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翔昊】不可意会 中

平行世界孙翔去百花的设定,雷者慎入。第一次炖这么疼的肉,昊哥我是真的爱你的,下回一定写你攻,让你欺负回来_(:зゝ∠)_和某人商量了她帮我写百日,于是我搞后续,为了衔接,上篇最后一节已删。

粗长8k+写得有点快了,比较粗糙,多担待。

不可意会 中

百花战队这个夏休期决定特训一个月。

暑期加训的事一旦定下来,众人的神经反而松弛不少——急什么,有一整个月呢,好不容易打完比赛,先休息一两天再说。

虽说百花穷,新队员加入也不能怠慢,孙翔入队第二天,张佳乐带着一干队员翘掉训练,公费出去大吃大喝一顿。

孙翔是不折不扣的吃货,什么竹筒鸡,彝乡锅仔,烧云腿,对他来说都新鲜得很,这个尝尝那个尝尝,完全停不下来。

张佳乐也是一挺自来熟的人,吃到气氛正好,他忽然拍了拍孙翔的肩膀,颇亲密的模样,说:“小孙啊,你和昊昊年纪差不多,这人脾气冲了点,多担待担待。”

此话一出,另一边的唐昊立刻爆出一个掷地有声的“操”,旁边的邹远连忙给他顺毛。人是战队新核心啊,得罪不起的。

“啊?”正往嘴里送鸡腿的孙翔抬头看他,另一只手也不停,筷子伸出去又要夹正转到他面前的沙爹鱿鱼。

真是,多好的颜都被这饥渴的样子败掉了。

“我看你俩好像挺不对付的。”张佳乐端起杯子豪饮,愣是把可乐喝出老白干的架势。

“没有。”嘴里还在嚼鸡肉,说话含含混混的,等把东西都咽下去,张佳乐才听懂他在说什么。

“我俩关系不错啊。”他说,“我挺喜欢的。”

那边唐昊险些一口可乐喷出来。数了数似乎平均两天在小群爆发一次嘴炮大战,三天上竞技场战父子局,这叫关系好?

对这货来说,撕逼是友好表现?

张佳乐听他这么一说,也就放心了,揭过这一话题,开始扯点有的没的,家常里短,力求让新队员体会到家的温暖。

孙翔一边吃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两声。

这傻逼看来真的没救了。

吃喝玩乐过后,傻逼回战队还跑来找他闹腾。

时间是晚上十点,洗完衣服唐昊准备再做一个小时常规练习,把训练软件打开,他听见有人敲门。

这个点能是谁?

答案是穿着轻松熊睡衣的孙翔,长裤长袖遮得严严实实,和他平时走的骚包路线实在不符。

“P一把?”孙翔说,手里捧着他的宝贝笔电。

有得打当然不会拒绝,唐昊想也没想就把他让进来,顺便搬张凳子放在书桌另一边,招呼人坐下。

“你借我张卡呗。”孙翔说。

“你的卡呢?”这货拿到落花狼藉才几天?一点也不珍惜,要他拿到唐三打,一定每天随身携带,当亲儿子一样宝贝着。

“横刀留在越云了,我怎么能用神级账号卡欺负你。”神级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操。”

大实话,唐昊更不爽了,有神级卡了不起啊。

“你那天用的狂剑小号就不错。”孙翔偏头回想一番,不确定地道,“叫什么灯什么剑来着?”

“挑灯看剑。”这货肯定初中没毕业,唐昊一边丢卫生眼,一边把狂剑号从钱包里抽出来丢给他。

“管他的。”孙翔接过卡左右翻看一番,说,“五区的卡,挺老啊。”

废话,他玩的第一张卡就是这个狂剑号,德里罗也是后来才练起来的。

“对了,其实你狂剑玩得不赖的。知道为什么输那么惨吗?”孙翔欣赏完账号卡,满意地刷卡登入荣耀,语气里是难掩的嘚瑟。

哦,打掉你30%的血啊,呵呵,是不赖。唐昊简直不想讲话,他相信这货其实就是来找架打的。

完全没有在意收不到回应,孙翔自顾自说了下去:“因为你的狂剑再厉害也没我厉害,而且我对狂剑的了解比你多,你对战法完全不了解。”

日了狗了,能不能闭嘴?看今天不干死你丫的。

“不是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败嘛。”孙翔不知道他已经要到爆发的边缘了,仍旧在自说自话。

“百战不殆,谢谢。”听到这话,唐昊反倒冷静下来了。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准备不仅仅是自我提升,还要了解对手。这二货说的话有时候还挺靠谱。

“你打不打?”不满地拍桌子。

“打打打。”孙翔接受对面发来的对战请求。

“话说你一个小号居然有银武,自己做的?”点开角色属性面板,注意到作为武器的重剑蔽日居然是银字号,不过属性比起葬花没那么出彩就是,“之前在群里收材料,是为了养这个号?”

三把赤影狂刀,十六个赤蝎毒针,不是小数目。

“你废话怎么那么多?”唐昊不理他,直接开强力膝袭撞过去。那把银武才65级,能交易到的稀有材料不足以完成最后的等级提升,想到这事就烦,在职业群收材料不过是随口一说,不指望有人理他,没想到孙翔居然记得。

“我靠你偷袭啊!”孙翔连忙关掉面板,操作角色闪避。

 

毕竟是职业账号,德里罗的装备比挑灯看剑强一些,唐昊的操作不弱,几盘战下来赢面多过孙翔少许。

“十一点多了。”今天打得很痛快,孙翔这样直来直去的风格最和他的胃口,要不是明天训练他还想多战几盘。

“赢了就想跑啊?”孙翔不买账。

“谁跑了,老子就在这虐你,随时。”

“你说的,不准跑。”孙翔考虑片刻,乖乖拔掉账号卡,心想今后的日子确实还长得很,不愁赢不回来。

“滚去睡觉。”唐昊伸手想拿回他的狂剑卡。

不想孙翔向后一躲,他掏了个空,手停在半空中,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唐昊愣了愣,拧眉问:“你又发什么疯?”

“这卡送我吧。”怕他扑过来抢似的,孙翔拿着账号卡的手背到身后,眼睛里七分认真三分央求,像个要糖吃的小屁孩。

唐昊想,自己吃软不吃硬的毛病大概是不能好了,这样都能忍住没揍他。

“我可以和你换啊。”孙翔掏出钱包,把自己的战法小号抽出来,再把狂剑小号插进去,好像人已经同意把卡换给他似的。

拿过几乎戳到他鼻孔里的账号卡,唐昊表示他真的心好累,道:“我要战斗法师做什么?”

“那你要狂剑做什么?”孙翔迅速接话。

“……”真的不能揍他么?

“就这么决定了。”孙翔把钱包塞进口袋,急吼吼地出门,多呆一秒就怕人反悔似的。

等等,他到底什么时候答应了。

一转眼人已经跑不见了,妈的,唐昊低骂一声,举起某个傻逼的战法小号翻看。

名字是青天半落。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自然而然地想到这句诗,靠,这么文艺,绝壁不是这人自己起的。

算了,大不了下次要回来,他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日后的第一流氓决定先洗洗睡了。

 

+++

新组合的磨合总得经历阵痛,况且孙翔需要磨合的对象不止张佳乐和邹远,是整个成型的百花队伍。作战习惯,意识和操作等等等,差别都不是一点半点,夏休期磨合出个样子,到实战中又是另一番光景。

唐昊屡次尝试把他的狂剑账号要回来,无一例外被孙翔装傻充愣蒙混过去,有一次混不过去,那货居然威胁他。

“我去告诉张佳乐你偷偷玩狂剑。”

太羞耻了,张佳乐要知道了以后得多一个嘲笑他的噱头。

……为什么外面的人传孙翔智商低需要六个核桃?这人不必要的时候智商明明很够。唐昊表示无言以对。

后来他也不打算把卡要回来了,因为那张卡确实更配孙翔,狂剑士自然要配狂剑士,只可惜那把银武还未满级。

兀自思索一番,他做出一个决定。

常规赛十几轮过后,百花的积分逐渐回暖,张佳乐和孙翔的配合也算成型,不及双花默契,也足够锐利不可抵挡。

唐昊还是在打单人赛和擂台赛,孙翔好几次试图把他拉进团队磨合,收效甚微。张佳乐让他先管好自己,毕竟狂剑和弹药的组合现在发挥还不算太稳定。

不过他在擂台赛的表现足够让所有人眼前一亮。

常规赛第十二轮,百花对上微草这个老对头,张佳乐单人赛拿下一分,擂台赛由唐昊打头孙翔守擂。

唐昊打出漂亮的一挑二,对上对方守擂大将,联盟中数一数二的人物王杰希,也表露出无比强硬的姿态,竟然以24%的血量拼掉王不留行将近30%血。

经此一役,陆续有人开始讨论“第一流氓是否已经易主”这一话题,默默无名的百花小流氓终于收到一点媒体关注。

“不错嘛。”从赛场出来,孙翔伸出拳头,唐昊自然而然与他碰了一碰,碰完才意识到这种行为实在太蠢。没办法,现在全队都喜气洋洋的,尤其张佳乐,高兴到整个人都在冒小花,那是他们的老对头微草啊,八比二的大比分获胜,算一算可从来没有过。

“走走走,乐哥请你们吃一顿,昨天准备比赛都没给翔翔过生日。”张佳乐一边差遣小弟一号去买蛋糕,一边开开心心地勾住孙翔的脖子,没点前辈的样子。

没错,这人对孙翔的称呼已经从小孙进化成翔翔了,耻得让人想捂脸。

记者会晚上十点结束,等唐昊提着蛋糕走进训练室时,已经快要半夜十二点,精神亢奋的宅男们拼命朝他招手,说就等他一个了。

嘁,这货待遇还真他妈好。

至于在蛋糕店擅自偷偷加了钱,订的是那种内里红丝绒的蛋糕胚,这种事他才不会说出口。

切开蛋糕后,也只有张佳乐提了一句“这蛋糕做得挺别致。”就没人在乎其中意思了,孙翔也没有。

乱七八糟地插蜡烛,送上成年祝福,唱生日歌,明明寒酸得不行,和这个生日的重大意义完全不相称,孙翔还是高兴得不得了,没管张佳乐神叨叨的和他说“愿望不说才能实现”直接把“冠军”两个字嚎出来。

于是百花众纷纷打趣:要今年再拿不到冠军,那就都怪他。

训练室闹哄哄的,孙翔忽然凑到唐昊耳边,问:“有生日礼物吗?”

“没有。”唐昊答得很干脆。

其实是有的,但他没来得及准备好,百花传统脸黑,这话一点不假,副本刷了上百次,还是没有凑齐升级银武的材料。

银武的升级方案他后来重新研究过,决定放弃原本计划,改成一把最适合孙翔的重剑。葬花属性很好,和落花狼藉很配,但和孙翔还是不够契合,做出来也没打算用在职业赛场上,聊表心意而已。

“居然没有??”孙翔糊他一脸蛋糕。

“我靠!?”唐昊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无奈手头的蛋糕已经给他吃干净了,一时无法反击。

唐昊愤怒了,唐昊要爆发了,今天不把这人往死里揍他就永远拿不到唐三打!

“你等等。”一边说一边向后退两步,要打起来两边都占不到便宜,尤其唐昊揍人特别狠,孙翔可不想吃他的拳头,“我帮你弄干净。”

握紧的拳头松开,没想到下一秒孙翔居然凑近舔了舔他沾满奶油的鼻尖。

我去你妹的孙翔!你妈炸了啊!没看到周围还那么多人吗!

哦,好像没人注意到。放心了,等等,就算没人也不能任由他耍流氓啊!?唐日天你身为真·流氓的骨气呢!

孙翔看着他脸上阴晴不定,忽然慢吞吞地开口了,语气难得带有一丝迟疑。

“我说,你真不考虑一下啊?”

要知道像他这么帅荣耀又打得好的,全联盟也没有几个。

“考虑什么?”唐昊皱眉。

“你懂的。”孙翔扭捏。

被这人小女生一样腼腆起来的模样恶心到,唐昊暴躁:“不懂。”

“我靠你一点感觉也没有?”孙翔脸垮下来。

“……”唐昊不说话了。

有又怎么样,谁能证明它不是青春期躁动。

“算了算了。”孙翔摆手,“时间还长呢。”

不信攻不下这一块糖糕。

 

+++

之后的三轮常规赛也很顺利,一转眼到了第八赛季的全明星周末。

全明星周末的新秀挑战赛环节,百花队内三人有参与名额,孙翔,唐昊,邹远,都是二年级生。

拿到报名表后,孙翔用胳膊肘拱拱唐昊,笑着说:“咱们来玩票大的。”

唐昊不理他,径自在报名表填上早就计划好的“林敬言”三个字。

多亏孙翔当初一语惊醒梦中人,后来对于林敬言他没少研究,现在有九成把握能赢,就等全明星那天以下克上了。

林敬言啊,怎么说,现任第一流氓,唐昊想挑战他很合理,但那家伙已经老了,不够刺激啊。

“我以为你会挑王杰希什么的。”孙翔说。

“我挑他干嘛?”唐昊一脸的你傻逼么。

“哦。”联盟好像没什么特别厉害的狂剑士值得他挑战的,想了想,索性填上“叶秋”二字。

那就挑最强的。

要知道当初他因为一念之差差点去了嘉世,这么说还有些感慨。

百花真的很好,选择是对的。他想,不管是叶秋还是一叶之秋,都是用来击败的。

 

有鸿鹄之志是好的,奈何天不遂人愿,全明星新秀挑战赛的名单公布下来,让他大失所望——根本就没他什么事,邹远挑战张佳乐,唐昊挑战林敬言,都是同职业的,噱头多,有看头,比起叶秋那万年不露脸的有趣多了,百花已经拿走两个名额,他的申请被忽略了。

孙翔知道唐昊要挑林敬言,可是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台上的新晋第一流氓挑战成功,几乎全程在把前辈压着打,一点情面也没留。挑战结束后,他微笑着对话筒重复那一句“以下克上”,孙翔坐在台下,眨巴着眼睛看他,张张嘴想兀自吐槽点什么,半天也就闷闷的一句“装逼”。

妈的,老子连装逼的机会都没有。

聚光灯打在年轻又骄傲的百花新秀身上,而呼啸的老将则尴尬离场。

这是时代的更迭。

孙翔体味不到老将的黯然,他只感到激动。

虽说那货装逼了点,不过真的又酷又帅,忽然有股自豪感从心底冒出——那可是他看上的人。

尚且沉浸在欣喜中,不想被张佳乐当头泼下一盆冷水。

“看来唐昊确实想走了。”百花队长说道。

“啥?”突然冒出来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孙翔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隐隐感到心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唐昊想去呼啸。”不是推测,是笃定的语气。

“……”孙翔没有说话,表情僵住了。其实他早有预感,无奈唐昊对他瞒得太好,每次快要明白过来,又被强行转移注意。

一经张佳乐点破,他立刻意识到唐昊做出这样的选择,是非常合理的。

在百花是连团队赛都不能上的小角色,而林敬言一走,他转去呼啸,会是队长和王牌,这之间的落差,不言而喻。

“是百花对不起他,他在这里发挥不了100%的实力。”张佳乐继续说,“之前是他自己要求不上团战,我猜那时候就有走的意思了。”

“这次以下克上,唐昊计划很久了。”停顿片刻,张佳乐补充。

孙翔什么也没有说,脸色愈发难看。

什么一起拿冠军,什么来日方长,什么随时在这里虐你,都是骗人的。

“翔翔啊,有些话,趁昊昊没走之前说清楚的好。”张佳乐的语气满是无奈,那天在训练室他听到了这两个不坦率小辈的对话,却也无力改变什么。

 

+++

这一天的全明星日程结束,各个战队回到酒店,有几家碰巧订上同一间,比如百花和嘉世,还有微草这个老对头。

张佳乐忙着和叶秋还有王杰希扯皮互黑,也不管自家队员死活,大手一挥让他们自由活动。

孙翔从全明星会场出来,一直处于低气压中心,就差把生人勿近四个字帖脑门上了。唐昊不知道他在抽什么风,也懒得管,不过触孙翔逆鳞是他的一大乐趣。生命不止,作死不息嘛。

“呵呵,可惜了,没机会看叶秋揍你。”他这么说道,认定孙翔正在因为没被抽到新秀挑战赛而不爽。

逆鳞没摸对,孙翔不鸟他,自顾自搭电梯上楼,那边邹远招呼他们和刘小别袁柏清一起出去撸串都给无视了。

吃货不爱吃了?发什么神经?唐昊不解,也没管邹远他们,三两步跟着进电梯。

“喂,傻逼!”电梯里还有其他人,空间逼仄,两个人靠得很近,唐昊说话的气音正对着他的后颈,“有事就说,别婆婆妈妈的。”

孙翔没有答话,一路沉默着走到房间,刷卡进门。

有病啊,唐昊不喜欢这样压抑的氛围,懒得理他,自顾自整理行李箱,拿出换洗的衣物打算洗洗睡。

刚要进洗手间,孙翔忽然站起来了,猛地推一把他的肩膀,唐昊猝不及防地撞在墙上,后脑勺磕得生疼。

“我靠!你干嘛!”唐昊对他怒目而视,意识到孙翔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可怕之后,居然有那么一点发憷,然而气势上是不能输的,他瞪得更用力了。

“婆婆妈妈的到底是谁。”孙翔说,语气里是强忍住的暴躁,“你要去呼啸?”

唐昊愣了,没想到这傻逼还是知道了,他本打算把这事一直瞒到这赛季夏休期的。

“是又怎么样?”既然被发现了,那也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他干脆地承认。

“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什么要告诉你?”

孙翔沉默片刻,脸色更阴沉了,他压低声音道:“你真的一点也不懂?”

“我……”才吐出一个字,声音就被吞没了。

孙翔吻了他,就着微张的嘴唇顺利把舌头伸进去,呼吸急促,毫无章法,只是不断地啃咬和吮吸,一个带着怒气的吻,没有一丝温存,想要把他整个人拆吃入腹一般,唐昊呆了半晌,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把人推开,而是反击。

打架一样亲完,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的,孙翔先缓过劲,说:“你不是不懂,是不想回应。”

是不是搞错什么了?脸也太大了吧?该不会以为他是不想回应才打算去呼啸的?

事实相反,是因为最终会去呼啸,才不回应。

请走不老歌。

------
   那首诗是登金陵凤凰台,私设孙翔N市人。

红丝绒蛋糕是去年某人做给翔哥的生贺呀,里面是红色的据说代表翔哥燃烧的心呢。

 图片来源 @李李李 

后篇要拖老叶出镜,在考虑没有被孙翔取代的老叶,这时候是个什么状态呢?和嘉世一起颓下去么?世界邀请赛开赛他还会有那么高的地位做叶领队吗?这还真难讲,我觉得他不会一直安于现状的,说不定这次全明星结束就和嘉世掰了跑出去自立门户呢。

如果没有的话,轮回就不会有这一赛季的技能点优势,百花会不会拿冠军呢?这赛季冠军还是下赛季冠军?

孙翔转会去百花,真的是牵一发动全身的设定啊。泥萌说呢:3

评论 ( 21 )
热度 ( 85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