来颇不情愿的回应。

等二人表明心意准备来一个深吻时,训练室的门发出一声巨响被推开了。

率先进来的是吕泊远,轮回的柔道神情激动,看不出来是气得还是高兴的,无视了抱在一起的双一,走过去大力拍了拍孙翔的肩,一副孩子终于长大懂事的模样。

“有些事不解释一下老子真的要心塞死了。”吕泊远没有在意孙翔“你很碍事”的表情,自顾自说了起来,“哥的心都是萌妹子的,根本不喜欢队长??那个抱枕寄过来的时候收件人写的是小翔你啊?我不敢还回去才藏在床底下的!你们这样污蔑我真的好吗!”

“哦。”孙翔表示冷漠.jpg。

“不管怎样,事情成了就好,不枉我废了那么多心思。”吕泊远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眼泪,吸了吸鼻子,说道,“小翔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有。”孙翔翻着白眼想了几秒,一字一顿地说道,“四斋蒸鹅心。”

“四斋蒸鹅心。”在吕泊远身后一字排开的四个人异口同声。

“四斋蒸鹅心。”就连周泽楷也笑眯眯地完成补刀。

“再见,再见。上天台了,轮回再也没有什么柔道了。”

今天的宅男也是毫无人权呢。吕泊远绝望地想。

 

至于抱枕到底是怎么回事?

“嘿嘿嘿,不知道收到枪王大大等身抱枕的翔哥会是什么表情O(∩_∩)O~~”

某个高举周翔大旗的粉丝妹子深藏功与名。


评论 ( 17 )
热度 ( 271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