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白杨】薄荷茶和鸡蛋饼

放假第一天!写了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白杨!这里是个白薯吹XDDD白庶是lo主在全职最喜欢的几个角色之一,和昊昊很不一样的一个白羊座角色呀~

可能与一贯理解的白杨模式不一样,但我发誓有好好思索过人物才动笔!三月就有思考过白庶的人设,戳见角色分析:3不赞同的话欢迎讨论。

之前和某个一直忽悠我去写冷cp的家伙打赌,我说我写这对肯定没人看,这样认可度很高但两个角色又少有人厨的才是真冷死在北极圈的,她说你写写看啊,我就写了。

订阅白杨tag是真的虐心,我觉得这个赌我赢定了_(:зゝ∠)_

 

杨聪心里有点发虚,他干咳一声,回想起平时在301是怎么做战术部署的,面前这人在不久的将来很可能要成为301的一员,这种时候怂,以后他这队长要怎么当?

生性本不是多强硬的人,可好歹做了七年301队长,该有的气势自然也是一点不缺,怎么就在这不过二十出头的假洋鬼子面前差一截呢。

白庶身高腿长,白衬衫黑马甲,浑身上下散发出纯正的英伦味儿。留学生他不是没见过,像白庶这样完全融入大英腐国的倒是第一次见,听说这人自留学那会一直都奉行不与国人扎堆的原则,逢年过节几个中国人上中餐馆吃火锅,也就他陪着他们经管学院的教授上法国餐厅装逼。

就像每一个英国人那样,以教养掩饰高傲,以绅士风度掩盖不屑,装逼就一个字。

国外的学制很宽松,联赛环境也宽松,三年的大学课程白庶愣是一边打联赛一边熬了过来,最后学历到手了,冠军也到手了,简直人生赢家。

是了,他比起白庶差的或许就是一个冠军。杨聪想。

他又干咳一声,白庶在那边不紧不慢地喝唐宁茶,水果的,味儿挺重,又甜又腻,他不喜欢,于是婉拒了,当然白庶要给他添茶可能也只是意思意思。

硬骨头,不好啃,对于这样的高傲他倒没觉得反感,只是苦恼。可战队把这个重任交给他,他在这儿装鸵鸟也实在说不过去。

“我很喜欢亚瑟王,圆桌骑士的信条特别好,尤其是永不背叛和永不残忍。”杨聪试探性地开口,所谓笼络人心必须先投其所好嘛。

亚瑟王啊,古大不列颠永远的王,骑士精神的代名词。

“你也喜欢亚瑟王?”高傲的假洋鬼子心思倒是简单得很,听到他这话,原本冷冷淡淡,礼貌又疏离的态度一下就不一样了,“我有收集周边啊。”

周边?亚瑟王还能有周边?杨聪不明所以。

于是当白庶兴致勃勃的从茶几里掏出一张Saber的挂画时,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雾草!?感情你刚那一派英伦贵族风都是装的吗?原来也是个追日漫的死宅!彼此彼此嘛!害老子紧张半天。

“对对对,Saber是我女神。”杨聪连忙附和。

二人从fate stay night被调侃成土狼的主角扯到fate zero的报社剧情,又扯UBW和型月,一壶甜中带酸的果茶不知不觉间竟然见底了。

白庶从柜子里取出另一盒茶叶,厚重的棕色纸质包装,比那盒五颜六色的唐宁果茶有逼格多了。

Pepermint,薄荷茶。

都说英国人用什么样的茶叶招待什么样的客人,这一盒的待遇显然比那一盒好很多。

“话说你玩不玩刺客信条?”白庶泡好茶,在茶杯里各放进两块方糖,话题不知怎的又迅速跳去了莫名其妙的地方。

杨聪喝茶从来不加糖。清凉的薄荷香气钻入鼻腔,方糖迅速溶解在浅色的茶水中,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气氛正好,他不想扫了兴,倒不是怕白庶一个不爽拒绝301的邀请,要知道他们挖的是骑士,又不是请个大爷回来。

可他就是莫名的,不想扫兴。

结果意外的好喝,浓郁的薄荷香气,甜而不腻的清爽口感,两块方糖的数量正正好。

“玩过一点。”杨聪说,作为职业联盟的第一刺客,他确实对这个带刺客二字的游戏有过兴趣,可惜平日里的训练太忙,只玩了个皮毛。

“我这里有PS4。”白庶看他的眼神又像看亲人一样。

直肠子,脑回路成迷,果断,可惜不爱听取他人意见。这一次会面是双向选择,不止白庶选择要不要放弃英格兰联赛优渥的条件,转会301战队,也需要他来选择,白庶适不适合成为301的一员。

短暂的交谈后,杨聪默默在心里做出如上总结。

一直到吃午饭的点,二人都围在PS4和电视屏幕前玩刺客信条,白庶一次次向他展示传说中的信仰之跃,确实帅气。虽说只是干看着,杨聪倒也没觉得无聊,毕竟是职业选手,单机游戏的操作自然也是漂亮得不得了。

杨聪见过白庶操作的骑士,不得不说,和国内的猥琐流骑士呈现出一种完全不同的风貌,可对于这样的骑士是否能嵌合进团队,他尚且存有疑虑。

最重要的果然还是这位大爷肯不肯配合啊。

一个走神的空当,那边白庶已经完成对大boss的刺杀,通关画面一闪而过,他退出游戏,伸出一根手指在杨聪面前晃了晃,问:“杨队,肚子饿么?”

这个称呼让杨聪愣了愣,反应过来后连忙点头,说:“确实到吃饭的点了。”

“午饭随便吃点,晚上再带你出去吃哈吉斯。”白庶撸起袖子,走进厨房。杨聪没问哈吉斯是什么玩意,只是在想,这人居然会做饭?看厨房一尘不染的,一点烟火气也没有,还以为是个不常下厨的主。

五分钟后,他明白随便吃点到底是怎么个随便法了。

只见白庶拿出一只煮锅,倒入白水,打开电磁炉,把一袋意面扔进锅里,又从橱柜里取出一罐未开封的番茄口味的意面专用酱汁,然后盯着手腕上的秒表数起时间。

番茄酱拌意面?

赌五毛绝对是难以下咽的玩意,平时就吃这种黑暗料理?真够心疼大腐国人民的,这苦逼孩子多久没吃过家乡菜了?

“要不我来做饭吧。”话一出口,杨聪就后悔了,他和白庶还没熟到那个程度。

谁知白庶听到他这话,眼睛一下子亮了,果断关火,把厨房给让出来。

怎么有种就等你这话的感觉?杨聪无语,心道搞不好这家伙是个计划通,心机boy。

冰箱和橱柜里的食材少得可怜,典型的大英腐国style,一袋面粉,一袋土豆,一盒鸡蛋,一堆意面,一个午餐肉罐头,还有番茄酱,烧烤酱,甜辣酱等等等乱七八糟的酱料,其余做中餐的调味料一概没有。

这也难不倒杨聪,大T市长大的人,杂七杂八的面食会做不少,略一思索他便决定摊俩鸡蛋饼算了。好吃,方便,也不需要什么调料。

没有街上煎饼大妈的工具,面饼摊的不够薄,里面夹的是生菜,土豆条,午餐肉,酱汁用的是甜辣酱,总的来说是不中不洋的style。

鸡蛋饼嘛,讲究那么多干啥,那边白庶狼吞虎咽地吃着,就算是狼吞虎咽居然也没教人觉得不雅,这么些年下来,绅士的气质是真被浸染出来了。

一气吃掉俩鸡蛋饼,白庶像完成了生命大和谐的转变似的,坐在饭桌边,用餐巾擦了擦嘴角,整个人忽然严肃起来,说:“杨队,我知道你今天找我是有正事要说,来回飞机票可不便宜。”

这一记直球打得杨聪有点回不过神,再一次见识到这人思维的神跳跃性,缓口气,才回答说:“什么事你也都知道吧,关于你今年冬天SU合约到期,转会301的事。”

其实杨聪之前一直没想明白,这种事网上约谈不就好了,转会事宜是俱乐部全权负责的,他作为队长顶多提供一点参考意见,怎么就忽然要他趁着夏休期亲自去大不列颠和这位当地联赛的第一骑士见面了。

俱乐部说,队长亲自去才显得有诚意,而且你平时带队这么辛苦,就当是公费旅游好了。

说的有道理,他答应下来。

白庶没有接话,忽然走到电视前,翻出一盒录像带塞进放映机,按开开关。

潘林和李艺博熟悉的解说音,他意识到这是301战队在第八赛季中对上霸图的常规赛。

这是一场输的狼狈的比赛,不过因为对手是霸图,联盟公认的劲旅,赛后301没有遭到媒体的过多质疑。

因为是霸图,所以输掉也没关系,这是杨聪万万不想听到的话。就好像,他们301注定只能是徘徊在季后赛边缘的二流战队,赢了反倒不可思议。

这样输在起跑线的感觉糟糕透顶,试问要他拿什么去争冠军?

二十四职业中血最薄的刺客担负起攻击主力的位置,反倒是骑士玩起猥琐流,在暗中掩护。

刺客哪里拼得过拳法,白庶快进录像,直到301战队以一边倒的颓势迅速输掉团队赛才按停。

画面停留在荣耀二字上,白庶言简意赅地做出点评:“我不喜欢你们队里的骑士。”

语气里赤裸裸的全是嫌弃。

“他已经去微草了。”猥琐流的骑士看着确实不威武,尤其在真正的骑士面前,杨聪心虚似的开口,说完又意识到哪里不对,连忙补充,“许斌是国内的第一骑士。”

好歹是为301立下汗马功劳的前队员,他怎么就被白庶带跑了,也开始嫌弃他们磨王了呢?不好不好,这样不好,太不厚道。

“许斌今年是全明星。”杨聪又说。

“就这样还第一骑士?”白庶语气里的嫌弃一点也没收敛,看不下去似的,一连翻了好几个白眼。

也不等杨聪再说些什么,他一抬手,调到下一个录像,屏幕正中央的角色还是大漠孤烟,不过霸图这一次对上的对手不是301,而是嘉世。

杨聪的拳头捏紧了。

第四赛季,霸图对嘉世的总决赛。由刺客季冷完成一击必杀,一波带走一叶之秋,摧毁嘉世缔造出的王朝。

“我喜欢这个刺客。”又是一句言简意赅的评价。

这人都是把喜恶挂在嘴边的吗?好久不玩一击必杀还真是对不起你了。杨聪表示不想说话,虽然没有明说,但他就是知道自己被白庶拿去和季冷做比较了。

“301近两赛季的每一场比赛录像我都看过。”白庶关掉放映机,将桌上的盘子收好丢进水池,“实不相瞒,要杨队夏休期过来,是我提出的要求。”

什么意思?杨聪意识到从见到白庶起,他就一直是被带跑的那个人。

白庶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怪人,本以为是他在凭借事先对于对方的了解投其所好,到头来自己居然是被摸得比较透的那一个。

深不可测,心机boy。

“毕竟我要亲自确认过301有拿冠军的可能性,才好放心不是。”白庶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账号卡。

“那你觉得有还是没有?”杨聪问。

“有没有,P一把就知道。”白庶晃了晃手中薄薄的卡片。

这是对于整个301战队的挑衅,而他是301队长,理当接受。

 

作为二十四职业中学最薄和最厚的,这俩职业可说是一对极端,一个蛰伏于暗处,一个厮杀于战场,孰优孰劣不好判断,哪一边赢面更大,也不好判断。况且白庶并非杨聪一贯熟悉的猥琐流骑士,杨聪也并非白庶一贯认知中不敢和人正面杠的刺客。

刺客想要速战速决结束战斗,而骑士凭借高防和厚血打的是消耗战。两边都想把战局拖入自己的节奏。

最终是白庶成功了。

杨聪的手速爆发得厉害,打联赛这么多年,他习惯于分出心思以顾全大局,少有将全部精力集中在手头操作的时候,这会却是一个大招接一个大招地打,时间拖得久了,赢面很小,他也不玩猥琐流了,正面杠,一招一式毫不含糊。

还是输了。

金灿灿的“Glory”跃入屏幕,他只觉得输的服气,再来一次大概也是赢不过对面的骑士。

白庶把他的操作习惯摸得一清二楚,知己不知彼,加上对面的人实力不俗,能赢才有鬼了。

“杨队果然厉害。”那边白庶虽然赢了,赢得也挺不容易,这句夸奖并非客套,而是出自真心实意。

是个人PK输了心情都不会好,杨聪没有说话。

“我觉得你的操作不比霸图的刺客差,不相信能像他那样,一击必杀带走对方王牌吗?”白庶自顾自说下去,“我最讨厌妄自菲薄的人了。”语气严肃认真。

“呵呵。”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今天他算是长见识了,转念一想英国人好像又都是这个尿性,该直接的时候吧,拐弯抹角,矜持得不得了,轮到讽刺吐槽了吧,刀子又一捅一个准,刀刀见血。

白庶不是英国人,这种特质倒是和他的骑士精神学得一样好。

“就比如那场301对霸图,如果是你们的骑士拖住对方拳法,完全能给刺客一击必杀对面治疗的机会。”白庶没管杨聪脸色不善,声音甚至抬高几分,颇有些忿忿不平的意味,“真不懂你们怎么想的,那个骑士打得也太难看了点,血线倒是一直保持得很稳,他是想等队友全挂了然后一挑五么,明明早该正面强突。”

“就那样的还第一骑士。”白庶从鼻子里发出不屑的哼声,“真该让国内联赛的看看真正的骑士该做什么。”

哦,所以其实你也是很想转会的吧。

“你为什么不用一击必杀?”问题又绕回来了。

白庶隔着电脑屏幕盯住杨聪,眼神忿忿不平中带有几分热切,这眼神让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杨聪噎了一下。

“因为我是队长,队长必须留在场上。”他说。

“什么道理。”白庶嗤之以鼻,“骑士就该正面强突,刺客就该一击必杀,这和是不是队长没有关系。”

和这人讲道理真是讲不通,杨聪心塞塞的。

大概也是意识到语气过分了,急脾气就是急脾气,良好的教养也没能盖得住。白庶清清嗓子,有些抱歉地说:“我只是给你们提供一个可行方案,骑士强突,刺客蛰伏,如果你们愿意采纳的话,我自然全力配合。”

“你愿意去301?”杨聪抓住他话里的重点。

“咳。”没想到这货还是个别扭的主,白庶一边干咳一边把脑袋扭去一边,不和杨聪对视,拿腔拿调地说,“杨队大老远跑一趟,总不能让你空手而回。”

别说的被老子的诚意打动一样,他算是明白了,其实这货早就打定主意要去301,说什么要队长亲自过来请,都是屁话,搞这么一出无非是做一做妖,装一装逼。

“以及,杨队做的鸡蛋饼实在美味。”

“呵呵。”杨聪不知道该不该收下这句夸奖,客客气气地说,“喜欢的话,以后成了队友,天天做给你吃。”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白庶竟是把这句玩笑一样的承诺好好记下了,半年后去到T市,第一件事就是屯一袋面粉在宿舍里,然后拖着自家队长给他摊饼吃。

这些都是后话了,不提也罢。

“喝茶么。”白庶问,“薄荷茶。”

“喝。”杨聪回答,想了想又补充,“给我加两块糖。”

 

 

杨聪回国那天,白庶去曼城机场送他。

“冬天见。”杨聪领完登机牌,正准备过安检,却被白庶一把拉住了。

“队长等等,和你说个事。”白庶说,这会已经半开玩笑着改口叫队长了。

“嗯?”杨聪不明所以。

“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亚瑟王。”他们站在出发层的正门口,人来人往的地段,白庶抓紧自家准队长的手腕,两个人才没有被冲散,“不是说Saber,是说真正的亚瑟王。”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也不喜欢圆桌骑士的信条,对,就是你上次说的,永不背叛和永不残忍。”

赶着去安检的人流越来越密集,他们俩定定地站在人群中央,是不折不扣的异类。

“兰斯洛特倒还不错。”白庶笑了笑,“我不会背叛的只有自己,为了赢残忍一点又何妨。”

说完,放开拉住杨聪的手,目送他被人群推搡着挤进安检门。

这句话白庶并没有说完。

“所以我选择离开效力四年有余的战队,加入301。”他在心里默念,“一起拿冠军吧,刺客杨聪。”

end。

写得我苦逼死了,想查点资料check自己有没有记错啥都查不到,冷门站队冷门角色的痛,有bug的话请温柔地pia我好吗。
对于白薯啊……性格理解就像分析po里说的那样。至于外形,我一直想象的是有点像平和岛静雄那样的23333333
只是外形。

评论 ( 35 )
热度 ( 151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