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楼上楼下

提前圣诞快乐XDDD一发完结,小甜饼~

继续留学生设定,慢节奏的故事。没有金光闪闪的枪王,只有平凡普通的小周,没有蠢萌的孙翔,只有怒刷男友力的翔哥。不要拒绝承认这是周翔好吗,我会哭给你们看的QAQ

以及,千粉感谢,感谢忍受我刷了好几个月冷cp不产周翔也没有取关我的妹子们,你们都是天使。但是这个傻逼现在还背着债,点文过阵子再开!么么哒!


楼上楼下

01

周泽楷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的。

睡得迷迷糊糊的,醒过来还有点懵,懵完了又有点慌。门外是谁?推销员?社管?送行李的?诈骗犯?初到异国他乡,原本就是中文都说不溜的主,不用说鸟语。不管外面是谁,但凡是个金发碧眼的洋人,都能让他原地打个洞钻进去。

好歹是身高一米八一的纯爷们,该面对的总归要面对,不能一直怂下去。周泽楷咽了口吐沫,一把打开房门,习惯性地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

门外的青年比他还高几公分,见门突然打开,愣了一愣,不满的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

周泽楷松了口气——面前的人虽然有一头栗色的短发,却是实打实的国人,虽说是陌生人吧,但国人和国人总归好交流些。

“我是住你楼上的。”青年没打算自我介绍,把手揣进裤兜里,下巴不自觉地微抬,径自开始解释此番前来的缘由,“你朋友说你人间蒸发,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

“睡着了。”周泽楷不好意思地挠头。

青年瞥了瞥空荡荡的单人宿舍,别说枕头了,连床单被子都没有,无语道:“就这样你还能睡那么沉?”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客舱里的环境不适合睡眠,落地之后又换火车换巴士,旅途奔波,累得睡着应该也不奇怪。

但听不到电话铃声似乎不至于?周泽楷一摸口袋,发现他的肾六已经没电了。

“……”连忙去掏充电器,将随身的背包翻到一半,想起来这边插座的接口不对,转换器塞在行李箱里,根本没法充电,顿时郁闷了。

“没有转换器?”栗色头发的青年斜倚在门口,早就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方形的小东西丢到他手里,“先用我的吧。”

“谢。”周泽楷对救命恩人报以一个感激的眼神。

肾六已经根据网络自动调整到大不列颠时间,下午六点,原来睡了这么久?

好几个未接来电跳进屏幕,江波涛的,杜明的,吴启的,都是他在国内语言班认识的小伙伴,来大不列颠后各奔东西,四散在不同的城市。

周泽楷蹲在插座边一一回复完毕,一抬头见那国人同胞正倚在门口玩手机,这才意识到自己招待不周,想了想行李还在路上没送过来,什么也没有,根本没有能招待人的。

说来,他还不知道这人的名字。

“你……”周泽楷想说到饭点了,请你吃饭。

“孙翔。”才慢吞吞地说出一个字就被打断,孙翔三两步跨到他跟前,蹲下,说,“周泽楷是吧,带你去吃饭。”

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名字?一堆疑问在脑子里转啊转,不知道挑哪个先问出口,最后只说出一个“好”字。

去的是一家中餐馆,据说学校没有食堂,这家餐馆都是被中国学生当做食堂的,先带他来刷个脸,和老板混个半熟。

老板也是国人,俩小伙长得都特帅,刷脸刷得很有效果,9折优惠卡立刻到手。

一顿饭下来,周泽楷倒是把孙翔的情况了解得七七八八。

孙翔比他小两岁,同级,都在今年开始念研究生。孙翔从高中开始就在大不列颠,跳过一级,再加上腐国的大学比国内少一年,今年十二月才要满二十周岁,然而已经是研究生了。似乎还是一学霸,本校七千磅的奖学金年年被他收入囊中。

本想再问问是哪个专业的,可就周泽楷这嘴上功夫,自然也只能想想而已。

吃完饭七点半,在宿舍周围晃几圈,到八点,快递的行李终于送到。如释重负的同时,孙翔也干脆的和他说拜拜,小跑着一溜上楼去了。

没有问他住哪一层,房号多少啊……

 

02

大不列颠又在下雨,常年不见阳光,处处泛着一股潮味。大风乱七八糟地刮,不过十月,天已经凉飕飕的。

自那天初到腐国已经过去一个月。这一个月里,周泽楷一共见过孙翔三次。

一次是早上蹲在楼下查信箱时,背后忽然一阵风,然后“啪”的一声巨响,周泽楷一扭头,只看到某个叼着吐司急急忙忙往外跑的身影。看一看表,九点整,立刻明白过来孙翔这是上课要迟到的节奏。

没有注意到他啊。周泽楷觉得可惜,又莫名高兴,就好像确认了孙翔的确住在楼上,虽然没有机会见面,但他们真的离得很近。早上的课从十点开始,他一边慢悠悠的在一摞厚厚的广告单里找到自己的银行卡,一边决定今天早上吃点好的。

另一次也是极为匆忙的状况。

某天吃过午饭,下楼倒垃圾,他想到英国的垃圾似乎是要分类的,具体怎么分又不那么清楚,坏了规矩总归不好,于是站在垃圾桶前,有些犹豫。

孙翔在这时候提着个巨大的塑料袋,小跑过来,“咣吱”一声就给丢了进去,然后不堪忍受垃圾桶前的怪味似的,立刻一扭头小跑着走了。

这是,又没注意到他?

嗯……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虽然只有过一饭之缘,但他觉得孙翔就应该是这样的个性。风风火火,一路往前冲,眼里看不到别的。

现在,把手上的垃圾处理掉才是当务之急。

他研究起孙翔的那袋子垃圾,有泡面的纸杯,有速食的一次性饭盒,有饮料瓶,有薯片包装袋,还有好些废纸团。

根本看不出来咋分类的,以及这人的生活方式真的是好不健康。

内心挣扎30s,周泽楷果断学孙翔那样,“咣吱”一下直接把垃圾袋丢进垃圾桶。

往回走的路上,他打开微博,更新一条。

 

一枪穿云:学生公寓垃圾分类方式?@S市中国学联

 

是了,他最近发现一个比维基百科还准确迅速地get到有用信息的方式——在微博上艾特中国学联,包括一些生活中的琐事,以及只有中国人才能懂的事,学联主页君都能解答。

起因是他刚到这儿的第二天,把房间整理好了,再舒舒服服地把时差倒过来,终于想起来要检查房间的各项设施是否齐全。

电磁炉ok,热水器ok,油烟机ok……宿舍装有可一年四季供暖的暖气片,就只有这个,鼓捣半天也没鼓捣出个所以然。

作为学校里为数不多的,毕业后选择出国继续深造的人之一,国内小伙伴都让他安顿下来要报平安,周泽楷想了想,打开微博更新一条状态,省的一个人一个人去敲。

一枪穿云:一切都很好[/笑脸]。除去公寓暖气打不开。

地点:英国England S3 4KT

没想到立刻被转发。

@吴霜钩月:Aspect 2暖气开不了,主页君求解答@S市中国学联//@一枪穿云:一切都很好[/笑脸]。除去公寓暖气打不开。

转发的是杜明,在与S市不远的L市念硕士,坐火车大约四十五分钟的距离。

第二条回应很快也来了。

@S市中国学联:卫生间的门框顶上有一个开关,按下去再开暖气。//@吴霜钩月:Aspect 2暖气开不了,主页君求解答@S市中国学联//@一枪穿云:一切都很好[/笑脸]。除去公寓暖气打不开。

周泽楷照做,果然把暖气打开了,他在主页君的微博下回复一句“谢。”

主页君看上去很高冷,没有再鸟他,反倒杜明兴致勃勃和他在人家的地盘唠上了:队长不用谢!有难处找主页!

有难处找主页?

毕竟初来乍到,问题确实比较多,后来他尝试过自己艾特主页君那么两三次,每一次都是秒答,而且答案又简洁又准确。

管理主页的多半也是本校学生,肯定有自己的事要做,老这么麻烦人似乎很不好,这点周泽楷心知肚明,但他还是忍不住拿五花八门的问题去骚扰主页。

原因无他,只因为这个主页君看起来很有趣,他实在克制不住去骚扰之的欲望,大约是在异国他乡太冷清,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和你来自同一个地方,便忍不住去亲近。

要说这个主页君热心吧,他又从不多说一句废话,说他高冷吧,他又每次都会及时给人排忧解难。能确定的是,这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楷想到了孙翔,那个和他仅有几面之缘的,帅气的同级生,想到他丢给自己的转换插座,想到他简短的一句“带你去吃饭”。

 

这一次收到的回复也很迅速。

S市中国学联:分普通垃圾和塑料瓶,学生公寓垃圾一般不分类。//@一枪穿云:学生公寓垃圾分类方式?@S市中国学联

评论(1)

一枪穿云:谢:)

 

03

第三次见到孙翔是在公寓的公共活动室。

活动室配有斯诺克球桌,可基本没有人会去。是投币式的球台,50便士打一局。周泽楷下来找自动售货机买饮料,就看见孙翔一个人在那儿打桌球。

身材修长的青年半趴在台球桌上,像一把拉开的弓,衬衫下摆露出一截腰线,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孙翔平时已经够帅,打桌球时,更是帅出新高度。周泽楷自己也帅,从小到大被人一路夸着过来,这会他居然觉得比起孙翔来真的是差远了。

孙翔的帅气不一样,带着一种凌厉,一种蓬勃的生命力,一个挑眉,一个转身,甚至冲他翻白眼时都那么好看。

周泽楷不懂台球,只知道孙翔击球的动作干脆利落,看着是个老手,七八分钟后,一桌子花花绿绿的球被清了台。孙翔还不过瘾似的,一模口袋,掏出一把硬币,却已经没有50便士了。

在一边的周泽楷手里捧着瓶没开的可口可乐,自然明白这是个什么状况,立刻掏出准备拿去投喂洗衣机的一把50便士,连着可乐一起,献宝一样送到孙翔跟前。

“你……”孙翔愣了一会,反应过来,问,“你也要打?”

周泽楷摇头:“不会。”

孙翔接过他手里的硬币,说:“我教你啊。”

一直被冷落在一边的第二杆台球杆终于派上用场,周泽楷学着刚刚孙翔的模样做出击球的姿势。

……果断被嫌弃。

“腰再压低一点,手的姿势不对,中指压在食指上!”一边说,孙翔一边绕过球桌,一手按在他的后腰向下压几公分,一手给他矫正手部动作,姿势纠正好了吧,还不急着收手。

“……”该说这人心大呢,还是缺心眼呢。

“保持这个姿势,稳住。”怕他稳不住似的,孙翔依然没有撒手,现在两个人基本贴在一起。

活动室暖气打得太足,周泽楷热得直冒汗,可能是紧张得……算了,装作是热得好了。冒汗的结果就是,压在手指上的台球杆老打滑,一连击出好几个空球。

他原本是想看孙翔打球来着,现在反倒变成孙翔教他打球,莫名心好累。好在孙翔不耐烦归不耐烦,倒没怎么表现出来,也就是脸有点臭而已。

一直到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了,孙翔才一边喝可乐一边吐槽道:“周泽楷,你怎么这么笨啊。”

“……”

他这样年年拿奖学金,考上公费出国名额,还曾经带着校篮球队碾压S市一干大学,射篮奇准无比,人送外号枪王的,居然被嫌弃笨了。

回宿舍后,周泽楷纠结30s,抑郁无比地打开微博。

一枪穿云:快速学习桌球的方法?@S市中国学联

这一次他等了有二十分钟才收到回复,并且是私信回复。学联主页丢给他好几个链接,都是视频教程。周泽楷立即一个个看下来,其中夹杂几个奥沙利文单杆147分的视频集锦,太过于酷炫,没有学习价值,但他忍不住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

孙翔的球风有点这样的感觉。

他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

有机会一定要求证一下。

 

04

秋季学期很短,十二周,一转眼的功夫已经是十二月中。

今天是个挺重要的日子——工程学院唯一的奖学金名额在今天公布,周泽楷一早起来查邮箱,点开公布奖学金申请结果的邮件。

倒不是真的多在意,可七千镑,折合人民币有七万块,确实不是小数目,到手的话他能用这笔钱做许多事,例如请江波涛和杜明他们吃饭什么的。

结果很好,七千镑到手了。

周泽楷细细阅读评选原因,大体是说他优秀的适应能力,才到大不列颠几个月便迅速适应这里的学习模式,成绩优异balabala的,周泽楷心满意足地关掉邮箱,打算去超市买点新鲜的食材,做一顿热气腾腾的饭菜犒劳自己。

如果能找孙翔下来一起吃就好了,毕竟开心的事总想找人分享嘛。

可他居然到现在也没搞到孙翔的联系方式,连房号都没搞到,实在是不能更失败。心塞塞的周泽楷今天也是一个人吃饭,兴致一下子没了大半。

去到楼下,他意外地遇到孙翔。栗色头发的青年手捧洗衣篮,目不斜视地朝洗衣房冲,周泽楷本想叫住他,然而孙翔周围散发出的低气压愣是让他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吃完饭没事,打开微博视奸学联主页,他发现今天的主页较平时更高冷几分,转发二手信息啥的都是单字,以及陆陆续续有人在评论里安慰说“一次拿不到奖学金而已啦,主页君不要在意。”

说起来第一次见面那会,孙翔确实有提到,他在S大一连拿了三年奖学金。

周泽楷愈发确信学联主页就是孙翔。

说来,那一次他在房间里睡着,孙翔找上门来,也是因为杜明找学联主页帮忙的缘故吧?那时候居然没有找杜明问清楚。

……所以说,是因为他的竞争,孙翔这一年没能拿到奖学金,今天早上看起来才那么不爽的?

周泽楷没觉得愧疚,只觉得好笑,他知道孙翔也不是缺钱的人,竞争奖学金是因为不要白不要,没拿到手也就赌一口气而已。

现在的问题是,他要怎么让孙翔掉马呢?

顺其自然吧。他想。

 

又是两周过去,万众期待的圣诞节终于到来。一间公寓有四个单间,厨房是四人公用的。还没放假,他的三个英国舍友已经跑得没影了,家近嘛,当然是要回家过节的。

冷冷清清的宿舍只剩下周泽楷一个,平安夜那晚他脑子一热,忽然想上街感受一下圣诞节的气氛,披上大衣,围巾也没戴,兜里揣个手机就出门了。

房间门一向是不锁的,公寓门是自动锁,当防火门在他身后缓缓关上时,周泽楷才意识到,完了,没带钥匙。

到大英腐国之后,愈发有老年痴呆的迹象。周泽楷懊恼,懊恼30s后,他再一次的想起杜明送给他的格言。

有难处找主页!

这是让孙翔掉马的好机会。想到这一茬,周泽楷顿时不郁闷了。虽说有点……呃……不要脸?但是圣诞节嘛,就当是实现他的小愿望好了。

他一边编辑微博,一边下楼去公共活动室坐定。

 

一枪穿云:忘带钥匙,舍友回家,舍管休假。求拯救QAQ@S市中国学联

地点:英国England Aspect2 common room

 

主页君没有回复。

周泽楷打开电视,开始等待。每一个台都在放圣诞歌,十二月的天黑得很早,冷雨打在落地窗上,路上没有行人,连灯光也是零零星星的。这个对于基督徒最重要的节日,年年都是在寂静中度过。商店歇业,阖家团圆,哪像国内,会噼里啪啦的放鞭炮。

孙翔会不会来呢?

周泽楷已经无心再看电视,手中的遥控器机械地换台,电视机的噪音也没法让安静冷清的氛围暖和半分。

孙翔没有让他失望。

二十分钟后,公共活动室的门被推开,孙翔冲进来的时候还戴着那顶连帽大衣的毛茸茸帽子,栗色的头发沾上水珠,在室内陡然升高的温度下蒸腾出水蒸气。

看起来是从外面一路跑过来的,孙翔一边喘气,一边拧眉走到他跟前,抱着手臂,冷声道:“周泽楷,你蠢成这样到底是怎么拿到奖学金的?”

“噗嗤。”周泽楷忍不住笑了。

眼看着孙翔就要爆发,慌忙收了笑声。

“圣诞快乐。”他说,想了一下又补充,“打桌球么?”

真正想说的还未说出口。

谢谢,幸好你来了。他在心里默念。

“打个屁。”孙翔翻白眼,揪着他大衣的衣领,想把人拽起来,“走了走了,回去吃圣诞晚餐。”

周泽楷配合地跟着他往门口走。

“先说好,今晚你做饭。”

“嗯。”

“圣诞快乐。”

孙翔最后一句话说得很小声,周泽楷还是听见了,他注意到栗色头发青年的耳后浮起一抹红色,忍不住弯起唇角笑了。


评论 ( 26 )
热度 ( 311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