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昊翔】无名 1

翔翔生日快乐!

野良神Paro,神器×神,世界观有变动。前两天补了野良神第二季,激动不能自已,于是写了来自己爽一爽╭(°A°`)╮

CP是唐昊×孙翔!唐昊×孙翔!不要看反啊!之前说要让昊哥攻回来,于是就让昊哥攻回来了,虽然好像完全不明显_(:зゝ∠)_

 

无名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火苗燃至烟蒂,叶修恋恋不舍地深吸两口,将之在烟灰缸里按灭,一摸口袋又点起第二根。

茶餐厅的包间里烟雾缭绕,吸了半小时二手烟的孙翔瞪着餐桌上孤零零的一笼虾饺和一小碟醋,忍了忍,没忍住,挑眉问:“就吃这个?”

虾饺蘸醋?这什么邪道?

其实他真不想看到这老妖怪,一点也不想,如果对方约定的地点不是这家口碑极好的茶餐厅,他绝对不会赴约,来之前特地没吃早餐,为的就是狠狠敲人一笔,没想到这个不要脸的点了一份虾饺就想糊弄他。

还不够塞牙缝好吗!

“别客气,趁热吃。”

“……”在喉咙翻滚的粗口被硬生生咽下,孙翔觉得自己已经憋得呼吸不畅了。

“没办法,这不穷么。”叶修大概还余一丝良知尚存,对于招待不周真的感到愧疚似的,抬眼瞥了瞥他,给了一个无奈的眼神,说,“手头一座神社都没了,你好意思吃我那一点养老金?”

靠,请不起就不要请啊!再说,坐拥上千座神社逾百年的斗神会没钱?骗虚空双鬼呢!

孙翔再次将这位传说中的最强武神上上下下打量一番。

洗的发黄的衬衫,至少半个月没有打理的胡茬,万年没精打采的嘲讽脸……这种人到底是怎么在斗神的位置一坐几百年的!?

吃了那就是认怂,敌不动我也不动,孙翔用力瞪着正优哉游哉吞云吐雾的叶修,桌上的碗筷分毫未动,坐到屁股发麻也没挪一下。

“现在的年轻人,稍微有点本事,就真以为自己是神了。”吸完第二根烟,叶修终于想到要说什么似的,说完竟是叹了口气。

“老子是神。”就知道这货是来找茬的,孙翔放在膝盖上的拳头握紧了,指节被捏得咔哒咔哒响,“是”字咬得特别重。

“没有名字没有神社的神。”叶修补充。

“滚。”

“神社全都交给你是没什么问题,打理那些玩意确实麻烦。”叶修说,“但你得当得起斗神的名号。”

“当不当得起,试一试就知道。”孙翔挑眉,虽说没有神社没有成千上万的信奉者,作为武神出生的他,对于自己的战斗力还是很有自信的。

“欺负小朋友实在不好不好。”叶修斜他一眼,年轻人就是年轻人,真以为斗神只要能打就行。不过除了这小鬼似乎也没有合适的人选了,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再次叹出一口气。

“我说你快把一叶之秋收了,我家一叶可是祝器,当道标当了几百年的老司机,懂得比你家那位多得多,别人想要还没有呢。”

“不需要。”孙翔一口回绝,“我的神器,一个就够了。”

“这不是你需不需要的问题。”叶修摇头,“如果想作为新斗神上任,必须以一叶之秋为道标,他是斗神的象征。”

“……”孙翔不自觉咬住嘴唇,琢磨起叶修的话。

这老狐狸说的是真是假?

没有一叶之秋当不了斗神?

一叶之秋的武器形态是一把黑金战矛,据说是战矛中最强的。战矛是他擅长的武器之一,照理来说收了百利而无一害。

然而他早就决定了,不收第二把神器。

可是如果没办法成为斗神,事情会很麻烦。

“没有人类信仰的神,迟早要消失,那样断断续续活在记忆里的日子,你也不想再过了,对吧。”

叶修一边说一边用指节敲打桌面,真的陷入思考一样,眉头紧皱。

“神从人的祈愿中诞生,真好奇你当初是怎么出生的。”

“向你祈愿的人也太不负责了吧,连名字都不给?”

“我吃饱了,有事先走。”孙翔蓦地从椅子上站起,摔门出去。

不是一口没吃?叶修望了望桌上已经冷掉的虾饺,心说小鬼真会给他省钱。

孙翔当然没吃饱,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只是这鬼地方真的一秒也呆不下去,叶修总能用最快的方式激怒他,再呆下去,他不保证会不会来个真人PK,把这家餐厅砸了。

谁说他没有名字?他的名字岂是那老妖怪可以随便知道的?

他的名字只需要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

孙翔板着脸从茶餐厅出来,对上一张比他板的还严丝缝合的脸。

……这货刚吃了鸡蛋饼?嘴角的酱汁还没擦,配上硬是严肃起来的表情,莫名就喜感了。换做平时孙翔早该把唐昊狠狠嘲笑一通,然而他现在真心一点也不想笑,因为刚刚在餐厅里一点东西也没吃上,饿得慌。

该死的老狐狸,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孙翔再次忿忿地问候叶修全家。

现在倒好,还得被随便在路边摊了个饼的唐昊记恨有好吃的不带他。

妈的,要知道他连饼都没得吃啊!

他是猜到叶修要找他说一叶之秋的事,才没带唐昊。

话说唐昊如果知道叶修要他和一叶之秋结缘,会有什么反应?为了争夺他唯一神器的位置跑去和传说中的祝器决斗?如果真是这样,他肯定不当斗神也要把那根破战矛踹了。啧啧,可惜某人绝对不会这么坦率,多半会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想到这里他不禁觉得很没意思。

算了,还是瞒着吧。

“傻逼,慢死了。”察觉到孙翔盯着他嘴角看,唐昊下意识用爪子抹了抹,见袖口沾上一团黑乎乎的酱汁,也没觉得尴尬,继续道,“有委托。”

啧,没吃饱就得干活,还有没有人道了,不对,还有没有神道了。

 

“位置是三个街区外的中学。”身穿休闲衫的高挑青年背上背着一把与他装束极为不符的重剑,光泽黯哑的黑色刀身镶嵌金丝,刀柄缠绕层层猩红色的护手布,看来颇有分量,青年身手矫健,丝毫未受影响。

踩着电线杆以最短直线距离向目的地赶去,人来人往的街道无人注意到他的身影。

自然也就没有人注意到,不远处教学楼上空正一点点凝聚实体化的黑气。

“时化开始了。”跃上教学楼顶端的孙翔眯起眼睛望向迅速升腾起的黑气,擅长斩杀不擅侦查的他一时无法找出时化的源头,“有点麻烦,再等等。”

“我说你要不要这么心急,斩错人怎么办?”

“好好好,你行你行,嘚瑟个什么劲,准备上了。”

在外人看来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抽出背后重剑的孙翔就和蛇精病一样,好在这会没人能看到他。

“十五秒解决,不然今天盒饭扣鸡腿。”摆好起跳的姿势,孙翔将重剑举过头顶,从教学楼顶一跃而下。

黑金重剑斩向正在成型的妖怪,浑浊的妖气撕扯成两半,卷起狂风沙石,剑光不偏不倚落在肉眼难以辨认的时化核心。

干净利落的斩击。

孙翔双脚稳稳踩上操场的草地时,身后丑陋的庞然大物也惨叫着消失了。

“十九秒,变钝了啊,今天鸡腿归我了。”

……耍完帅愈发觉得饿了,妈的好饿,孙翔一边说一边揉了揉空荡荡的胃袋,最近妖怪越来越多,天天吃不饱还得出来加班。

“话说你是有心……”话说到一半被强行中止。

黑金重剑的剑身剧烈抖动,震得孙翔手掌发麻,趁他脱力的一瞬间,竟是直接从他手中挣脱开了,化作人形稳稳落在草地上。

“我靠你还有没有点良心!信不信老子跳槽!”唐昊一边说着,一边扑上来掐他脖子。

做别家神明的神器哪会有这么差的待遇?没有工资没有休假不说,现在连饭都吃不饱好吗!这货居然还想和他抢鸡腿!

平时也就算了,这货今天一早跑去见叶修,背着他吃好吃的,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了好吗!

“我靠你打人别打脸!”两个人在草地上翻滚,扭打成一团,孙翔觉得自己这个神当得也是心累,手下的小弟都敢骑到自己脖子上来,唐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肚鸡肠了,不就一个鸡腿的事!至于么!

“你知不知道脸对神是很重要的!长得不帅就没有追随者了啊啊啊!”

这傻逼哪里需要什么追随者,唐昊不听,举起拳头往他脸上招呼,誓要把某人揍成猪头。

孙翔也忍无可忍了,拳头招呼上他下巴的前一秒,大吼一声“唐昊”,揍人揍得正起劲的某神器猝不及防变回黑金重剑,被孙翔稳稳握在手里。

“傻逼,还是乖乖当剑比较可爱。”

“你骂好了,我不听我不听,先说好这次玩什么花样都别想让老子松手。”

 

+++

一直到天黑,工作才结束。

这还不算什么,草草吃完晚饭,来不及歇口气,又得出去上夜班。书里把神仙写得逍遥自在,全都是骗人的,他们分明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被压榨的劳动阶级!

暂住的神社是肖时钦的,孙翔一进门,直接趴在地上不动了,手里还紧紧握着他的重剑。

肖时钦见他这样也是于心不忍,道:“今晚我替你当班,你休息休息吧。”

“小事情你太棒了!”孙翔闻言唰的从地上跳起来,要死不活的颓废状一扫而空,举双手欢呼,重剑那么一挥,差点削到肖时钦的鼻子。

“话说你的神器,还不能放开啊?”肖时钦向后退两步,心有余悸地默默捂脸。

“不放,他今天居然敢打我。”

“靠!老子下手哪有你重!”

“唐日天你的良心呢!你说说我哪次真的扣过你鸡腿了!”

那边孙翔又开始诡异的自言自语。

神器大多数时候会保持原本的人类姿态,唯有临战斗时才会遵从主人的召唤。眼前这一对却很不一样,唐昊有一半时候都是武器形态,一方面是因为孙翔真的很忙,四处承接外包业务,为了那一点积蓄整天东奔西走,上一场战斗刚结束,立刻又要赶赴下一个战场,久而久之也就懒得变来变去了。

这年头,只有一个神器的神真心不多了。

“你们继续,我出门了。”肖时钦擦擦额角的汗珠,他已经练就了看孙翔一个人说话脑补一整出双簧的能力。

“对了,你的申请高天原那边批下来了,现在就能搬进新房子。”临出门前,肖时钦如是说。

“这都一个月了。”原本提交申请的时候还是兴奋的,好不容易批下来,反倒热情冷却了。

冷却归冷却,家还是得搬的,总不能老在肖时钦这儿借住,作为土地神,肖时钦也不怎么富裕。

他要搬的说是新房子也不对,是去接管叶修的房子,作为一个一穷二白的无名神,哪有钱建自己的。高天原那边有叶修牵线,程序可算是慢吞吞走完了。

等他入住,就再也不是没有神社的无名神,而是响当当的斗神。

虽说这名号是叶修打出来的,但总有一天他要让所有人都忘掉叶修,只记得他孙翔!

想到这里孙翔不禁嘿嘿嘿地傻笑起来,保持重剑状态大半天的唐昊现在整个人都是躺尸状态,根本懒得吐槽他。

然而做一具安静的尸体似乎也不能如愿,那边戴妍琦饭菜还没有做好,闲着也是闲着,孙翔用脏兮兮的衣袖在他的剑身上抹来抹去,一边抹一边说:“弄脏了啊,江波涛今天说刀剑需要多保养,话说需要借点丁子油来吗?”

傻逼!有没有一点常识!?把他当成真正的刀剑了吗?

“唐日天,你变钝了。”孙翔没管收没收到回应,自顾自继续说,话里带着一丝严厉和冷然。

有的时候真搞不懂这货是甜的还是酸的,说不定是苦的,能嬉皮笑脸的和他说鸡腿分配的问题,也能冷漠地说出这样不留情面的话。

是了,说不定没有味道的。

神没有心,孙翔并没有那些乱七八糟,弯弯绕绕,捋不清的感情。

想到这里,唐昊觉得胸口有一团火苗在烧,小小的一团,却又随时在昭示其存在感,撩得他心口发痒。

看样子还会烧得更大。

孙翔可算是把剑身上的污渍弄干净了,将重剑举过头顶,满意地欣赏一番,眼睛清澈得可以一眼望到底,就像小孩子对自己来之不易的玩具爱不释手。

这还不算完,欣赏够了,孙翔用手指一点点抚摸过镶嵌在纯黑色剑身上的金色纹路。即使是武器形态,唐昊也能感觉到孙翔皮肤的温热触感,这感觉……就像被脱得一丝不挂任人上下其手。

还能忍?

重剑再次开始震颤,用行动表示自己强烈的不满。

可惜孙翔已经习惯他这点小把戏了,握住刀柄的手很稳,丝毫没有被突如其来的震动影响,继续饶有兴味的仔细欣赏剑身。

这货真他妈把老子当玩具了?

越想越觉得不爽,唐昊发誓,有机会一定要跳槽,立刻,马上。

“唐日天,我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剑。”孙翔真心实意地赞叹。

他是真的喜欢唐昊作为武器时的姿态,厚重,锋利,每一丝纹路都恰到好处,握在手里很有种什么都能斩断的气魄。

唐昊人类的姿态他同样喜欢,但那感觉不一样,如果对于武器是欣赏,那么对于唐昊本人,又要复杂得多。

复杂到他作为一个活了两百多年的神,也理不清。

反正放这货变成人,十有八九又得打一架,他才不要找麻烦呢,傻逼乖乖躺着就行。

此话一出,唐昊的反抗停止了。

这家伙,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是神器,同时也是人类,成为死灵后碰巧给孙翔遇上了,莫名其妙成了这货的神器。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但是孙翔全部都知道。

他知道,却不说。

况且,懂和知道也是两码事。

作为一个偶尔看看八点档肥皂剧的赶时髦的神,一集四十分钟的剧,孙翔能用二十分钟吐槽男主女主的行为模式有多不科学。

对于有些事,他知道,然而不懂。

真他妈烦死了,小小的火苗蓦地熊熊燃烧起来,胸口憋闷到像是要炸裂。他想,他死前到底造了什么孽,怎么死后就偏偏给孙翔这傻逼遇上了?如果能够选择的话,他宁愿死干净点,现在倒好,就这么和这傻逼一天天耗下去,看不到尽头。

作为没有心的神明,活了几百年也弄不懂的事,多半是永远也不会懂了。

唐昊还在胡思乱想,孙翔握住刀柄的手却忽然松开了,躺尸半天的他终于能够变回原本的形态。

砍人砍了一天,早就四肢僵硬了。

正要好好活动活动筋骨,他一抬头,却猝不及防对上孙翔深琥珀色的眸子,不同于刚才的清澈,一双眼睛里涌动着许多他读不通透的情绪,浓稠得望不见底,其中有一种他读懂了,孙翔生气了,眉头皱得紧紧的。

“傻逼,你刺伤我了。”他说。

神器若是产生邪念,即会刺伤主人,这样的影响是单方面的。邪念招致妖魔,一旦膨胀,即使是神器也会被妖魔吞噬,最终导致主人一同神堕。

这毫无疑问是一件需要严肃处理的事,有些胆小怕事的神,一旦被刺伤,即立刻将神器驱逐。

唐昊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他不怕被孙翔驱逐,但这感觉就好像龌龊的心思被窥视得透彻。

“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全部说出来。”厨房传来饭菜的香气,早已饥肠辘辘的孙翔此时已经顾不上吃饭,他换了一个坐姿,一副促膝长谈的架势。

瞒不住的,不说出来,迟早被逼疯。

唐昊一咬牙,上前一步,揪住自家主人的衣领,低头吻了上去。

----

后续什么的,随风飘散吧……

不会很长,嗯。

但是最近忙吐了_(:зゝ∠)_猛地发现我家的昊昊好久没攻过了,祝我顺利找回正确的昊攻画风╭(°A°`)╮

评论 ( 18 )
热度 ( 50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