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半醒3~4

这是一个悲伤的日子,傻逼舍友又挂科了,生死未卜(。

剩下的内容全都定时发布!到312零点全部发完!希望时间没有算错!


03.

4.18,清晨,阿姆斯特丹。

“小事情你好烦啊,这个点怎么还不去睡觉?”孙翔把手机夹在肩窝,一手端牛奶,一手拿果酱,嘴里还叼着片吐司,说话含含混混的。

对面的肖时钦已经就只身前往异国是怎样一种自投罗网的愚蠢举动进行了长达半小时的批斗,期间孙翔夹着手机下楼去买了日用品,还把换洗衣物丢进洗衣房,现在开始准备早餐了。

对了,刚刚下楼他看见那位帅酒保已经开始忙活了,核对酒单,检查食材,特别认真。前一晚的痕迹也已清理干净。毕竟是欧洲,还是这种尤为混乱的区域,哪间店铺背后不是有点势力的,不奇怪。疑惑三秒,他便立刻说服了自己。

肖时钦还在叨,孙翔乖乖听着,他知道这人就是一刀子嘴豆腐心,这不,嘴上说着这么乱来迟早要栽,不还是安排好人把战矛送过来,只是他的家伙太大,再快也得一星期才能凑齐所有零部件。

“你就当我出来度假。”孙翔把牛奶和果酱放在餐桌上,大口嚼吐司。

肖时钦叹气,他知道嘉世的事是孙翔心里的一根刺,不拔掉只会越扎越深,戳得血肉模糊,这次好不容易有点线索,也只能由着他去了。

“没遇到什么状况吧。”料定对方千里迢迢把人叫去荷兰,要有阴谋也该是放长线钓大鱼,第一天不会做出什么不利的事,肖时钦也就随口一问。

“没什么大事。”孙翔仰头把牛奶喝干,舔了舔嘴角,“就是昨晚找住处的时候路过一家酒吧,有人想找事,我就给顺便收拾了。”

哦,他的竹马竹马从小就乐于助人,理解。

“那帮人居然用MP5,小事情你说这是多大仇?”

“……”啥!?MP5!?这叫没什么大事?

肖时钦心好累。

“对了,酒吧里有个调酒师长得不错,酒调的也好喝,还给我介绍便宜的住处。”

“……!?”肖时钦又震惊了,因为孙翔自己长得就帅,能让他看得上眼的人少之又少,肖时钦从没见过他夸什么人“长得不错”,这就算了,他对鸡尾酒也有某种近乎偏执的执着,口味挑剔无比,品酒无数从没有能让他说好的。

为何有种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样心累的感觉……?

“你说一个中国人,在红灯区一个街区外的酒吧做调酒师,还有人拿MP5找他麻烦……”

“或许他就是给你送机票的人。”肖时钦接话。

“可是我昨天看他一脸状况外,一直躲在吧台下没出来,没我在大概已经被打成筛子了,应该不是他干的,顶多就一跑腿的。”

“行吧……欧洲那边的事我也不清楚,总之你……多小心。”

“知道了,都在道上混那么久了,你还不放心啊!”孙翔敷衍地回答,把盘子放进水池冲一遍就算洗过了,一屁股坐进软绵绵的沙发,大喇喇地摆出极为不雅的坐姿,把旅社当成自己家。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肖时钦问,又立刻改口道,“不你还是不要有什么打算了,该找上门的人会找上来,不要出去自找麻烦。”

“行。”本以为孙翔又要和他呛声,没想到立刻就答应下来了。

“那我去红灯区找找乐子。”

全欧洲质量最高的红灯区,权当度假,必须去转一转。

 

天色渐晚,从曲里拐弯的小巷子里绕出来,孙翔看到四五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蹲在巷子口吸大麻,吞云吐雾好不壮观。

这是在荷兰,吸食大麻是合法的,不然他一定赏那些人一人一个拳头。啧,万恶的资本主义。

忽然又闻到了那股奇怪的艾草味。他极其不喜欢这个味道,来源似乎是几个人手里拎的酒瓶。有时候嗅觉敏锐真心不是好事,孙翔不禁厌恶地皱眉,加快脚下步伐。

他生来五感异于常人,特殊的体质对于药物也十分敏感,从小到大的感冒都不靠吃药,就这么硬扛过来,这个体质给他带来许多便利,同时也造成不少麻烦。

再向前走三个街区,就是阿姆斯特丹赫赫有名的红灯区。

夜晚一到,飘着粉色灯光的河水便苏醒了,从红灯区正中淌过,泛起柔和的波光。

衣着暴露的橱窗女郎们在玻璃门后搔首弄姿,几家酒吧的脱衣舞秀和真人性爱秀也陆续开场。不算大的区域内一时间人声鼎沸,嫖客,观光客,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一个西班牙女人扯着嗓子让所有人集中,领着一队人浩浩荡荡从他身边走过,看来是一个旅行团。导游先用西班牙语将解说内容大声念一遍,然后又换成英语再念一遍。

孙翔浑水摸鱼地跟了他们一段路,得知那家装潢得华丽又浮夸的酒吧有整个红灯区最受欢迎的性爱秀,一百二十分钟换九种体位,离开场还有两个小时外面就已经排起长队。还知道红灯区曾经尝试过招收男人,结果很快做不下去,因为女人们不屑花钱享受服务,她们随便找家酒吧勾勾手指就能找到一夜情对象。然而现在的红灯区其实还是有男人,他们穿性感的超短裙,戴假发,浓妆艳抹,把男人骗进橱窗,口交……

孙翔鸡皮疙瘩掉一地。男人到底要长一张怎样的脸才能hold住堪堪遮住臀部的黑色皮裙?至少得是那个周泽楷那样的吧……

嗯……好像可以有。孙翔脑内想象一番,竟然觉得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呸,都什么跟什么?脑补完忍不住捶了自己脑袋一下。

说起来周泽楷到底是什么人?会被找麻烦的那多半也不是省油的灯,无奈长得好,酒调的也好,态度更好,总是挂着斯斯文文的笑,让人讨厌不起来。

最重要的是,这人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接下来旅行团要去参观“红灯区秘密”,一个反映红灯区真实生活的博物馆,没有票不能进,孙翔便放慢了脚步,脱离大部队。

接下来去哪儿呢,四下里看了看,到处都是人,吵吵嚷嚷的,烦。人不多的只有全天开放的性爱用品商店。

欧洲人的奔放果真不是东方人所能想象的,店面不大,只有五六个顾客,分成两边,一边是各种SM道具,各种尺寸的假阳具,各种功能的避孕套,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找不到。另一边就是小黄碟了,琳琅满目,一直堆到天花板。每一张碟的封面都露骨到极点,白花花的肉体纠缠在一起,看得纯情小处男面红耳赤。

别看孙翔在道上混得名气响亮,其实年纪不大,爱好也特别单纯。

孙翔不知道手往哪儿放,觉得丢人,或许是心理作用,又觉得店里为数不多的几个顾客都在朝他瞥,顿时变成格格不入的异类。妈的,看什么看,没看过帅哥啊,他一咬牙,心想不能怂,硬着头皮从旁边的架子上抽出两张碟,跑去柜台结账。

全然没有意识到架子顶端写的是“GV”。

从性爱用品店出来,孙翔攥着店员给他包好的透明纸袋,心不在焉,一整条街的美艳橱窗女郎看过来跟看萝卜田没什么区别。红灯区的主干道走到尽头后,他开始一条条巷子逛,巷子大多狭窄,有的只能容一人通过,两边同样是橱窗,这儿的女人们大多靠出手阔绰的熟客,和主路上的比起来倒也不愁吃穿。

巷子尽头的橱窗有个穿黑色开衩长裙的女人坐在那儿,见有人过来也没有兴奋地敲打玻璃,更没有殷勤地送出飞吻,只那么施施然地坐在那儿,化着不浓不淡的妆,神色里甚至有几分不耐。

孙翔不由得停下脚步,不是因为这女人有多美貌,真要说的话其实还不如酒吧小哥好看。

这女人显然不愁没生意,很快就有满身肥肉的男人敲开她的橱窗,她笑着将人迎进来,拉下红丝绒帘布时,目光朝孙翔身上飘了飘。

孙翔注意到她戴着一枚小巧的银色耳环,亮晶晶地垂下来,是一枚子弹的形状。

这个女人肯定知道他需要的情报。

 

04.

The Closed House今天提早打烊,十二点一过就闭门谢客。

周泽楷打开耳后的微型通讯器,迅速清理吧台。通讯器的另一边是江波涛,虽说不像肖时钦那样神神叨叨,也是个能言善道的角色,和周泽楷这样的嘴残扯皮扯了有快二十分钟也没想着去喝一口水。

“小周啊,我一觉醒来去轮回上班,你怎么就跑去欧洲了呢?先说好你可不能所有事都一个人扛,这本来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既然那边有人想坏我们这儿的规矩,不管是微草还是蓝雨都不会坐视不理,我们轮回也没有包办所有事的义务,没有好处的。”

“不用。”周泽楷皱眉,孙翔手里拿的枪多半是江波涛给的,自家这位副手在嘉世解散后比他还留意孙翔的动向,天天念叨我们缺近战手,孙翔今天又接了哪哪家的任务。

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真的把人一起骗来欧洲了。

他倒宁愿那些人坐视不理,嘉世的事无疑是个大麻烦,然而孙翔的能力有目共睹,他不保证不会有人为了将孙翔收入麾下而接下嘉世的烂摊子。

……结果被黄少天和叶修嘲讽了,说也就只有你把那个二货当个宝了,然后江波涛颇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说孙翔挺不错的,不过确实二了点。

想到这里,周泽楷更不高兴了。

“还怪我擅自把你的枪送给孙翔啊。”江波涛没有管他语气里的火药味,自顾自继续说,“我是帮你送定情信物,你的枪才够分量啊。早就看出猫腻了,估计也就他本人不知道自己有个闷骚的追求者,话说他记得你是谁吗?Z先生?”

“……”江波涛没事就喜欢调侃他,周泽楷表示不想说话。

“不想让我掺和,也行,把那天的事说清楚了。”轮回的二把手停顿一下,半是认真半是打趣地问。他已经不知道第几次问同个问题了,这一次照样没有收到回应,而且周泽楷似乎对于他的质疑锻炼出完全免疫大法,爱理不理,连句嗯嗯啊啊都不给。

再这么着要他如何在轮回混下去?江波涛想了想,决定用出藏了有一段时间的杀手锏。他深吸一口气,道:“不说么?不说就以为我猜不到了?”

对面仍是没有说话。

“那天孙翔暴走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周泽楷抹桌子的手顿了顿。

“嘉世被夷为平地,生还的只有你和孙翔,你不可能做那样的事,之前一直想不通孙翔为什么要这么干,嘉世倒台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于情于理也不应该,那就只能是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做的。

“如果你非要说是为了让孙翔无处可去好来投奔轮回才干掉那些人的话,我也无法反驳,但我想你应该不是那种人吧,再说你看孙翔也没来投奔轮回不是么。”

“……”虽然知道江波涛在开玩笑,周泽楷还是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

“我会这么猜,是因为,你知道的,禁止毒品交易是道上不成文的老规矩,嘉世坏了规矩,不是陶轩一个人能办到的,欧洲那边的人一直想用白粉捞一笔,对方多半蓄谋已久,孙翔刚上位不管事,他们觉得时机到了,就动手了,甚至想越过陶轩拿到更高的利益。要不是我们盯着,鬼佬们就要接手一个完整的嘉世,哪怕只是空壳,也够他们好好捞一笔。”

“嗯。”江波涛迟迟没有说下去,虽然是“猜测”,他的语气中却带着显而易见的笃定,周泽楷想了想,终于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

“你想一个人端掉他们?”

“不可以?”

“……”竟是堵得江波涛无话可说。他想自家Boss的智商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了还是怎样,轮回有一整个家族的势力,偏偏还要学自由杀手独来独往,不是找虐是什么。

“小周,告诉我你不声不响跑去人家地盘不是热血上脑门。”

“不是。”周泽楷立即否定,这让江波涛大大松下一口气。

“轮回……地位低,没人……进委员会。”通讯器另一头的青年听起来正卯足了劲地解释自己做出判断的理由,可惜半天只吐出几个前言不搭后语的句子。

江波涛立刻懂了。

“没想到你有这样的心思,小周,看来我还是不够了解你。”

“不过你还是得三思,首先一点,孙翔有参与进来的权利,你不该越过他直接行动。”

 

放好最后一只高脚杯,周泽楷关掉酒吧顶灯,确认边门没锁,以方便晚归的人回旅社。做完这些,他整了整衣领,准备出门。

脑中回想的全是江波涛最后说的那句话。

然而正要开门,一个高挑的身影忽然摇摇晃晃地撞了进来,正是孙翔。

面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没走几步整个人便要往下栽,周泽楷慌忙伸手揽住他的腰。青年修长的身体倚着他软绵绵地滑了下去,紧蹙的眉头和颤抖的睫毛说明他现在很不好受。

这是被下药了。


评论 ( 2 )
热度 ( 99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