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半醒11

奇奇怪怪的名字大概是取自教父,反正黑手党电影我也就看过这一部┑( ̄Д  ̄)┍

嘛都是跑龙套的,并不重要【呸

11.

红灯区的警报拉响,拥挤的街道因为突然响起的蜂鸣混乱不堪,安保人员从人群中穿梭而过,神色紧张。

周泽楷知道自己来晚了一步,Velvet在最后只来得及拉响警报,天亮之后这件事就会当做橱窗女郎和嫖客之间的争执而导致的意外事故处理。

他答应过那个女人,干完这一票就帮她还清债务回家,在异国他乡呆了那么多年,哪怕是把命豁出去也是要回家的,因此轮回将她收作线人后,她一直表现积极。

最终他还是没能履行承诺。

口袋里握枪的手收紧了,骨节几乎发白。没有赶去现场,而是脚下一拐,回到几个小时前丢下狙击枪的俱乐部屋顶。

从三层小楼一跃而下,遇上一位同样背着巴雷特M82的高个金发碧眼荷兰人在巷子里等他。他一眼认出这是抢在他之前出手解决掉罗纳德的狙击手,看来对方在狙击的同时也注意到盯住猎物的并非他一个人。

认出眼前的东方人就是那天卢凯塞庄园的不速之客后,荷兰人眼睛一亮,迎上来用蹩脚的中文与他打招呼,自我介绍说是甘比诺家族的人,他们的Boss很有兴趣为他提供帮助,只要他把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刚刚那一下,是给卢凯塞的警告。”大个子因自己漂亮的狙击笑得十分得意,同时也是对周泽楷的示威。

周泽楷不以为忤,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示意自己知道的并不比他们多。

荷兰人热情不减,表示没关系,他们还是可以合作,只要抓住卢凯塞的把柄,就能不顾其他几个家族把他们一举拿下。

欧洲的黑手党自有一套规则,虽说几个家族现在都盯紧卢凯塞,若是不能得知贩毒的途径和证据,便不能贸然出手。

现在的状况是,甘比诺的许多人染上毒瘾而不自知,都是在血液化验之后才意识到的,因此贩毒途径暂时还未找到。

周泽楷略一思索拿定了主意,几个家族相互之间无法出手,他一个外人则不需要顾忌,他说他可以帮忙干掉卢凯塞的几个主要角色,前提是甘比诺必须保证他同伴的安全。

口头交易达成后,他不眠不休奔波于阿姆斯特丹的各个地下赌场,俱乐部,酒吧,以最粗暴的方式将目标一一击杀。期间自然不免遇上麻烦,匆匆聚集起来的反扑势力没有想到这个并不高大的东方人除去精湛的狙击技巧外,体术也好得像怪物一样,加上甘比诺以及其他家族在暗中的帮助,名单上的人物很快被一个个划去。

除去最后的费恩·卢凯塞。

郊外的庄园早已人去楼空,公共社交场所也全无这只老狐狸的踪影,偌大的一座城市他无法凭借一个人掘地三尺,搜寻一天一夜无果后,终于是回到酒吧。

 

“所以现在要做的是,把费恩·卢凯塞找出来?”孙翔很快理解周泽楷前言不搭后语的解释,在轮回随便一个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就连江波涛也是经过漫长的磨合才能够解读周泽楷的意思。

“嗯。”周泽楷在卫生间答话,他把下巴冒出的青色胡须剃干净,擦干脸上的水珠。卫生间的大门敞开,他看到孙翔在狭小的房间里走来走去,时不时挠一把乱糟糟的头毛,苦恼万分的模样。

周泽楷笑了笑,他倒是没有指望孙翔能想出什么特别好的主意,偌大的城市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现在最快的方法还是配合甘比诺的人从毒品查起。

孙翔见他从卫生间出来,打理干净后换了一身双排扣的半长风衣,捡起昨夜带回来的巴雷特狙击枪粗略调试一番,比起初次见面时的小白脸酒保,更多了几分威压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看着看着脸上居然有点热。

这几天他帮周泽楷经营酒吧,每天换调酒师制服已经成习惯,今天穿的也是制服,等到把领带打好了才意识到周泽楷回来了,他大概是不用上班的。

“呃……”整了整打好的领带,本想干脆地扯下来,想了想还是作罢,这身也不是不可以,便清了清嗓子,问,“喝酒么?”

穿都穿上了,调一杯酒也就不浪费了。

“喝。”许久没见孙翔穿白衬衫黑马甲,周泽楷的眼睛一亮。

如往常一样做酒吧开业的准备,检查每一种酒的储备量,孙翔忽然拎出半瓶浅绿色的潘诺,说:“苦艾酒耗得太快,需要补货。”

……苦艾酒耗得太快?

强烈的致幻成分,无处不在的气味,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点苦艾酒……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前几天他就该意识到这件事的,如果不是因为Velvet的事分神。

孙翔打开瓶盖,皱眉仔细嗅了嗅瓶中的气味,之前嫌苦艾草的味道太难闻,没有仔细辨认,现在则发现其中的气味和普通的苦艾酒有微妙的差别。

他原本不讨厌苦艾酒,一名优秀的调酒师应当理解和欣赏每一种酒的魅力,只是这味道自半年前就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究其原因,多半是在不知情的状况下摄入了这种添加苦艾草成分的毒品。

好在虽然能够致人失控,但依赖性不强。

周泽楷坐在吧台看孙翔忙活,见身着制服的青年忽然拿着酒瓶,眉头紧皱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禁向前凑了凑,想看一看酒瓶里有什么,结果下一秒孙翔就猛地把瓶子向前一送,差点戳在他鼻子上。

“周泽楷,你闻闻这酒的味道,不对劲。”

周泽楷接过酒瓶闻了又闻,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这不奇怪,苦艾的气味本就浓烈,其他成分的含量低,味道很容易被盖过去,孙翔生来五感超出寻常人一大截,加上品过的酒种类繁多,所以能分辨出不同来。

“这酒有问题。”孙翔的语气很笃定,“不信你可以让人拿去化验。”

“信的。”周泽楷给了他一个迅速简短的回答。

孙翔的意思是卢凯塞的人把毒品藏在苦艾酒中交易,无知无觉地上瘾,等意识到已经晚了,还可以通过蒸馏得到注射用的高纯度产品。是了,那天在嘉世俱乐部确实有人对孙翔注射过什么,大约是未完成品,导致失控暴走。

这一点如果得到证实,那么卢凯塞家族干的不齿勾当便全数坐实了,其他几个家族也就有了足够的理由对付他们。

“最近的苦艾酒工厂,或是苦艾草种植庄园在哪?”孙翔问,他不想把罪魁祸首交给那些家族处置,想要亲手做个了结。

甘比诺家族要求他们掌握线索之后及时告知,然而周泽楷也不打算这么做,他必须亲手解决掉,确保销毁制毒配方。毕竟道上混的哪个不心黑,谁能保证甘比诺不是打算取代卢凯塞接手这笔生意。

苦艾草种植庄园在卢凯塞家族郊外的大宅,他去查看过一次,无果。至于最近的苦艾酒工厂,多半正是地下制毒厂,费恩·卢凯塞的大本营。

这样的地方不难找,半小时后肖时钦便将一座近年来与卢凯塞家族来往密切的酿酒厂坐标发给他们,正坐落于郊外的莱茵河边。

“去大干一场!”孙翔拿起却邪,当惯了独行侠的他竟是感到莫名的兴奋。

“嗯。”周泽楷蹲下身,取出床底的保险柜,将雷明顿M870、瓦尔特PP以及替换的弹匣一一整理完毕,他忽然想起一年前在嘉世与叶修和苏沐橙的对战练习,点到即止的比试结束之后,他想说些什么,无奈还未整理好语言,孙翔便扭头气哼哼地走下了舞台,从头至尾没有将目光停留在他身上。没想到时隔一年会有这样合作的机会。

这么想着,他仰头对孙翔伸出一个拳头。

孙翔立刻会意,用自己的拳头碰上了他的。

……

 

“袋熊?”孙翔盯着工厂外铁锈色的Wombat六个英文字母看了半晌,嘴角抽了抽,“这名字起得真有趣。”

这是一家杜松子酒酿造厂,杜松子酒最先在荷兰出现,制作工艺简单粗暴,只需用高浓度的酒精和香料一起蒸馏再与水调和,因此价格低廉。这家小型酒厂生产的正是廉价金酒,蒸馏器和酒精分流器冷凝器看来都颇有年岁。

工厂大门落锁,孙翔甩出却邪冲门上划一个圆弧,薄薄的铁皮无声无息地烙开一个口。蒸馏器正在运转,二人进门立刻感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浪,被带着浓烈的酒精与香料气味的湿热蒸汽糊了一脸。

“卧槽,咳咳咳,就比苦艾的气味好那么一点。”孙翔忍不住抱怨。

机械运作的轰鸣声充斥在耳边,周泽楷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握住瓦尔特pp的手紧了紧。器械并非全自动化,四周却没有一个酒厂工作人员。二人贴着一根连接冷凝器的粗大管道向前移动一段,因为高温出了一层薄汗,直至看到第二套蒸馏器也没见一个工作人员。

不断有蒸汽从机器里喷出,再加上重重叠叠一直攀上天花板的管道,视野十分不好。

孙翔忽然将手中的战矛转了个圈,神色一凛,向前跑了两步,从冷凝器后探出一个头,又迅速缩回来,子弹砸在金属冷凝器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有三个——”他对周泽楷做口型。还未说完,周泽楷忽然将他扑倒在地,一把伞兵刀“叮”的一声插进背后的冷凝器,力道之大,刀身尚在震颤。

又是一股呛人的酒精蒸汽从渗漏的金属槽内溢出。

蒸汽遮挡住视线,一时间两方不敢轻举妄动,孙翔仰头看向深深插进铁质冷凝器的伞兵刀,腹诽这得要多大力气才能做到。

有用冷兵器的,也有用枪的,用的是伯莱塔92F,枪是不错,用枪的人身手一般,真正棘手的是用伞兵刀的那位,趁他们被同伴吸引注意,悄无声息地接近,要不是铁质的光滑冷凝器表面反射出黑影,周泽楷也不会发现。一击未得手,也不恋战,而是玩起猥琐流将气息完全隐蔽。通过刀子插入的深度能得知这人是怎样的怪力,就算正面对上也是一个大麻烦。

“先解决枪手?”蒸汽还未散去,二人弓着身子绕到冷凝器背后,孙翔略一思索,问。

“知道位置?”

“大体知道。”刚刚探出头的一瞬他看到三名枪手的埋伏位置,只是不确定有没有更多的还未出手。敌暗我明,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必须争取到先手权。

好在为了解决外面被全面针对的棘手状况,留在大本营的人寥寥无几,他们算是趁虚而入了。

“好。”

按照孙翔一贯的作风,或许不征求他的意见,此时已经冲了出去,没想到短短几天改变居然这么大。周泽楷勾了勾嘴角,答应下来,孙翔将后背交给他,他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孙翔。

他不知道的是,孙翔其实也就乐意和他一个人合作。

二人同时动了,周泽楷攀着冷凝器爬上管道,三两下跃至蒸馏器顶端,不停向上冲的热气让他很不好受,好在高处的视野足够开阔,四周又有水汽作为屏障,将瓦尔特PP的保险栓拉开,眯起眼睛追上在金属器械之间迅速移动的残影。

孙翔操着却邪无声无息地穿梭在冷凝器后,时不时有一两声枪响,被他敏捷地躲开,对方的枪手很谨慎,一击不中立刻躲到掩体后,摆明了要打消耗战的架势。

“呵呵。”孙翔冷笑一声,酿酒厂就这么大,以为能躲到什么时候?这帮渣滓他都不稀得亲自出手。

刀子可不止是你们会扔,战矛顶端冒出红色的火星,矛尖因高温变得通红,孙翔忽然向前一个翻滚,跳起来一记天击将蓄酒池劈成两半,又旋身掷出手中战矛。

正在稀释中和的酒液翻滚而出,将藏身其后的枪手浇了一头一脸,二人不由自主后撤一步,两声干脆利落的枪响后,立刻化作枪下亡魂。

周泽楷迅速读懂孙翔的意图,等待的就是这一刻。击杀二人后这里也就不能再埋伏了,他从蒸馏器顶端一跃而下,寻找下一个埋伏点。

孙翔没有去捡他的战矛,而是躲着连续不断的子弹迅速撤回另一端的冷凝器,拔下伞兵刀伺机而动,一瞬间失去两位同伴,剩下的那位可怜虫显然慌了,MP5的子弹四处乱飞,毫无意义,一阵乱射后终于是没子弹了,估摸着他换弹匣的时间,孙翔握着伞兵刀又冲了出去,快得像是一头捕食的猎豹,绕至巨大的橡木酒桶后,割喉的动作又快又狠,第三个人也满脸惊愕地倒了下去。

抹一把溅在脸上的血迹,孙翔寻思怎么和周泽楷一起解决掉棘手的近战,然而抹着嘴角的一只手还未放下,他忽然感到背后一凉,应激本能使他侧向翻滚避开,这还不算完,像是预测到他闪避的方向似的,接二连三的子弹落在湿漉漉的地板上,其中一枚擦着胳肢窝过去,好在他人品攒的多,再偏一点就该送命了。

这里果然还有第四名狙击手,不同于另三名杂碎,很难对付。

周泽楷神色一凛,孙翔险险避开时他的心脏几乎停跳,对方藏得太好,无法将之击毙,只得换上大威力的霰弹枪,一发打烂距离最近的蒸馏器,白花花的蒸汽笼罩住略显狼狈的身影,孙翔得到支援立刻一跃而起,伸长手臂去够他的战矛。拿到战矛后安心了不少。然而还未来得及喘口气,背后又是一阵劲风,连忙扭过身子用矛杆格挡,握着砍刀的大汉表情狰狞,这一击极重,迫使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用尽全身的力气才算是挡下这一击。没想到的是,特种金属制的矛杆竟是在格挡中弯折几分。

如果是他一贯使用的那一把,绝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无奈这把战矛是肖时钦临时给他做的可拆卸替代品。

孙翔185cm的个子在欧洲人中也算是出类拔萃,然而这大汉比他还高出一个头,并且力大无比,战矛一点点弯曲,砍刀几乎触到鼻尖。

僵持不下的二人双双暴露在枪口下,两名狙击手在暗处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孙翔的处境看来十分不利,对方想必在等肉搏的二人决出胜负。

周泽楷知道孙翔没有用全力,至少不该天真到和这样的大汉拼蛮力,虽不至于立刻击败这人,倒也不至于节节败退,做出这样的姿态是在做什么打算?

拖延时间?

经过一番打斗,几架蒸馏器几乎停运,四周安静得不像话,只有肉体碰撞的声音以及荷兰人时不时爆出的一两句粗口。从刚刚狙击手对孙翔的连续射击不难判断出对方藏身的方位。近战的两位纠缠在一起,狙击手一贯被默认为不擅长肉搏,唯有在暗中蛰伏。

周泽楷是个例外,孙翔拖延时间的目的毫无疑问是给他制造悄悄近身的机会,如果他一举拿下那彪形大汉,不保证暗处的狙击手不会急着出手。考虑到这份上是一年前那个只管向前冲的独狼根本不能想的,这场战斗的主导在孙翔手中,周泽楷是配合他的那个。

极尽所能地隐藏气息,一点点向对方藏身的位置靠近,让周泽楷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也悄悄向他靠了过来,二人在储存高纯度酒精原料的大铁桶前狭路相逢,均是为对方的突然现身愣了一愣。

金发的荷兰人率先一拳砸过来,被周泽楷轻松避开后,迅速后撤一步,竟从袖子里甩出一把伞兵刀。

这才是刚才隐藏气息偷袭他们的那一位,精通体术和狙击,比那一身蛮力的大汉还不好对付。

这不是最糟糕的,荷兰人背后的巨大酒精分流器忽然侧向挪动半米,露出四方形的洞口。

是地窖入口,里面还有人,恐怕正是费恩·卢凯塞的藏身之处。

孙翔并不知道工厂另一边的棘手状况,他看出这位身高超过两米的家伙空有一身蛮力,其实好对付得很。估摸着已经没有狙击手盯着了,便一把将手中弯得不成样的战矛折成两半,凭借速度优势拉开距离,对方自然不会放过他,咆哮着挥舞砍刀再次劈了过来,这次孙翔没有和他硬碰硬,侧身避过气势汹汹的砍刀,趁着对手因惯性向前扑去时,在后死死踹了一脚,这一脚下了死力,饶是一身肌肉的荷兰人也重心不稳向前栽去。

前面是在打斗中撕扯开的冷却槽,尖利的铁皮翻出来,虽不致命,这么一扎也够受。

孙翔没有心情再和他耗下去,一脚踹过手里动作也不停,荷兰人还未来得及发出惨叫,只剩半截的战矛便猛地从后背将整个人刺穿。

解决了,孙翔呼出一口气,拍了拍手中不存在的灰尘。

现在该去支援周泽楷了,又或许那边也结束战斗了呢?

绕过淌出汩汩酒精的储藏槽,孙翔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他远远地看到周泽楷同狙击手扭打在一起,仅仅是略占上风,身上因为伞兵刀挂了许多彩。不止如此,旁边还有一位油光满面的中年人握住手枪,冲地上翻滚的二人时不时放两枪,准头不怎么够看,屡次误伤自己人。

孙翔认出来了,那是费恩·卢凯塞本人。

“老大你看清楚再射!”金发的荷兰人一边挥舞伞兵刀,一边颇崩溃地大吼。

于是费恩·卢凯塞不放枪了,倒不是乖乖听下属的话,只是他的子弹刚刚偏得厉害,弹到裂开的蒸馏器上,擦出一丝火花,直接演变成小型爆炸。

巨响让四个人皆是愣了一愣。工厂里的酒精蒸汽浓度过高,并且逐渐扩散开。

孙翔忽然意识到“略占上风”是他的错觉,周泽楷伤得重很多,大腿有一个弹孔汩汩流着鲜血,动作十分不自然。

刚刚没把半截战矛拔出来,现在手头没有冷兵器,他一摸口袋,掏出那把几乎没有用过的银色沙漠之鹰,一个箭步冲至费恩·卢凯塞身后,用枪口抵住他的脑袋。

“停手,不然你的Boss没命了。”孙翔大声说,换来的却是荷兰人喘着粗气的冷笑。

“这种关头,谁管那个废物。”

费恩吓得腿一软,当即跪了下去,也不知怎么才混上家族首领的位置,上任之后屡出昏招,其见识短浅也是可见一斑。

孙翔一枪托敲晕瑟瑟发抖的中年人,举起枪对准在湿漉漉的酒精中翻滚的二人。

“你要开枪?”荷兰人觉得好笑,伞兵刀轻松划烂周泽楷临时抓过来格挡的铁皮,偏要做出一副游刃有余的姿态,“听说你的准头差到五米以内能脱靶?”

说完又是一轮猛烈的进攻,刺,击,削,斩,一下比一下凶猛,手无寸铁的周泽楷数次狠狠击中对方,无奈那人抱着必死的决心,嘴角渗出血迹,面目反而愈加狰狞,没一会二人一进一退终于是来到避无可避的墙根。

孙翔握住扳机的手松了松,对方同他的距离至少有二十五米,平时受到这样的挑衅,他早就不管不顾开枪了。

然而现在不能拿周泽楷的性命开玩笑。

浑身的肌肉绷紧了,他看到荷兰人的伞兵刀再一次猛地刺向周泽楷,而周泽楷用一只手硬是接住锋利的刃口,鲜红色的血液霎时撒了满地。

刀刃一寸一寸逼近心脏。瞳孔猛地收缩,孙翔感到心脏几乎停跳,几乎就要丢下手中的枪,冲过去。

来不及,无论如何也来不及。

“孙翔。”他忽然听见周泽楷嗓音沙哑的嘶吼,“开枪!”

浑身的血液在一瞬之间逆流,感官被无限放大。

“嘭。”孙翔终于是扣下扳机。


评论 ( 2 )
热度 ( 76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