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半醒7~8

除了看书看番之外还带了点之前去荷兰自由行看到的~然而去的时候是冬天,并没有看见郁金香花海,that is from旅行手册x酒吧名字取自住过的青年旅社x


07.

阿姆斯特丹近郊的库肯霍夫公园迎来这个春季的最后一批游客。春季花展的最后一周,偌大的公园内游人如织,二人清早出发,在市中心堵了两小时,将近中午才到公园。

正是郁金香盛开的季节,大片大片的花田被切割成几个明艳的色块,一架高大的白色木质风车缓缓转动,有风从海上吹来,花海漾开一层层波纹。占地广阔的公园内除去郁金香还有许多其他品种,青草的香气夹杂淡淡的花香钻入鼻腔,沁人心脾。

周泽楷并没有把车停在公园外的停车场,只是沿着公路远远将花田绕了一圈,拐进一条二车道的曲折小路。

不只公园内有花海,公园外也有,红顶的屋子散落在青青的草地间,各色郁金香与野花混杂在一起,不像公园内那么整齐壮观,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这是去哪?”本以为是去每本旅游手册都有的库肯霍夫公园,没想到最后居然朝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了,这是要拐卖人口的节奏啊。

“私人庄园。”不起眼的大众汽车在曲曲折折起起伏伏的路上颠簸,周泽楷解释,“道上的。”

原来是有目的,就说这人怎么会无缘无故来看郁金香。

“有花帽展。”似乎是怕他失去兴趣,周泽楷继续说,“好看。”

老子像是对那种东西感兴趣的人么?孙翔鄙视地瞥他几眼,问:“欧洲这边几个家族的人都会去?”

“一半会去。”

“嘁,别有用心啊。”莫名有些不爽。

“嗯?”房屋变得密集,每一户人家的小花园都用鲜花摆出奇异的造型,就连墙壁上也挂着盆栽被装扮成郁金香小屋,周泽楷放慢行车的速度,以此表示他真的是来看花似的。

“谁管你。”红顶的小别墅外缠绕一丛迎春树修剪成的巨蟒,孙翔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别说,不走寻常路确实有那么一点趣味。

“话说你这是不请自来吧?”孙翔问,欧洲家族搞内部聚会,没听说过外人能擅自插足的。

“没关系。”周泽楷的语气中带上一丝凉意,“已经被盯上了。”

如果要对他们下手的只是一家,去露个面,在其他家族面前刷一刷存在感,便没人敢轻易对他们动手。

“哦……”也不知孙翔有没有想清楚这个道理,他掏出手机对窗外的房子一阵猛拍,颇不在意的样子。

他不清楚周泽楷找欧洲这边的人是为了什么,反正和自己多半目的不同,既然目的不同为什么要和他一起去那种集会?他不可能不知道去过之后他们俩在那些人眼里就是绑定关系了。做到这份上却迟迟不愿和他合作……

说起来周泽楷知道他是为什么而来么?为什么这样就决定告诉鬼佬,他们是一个战线的?

他们的目标是否有冲突?

 

路边的房子又变得稀疏,郁金香花田仍旧一路延伸,直到坑坑洼洼的泥地尽头出现一栋规模可观的传统西式宅邸。

“你有没有闻到一股特别难闻的味道?”孙翔忽然捏着鼻子说。

“什么?”周泽楷用力闻了闻,除了青草的味道什么也没有。

“苦艾草。”

“苦艾草?”

“不止,总觉得怪怪的。”孙翔皱眉深呼吸一口,无奈这味道实在不对他胃口,奇怪却说不出哪里怪,便立刻把鼻子又捂住了,“真难闻。”

“不喜欢苦艾?”

“很讨厌,先说好,你如果调苦艾酒给我,我可能会直接泼你身上。”

周泽楷默不作声,在Revolution的那个晚上他在一边观察了很久。主营赌场生意的王杰希也去了,这位注重风水养生的大神特别喜欢草药,点的酒是下午死去,烈性苦艾酒酒基,孙翔调酒时神态没有明显变化。

毫无疑问,至少一年以前,孙翔都是不讨厌苦艾酒的,一个人对待事物的看法会改变,生活习惯喜好则不会。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

苦艾酒在欧洲曾因使人神志不清,暴躁失控而一度被列为禁酒,又有传言说它能治疗疾病……不是一款经常作为鸡尾酒基酒使用的烈性酒。

苦艾的气味久久没有散去,孙翔捏住鼻子的手也没有放下,眉头越皱越深。

“回去么?”周泽楷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事情有蹊跷。

“不回去。”孙翔表情纠结,车子离宅邸大门大约五十米,终于是放下捏住鼻子的手,吸一口气,绷起脸,摆出较平时更加冷酷的表情,说,“门都没进,回去做什么。”

一年一次的聚会,安保工作自然做得到位,铁门外十几名黑西装的高大欧洲人负手而立,对于两名眼生的东方人——其中有一位打扮得完全不像黑手党,未做过多刁难,只搜过身上是否藏有武器,就放他们进去了。

“就这么进来了?”孙翔觉得这个家族真是随便,都没有要求出示个邀请函什么的。

“……”某人当上嘉世Boss那天可是连武器都不搜就放人进来的,这会居然嫌弃别人随便了?

说话间他们已经从宅邸的正门绕到后院,正对大门的大理石喷泉周围停满豪车,孙翔觉得没把车开进来是正确的,二手的大众在这些闪闪发光的豪车面前太寒碜了,简直丢国内黑道的脸。

说起来他们也算是叶修王杰希那些个“委员会”成员的代表了吧,国内同这边基本没有明面上的交集,这大概算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这么一想,居然有那么一点小得瑟。

“房子,问公爵收购的。”周泽楷也一时想不起来到底是个什么公爵,反正就是这么一回事。

“哦。”孙翔对这事也不怎么在意。

后院正在举办露天派对一样的活动。长桌上铺着白桌布,摆满精致的甜点和三明治,以及调制鸡尾酒的各色工具。

身着黑手党标配黑西装的欧洲男人带着浓妆艳抹的女伴相互阿谀奉承,时不时能听见一阵阵甜腻的笑声。

甘比诺,科洛博,吉诺维斯,博纳诺……来的家族比想象的多。孙翔在国内只管打,对于这些家族自然是没有做过调查的,也不知道谁是谁,亦或哪个人是狠角色。说到底他们就是来刷存在感的,按周泽楷的意思,只要安静地当壁花就行。正好和鬼佬交流起来累得慌,孙翔乐得轻松,已经把注意力放在刚刚开始的花帽展上。

展览请来几位专业模特,甚至还有一两位大荧幕影星,没什么好奇怪的,一个黑手党总会帮助一些想要成名的人,其中成功上位的就会回来报恩。

可惜他不怎么看外国片,仅仅止于眼熟的地步。

“这个配色真是醉了,紫色配鹅黄?撞色搭配?说得和真的一样。”不知是没接收到周围人探询的目光,还是完全忽略掉了,孙翔给自己调了一杯螺丝起子,自顾自开始吐槽模仿库肯霍夫公园的小型花帽展。

“……”周泽楷表示赞同地点头。

“这个太夸张了,得多重啊,脖子会断的。”下一个花帽上来,孙翔又开始吐槽。好在欧洲人不懂他在说什么。

三十分钟后展览小休止,期间不断有人过来打探虚实,周泽楷微笑不说话,孙翔专心看展览,于是没一会整个院子的人都知道来了两个不会说荷兰语,意大利语,甚至不会说英语的中国人。

东道主走上临时搭建的小型舞台,说了些感谢各位赏脸前来,不胜荣幸之类的客套话,乏味非常,孙翔捏住酒杯的指节却忽然泛白了。

察觉到身边人的不对劲,周泽楷偏过头看他。

“我好像见过这个人。”他说。

卢凯塞家族的费恩·卢凯塞。

“之前在嘉世,嘉世和他合作过项目。”

这事早就在道上传开了,不说周泽楷也知道。

他要对付的正是这个人。

卢凯塞再次感谢嘉宾们到来,然后慢慢从舞台上退下来。

又有人上前搭讪,漂亮的白人妹子,会说一点中文。这次周泽楷连礼节性的微笑也不给了,眯起眼睛看向正和甘比诺家族继承人拥抱的中年男人,忽然将黑西装脱下,露出里面的白衬衫和黑马甲,正了正领带,说:“去打招呼。”

这家伙,里面穿的居然是工作服,是有多喜欢调酒啊。

“喂,你不觉得周围的人都在看我们吗。”孙翔对他狂翻白眼。一定是因为这家伙太扎眼,长得帅也不知道低调一点。

呃,不是他错觉吧?为什么这个人气场忽然不对了,周围气温都好像降下几度。

“嗯。”周泽楷偏过头对他笑了笑,向长桌另一端走去。

果然是错觉吧,孙翔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捏着枝那漂亮女人硬是塞进他手里的橙色郁金香,见周泽楷用液氮瓶捣鼓什么,等他捣鼓好了才知道是一杯银弹,银色的酒液散发出森冷的寒气,杯壁上结了一层白霜,看着就让人打寒战。

周泽楷端起鸡尾酒走向卢凯塞,将之递给这位年轻的黑手党头目,低声说了句什么,对方的神色在触到酒液的一瞬间变得很难看,然而还不等回话,身穿调酒师制服的英俊东方人便转过身,接受在场所有人的目光洗礼,从容地离开。

从容或许只是假象,走到孙翔面前时,周泽楷忽然一把拉起他的手,离开后院向正门走,起先还是快步疾走,绕到宅邸正面时干脆换成跑。孙翔被手掌传来的冰冷温度刺激到,浑身一个激灵。

刚接触过温度接近零下二十度的冷冻鸡尾酒,骨节分明的手指和手背尚沾有未消去的白霜,手心却因为皮肤的相触而变得温热。

 

08.

孙翔将不起眼的大众汽车开出小路,期间眼神不断向副驾驶座上的人飘,道路十分狭窄,这样不专心的举动让车子数次险些拐进田埂。

出了大门,周泽楷把车钥匙塞给他,自己则钻进副座掏出一把M870鼓捣起来,他会意地坐上驾驶座,本想问一句:这就走了?然而看了看身边的人严肃到吓人的表情,知道这关头大概是不好多问的,立刻发动引擎,一脚把油门踩到底。

二人驶上宽阔的柏油马路后,周泽楷松了一口气,把枪藏回座位下。

“你刚刚做了什么?”孙翔狐疑地瞥他一眼,方向盘歪了歪,换来旁边车道愤怒的喇叭声。

不过是给东道主敬了一杯酒,虽说选的酒着实奇葩,倒也不至于落得担心被追杀的地步吧。

“没。”周泽楷的回答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不说,什么也不说,非暴力不合作。

他不会说自己刚刚冲动了,如果没有那杯酒他们必然是全身而退的,幸好其他几个家族都在,卢凯塞不能有什么动作。如果真把人惹毛,他们这会估计已经被追杀了。

看到卢凯塞,想起他对嘉世做的事,想起一年前孙翔的血液里也检测出分量不轻的毒品,并且是强制注射的结果,他的火气“噌”地就窜了上来。轮回的枪王平日里没有脾气,真要触犯到他的底线,后果也很严重。

“你们轮回到底有什么目的?”孙翔的忍耐快要到极限,莫名其妙被拖去鸟不拉屎的破地方,还闻了好几个小时的臭气,这样都没发作,已经很给面子了。

“……”这次周泽楷连一个单字也没有给他。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把你从车上丢下去。”孙翔咬牙切齿,猛踩油门,一把拉起手刹,一个侧滑凶残地变道超车,方向盘打得飞快,在路况不怎么好的公路上愣是把小汽车开出赛车的气势。

真希望把这个哑巴晕吐了。

两个小时的车程一个小时不到飚完。周泽楷体质好,没有吐。回到酒吧后,孙翔气呼呼地想要直接上楼回房,周泽楷居然还厚颜无耻地问他喝不喝酒。

还敢问他喝不喝酒?

“喝!”不喝白不喝,喝穷他!

大概想表达歉意,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脱下西装直接变回调酒师的某人笑了笑,从酒架上挑选出一瓶价值不菲的香槟,又找出一瓶吉尼斯黑啤,将两个瓶子同时打开,一手一个匀速倒入高脚杯中。

酒液落入杯中,融合,只有懂的人才知道同时控制两种酒的流速需要怎样的技术。

这家伙的手也太稳了吧,在副驾驶座上组装枪支填装弹药的动作也是快到让人咋舌。周泽楷不仅仅是一名熟练的调酒师,还是一名训练有素的狙击手。

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为什么能调出让自己心动的酒?为什么无法理解他的举动,却还是不自觉想要相信他?

应该去问一问情报精通的小事情。

“黑天鹅绒。”周泽楷将冒着气泡的鸡尾酒推到他面前。

孙翔低头看了看如同夜暮中星光闪烁的深色酒液,缓缓浮起的气泡是斗转星移的银河。

端起酒杯慢慢啜饮一口,酒液在唇齿辗转片刻,味蕾绽开,他想有些事或许是肖时钦也不知道的,比如每次喝周泽楷调的酒他都能尝出不一样的味道,他一直相信鸡尾酒不会骗人,温柔的人调出的酒也是温柔的,这些很容易尝出来,却不知怎地,唯独读不懂周泽楷的酒。这么想着,他更烦躁几分,一仰头,将整杯鸡尾酒一口喝干,末了用衣袖抹了抹嘴。

“我回房了。”说完把酒杯放回吧台,发出清脆的一声“啪”,大步向楼梯走去。

“等……”周泽楷没想到他喝得这么猛,一时有些愣,才发出半个音,人已经消失在楼梯口了。

读不懂,往往是因为不愿意细品,亦或者是读懂了,却不愿意面对。

“……”轮回的枪王狠狠皱眉,打开自家副队的专用通讯器。

等到把正事做完,再好好地调一杯酒给孙翔,他想,一杯不行那就两杯,三杯,四杯……总有一杯会让他懂。

 

“小周你去卢凯塞的庄园了?”通讯器接通,另一边的江波涛劈头盖脸就是一通发问,语气异常不冷静。

“嗯。”这才过去两个多小时,江波涛居然已经知道了。

“你怎么想的,自投罗网?”江波涛无力地扶额,轮回就这么一个枪王,可不能出什么岔子。

“没。”周泽楷不愿意多解释。他知道江波涛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只因为太危险,所以没法赞同。

“你就那么确定贩毒的只是一家?万一其他家族和他们是一伙的,你今天不可能安全脱身。”

“脱身了。”周泽楷语气平淡,他确实做过恶战一场的打算,好在没有。

“好吧你赢了。”江波涛扶额,想了想如果是孙翔和周泽楷两个人,凭借他们二人的身手,大约至少能活着回来,不用说现在确实全身而退了,便也不打算多追究这事,问,“你把事情都说了?”

“没。”

“为什么不说?不说你带他一起?”江波涛又是一通发问,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懂周泽楷的脑回路了。

“……”周泽楷没有回话。

他想保护孙翔,但不想孙翔参与他的计划。

于是江波涛明白了,迟疑片刻,问:“你该不会是,犹豫了吧?”

“……”没有说话,也就是默认。

这还真是奇了怪了,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周泽楷犹豫。不用说还是因为一个叫孙翔的大男人,看来爱情真的会让人改变,只是这一改变不容乐观。

“犹豫是最可怕的。”他说。

“嗯。”

“好吧,不提这事了。”江波涛叹气,决定给自家Boss一点信任,“Velvet发来的样本报告出来了,确实检测出有特殊毒品的成分,十分微量。”

周泽楷神色沉下几分,等江波涛继续说下去。

半个月来他没有发现红灯区一带有人交易毒品,连混在大麻里交易的也没有,很可能是连吸食方式也与一贯不同的新毒品。

“除去一贯的致幻,令人神志不清,还有一定几率使人狂躁,破坏欲旺盛。”江波涛继续说,“微草那边给出的结果是混入某种艾草,品种连王杰希也不知道,可能是变异过的,就嘉世那时候的情报,这种毒品的吸食方式和大麻一样,就血液报告看来他们确实也在本国贩卖了……你真的没有发现什么?”

周泽楷仔细回想一番,红灯区附近几个一贯的大麻交易场所他都查看过了,确实没有异常。

“看来是真没有了,既然你说没有,再查下去也没用,检测出的结果十分微量,可能只是他们家族内部传播。”江波涛叹气,“抓不到他们在本国贩毒的把柄,也没法说动其他家族合作,毕竟欧洲那边也不希望外来势力插手。

“既然这样,那只能用下下策了,虽说不能斩草除根,好歹也能让他们元气大伤。”

“好。”周泽楷拳头捏紧了,虽说理智上赞同江波涛尽量稳妥的处理办法,然而情感上却期待以最粗暴的方式做个了断,现在终于能如愿了。

“在对方有行动前,击毙费恩·卢凯塞,速战速决。”

……

 

“WTF?你去卢凯塞庄园了?还是和轮回的枪王一起?”另一边的肖时钦同样也是劈头盖脸一通发问。

讲述这几天的经历被打断,孙翔不开心,说:“小事情我和你说这些可不是为了听你吐槽。”

“那拜托你稍微成熟一点,不要老做让我吐槽的事。”

“你说这事能怪我吗?”孙翔气呼呼地大声说,委屈得不行。

“你小声点,那边隔音效果怎么样?”肖时钦扶额,不过是想教育两句,这人还委屈上了。

“我查过了,没问题。”孙翔说,“所以你快说,周泽楷是什么人?”

肖时钦的表情一时变得很有些微妙,道:“人第一次见面就告诉你他是周泽楷,你居然没想起来是谁,你就说你道上还认识谁吧。”

孙翔真是烦死肖时钦的说教了,尤其在他迫切想要知道一些事的时候,对面怎么也不肯说重点,他语气不善,道:“我认识叶修,还有……韩文清。”

敢情除去这些传说级别的大佬,其他人他都没放进眼里。

“轮回最近风头很劲,周泽楷是他们的老大,枪法极好,人称枪王。”肖时钦知道孙翔的耐心就快用完了,只得说回重点,“你还想知道什么?”

“他是什么样的人?”

“呃……”这方面的情报做的不够充分,因为周泽楷实在太低调,说话也少,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人知道他是温顺的小白兔还是披着羊皮的狼,思索半晌,只好说,“你可以自己感受一下。”

“我觉得他很怪。”本以为孙翔又要发作,没想到他真的“感受”了起来,“他知道我肩膀有疤,他说让我相信他。”

孙翔清晰地记得那一瞬间心跳过速的感觉。

“我居然真的相信他,而且他表现那么可疑,居然还是没法说服自己怀疑他。”手掌不自觉覆上肩窝狰狞的枪伤,留下疤痕的敏感皮肤变得滚烫,孙翔眉间的皱褶越来越深,“你说这是巧合?”

肖时钦的神色也严峻起来,道:“世上不存在巧合。”

“可是我感觉他不像坏人。”孙翔又纠结了。

“在亲眼确认之前不要相信感觉。”再说道上的人,哪来的好坏之分?肖时钦一边习惯性说教,一边陷入沉思。

“哦。”孙翔没把他的话听进去,同样兀自思索起来,他有种隐约的预感,他和周泽楷的交集并不仅仅是那一晚的合作,他很有可能忘记了什么事……答案呼之欲出,却好似隔着一层水雾。

忘记的事……不就是嘉世俱乐部被炸成平地那天,再加上周泽楷知道他的枪伤,给卢凯塞调的那一杯银弹,以及送到他手里的沙漠之鹰和银色子弹……

答案不言而喻,只是一直阻止自己向那个方向考虑。

“轮回想要和欧洲这边合作贩毒。”

“孙翔,你别胡思乱想。”肖时钦见他得出这一结论,沉吟了一下,觉得不妥,可又无法反驳,“没有确切的证据不要妄下结论,轮回在道上向来风评不错,不应该为了多赚那么些钱去坏规矩。”

孙翔在提到那名酒吧小哥就是轮回的枪王时,他已经思索过这样的可能性——江河日下的嘉世想要通过贩毒牟取暴利,重新夺回地位,于是同卢凯塞家族合作,轮回也想从中分一杯羹,便在谈判的那一晚强行介入。

这么分析似乎格外的合情合理。

可如果是这样,周泽楷露出的破绽也太多了,就像没打算对孙翔隐瞒一样,虽说道上都传孙翔做事不过脑,和孙翔从小认识的肖时钦知道,这位青梅竹马很多时候只是不愿意去想罢了,如果他真的打算认真对待一件事,集中力以及激发出的能力都是不容小觑的。

“先不要轻举妄动。”如果那些推测真的成立,孙翔多半是要立刻去和周泽楷死磕的,偏偏这人枪法烂到不忍直视,手头也没有称手的武器,妥妥的被虐。

“战矛今天会到一份零部件,之后还有包裹陆续送来,你自己组装起来就能用。”肖时钦说。

“知道了。”

通话中断。


评论 ( 1 )
热度 ( 91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