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半醒5~6

第三更。隐约记得写这篇的时候除去看了《酒吧圣经》好像还看了王牌调酒师。

……技术性的问题我们就不要纠结了【狗带


05.

似乎又做梦了,反正还是嘉世的那档子破事,一点也不期待。

半年前嘉世在他手中倾覆,带着满腔的悔恨和不甘,从此再也没有调出让自己满意的酒。

就跟做梦一样,倒不如说他此时大脑昏昏沉沉,分不清自己是否在梦中,醉了亦或是没醉。

不服他的人太多。叶修人脉广,和喻文州王杰希的关系都不错,凭借这份不错的关系相互之间行个方便,共享共享资源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嘉世易主,就如同一张网的结点塌下去一角,整张网都要被牵动。

不服又有什么关系,打到他们服就是了。

当初副手刘皓说当晚要安排在嘉世名下的Revolution酒吧庆祝他上位,他说不忙,等明天,把所有安保措施都撤掉,来的人全部免单。

陶轩说他胡闹,问他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你,想要你死么。孙翔说他知道,那些人麻烦死了,明天就让他们都死心。

老子可不是叶修那个怂货。

叶修是怂货?估计也是被气得不行,陶轩说随你,倒要你看看活不活得过明天。

撤去安保的嘉世酒吧人声鼎沸,全是闻讯来看热闹的。想要杀他的人确实多,可惜都是不够看的二流子。比如那个三角脸在酒杯里撒了一把药,这剂量,发现不了才有鬼,再比如说那个麻子脸,袖子里藏匕首还能更明显一点么,直接被他捏住手腕拧骨折了。

让他分外不爽的是叶修也来了,陶轩安排的几个手下穿着便衣混在人群里,看到那脸T还亲热地叫“叶哥”。

为什么说叶修是脸T,因为他初到嘉世那天,和这人打过一次照面,明明是被挤走的那一个,居然还颇有余裕地给他安利《小蜜蜂》和《魂斗罗》,顺便鄙视他的智商。

所以看到叶修时,孙翔差点把高脚杯捏碎了。

孙翔狠狠瞪着叶修,那脸T不知是察觉到他的目光还是怎么回事,真就叼着根烟走到吧台前站定,用让他十分不舒服的审视目光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一遍,说:“哟,嘉世的头儿亲自调酒呐。”

不过一天就完全置身事外了似的,淡定地跑来前东家蹭酒喝,还能更不要脸一点么。

“别啊,表情这么可怕做什么?”叶修一边说一边喷了他满脸烟,“来者皆是客,给哥调杯酒呗。”

“喝什么?”孙翔恨恨咬牙。

“就啤酒吧。”

“……”为什么不去出门右拐小卖部喝?

“今天你们这免费啊。”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叶修又喷他一脸二手烟。

这时候孙翔并不知道叶修这个一杯倒根本不会喝酒,只觉得自己没有扑上去和这家伙大战三百回合已经很给面子了。叶修好像真的只是来蹭吃蹭喝的,接过酒杯没多说什么,转身走了。

孙翔盯着他的背影,眼睛要喷火。全然没有意识到下一位顾客已经站在吧台前不知所措很久了。

“喝什么?”孙翔的眼睛还是没舍得从叶修身上移开。

“啤……”

“一杯白色月亮一杯边车。”吧台前站着两位结伴来的人,前一位略显犹疑地吐出半个字,却被后一人迅速打断。

孙翔这才舍得扭过头,赏眼前二人一记白眼。

得,又是不懂酒的土鳖,灯光有些暗,前一位似乎习惯站在光线照不到的死角,孙翔看不清他的脸,只看到线条好看的下颌。倒是另一位稍矮一些的,挑了个光线柔和的好位置,把本不那么出挑的五官打得层次分明,一脸和煦的笑容让人不自觉心生好感。

“江波涛。”一边说一边向他伸出一只手。

没有藏武器,也没有感觉到敌意,孙翔迟疑几秒,伸手同他握了一握。

“以后我们轮回就请多关照了。”江波涛说着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人,那人只是短促地应了一声“嗯”,就再没了声音,孙翔侧头看他,发现这人已经把身体侧了过去。

“小周有点害羞。”江波涛不好意思地解释。

奇怪的人。

并没有放在心上。

叶修果然不止是来蹭吃蹭喝的,陶轩握着话筒还没来得及夸上几句他好容易找来的“少年英雄”,人群忽然骚动起来,也不知是谁吼了一嗓子要看孙翔的身手,其他人便也纷纷跟着起哄。

一晚上过得无聊至极,闹了这么一出正合孙翔心意。一道道探询的视线落在身上,他微微挑起唇角,笑得自信,万众瞩目正是他所享受的。一身黑白色的调酒制服还未换下,他将领带扯松,扣子也扯掉两颗,胳膊一撑,长腿一跨,稳稳翻上舞台。

Revolution很大,配置的舞台也很大,灯光适时打过来,将青年的身材衬得瘦削挺拔,他将一只手插在口袋里,昂起下巴问:“谁先上?”

空阔的舞台仿佛因为这么一个人而被填满了。

自然是有不知死活的愣头青想凭此一役一鸣惊人的,全都三两下被孙翔撂下了台,他出手又快又狠,步步都是杀招,没见有人撑过三十秒。

甚至有一位倒霉的从台上倒栽下去,头破血流被揍得不省人事,没有人管他,哪怕他很可能在几分钟后因为失血过多断气。

“这家伙刚刚想在我的酒杯里下药。”孙翔从鼻子里发出一个不屑的哼声。

凭这点伎俩就想动他,也太小看人了。

一时间再没有人敢上前。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怂。”人群中忽然传来被烟草熏得沙哑的声音。众人循着声音看去,自发给这位嘉世的前斗神让出一条道。

叶修!嗜血因子被点燃,眼底仿佛有一团火焰被点燃,孙翔早就想和他做个了断了。

一边的陶轩狠狠皱眉,孙翔虽然是嘉世明面上的头目,然而嘉世其实还是掌握在他的手中,他忽然意识到,孙翔或许并不如他想的那么好控制。

叶修在舞台下转了一圈才找到台阶,慢悠悠地走上来,不客气地拎起话筒,拍了拍又吹口气,确认扩音效果正常后,说:“太久不来嘉世,有点不习惯,各位不要见怪哈。”

引得台下一片哄笑。

“我和陶老板交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一定不介意我借此机会说点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们也都知道,为了讨口饭吃,哥出来单干了,欢迎你们跳槽过来跟着哥干哈,待遇不会差。”

台下又是一阵骚动。

陶轩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孙翔冲过去劈手夺下他的话筒,怒道:“废话那么多,你打不打?”

“年轻人这么猴急。”孙翔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手上一轻,话筒又不见了,拿回话筒的叶修没事人一样,清了清嗓子继续说,“打啊,必须打,不如换个玩法呗,从《小蜜蜂》进化成《魂斗罗》,年纪轻轻没点合作精神怎么成?别说嘉世没有你看得上眼的搭档,哥帮忙从在场的挑一个配得上你的。”

叶修就这么旁若无人地自说自话起来,孙翔快要气炸了。

“就小周吧,最近表现挺不错的,风头正劲,台风也好,最重要的是长得帅啊。”他忽然冲着密密麻麻的人堆随意一指。

“嗯嗯,沐橙你也上来,帅哥美女凑一块,大家伙看着也心情愉悦不是,说好的酒吧呢,一点气氛也没有,来点音乐啊,别放那些听不懂的鸟语,接地气一点。”

“……”莫名其妙躺枪的周泽楷还是第一次亲身领教到这位传说中前辈的不要脸程度。

“去吧,别害羞。”江波涛变魔术似的掏出一顶圆礼帽扣在他头上,轮回作为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他们不过是来凑个热闹,没想到叶修会搞这么一出。话说到这份上,也只好上了。

周泽楷恨不得把整张脸都藏在帽子的阴影里,不管是火并还是狙击都从不出差错的枪王,被这么多人围观着打一场表演赛,还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孙翔侧过头瞥他两眼,他便把帽檐向下拉几分。

“装逼。”他听见孙翔小声吐槽。

装、装逼!?……不由感到了淡淡的心塞。

 

“那就开始吧。”叶修掏出一根烟叼上,带着破空声的拳头猛地向二人袭来……

……

 

06.

梦境到这里断了,好在足够孙翔想起来周泽楷是谁。

是那一晚在嘉世从始至终把脸藏在阴影里的人。

这人还喝过他调的酒。

那一晚的战况是怎样的?

是了,他同叶修和苏沐橙战平,后来再回想,他才想明白台上的四人除去他其实都没有用全力。短短几分钟的较量,他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位“临时搭档”身上,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不是周泽楷他或许早已经被叶修打趴了。

为什么后来没有关注过这人,他努力回想一年前的事……具体的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倒是记得几分。是因为周泽楷从始至终都站在自己身后?

他不知道在外人看来,那晚他和周泽楷打出了不逊色于叶修和苏沐橙的配合。

记忆像是一根丝线牵出的线球,从前被忽略的一个个细节此时变得清晰无比。

无奈孙翔是个看不上团队配合,也不乐意把人放在眼里的主,那天打过就把这事抛之于脑后,全身心将仇恨值加在叶修身上。

周泽楷记得他么?为什么周泽楷会在这里?在这里多久了?为什么那天有人要杀他?

还有……那天在Revolution周泽楷分明是想照着叶修依葫芦画瓢点啤酒的,毫无疑问是个酒精白痴,一年过去却能调出完美的龙舌兰日出?

无数的疑问在脑海里徘徊不去,前一个还没考虑出所以然,思绪又不受控制地跳转至下一个,来来回回思索过一圈,到底没出结果。

如果小事情在就好了,他一点也不想考虑这些麻烦事。

眼看着昏昏沉沉的又要睡过去,鼻子里忽然钻进一阵香气——牛肉汤的味道。

肚子“咕噜”一声,孙翔立刻清醒了。

窗外的天空已经泛白,要知道从昨天晚上开始他就什么也没吃,整个晚上做了长长的一个梦,比打一架还累。

他没有出声,转转眼珠将陌生的小房间打量一番。

巴掌大的套间,厨房和卧室拼在一起,格局像学生公寓。灵敏的嗅觉此时无疑是一种煎熬,肉香源源不断地涌进鼻子,肚子咕噜噜的抗议根本停不下来。肉汤似乎已经煮得差不多了,煤气灶前站着一个人,和梦里永远藏在阴影中的模糊身影重合在一起。

周泽楷用勺子把汤盛进瓷碗,加入一小杯伏特加搅拌均匀。

Bull shot,鸡尾酒中不太常见的热饮。孙翔咽下一口吐沫,勉力坐起来。

早上七点,该吃早餐了,一大早就喝肉汤加鸡尾酒会不会有点……奢侈?哎管他呢,饿了就是饿了,听说轮回最近混得不错,他才不信人会问他要饭钱,太小气了。

周泽楷感觉到背后那道目光几乎要实体化了,起先还有点不自在,过了一会只觉得好笑。

将调好的热酒端到床边,他举着勺子犹豫了。

孙翔想要坐起来,却察觉自己浑身无力,不禁低声爆出一句粗口,又发觉嗓音也嘶哑到可怕,扑腾了好一会才好不容易坐起来。他迫不及待地接过热汤想要尝一尝,无奈胳膊怎么也使不上力,险些将碗打翻。

“……”怎么回事!?

“昨晚……被下药,药效没过。”周泽楷解释。

“哦对了,是那个女人干的,妈的……”这下不奇怪了,每次不慎误吃什么药,都有夸张的副作用,感冒药也不行。昨天晚上想找那女人问点事,进门被递了杯水说让他压压惊,第一次看到异性脱得赤条条站在面前,着实不怎么自在。脑子顿时有些发热,接过水就喝了……怎么也没想到水里是下过药的,明明在平时都是能第一时间发现的。

“喂你喝?”周泽楷晃了晃手里的勺子。

“……”总觉得……有点耻啊,问题是肚子真的很饿,哪还顾得上面子问题?天人交战三秒钟,孙翔果断放弃原则,点了下头。

周泽楷笑了笑,心情似乎很不错,舀一勺汤,小心地吹散热气才送去孙翔嘴边。

一开始还觉得害臊,喝着喝着便专注于浓汤里的滋味,不再想那些个有的没的。

这碗Bull shot的味道和前天晚上的龙舌兰日出一样无可挑剔,不像刚学会调酒的人能调出来的。

“你什么时候学的调酒?”恢复一点力气后,孙翔忍不住问。

“一年前。”周泽楷偏头回想,老实回答道,“很有趣。”

“有趣?”

“有趣。”

“你调酒的时候在想什么有趣的事?”孙翔继续问,挠着头皮露出几分苦恼的神色,“这样的我调不出来。”

“……你?”周泽楷小心翼翼地看向正在喝汤的人,他不知道作为半个陌生人的他忽然说出类似告白的暧昧语句会导致怎样的结果,会被避开吗?还是会被讨厌?

可他说的是大实话,半分不掺假。调酒的时候他想的就是孙翔,脑中满满的全是初见那晚上身着剪裁得体的制服,调酒动作优雅而帅气的青年。

“我?”孙翔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关注点竟是偏离到让他无语的地方,“对了,你认识我,我们之前见过,你是轮回的人。”

“嗯。”周泽楷局促地点头,“你调酒,很好看。”

“不止你一个人这么说。”孙翔面不改色地收下赞美,“来这里是有任务?”

“嗯。”周泽楷又是点头。

“什么任务?”孙翔追问。

周泽楷犹豫了,孙翔一双琥珀色的眼睛里写满探究和咄咄逼人,刚刚还算缓和的气氛在涉及到这一问题时陡然变得剑拔弩张。以他的口才不可能蒙混过去,可是不说,孙翔必然还是会逼他说,甚至多半会用武力解决问题,那样就麻烦了。

不是说打不过,只是不想打。

周泽楷最终还是避开了孙翔的目光,停顿半晌,没头没尾地问:“加入轮回么?”

这个问题想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挑这个当口问出来,不可避免有几分玩笑的意味。

“哈?”孙翔显然没有跟上他的思路,皱眉道,“加入轮回你就告诉我?”

“嗯。”

“你不说也得说。”额头的青筋跳了跳,孙翔的拳头已经握紧了,随时能冲这人面门招呼上去。

虽说这着实有点过河拆桥的嫌疑。

“轮回,很好。”哪知见他迅速戒备起来的模样,周泽楷的语气中居然带了几分委屈,浓黑色的眼睛眨巴眨巴的,让他拳头不自觉软下几分。

“关我鸟事。”这人简直犯规!孙翔死命翻白眼,“一个人乐得自在,没那么多麻烦。”

“我不会害你,可以相信我。”周泽楷忽然伸出一只手按在他的肩窝,在他放松防备的一瞬间,抓住他微不可察的破绽。

为什么这个人可以如此准确地捕捉到他的弱点?孙翔愣住了,心脏被猛地提起,汗毛也竖起来。

手掌的温度隔着一层衣料源源不断传递过来,同肩窝的枪伤吻合得分毫不差,狰狞的疤痕好像灼烧一般变得滚烫。

命门在悄无声息之间被人掌控,然而那只修长好看的手并未带上丝毫敌意,反而带着小心翼翼的,轻柔的力道,如同安抚一般。

抬眼望进那双浓黑色的瞳孔,他看到除去对于信任的祈求,还有丝丝看不懂的……愧疚?

“你不会害我?”

“不会。”

“我知道了。”这次是孙翔有些懊恼地移开视线,“但我还是不能信你。”

话虽如此,身体却已经放松下来,戒备也解除大半。

漂亮的语言能够欺骗任何人,孙翔自知不是擅长分辨言语真假的人,可他一直相信鸡尾酒不会骗人。一杯龙舌兰日出,一杯bull shot,其中滋味足以证明周泽楷对他没有恶意。

甚至还有些更复杂的东西,答案呼之欲出,他却怎么也没有,或者说不愿意明白过来。

“虽然你想做什么我也不怕。”偏偏还要摆出一副凶恶的嘴脸补充。

“不做。”周泽楷笑笑,毫不在意的样子。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在书桌上摸索一阵,翻出一个透明的纸袋递给孙翔。

……是他不小心买的GV,昨天意识到被下了药,就从小隔间里跌跌撞撞地逃出来,狼狈不堪,东西自然没有拿。

“工作需要。”周泽楷解释,“她不是故意的。”

孙翔明白他的意思,一名橱窗女郎一晚上最多要接待超过二十名客人,分给每位客人的时间少之又少,没有做前戏的工夫,为了保证效率有些女郎会悄悄用一些药物加快进度,尤其是他这样,进门完全没有要办事的样子。

因为这样,才闹出了一桩麻烦事。

此时孙翔的关注点并不在这破事上,他在思考如何解释小黄碟的事。

“额,这是不小心拿错的。”嘴角不由地抽了抽,这话说出来自己都不信。

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想了想又觉得没必要解释清楚,这年头,尤其在欧洲,早就没人对gay搞歧视了。

“嗯。”周泽楷果然没有多问,这事对他来说是惊喜,从前只对孙翔远观,一部分就是认为自己的好感无法暴露于人前,他们很难会有结果。现在看来还是有可能的。

孙翔居然是基佬,轮回上下调查这么久都没人发现,藏得真深。

周泽楷一边想,一边从善如流地点头,说,“红灯区,乱。”

“哦。”这不废话么。

“过两天,一起去市郊?”郊外有郁金香,当然这不是主要目的……说到这里他停顿片刻,不知该如何解释,可以的话他希望孙翔在这段时间内都和他一起行动。

四月末正是郁金香开得最盛的时候,好不容易来一趟荷兰,去郊外看一看当是度假似乎也不错。

“可以啊。”孙翔偏着脑袋考虑一会,答应下来。

他想起肖时钦的副手戴妍琦说过一句话:如果有人想和你套近乎,那他不是在你身上有利可图,就是看上你了。

我身上有利可图吗?他一时半会想不明白。


评论 ( 6 )
热度 ( 93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