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翔昊】不可意会 上

把持不住了!妈的看李兄的翔攻看得我急死了【nitama】

平行世界孙翔转会去百花的设定,雷者慎入。

cp是孙翔×唐昊only另外的重要角色是乐乐,注意是孙翔×唐昊!不要看反了,之前有妹子把我昊翔看成翔昊,好尴尬_(:зゝ∠)_

想写一个攻气的孙翔,不造成功没_(:зゝ∠)_

不可意会 上

 

唐昊真心不喜欢新来的某个狂剑士。

人有名有姓,而且名字他还熟悉的很,不就是孙子和一坨翔么,七期小群里两个人没少干架,天生气场不合,没办法。

百花全队都知道经理要挖狂剑士,第六赛季瞄着蓝雨的于锋,理性分析后认定他的打法太理性,太保守,没法配合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也就作罢了。如今第七赛季好容易出了个打法酷炫风格强硬的狂剑士,百花经理一早激动不能自已,扬言出多少钱都要买下来。

百花挺穷,真心的。没人知道它为什么穷,反正就是穷,没办法。

唐昊有一段时间其实挺希望孙翔过来的,因为张佳乐实在太累了,团队赛里就这一个人硬得起来,那会他才十六岁,年轻不懂事,队内能入得了眼的也就张佳乐一个。

团队赛靠他撑,擂台赛靠他守,队内大大小小破事都得管,不用说百花一向画风成迷,一个个都是事儿妈。

张佳乐累不累啊?

流氓打法并非完全没可能嵌合进团队,但是张佳乐那会整个就一疯魔状态,打打打杀杀杀,一路高歌猛进,哪有心思停下脚步,看看板凳上坐着个好苗子,毕竟打一年少一年。

唐昊理解张佳乐。他一向是考虑比较多的人,他想孙翔转会过来,说不定张佳乐就愿意停下脚步思考队内重新磨合的问题了。毕竟重塑繁花血景,这是多么大的诱惑。

也是藏不住心事的少年人,于是某天晚上,唐昊破天荒主动敲了孙翔,没头没尾的就是一句:你来不来百花?

横刀:我为什么要去百花?

孙翔显然状况外,这让他气得牙痒痒。

德里罗:百花有落花狼藉!

横刀:落花狼藉是啥?

一个玩狂剑的不知道落花狼藉?唐昊险些吐出一口老血,想了想,为了百花的未来,他忍住了爆粗口的冲动,拿出百分之一百二的耐心和孙翔周旋。

德里罗:就是全联盟最强的狂剑账号卡,你来百花就能拿到手。

横刀:这么牛逼,你怎么不拿?

德里罗:我玩的是流氓!!!

横刀:那又怎么了?我还玩战法呢。

唐昊一愣,有种被鄙视的感觉,他从前确实练过一段时间狂剑,可毕竟联盟里能玩得转两个以上职业的人实在不多,狂剑怎么用怎么觉得不对味,最终还是一心一意玩流氓。

这货,说玩战法十有八九是吹牛吧?

德里罗:敢不敢去竞技场?你战法,我狂剑。

横刀:房间号,密码,速度的。

事实证明,孙翔确实不是吹牛,这货战法玩得风生水起,几乎和狂剑同一水准,而他一个半吊子狂剑自然被吊打了。

战完竞技场,孙翔忽然开着语音对他说:“嘉世想挖我去接一叶之秋。”

听不出语气,就跟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波澜不惊。

唐昊第一次觉得,孙翔可能是个深不可测的住。一叶之秋和落花狼藉哪个传奇色彩更强?身披光环更多?

答案不言而喻。

这事要遭。唐昊鬼使神差地来了一句“我觉得你还是狂剑玩得比较好”,然后飞速退了竞技场,连游戏也一起退了。

 

+++

让他没想到的是,孙翔最终还是来了百花。

第七赛季张佳乐又一次亚军,百花经理早就做好两手准备,瞒着众人和孙翔谈妥了,让他没想到的是张佳乐居然要退役。

好不容易把孙翔挖过来,怎么能让张佳乐退役?唐昊也不理解,在经理的动员下和队里的人一起轮番上阵日夜不休地劝说之,最终还是经理有谱,一个电话打去孙哲平那儿,再强迫张佳乐接听。

半个小时后,张佳乐从宿舍出来,对他们疲惫地笑了笑,说:“你们闹呢,乐哥不走了就是。”

唐昊注意到他的眼眶有些发红。他想,张佳乐确实是好队长,哪怕让他坐了一年板凳。

敢挑衅他们队长的孙翔,就是个混蛋,傻逼,一坨翔。

 

孙翔在夏休期开始前几天来到百花战队,美其名曰提前入队磨合,实则给痛失冠军愁云惨淡的百花众人补刀子。

来者不善,百花队员们此时显露出惊人的默契。

初到百花训练室,孙翔没有收到热烈的欢迎,只有密集的键盘敲击声,仿佛在进行什么万分要紧的秘密特训。

呵,虚伪。

张佳乐见他进来,面无表情地离开座位走到这位新晋大神跟前,将落花狼藉的账号卡郑重放在他手中,直到这时,这位年长许多的枪系大神才扯开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勉强到让人不舒服。

他不清楚,也不想知道张佳乐和落花狼藉前任主人感天动地的恩怨情仇,只想立刻证明,他才是最配得上这张神级账号卡的人。

孙翔将落花狼藉举过头顶看了看,同样绷着面无表情的脸,虽说傲了一点,他倒不算多难以相处的人,可也没有热脸贴冷屁股的兴趣。

二区的账号卡样式和横刀完全不一样,带有磁条的一侧与刷卡器常年接触,略有磨损,除此以外保存很好,锃光发亮,就跟其对应的荣耀角色一样金光闪闪。

张佳乐比他矮一些,偏瘦,再加上还没彻底从第三次与冠军失之交臂的打击中恢复过来,脸色略有些憔悴,朝那一站身形显得很单薄。

好歹是扛起百花的人,该有的气势一点也不输。

初生牛犊不怕虎,孙翔知道尊重前辈的道理,奈何不想实践。他来百花可不是为了在张佳乐手下做个言听计从的小弟。

哪像唐昊,心甘情愿被他们队长压着,冷板凳都要坐穿了。

这么想着,他扫视一圈训练室,找到坐在角落的唐昊,而日后的第一流氓也正抬眼看他,一张本就不怎么友好的脸绷得紧紧的,漆黑的眼眸微沉。

孙翔挑眉对他笑了笑。

看着吧,哥给你做榜样。

 

孙翔向张佳乐请战。

他要给张佳乐一个下马威,正好张佳乐也需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孙翔收回与唐昊对视的目光,直视他的新队长,唇角上扬,勾起一抹笑,说:“队长,来P一把?”

浑身都是让人艳羡不已的意气风发。

张佳乐立刻答应了。

 

孙翔的狂剑士风格和孙哲平有几分相似,砍人砍得凶猛,以血卖血,狂气半分不输。再细看又和孙哲平完全不一样。竞技场上落花狼藉一个个大招放得流畅又华丽,昭示着他的新主人操作有多强悍。

孙哲平的狂剑士要更朴实一些。

场上弹药专家与狂剑士血线交替下滑,张佳乐感到几分恍惚。

——没想到百花缭乱与落花狼藉再次对上,居然是这样的光景。

孙翔很好,很厉害,如果愿意好好磨合,是能够嵌合进团队的,这是他钻研弹药狂剑多年的直觉。选择再拼一次,说不定是对的。张佳乐这么想着,一个爆炎弹带走落花狼藉最后一层血皮。

厉害归厉害,下马威必须给,免得这新人日后翻了天。要知道他张佳乐封神的时候,这乳臭未干的小鬼还不知在哪儿呢。

孙翔再一次邀战。他不算输不起的人,如果唐昊打输,或许会一遍接一遍邀战,直到打赢为止,二人相比后者的拼劲更足。

会让孙翔一遍遍邀战的,只能是对于他来说十分重要的胜负。

他和张佳乐杠上了。

队里的其他人也不训练了,纷纷过来围观,二人就这么战了一局又一局。

张佳乐结束战斗的时间越来越长,持续不断的高强度操作让他手指僵硬。他虽在经验和意识上远胜孙翔,操作更是不输,但孙翔年轻,也更有蔑视失败的资本,所以他不怕一次次输,输下去总有一次能赢。

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变得输不起了,一场职业比赛的失利都能让他郁结半天。张佳乐咬咬牙,操作再次提速。

他今天不能输在这里,不给孙翔一点颜色看看,以后还怎么当百花队长?

百花众人原本还饶有兴味地观战,这么多局打下来,也渐渐感觉到不对劲,队长和新队员这么较劲,以后还怎么好好打配合?

 

在一边的唐昊倒是没想这么多,他只觉得孙翔太猖狂,恨得牙痒痒。

又一局战罢,落花狼藉倒下时,百花缭乱也只剩下一层血皮,再来一局,胜负还真说不准,唐昊看不下去了,其他队员都在一边微不可闻地叹气时,他一把拽住了孙翔的胳膊。

孙翔战意正浓,此时被打断自然不买账,皱眉抬眼,想说谁这么没颜色,结果对上一双溢满怒气的眼睛。

“你……”他一时语塞。

“一直和我们队长打有什么意思?其他人你就不准备放在眼里了?”唐昊说。

“你想和我P?”孙翔愣了愣,再看看四周其他队员们担忧的眼神,明白过来唐昊这是在维护张佳乐。

“来战。”唐昊说着就要掏账号卡。

孙翔忽然觉得很没意思,他撇撇嘴,道:“手下败将,不和你打。”

一不小心被当成坏人了,他不服他委屈他要说,说什么?这样一遍遍挑他们队长,同时也是自己的队长,好像是挺像坏人的。坏人遭到一致抵抗也正常吧。

百花和越云不一样,团结得多,这是一支真正在冲击冠军的队伍,一点没有那种得过且过的感觉,有这么一个疯魔的队长,整支队伍必须也是不疯魔不成活的。

他喜欢这气氛,并且萌生出想要融入进去的念头。

“我操你!”另一边的唐昊作势要扑上来揍他,被邹远拦住了。

“操我做什么?我操你才对吧。”孙翔站起来,拍拍唐昊的肩,笑得特别真诚,继而转向张佳乐,问,“队长,我的电脑是哪台?”

“叫乐哥就可以。”张佳乐也对他笑了,比他刚进训练室那会的笑容真诚很多,“就唐昊旁边那台吧。”

“行。”

孙翔翻出自己的鼠标键盘和耳机,插上机子。

另一边的唐昊还在吹胡子瞪眼,大声说“操!等着!今天训练完别走!”

 

+++

训练完别走,这种小学生专用挑衅语句,就连唐昊自己都没有当真。况且下午的训练结束之后,他对孙翔的看法确实有了不小的改观。

那个被捧得高高在上的越云王牌,居然真的在尝试融合进团队,虽说默契值还远远不够,也好几次没忍住冲得太过,好歹诚意是在那里的。

这货居然还好几次留出空当给他,在分组对战中为他创造机会。对于这样的示好,唐昊是不以为然的,但也不能在明面上驳了人的好意。

吃过晚饭,唐昊像往常一样回自己的宿舍洗澡,洗完澡提着袋脏衣服打算去洗衣房,没想到推开门就见孙翔站在门口。

“槽。”天已经黑了,走廊里灯光昏暗,猛地看到个人沉着脸站那儿,唐昊表示他受到了惊吓,“傻逼,你站这干嘛。”

“我敲门了,你不开。”孙翔抬眼看他,莫名有种委屈的感觉,“我说你……”

他忽然不说话了。这个和他差不多人高马大的同期生似乎刚洗完澡,夏天穿着背心和平角裤就出来了,身上还在冒热气,锁骨的线条,小腿的肌肉一览无遗。难得没有戴发带,柔顺的刘海垂下遮住眉毛,黑色的发尾还在湿漉漉地滴水。

孙翔咽了口吐沫。想百花的人真是素质堪忧,穿成这样就敢出来晃荡。

哦,刚刚还看到张佳乐这么晃荡过去来着,咋就一点想法也没有?

“我什么?”唐昊不耐烦,洗衣房就那么几台机子,洗一次衣服需要一小时,去晚了得等下一批,正因为这样他才一吃完晚饭就急吼吼地回去洗澡。

“你是不是讨厌我?”孙翔想起来,七期有过一次聚会,那时候这家伙就一脸的不待见他,平时群里聊天也是没事就呛他两句,最后往往都会发展成竞技场见。

“啊?”就算是事实也不用说出来吧,以后还要做队友呢。

“我以为你想要我来百花。”孙翔说,他向前跨了一步。百花和嘉世同时给他送邀请函,虽然嘉世那边不是他的本职业,他也不想放弃狂剑,但财大气粗的嘉世开出的条件更为优厚,一叶之秋也更加强大,正在犹豫不绝,就收到了唐昊的消息。

他挺想把这事和别人说一说,无奈周围根本无人可说,刚好这时候唐昊出现了。

战完竞技场,他就鬼使神差地打电话给百花经理,问什么时候能签约。明明之前内心已经倾向于嘉世。

除去赛场上,这是他第二次和唐昊见面,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又说不出具体是哪里不对,反正就是膈应。

被灼灼的目光逼视着,唐昊下意识想要向后退,意识到身后是门,索性摆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和他互瞪。

“你瞪我干什么?”

“没什么。”唐昊这人吃软不吃硬,孙翔委屈兮兮的语气倒让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结果放软姿态的一瞬间却让对方有机可乘,孙翔猛地凑近,在他被发丝浸湿漉漉的肩窝嗅了嗅,说:“你这洗发水,味真大。”

唐昊当场懵逼,味大你还凑近闻?这已经是耍流氓的范畴了吧?到底你是流氓还我是流氓?这他妈真是那个看上去特无脑的孙翔?

内心有如千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偏偏孙翔闻过了还不知道起开,反而把胳膊撑在门上,一副就在这儿安营扎寨的架势。

是的,他被壁咚了,莫名其妙的,被壁咚了。对象是比他高两厘米,长得很有卖相的长腿男人。

“你起开。”唐昊感觉到鼻尖冒出细密的汗珠,刚洗完澡,整个人又像是被丢进了桑拿房。

“啊?”

日你大爷的,这种时候开始装听不懂人话了。

“有话进去说。”估摸着这时候邹远他们也该散步消食回来了,总不能让他们看到这么滑稽的一幕吧。

“好。”孙翔松开手,乖乖跟着唐昊进门。

“你到底想怎样?”唐昊有些崩溃地问,这货从刚刚进门开始就不把自己当外人,东看看西摸摸,等他把脏衣服放去一边,在单人床上坐下时,孙翔也自觉地在他旁边坐下了。

“不想怎样啊。”孙翔侧过头瞥他,状似沉思,片刻后恍然大悟地道,“你请我进来不就是想干点啥。”

干点啥?唐昊觉得自己一天都处在持续不断的懵逼中。

“比如这样?”见他一脸的茫然,孙翔索性伸出一只手,掰过他的肩膀,凑上去用嘴唇碰一碰他的额头。

明明是纯情到不行的触碰,孙翔自己基本也就是一情窦初开的少年人,这样的触碰情色意味少之又少,唐昊却浑身僵硬了。

这反映让孙翔来了兴致,年轻人总会对未知的事多些兴趣,尤其在阅片无数却不亲身实践的机会时。见对方没有明显的反抗,他得寸进尺,将唇瓣下移,依次蹭过眉心,鼻尖,最终停在两瓣薄唇,伸出舌尖舔了舔。

湿热柔软的触感让唐昊浑身一个激灵,终于想起来要反抗,他猛地推开孙翔的肩膀,用了极大的克制力才没在人脸上来一拳。

“你发什么神经!”整个人像是从蒸笼里出来的,不知是气的还是什么,唐昊浑身颤抖,连说话都带着点颤。

“你讨厌?”孙翔被推开,好在没栽到地上,单人床还算柔软,一点不疼。他坐起来,眨了眨眼,一瞬不瞬地看着唐昊。

哦槽,又是这样,他妈又是这样可怜又无辜的嘴脸,被他这一副纯良的模样骗了多少次了?他脑回路到底怎么长的?为什么能理直气壮地做这种事?

“讨厌就算了。”见唐昊的怒气值还有继续往上飙的趋势,孙翔也不自讨没趣,移开视线,瘪着嘴不开心。

……为什么有种欺负他的感觉?

唐昊心里苦,到底是满十七岁的人了,也不好跟被非礼的小女生似的斤斤计较,他沉默片刻,板着脸,道:“没有讨厌你。”

“真的?”单细胞生物就是好哄。

“真的,不过你再像刚刚那样,我会揍你。”

“嗯,我注意。”

“嗯。”

“……”

“……”

“一起拿冠军。”

“好”
 

评论 ( 21 )
热度 ( 120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