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翔昊】站住!保证不打死你!

翔翔生日快乐!!!一发完结!孙翔×唐昊,带一点点……袁柏清×钟叶离。

和naki一起写了翔昊!液!嘤嘤其实比较无差_(:зゝ∠)_幼驯染设定,很蠢!很蠢!很蠢!【重要的事说三遍

尝试了画风不太一样的翔翔,所以昊昊戏份偏少【借口

又名孙翔的苦逼恋爱史,或是专业坑队友的唐昊xxx

 

光棍节是虐狗的日子,刚好是周六,宿舍一早没了人,整栋楼都静悄悄的。

奇怪,刘小别就算了,平时看他和学姐柳非走得挺近,关系暧昧,说不定还真就脱团了。整天沉迷网游的林枫是什么时候交上女朋友的?

周围很安静,袁柏清很忧伤,他的白富美小女友在他老家B市,在这普天同庆的日子,异地恋简直比单身狗还凄惨。蹲在宿舍阳台吹着冷风缠缠绵绵地煲了一小时电话粥,哆哆嗦嗦地跑回房间,本想再黯然神伤一会,却听见啪啪啪砸键盘的声音,别提多煞风景。

哦,宿舍里还有一位祖宗没出门,本系系草,要身高有身高要颜有颜要成绩有成绩,除了脑回路比较迷之外,基本是系里最抢手的货。

可这货居然没有交过女朋友,不是空窗,是从来都没有。

长得帅的人不去谈恋爱?据不完全统计,其中50%是基佬,剩下50%是性功能障碍。可这丫两边看着都不像啊,前几天宿舍里还一起看毛片呢。

袁柏清一把掀起遮光帘,不出所料见这货正在上荣耀。游戏界面是双十一活动,好像是做任务拿奖励,奖品是一对戒指,数量十分有限,为了不久后要开启的结婚系统预热,拿到戒指的玩家既有机会抢先体验新系统。

孙翔手指上下翻飞,酷炫的大招一个接一个往对面的流氓身上招呼,特别用力。流氓也不甘示弱,二人拼了几个回合,谁也没占到便宜。

难道是在网上找到心仪的妹子急着想结婚?啧啧啧,这年头,网恋就没有靠谱的,用着萌软萝莉号的,谁知道本体是人是妖。

袁柏清认为,必须在舍友误入歧途前让他悬崖勒马。说干就干,作为一个很有行动力的治疗,袁柏清一把扯掉了孙翔的耳机。

沉浸在高速操作中的孙翔整个世界一下子安静了,手指不自觉一个停顿,打出伏龙翔天的时机没掌握好,给对方闪了过去不说,还被逮住机会一顿揍。再怎么挽救也没用了,两边实力相差无几,强强相遇,一个小失误都是致命的,没多一会,孙翔以微弱的血量差落败了。

孙翔震惊了,孙翔愤怒了,孙翔整个人都不好了,丢在一边的耳机传来流氓得意洋洋的嘲讽,他顾不上解释,一扭身,扑向袁柏清就是一顿揍。

袁柏清虽说体格没孙翔好,胜在练过散打,自知理亏的情况下还是勉强能自保的。

“翔哎!你冷静!”袁柏清接住孙翔的拳头,大声说,“我这是解救网瘾少年,带你走进新世界!”

“网瘾少年你妹!”两个人打打闹闹也就是意思一下,孙翔抱住脑袋痛苦状哀嚎,“我的装备啊啊啊,你知不知道这个活动只有三次机会!第一次被叶修那个老妖怪抢先,第二次被周泽楷那混蛋坏好事,最后又半路杀出个傻逼唐昊!”

哦,是唐昊啊。

这人他是知道的,D大建筑系在校生,荣耀水平不在孙翔之下,作为N市唯二两所985,N大和D大学生本就不对付,偏偏他们宿舍出了个叛徒林枫,不知道咋回事被唐昊收了做小弟,天天往隔壁跑,张口闭口都是昊哥怎样怎样,搞得他想不知道都难。

那边孙翔还在碎碎念:“唐昊那傻逼什么意思,又不需要刷装备,靠,一点兄弟情面都不讲。”

没错,唐昊和他们宿舍的祖宗孙翔也有一段不浅的孽缘,两个人从光屁股那会就认识了,妥妥的竹马竹马,后来小学中学一路同班上来,什么都要比,文化也好,体育也好,争得头破血流,最终一个进了N大一个进了D大,学习上没有可比性了,仍旧不肯罢休,换成在荣耀上厮杀。

说是一辈子的冤家也不为过。

“翔哎,你看今夜月色正好,反正你装备也刷不着了,不如哥带你出去浪,说不定能有艳遇呢。”袁柏清拍了拍孙翔的肩膀,语气诚恳。

“你家钟大小姐能答应?”孙翔瞪大眼睛看他。

“必须不答应啊。”袁柏清斜他一眼,“你艳遇,又不是我。”

说得有理。再上游戏也只会被唐昊嘲讽,双十一这么美好的日子,出门浪一浪,他也能嘲讽嘲讽唐昊那个万年蹲宿舍的单身狗了。孙翔歪头想了一会,答应下来。

 

双十一到处都打折,两个人一合计,决定先看降价的电影,再去酒吧喝两杯学生优惠的鸡尾酒装装逼,这么一浪,光棍节也就浪过去了。

大街上像他们一样求脱单求邂逅的男男女女不在少数,电影院在学生街,买个票的空当,已经有七八个学姐学妹冲他们眉来眼去的。

袁柏清想,他终于能够一探孙翔单身多年的原因了。

据他分析,像孙翔这样拉仇恨的,撇开基佬和性冷淡的可能性不谈,十有八九是因为情商低到令人发指,这样的解释实在太合理了,光棍节不急着脱单反而沉迷游戏活动,情商能高到哪里去?

这货如果面对水嫩嫩的妹子,肯定是个手足无措的主,纯情的不行。

然而,这一猜想,很快被狠狠打脸。

买好票,离电影的开场时间还有二十来分钟,去买点饮料爆米花也就该进场了。排在他们前面的妹子大冬天穿的特别少,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典型,整个人冻得哆哆嗦嗦的,店员把滚烫的柳橙汁递给她时,冻僵的手一个不稳,橙汁泼了出来,烫的妹子眼睛直接飚泪花。

孙翔当机立断,先从柜台抽了几张面纸巾丢给妹子,一边招呼店员用保鲜袋包好冰块,一边解下自己骚包的格子围巾,把冰袋包进去,嘱咐妹子敷在烫伤的皮肤,又让她别看电影了,早些回宿舍处理。

整个过程免不了肢体接触,孙翔不避讳,不心虚,坦荡又磊落,反倒是妹子被他搞得脸红了。

只是轻微烫伤,至于么?这时候如果钟大小姐在身边,肯定给他一个白眼,说当然至于了,还会嫌弃他太糙,不懂得体贴女生,袁柏清暗自思忖。

这小子,不简单啊。

所以孙翔到底是为啥找不到女朋友的?这个问题还有待商榷。

 

两小时的爱情喜剧片看得人直打瞌睡,光棍节嘛,看的不是电影是气氛,俩大男人没法享受到气氛,纯粹找虐,看到一半就兴致缺缺的出来了。

被孙翔解救的妹子没有回宿舍,看到他俩出来立刻涨着一张红红的脸小跑过来,说:“同学,能留个电话么,我把围巾洗好还给你。”

啧啧,借故还围巾,实则要电话啊,这妹子长得还可以,孙翔脱单有望啊。

孙翔也没忸怩,思索两秒,爽快地报出一串数字,妹子手忙脚乱从包里掏手机,不小心把化妆包也一起带了出来,典型初恋小女生的紧张模样。

孙翔接住化妆包,酷酷地说了句“小心”,然后放慢语速把电话号码重新报了一遍。

妹子一边存电话,一边红着脸悄悄抬头观察这位酷酷的帅哥,袁柏清只觉得背景一下子被粉红色泡泡填满了,这妹子显然是逃不开被攻略的命运。

一张帅脸,永远是人间杀器。

 

去酒吧的路上,袁柏清陷入了沉思,沉思着沉思着,他发现一个严肃的问题。

“刚刚报的号码不是你手机号啊。”

孙翔手机号是花钱买的,末尾三个八,特别好记,刚刚报的号码末尾是三个四,一听就不吉利。

“是唐昊傻逼的。”这问题似乎正中下怀,孙翔笑得得意,“呵,让他和我作对。”

话音刚落,孙翔的手机响了,看了看来电显示,这人更加嘚瑟了,偏偏还要干咳两声,故作严肃地接起来,道:“唐日天你有啥事,哥在外面过光棍节呢。”

“和谁?老袁呗。你个注孤生的肯定在蹲宿舍吧,怜悯你三秒钟,呵呵。”

“也没啥特别的,就看了一特无聊的电影,现在去喝两杯,你上次说学生街拐角那家的长岛冰茶好喝?哥一会去喝,要不好喝找你算账!”

“……”收回前言,这货的情商果然欠费。

话说为啥你上哪去,干啥去,和谁一起都要和人报备啊?

而且,唐昊的电话号码你丫背的也太熟了吧!

有猫腻。

 

“我说翔哎。”袁柏清心累地捂住胸口,想当年他追钟大小姐追得多辛苦,这货却分分钟攻略漂亮可爱的学妹一枚,空有一身把妹本领不懂得珍惜,人比人,气死人呐。

“你就真的一个妹子也没谈过?”他不可置信地问。

“没有。”孙翔咬住可乐吸管,思索三秒,认真地回答。

“为啥啊!连暧昧都没搞过吗!”

暧昧?这个好像还是有的。

孙翔翻着白眼回忆半晌,儿时模模糊糊的记忆浮出脑海,他想起自己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在追求他们班的班花了,是个扎着高马尾,笑起来有酒窝的漂亮妹子,简直记忆里的白月光。

……可惜没追到。

为什么没追到来?

是了,是因为有唐昊那傻逼使坏,把他送给妹子的巧克力饼干的夹心偷偷掉包成牙膏,从此以后班花再也没给他好脸色。

当然他也报复回去了,唐昊追隔壁班班花那会,他没少使绊子。为此俩小屁孩来了一次真人pk,在教室里打成一团,这事迹一度在学校里广为传颂,还传成好多不同的版本,什么三年级杠把子的孙翔唐昊冲冠一怒为红颜,亲如手足无奈爱上同个女孩,最终竟反目成仇,大打出手。

不能轻视小学生的脑洞哇,大家都是跟着家长看肥皂剧长大的。

那天俩小屁孩鼻青脸肿着回去,不出意外又被家长教训了,孙翔气呼呼地摔门出去,跑下楼,看到唐昊也闷闷不乐地蹲在小区花坛里丢石子玩。

一直蹲到吃饭的点他俩也没肯回家,坐在花坛里聊人生谈理想,这个要成为科学家那个要成为宇航员。

孙翔饿得肚子咕咕直叫,不禁心生悲凉哀戚之情。

“唐昊,我们离家出走吧,爸妈都是傻逼,我不想看到他们。”年幼的孙翔很是严肃。

唐昊给他一个白眼,一脸的你蛇精病吗,说:“离家出走了对战卡要怎么办?说好和我换卡的,你要反悔么!”

说的也是,那就不走了。

孙翔若有所思地摸摸被揍得发青的下巴,疼得“嘶”了一声,唐昊再次给他一个白眼,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创口贴塞在他手里。

“谢谢啊。”把创口贴撕开,发现背面印着钢铁侠图案,是唐昊一直没舍得用的特别款。

这就是哥们啊,属于男子汉的友谊!

孙翔只用了一秒钟,就把自己这一身伤是拜谁所赐这个问题抛到南沙群岛去了。

后来他想过了,早恋什么的其实很没有意思,妹子能有兄弟重要?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而已,人不早恋,天诛地灭。

他好几次尝试过泡妹子,然而没有一次是顺利的。比如高一那年,他给文娱委员写情书,满心期待收到回应,人却再也没理过他,高年级的叶修前辈和他同个社团,说一定是因为他的文笔太差,妹子看不上,硬是给他塞了一书包的徐志摩诗集。

他认为有理,学习情书写作应当从基础做起。

可是看不上也不至于甩脸色吧!做朋友也不可以吗!他觉得好委屈。

天涯何处无芳草,孙翔从来不是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人,很快他又找到了新的追求对象。这次直接把人约出来看电影,买票的时候拉开背包一看,里面塞满了他悄悄藏在床底的成人杂志,妹子看到封面上的裸女,顿时看他的眼神整个都不对劲了。

没多久,这事也就吹了。

孙翔喜欢打篮球,在球场上出尽风头,校拉拉队出美女,他物色一番,找着一个长得特别可爱的,当下打算追求之,决心用自己高超的球技虏获妹子芳心。一番努力过后,效果显著,拉拉队妹子原本只给高三某班加油,现在也会跑来给他们加油了。

变故发生在一年一度的校篮球对抗赛,不知道是谁跑来和他说,要表现得酷炫狂霸拽一点才能惹妹子喜欢。于是乎,他们班把高三某班虐过后,孙翔昂着下巴走到学长面前,做出对照镜子演练无数遍的霸气表情,背诵不知道是谁供稿的霸气台词,狠狠挫伤了学长们的自尊心。

于是拉拉队妹子这事也吹了……

还有一次,高三那会,他和班上一学霸妹子坐得近,平时刷刷题,对对答案,讨论讨论,讨论着讨论着讨论出了感情,这下总不能吹了吧,不都说高三的友谊最真诚,谁知道一模成绩下来,他考得稍微好了一点,妹子居然说他是骗子,是学婊。

又吹了。

大家都说他没心没肺,其实每一次失败对他的心灵都是不小的伤害。

女人,果然是麻烦的东西,麻烦还是尽量避免的好。

就这么一直到了大学,他再也没有追求过妹子。

真是男默女泪的故事。

 

孙翔回宿舍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太对。今天他们师兄,兼任荣耀里轮回公会会长的周泽楷过生日,轮回自称男神教,行为模式成迷,是和邪教组织一样的神秘存在。

孙翔入教不久,只知道这帮人隔三差五会以各种名义出去吃吃喝喝。

会长过生日,这个机会自然不能错过,周二刚下课,孙翔便响应号召,与杜明吕泊远之流出门撸串。

这也没啥大不了的,林枫还随时响应隔壁D大号召,去给唐大爷端茶送水呢,这不,今晚又跑得没影了。

刘小别和袁柏清不知道孙翔中了什么邪,回来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神神叨叨的,嘴里也不知道在念叨啥,就连游戏也顾不得上。

刘小别凑近一听,听到几个模糊的句子。

“我靠,那傻逼居然背着我脱团了……日……日你哥……这不能忍,不能。”

“林枫那小子怎么还没回来!”孙翔念叨完了,一阵风一样冲去宿舍门口,左顾右盼。

袁柏清用气音问刘小别,要不要打电话让林枫今晚别回来了,在他家昊哥那儿凑合一晚上,免得回来被孙翔这样那样。

这样那样是哪样?孙翔有这性趣?刘小别惊恐。

袁柏清沉重地点了点头,从裤兜里掏出手机。

电话还没打出去,倒是林枫那边来消息了,说是今晚在网吧通宵,不回来了。

没啥稀奇的,光棍节过后这货隔三差五出去通宵包夜,问他干嘛呢,他就说是公会战。

公会战打这么勤快?

很快孙翔也不抽抽了,因为吴启那边来电话了,让他赶紧上荣耀,公会战。

哦,是轮回和呼啸的公会战啊。

网游是意气用事的地方,为了争一口,很可能因为某个蠢到不行理由大打出手。比如这次,公会战的名目是两边人马互相嘲笑对面公会的都是单身狗,注孤生,最后演变成骂战,又上升到全面大混战了。

都是双十一遗留下来的火气,光棍节果真是一个罪恶的东西。

前几天这俩公会就打过一次,最后得出的结果是,看看谁家公会会长成为全服务区第一个真正脱单的人。

刚好两边都拿到了双十一活动的戒指,下面清掉一系列任务就行。

因为是新系统,据说会是荣耀史上重要的一刻,两边都对这事挺看重的,置办酒席,准备聘礼,邀请宾客,搞的像模像样的,就等着十二月一日系统更新。

然而,很快,轮回和呼啸都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新娘哪儿呢!?

随便找一个吧,又显得很没有面子,认真找一个吧,又没有合适的人选。

两位会长的新娘到底是谁?这事几天过去也没个准话,倒是两边公会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

因为是生日,轮回的人决定不给周泽楷找闹心了,由干部吴启和孙翔带领一干小弟和呼啸的人拼命。

孙翔同往常一样,冲着对面领头的流氓去了个豪龙破军,没想到对方躲过之后居然直接无视他,继续跑去殴打菜鸟,一个汽油瓶轰倒一片。

最近唐昊很奇怪。

孙翔怀疑他交了女朋友。

这货多久没给打电话没找他竞技场了?他主动打过去也是爱理不理的,好像有挺多事要忙,瞒着他,不肯说,如果是荣耀公会的事吧,也没见他在线时间变长啊,反而还变短了。

这妥妥的是交了女朋友的节奏啊!分给哥们的时间都少了!

今天在街边撸串那会,他看到唐昊他们几个从学生街路过,本想上前打个招呼,远远的却听见刘皓赵禹哲之流围着某人团团转,张口闭口都是大嫂如何如何,事情什么时候办,选在哪里办。

等等?如果只是荣耀里的事,有必要在游戏外也叫大嫂么?

他们轮回在考虑和兴欣联姻,女神苏沐橙,面子足。呼啸那边却没什么动作,难道……

孙翔觉得整个世界都玄幻了,要知道唐昊这丫从小到大除了小学三年级追过一次隔壁班花,此后再也没有对妹子表现出兴趣过,平时摆着臭脸,高冷得不得了,就算有妹子不怕死地贴上去,也被他不咸不淡几句话打发走了。

这么一走神,孙翔的战斗法师血线猛地下去一大截,原来对面那狗日的流氓杀了个回马枪,直接对他强力膝袭。

日你哥!孙翔果断回敬一记斗破山河。

最近唐昊真是做啥都让他不爽,从前就没发现这傻逼有那么讨厌,难道他们的友情就要到此为止了吗?

和唐昊说掰掰之前,他得先弄清楚唐昊的女朋友是咋回事,难不成是在荣耀里认识的?这年头,网恋需谨慎啊!被骗去割肾要怎么办!

指望林枫是不可能了,孙翔决定采取一些特别行动。

 

十一月三十。

孙翔翘掉第二天的专业课,去D大蹲点。

成功摸进学校,熟门熟路往宿舍区走,找个花坛蹲进去。唐昊的课表他知道得很清楚,看一看时间,刚好下课,运气好的话,那货没几分钟就会回宿舍。

他运气确实不错,十五分钟后,唐昊果然准时出现,摆着那张万年臭脸,除此以外还多了几分不耐烦的神色,笔直的向宿舍楼走,带起一阵风。十五分钟后他换了一身衣服又从宿舍楼出来了,高领线衫,黑色长风衣,两只手插在口袋里,急急忙忙地拐出宿舍区,向学生街走。

这货穿得正经一点,还挺人模狗样的,也就比他差了一点点而已。孙翔一边寻思一边暗搓搓地跟上去,心想这货是要去干嘛呢。

很快他便有了答案。

唐昊在学生街的一家星巴克坐下,皱着眉,以两秒一次的频率按开手机看时间,如此反复数十次后,终于有一个妹子在他对面坐下了,长挺好看的一妹子,可惜表情不太对,看着十分状况外。

交了女朋友也不知道收敛收敛臭脾气。

孙翔蹲在咖啡馆外的盆栽后,心下忍不住吐槽,吐着吐着居然有股酸溜溜的感觉。

这货居然就这么背着他脱团了!说好的好基友一生一起走呢!

唉,人果然都是会变的,孙翔揉了揉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回忆他们从幼儿园开始结下的孽缘。

回忆着回忆着,他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和唐昊小学那会打过一个赌,比赛谁先交到女朋友。总之没交到的要管另一个人叫爹,这个赌约一敲定,他们分别开始追求本班和隔壁班的班花,最后演变成一出闹剧。

这事很快被他抛之于脑后。现在想想,那会并没规定期限啊,也就是说赌约现在还是有效的。

不行,这么下去他该管唐昊叫爹了。

必须破坏唐昊约会。这一念头蹦出脑海,孙翔觉得耳边有一个小恶魔在狂笑,虽说不厚道吧,这关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对于破坏唐昊谈恋爱这事,他意外觉得挺嗨。

说干就干,孙翔一阵风似的冲进星巴克,板着脸过去照着唐昊的脑袋就是一巴掌,被拍的人直接懵逼,仰着脸看他,三秒后反应过来,跳起来揪住他衣领要上拳头。

“靠,傻逼,你干嘛?”

“你还好意思问我?”孙翔接住拳头,气势完全不输,“背着我偷偷出来约会,今天游戏打了吗?任务做了吗?功课复习了吗?”

“哈?”唐昊被他问的莫名其妙,“管那么宽你是我妈啊!?”

“我不管你谁管你!”孙翔用看负心汉的眼神看他,“你这个无情无义的!”

“……”唐昊实力懵逼,不知道这货今天又吃错什么药了。

“……”二人相对无言。

“那个……”被晾在一边的妹子左看看右看看,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怯生生地开口,“孙翔同学?”

这人怎么知道他名字?孙翔疑惑地看向手足无措的妹子。

咦?有点眼熟?

“我是来还围巾给你的。”妹子把纸袋朝他手里一塞,刷得站起来,一边说一边向咖啡馆外跑,“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是这样的关系。”

看到那条骚包的格子围巾,孙翔才想起来是光棍节遇到的妹子。那天他留的确实是唐昊的手机号码来着,怪不得。

误会了误会了。

等等,所以说这样的关系是哪样啊!?

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之后,孙翔就懒得和人闹了,唐昊也识趣地放开他的衣领。

“我还以为你脱团了,虚惊一场啊。”孙翔坐在妹子刚刚坐的位置上,说。

“惊?老子脱团你惊个屁!”唐昊送他一记卫生眼,从很久以前开始,孙翔就爱在外面乱留他手机号,这种事已经习惯了。

“当然得惊啊。”孙翔换了个坐姿,正襟危坐,满脸严肃,“你忘了我们小时候打的赌啦?”

本以为唐昊会说那么久以前的事你怎么还记得,没想到他沉吟了一下,说的反而是:“你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孙翔说。

“这样。刚好我有些事必须向你坦白。”唐昊清了清嗓子,避开他的视线,孙翔挪了挪屁股,直觉接下来听到的会高能。

“高一你写给文娱委员的情书我给掉包了。”

“……”

“你书包里的成人杂志是我塞进去的。”

“……”

“篮球赛那会的稿子也是我给你写的,委托邹远转交。”

“……”

“高三一模结束,你放学赶着去看电影,前桌找不到你人,我说你考得太差心情不好,所以先回家了,她去小卖部买了你喜欢的巧克力棒让我转交给你,我帮你吃了。”

“……”我靠!竟然吃掉了他的巧克力棒!孙翔恨不得跳起来把对面那傻逼按地上往死里揍,偏偏唐昊一脸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模样,搞得他一肚子火没处发。

“原来老子那么多年没交到女朋友是你的锅。”

唐昊挑眉,没有说话。

“你说,你要怎么补偿我?”

“随你。”

“随我?”孙翔气极反笑,“老子单身狗那么多年!”

说的好像他不是一样,唐昊撇撇嘴。

“你说随便我,既然这样,那就你和老子处对象吧。”

唐昊抬眼看他,见孙翔一脸的怎么样,怕了吧,快跪下认错的表情,忽然勾起唇角笑了,说:“行啊。”

他倒要看看怕了的是谁。

这货来真的?孙翔愣了愣。

呵,他可不会怂。对面的人脸上挂着几分嘲讽的笑,他心口忽然有股邪火窜上来。

既然确认关系了,总得干点该干的事吧。

他站起身,一把扯过唐昊的衣领,吻了上去。

然后看见自家竹马竹马的眼睛里有惊讶一闪而过,心底莫名升起一种胜利的快感。

“傻逼,你想上论坛头条么?”唐昊是体温偏低的体质,这会脸上也发烫了,他和孙翔好歹是N大和D大的风云人物,这要被人拍下来,有的受。

“怕什么。”孙翔挑眉。

这个疯子。孙翔不怕,他又有什么理由怂。

“今晚十二点,新堰城,呼啸公会会长成婚,记得来。”唐昊顿了顿,咬牙切齿地说。

孙翔嘴角抽了抽,这什么意思?刚交上男朋友就打算玩NTR的戏码?

“不去,今晚周泽楷也要娶苏沐橙。”

唐昊不理他,自顾自继续说:“开女号过来,记得带嫁妆。”

!!!???

“嫁妆你妹!”等等这不是重点,“聘礼都没看见你好意思要嫁妆!?”

这好像也不是重点……

“急什么,以后补给你。”唐昊摆摆手,“你不是挺想要婚礼的副本奖励?”

他早就打算好了,随便找个女号娶了,拿了奖励立刻离婚,活动的时间卡得很好,十二月一日零点,他还有一整天时间加工加工到手的稀有材料,把孙翔想要的装备整出来。

至于被轮回的傻逼们嘲笑注孤生什么的,都是浮云。

呵,现在好了,他可是把轮回的头号战斗法师娶走了。

想到这里,唐昊忍不住翘起嘴角笑了。孙翔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只觉得心情很好,于是跟着笑。

“其实我从前就挺中意你。”他说。

“巧了,我也是。”唐昊回答。

他们又想起小时候那个蠢到死的赌约,没想到最终竟然是不分胜负的结果。

-----

粗糙的生贺,完全不造在写啥,翔哥我对不起你_(:зゝ∠)_

看在生日我让你攻的份上,原谅我吧_(:зゝ∠)_

好了,继续去蹲图书馆_(:зゝ∠)_

评论 ( 40 )
热度 ( 164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