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王昊】室友&房东的圣诞节

OOC!OOC!OOC!【重要的事说三遍

 @Nakikun 生日快乐!写了室友和房东的番外做生贺,毕竟这两篇文是我们友(gao)谊(ji)的开端(。其实是暂时写不出你想看的……那些个cp。赶出来了但是超无聊求你不要嫌弃。

是这两篇我觉得我室友 喜欢我哥们儿&我觉得 我房东和我哥们 有一腿的番外,两个cp比例对半开,看过其中任意一篇都没问题:3

 

“日狗了日狗了,这风吹的,跟放风筝似的。”孙翔咣一声撞开大门,一边往屋子里冲,一边脱下大衣,用力一拧,哗啦啦直滴水。

“谁让你要跟着去,不就买个泡打粉,上厕所都要人陪的女高中生么。”唐昊紧随其后,他的外套防水,但大不列颠的大风大雨太猛烈,情况也没好到哪去,整个人都在滴水。

“我这不是怕你一个人走山路寂寞么,你想想大过节的,人人都在家烤火鸡,路上一个人也没有,不觉得自己很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孙翔接过周泽楷递上的毛巾,神清气爽地擦干头毛,动动鼻子闻到一股食物的香味,心情指数顿时上升N个百分点。

“圣诞大餐好了没?”也不管还站在门口拧外套的唐昊,孙翔麻溜地摸进厨房,见王杰希戴着隔热手套给土豆和火鸡淋汁,那香味,不要太诱人,他忍不住咽口吐沫,却见王杰希淋完汁,又把烤箱合上了。

“再等十五分钟。”王杰希一边说一边拿起锅铲搅拌炉灶上的鸡茸奶油汤。

还要十五分钟!?这怎么等得下去,如果是周泽楷在做饭,他大概已经死皮赖脸的说要尝味道了,可是他们房东大大,一个琢磨不透的男人,一个他得罪过的男人……他到现在还有点虚。

“我先去洗个澡。”孙翔从厨房退出来,正好遇上拧完外套的唐昊,这件外套是王杰希平安夜送的圣诞礼物,这才第二天,立刻嘚瑟的穿了出去,结果淋个湿透回来,也是蛮心疼。

“把泡打粉拿进来,和一下面粉。”王杰希见唐昊过来,把人当小弟淡定地使唤上。唐昊张张嘴想抱怨,立刻被王杰希一句话堵回去。

“先来试试汤的味道。”

我来和面!给我尝味道啊!好尼玛饿!孙翔哀怨地看向自家哥们,压低声音在人耳边说道:“大餐啊!Pure British style!你家老王屌屌的。”

“呸!怎么说话呢!老王是什么鬼!”唐昊抬手要打人。

王杰希闻言,淡淡瞥向站在厨房门口咬耳朵的二人,孙翔立即摊手,表示自己是无辜的,然后一溜儿跑上楼洗澡。

周泽楷左看看右看看,决定还是不要在一楼当电灯泡了,于是跟着一起上楼,万一孙翔洗澡没带衣服呢?


结果衣服是带了,澡还是没洗成。五分钟后,孙翔换好睡衣从浴室出来,苦着脸推开他的房门,说:“没热水。”

淋了一身雨,还没热水洗澡,世界上还有更苦逼的事吗?

“热水器坏了?”周泽楷盯着孙翔黑色睡衣上印着的几个白花花大字“keep calm and eat scone”有点想笑,然而想到这是唐柔送的圣诞礼物,又笑不出来。

想笑却笑不出来,整个表情不要太微妙。

虽说早就把误会解释清楚了,可是过那么久咋还是膈应呢。

“可能吧。”孙翔点头,热水器年久失修,隔三差五出问题,这次想必也是。

“去阁楼看看?”周泽楷问。

“你去还是我去?”

其实这事平时都是王杰希干,不过房东大大现在在准备圣诞大餐,打扰不得。

“一起去?”一边说,周泽楷一边找来一盏应急灯递给孙翔。

 

阁楼很矮,超过一米八的两个汉子得蹲着才能钻进去,二人打开应急灯,摸到热水器近旁。

温度表的灯光闪闪烁烁,把所有按钮按个遍也没见好。周泽楷寻思几秒,在灰扑扑的地板上摸到两张说明书,一人一张仔细研究。

“压力不够。”症结很快找到。

“需要拧开B阀门,等压力表的压力达到1Bar再拧回来?”孙翔凑过去看他手里的说明书,“可是没说B阀门是哪个。”

阁楼堆放许多杂物,周泽楷钻进积灰的杂物堆,找出一柄螺丝刀,利索的把热水器的外壳打开,然而看着里面构造复杂的阀门和电路,一时也有点儿懵。

“这都什么玩意。”孙翔同样毫无头绪,“你一个学法律的,我一个学土木的,下面俩学建筑的干不来这活吧。”

虽说如此,周泽楷还是对照说明书按部就班捣鼓起来。

“这种时候,一个懂行的人实在太必要了。话说刘小别你知道吧,上次社团认识那个,大三电子工程系。”见周泽楷和热水器死磕得专心,孙翔闲着也是闲着,自顾自说开了,“七月份你回国之后,咱们这不是得空出一个房间嘛,我和日天商量着打算让他住过来,有他在,不管洗衣机还是电视机出毛病,都不用愁。”

不,这之中显然有误会。电子工程系平时学的并不是修电器啊!

“对了,那货也是B市人,肯定和老王处得来,想想还真有点小期待呢。”全然没有注意到周泽楷四周气场瞬间变得不对劲,孙翔停顿一下,兴致勃勃地补充。

有的时候真该说孙翔KY呢还是KY呢,还是非常KY呢。

“……”周泽楷手一抖,电路板噗呲一声,冒出一缕青烟,与此同时,应急灯电源耗尽,渐渐熄灭。

孙翔:“……”

周泽楷“……”

相顾无言。

大过节的怎么那么sui?

“期待我回国?”所以说恋爱中的人,尤其在几个月后将要面临异地恋考验的人都爱胡思乱想,还老爱曲解别人话中意思,就算周泽楷也不例外。眼看着孙翔开始摸黑找阁楼的出口,周泽楷幽幽地开口,声音里带着一丝淡淡的幽怨。

“啥?”撞翻一个箱子,碰得一脸灰的孙翔暴躁了,暴躁三秒,他机智地意识到,周泽楷这是有小情绪。

二人交往大半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嘿!这家伙幼稚不幼稚!酸味都可以蘸饺子了啊喂!不知怎的,周泽楷吃醋这一事实让孙翔心情莫名的好。

这货果然离不开翔哥啊!

“纠结啥呢,再有一年我不也得毕……”作为中国好男友,孙翔认为有必要安抚一下周泽楷,谁知话说到一半,他的嘴被堵住了。

周泽楷竟然在黑暗中吻他。

……

 

“那两个人怎么回事?”唐昊坐在餐桌边不满地捶桌子,“话说你有没有闻到什么怪味,你的菜……”

王杰希瞥他一眼,唐昊立刻不说话了。

是是是,王大厨掌勺,怎么可能出差错?

说来王杰希今天破天荒把私藏的整套西餐餐具拿出来耍,他面前叠着大大小小好几个瓷盘,各有各的不同用处,都是波浪形花边,还烫金,看起来价值不菲,配上白桌布和插假花的瓷瓶以及两瓶白葡萄酒,真特么有点格调,正宗的British装逼style。

点上一支蜡烛,妥妥的烛光晚餐啊。

唐昊忽然有点方,哪有四个人吃烛光晚餐的?

“慢死了,菜都要凉了,我上去找他们下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似的,唐昊从座位上跳起来,却被王杰希一把按住。

“给他们一些时间……解决问题。”

“……”解决什么问题?

哦……

还能是什么问♂题♂啊……

“这对狗男男。”唐昊啐道,又忽然想到什么,冲王杰希眨眨眼,问,“你猜他俩谁上谁下。”

王杰希用看傻逼一样的眼神看他,语气笃定:“孙翔下。”

“嘁,没劲。”嘴上说着没劲,唐昊兴致反倒愈发高昂起来,端起手边的红茶喝一口润润嗓子,继续道,“你不知道啊,那两个人太不要脸了,有天晚上我睡得浅,他俩就在我隔壁干那种事,大半夜愣是被弄醒啊!”

王杰希挑眉看他,嘴角弯起一个不明显的弧度,问:“哦?那你有什么感想?”

唐昊一愣:“能有什么感想?哦……有想过在这边放最炫民族风,保准把那对狗男男吓得不举,妈的,你给我调的那破铃声第一次响的时候吓尿了好吗!”

“你自己就没有什么……感觉?”这个不开窍的竟然完全跑题,王杰希心好累。

“……”唐昊也不是傻的,意识到他在说什么,嘴角抽了抽,皮笑肉不笑,“呵呵。”

“年轻人,及时行乐。”王杰希忽然意有所指地拍拍他的肩。

唐昊黑着脸一把打开搭在他肩上的手,不满道:“说得好像你多老一样。”

王杰希不再说话,脸上的笑容淡去不少,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灶台上奶油汤沸腾发出的“噗呲”声也显得异常突兀。

“年后公司给你合约,签不签?”半晌,王杰希打破沉默。

“签啊。”唐昊冲他翻白眼,“工资高,待遇好,还能赚两年工作经验,为什么不签。”

“嗯。”王杰希点头,暗自松下一口气,继续问,“考虑移民么?”

“为我自己考虑还是为你?”唐昊反问。

“当然是为……”

王杰希想说当然是为你自己,话说到一半,被唐昊猛地打断:“老子爸妈都在K市,习惯在老家呆着,不可能一起移民,在国内虽说工资低一点,福利差一点,但顿顿吃好的,竹筒肉在腐国根本吃不到好吗!要说为前途考虑移民,我还真不乐意。”

“……”竹筒肉,他是会做的……但王杰希知道根本问题不在这里,作为移民成功人士,在大英腐国混得风生水起的人,他有些郁闷。

选择权在唐昊手里,他可以为唐昊铺路,但没法强迫唐昊朝他铺好的那条路走。

“但如果是为你,那就不一样了。”唐昊忽然抬眼与他对视,目光里带着灼人的热度。

这算是变相告白?

王杰希愣怔片刻,唇角微微向上弯起一个弧度。这已经超出告白的范畴,可以说是一个承诺。

他说:“为我。”

“可以啊,这破地方虽说无聊了点,倒也不是不能凑合。”唐昊迅速接过话茬,若无其事地把脑袋扭去一边,抬头望向天花板,以为这样能掩饰面上浮起的红色似的。

“他俩磨叽啥呢?这么久也该结束了吧!我一定要上去看看!”

王杰希在那边笑得开心,整个人打上一层柔光,连大小眼都没那么犀利了。这样的王杰希不多见,然而唐昊只觉得瘆的慌,终于还是坐不住了,话没说完便跳起来窜到楼梯口,挥挥手,蹬蹬蹬跑上楼去寻找他走丢的俩室友。

 

混杂汗味和雨水的味道,空气中有灰尘漂浮,狭小黑暗的空间内气息交缠,异常粘稠。猝不及防被偷袭的孙翔很快口中的氧气也被夺走,撑住地板的胳膊一软,险些整个人朝下栽。和温火慢炖的王杰希与唐昊不一样,他们确认关系之后接吻过无数次,这种时候没必要玩什么纯情戏码。

短暂的慌乱过后,孙翔很快将状态调整过来,腾出一条打着颤的胳膊勾住周泽楷的脖颈,用力回吻,试图夺回主动权。

唇舌交缠,吐息交融,暧昧的水声在狭小的阁楼中清晰得让人脸红心跳。

分开时二人都喘得厉害,周泽楷一只手已经撩起孙翔睡衣宽大的下摆,覆上紧致的腰线。

“……”

“……”

小兄弟有抬头的迹象,要不要继续做下去,两个人都很犹豫。

好在他们很快失去犹豫的机会。阁楼的小门“嘭”一声被撞开,一束刺眼的白光照进来——唐昊打着手电筒上来找他们。

“……”看清楚阁楼里是个什么情况,唐昊的眼神颇有几分鄙夷,“真行,玩情趣居然玩到这种地方来,可让老子好找。”

“玩你妈情趣!”孙翔抄起手边的应急灯砸过去。

唐昊眼疾手快,一把带上阁楼门,应急灯撞上门板,乒乒乓乓,看来是不好使了。

“孙二翔,你很屌嘛,怎么不上天!信不信把你俩关里头!”

 

大过节的,把人关阁楼里总归不厚道,又不是灰姑娘的黑心继母。唐昊将二人从脏兮兮的阁楼里解救出来,终于能下楼吃饭,期间屡次和孙翔企图用眼神向对方传达“今晚别跑,干不死你丫的”这一信息。

圣诞大餐已经待机许久,王杰希见他们下来,没多问,只是见周泽楷和孙翔不知道从哪蹭来一身灰,忍不住皱眉。

好好的圣诞大餐,难得装一次逼,都不好好配合配合。

 

“今年又是咱们四个,没什么好说的,先圣诞快乐。”孙翔进行简短的餐前讲话,四个人举起倒满白葡萄酒的高脚杯,用喝啤酒的气势一口气干掉。

前菜是奶油鸡茸汤,主食是火鸡和烤土豆,甜品是圣诞布丁。

简单粗暴的英国菜,王杰希做出来也是好吃的不行。四个人分完整只火鸡,满足得直拍肚皮,谁还管什么餐桌礼仪,左手刀还是右手刀。

饭后,孙翔又严肃的向众人报告“热水器”已坏这一消息。

“刚刚的焦味是你们搞出来的?”王杰希眯起眼睛。

“呃……是周泽楷干的……我也有责任。”孙翔支支吾吾。

“抱歉。”周泽楷小媳妇状道歉,对着他任谁也生不起气。

这大过节的,上哪找人来修热水器,就算换个新的,最早也得等明天。

周泽楷和孙翔整个人都是从灰里捞出来的,今晚必须洗澡,唐昊先前也淋过雨,没孙翔湿那么透,但不洗可能要感冒。

“烧水洗吧。”王杰希提议,想来想去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把家里大大小小的锅碗瓢盆拿出来,一壶接一壶的烧,唐昊一边烧,一边替王杰希心疼:“这个月煤气费要爆。”

四浴缸洗澡水啊。

倒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主要这么着确实太麻烦,王杰希思索片刻,想到一个好主意:“两个人两个人洗,周泽楷和孙翔先上。”

噫——就不怕他们搞一发浴室play吗,唐昊险些摔掉手里的锅。

“……”孙翔抱着砂锅死命摇头。

“……”周泽楷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但谁管他们呢?房东大大的命令是不容抗拒的。浴缸的水差不多半满,两个人跟捉小鸡似的,被拎进浴室关起来。

坐在客厅的王杰希和唐昊相对无言。王杰希淡定喝茶,唐昊总忍不住注意楼上两个人有没有来一发浴室play。

五分钟过去……

一切如常。

十分钟过去……

传来一连串重物落地的巨响。

卧槽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倒是注意点影响啊!?唐昊拔腿要往楼上冲。

“这么想玩浴室play?”王杰希挑眉。

“你妹。”唐昊强忍住上去一探究竟的欲望,坐回沙发,毕竟真要看到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是要长针眼的。

“我这不怕他俩把你浴室砸了。”

“不怕。”

有钱,任性。

“那么点大的浴缸,挤俩一米八还多的男人……”光是想一想,唐昊已经汗毛倒竖。

“是有点勉强。”王杰希放下见底的茶杯,翻出钱包和车钥匙。

“先说好,一会老子可不这么干!不就洗澡么,多大点事啊,不洗不就完了。”

“你淋过雨,必须洗。”王杰希一边说一边穿上大衣,“走,带你去开房。”

“哈?”虽说知道是开房洗澡的意思,但……

“怎么感觉怪怪的。”唐昊小声嘟哝,心想今晚是贞操不保的节奏啊,然而他还是三两步追了上去。

管他的,不就一个王杰希么,怂什么,谁上谁还不一定呢。

 

另一边的周泽楷和孙翔。

“卧槽,浴帘!浴帘要掉了!”孙翔以一个扭曲的姿势缩在浴缸里,不知怎的,扭身抹香波时,胳膊肘糊了周泽楷一脸。

周泽楷重心不稳,手脚乱挥中浴帘不幸壮烈。

接着毛巾架被波及,接着孙翔起身时脑袋撞掉蓬头,再接着浴缸另一头的瓷质刷牙杯在暖气片上碎的七零八落……

洗个澡也是不容易,还不如来一发浴室play呢。

多灾多难的圣诞节呀。

end。

没了,就这么没头没尾。

评论 ( 15 )
热度 ( 214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