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王昊】风波恶 1

王昊主,一点点双花,大概不会很长吧……。

久不见的古风= =没有手感,也没有文笔,完全hold不住,凑合着看看吧,我已经不要脸了= =

开个坑丢上来,然后就不管惹~~去码翔哥生贺。

《溯洄》的衍生,唐柔唐昊姐弟设定,单独看不影响阅读,写完这篇我大概就能去填周翔巨坑了。

风波恶

“啧,蛊虫进到脑子里,怕是救不回来了。”

“真可怜,明明还这么小。”

“这就是命啊,亏得谷主把他捡回来。”

唐昊隐约听到有人说话,脑髓如被滚烫的烙铁翻搅,浑身上下有千万毒虫啮咬,神智时而清明时而模糊,一抬头,便见到鬼门关和黑白无常,前方是望不见底的深渊。

他还不想死。然而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神智被一点点拉入黑暗。

“你们别吵。”又是一个声音,听来年岁不大,却颇有威严,四下里的窃窃私语蓦地止住了,“这世上没有百花缭乱解不了的毒。”

不知怎的,黑暗中挤进一束微光,刺得他睁不开眼,那束光愈发明亮起来,直至将他完全吞没。

……

“这可真有意思。”说话的人正是百花谷主张佳乐,一身绛色半臂直裰,浅色的衣襟绣有云纹,长发松散地系在脑后,颇随意的模样,“随便救了个人,还是你知道的,该说江湖太大还是太小呢。”

“随便救了个人?”扛着重剑的男人是百花谷另一位谷主,面部线条刚毅,眉毛蹙起时颇有种不容人抗拒的威严,“元气大伤,六个月不能习武,你说随随便便救了个人?”

“你生什么气。”张佳乐因为这事也是挺郁闷,两个月后的武林大会看来是无缘了,他现在一点也没有心情顺着孙哲平,“那小鬼不是你认识的?救了个熟人你还不高兴了。”

孙哲平叹气,他知道这人心情不好,现在木已成舟,多说也是无益,便问:“那小鬼状况如何?”

“不太好,看他造化,三天之内醒过来,那还有救。”

“这小鬼是煞星,唐老爷丢掉他是怕他克死全家,今后有你受的。”孙哲平想了想,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说。

“怕什么,就不信乐爷还能更背一点。”张佳乐不吃这套,他从小就是喝口凉水都塞牙的体质,这会儿倒成了十足的底气。

“好好好,养孩子的事你全权负责,别拖着我就行。”孙哲平知道他心意已决,便不再阻拦。

“喂喂,大孙你还有没有点善心?”张佳乐不满地用手指扣扣桌面,“这小鬼不是和你弟弟差不多大?你就这么无动于衷?”

“小两岁。”孙哲平想起自家被宠上天,每日都在寻思偷学一招半式好上江湖闯荡的小霸王,又是忍不住叹气,一个是习武的天赋奇才,将来要继承斗神之名,另一个却被生父丢弃在深山老林,若不是被张佳乐捡到,怕是尸骨也不剩了。

“对了。”张佳乐再次开口,神色严肃,“这孩子……蛊虫入脑,就算醒了,大约也不记得从前的事。”

“这样正好。”孙哲平道,“死过一次的人还管什么前尘往事,百花谷是他新生,就看他今后想跟着你学暗器还是想跟着我学重剑了。”

张佳乐明白他是彻底打算接受那小鬼作为百花谷弟子了,不禁咧开嘴笑得开心,锤了一下孙哲平的肩,道:“大孙你真够意思!”

“还有啊。”停顿片刻,张佳乐又道,“虽说往事不再提起,好歹血浓于水,留着名姓也好留个念想,哪天他离开百花了,也好知道上哪儿去。”

“他叫唐昊。”

“成,唐昊这名字不错。”张佳乐拽住孙哲平的胳膊把他往外拖,道,“走,我们去看看昊昊怎么样了。”

……

 

六年后。

“说了哥不会骗你的,哎哎,别急着进去。”叶修慢悠悠地吐出一口烟,一手拿烟杆拦住正要往武林大会会场里冲的唐柔,“就在这儿蹲点。”

“为什么不进去?”一身绛红色劲装的少女手握长矛,神色淡漠,指关节却捏得发白了。

“我说你见到人之后打算怎么办?人不记得你啊,话说你俩小时候不是挺不对付的,怎么现在反倒姐弟情深了?”叶修在百花谷为了武林大会临时搭建的竹围栏外蹲下,将灭掉的烟灰磕在砖块上。

“他是我弟。”唐柔见他不慌不忙的模样,想到这人确实从未出过差错,便吸了口气,硬是让自己平静下来,道,“唐家对不起他。”

“在理,血浓于水嘛,你是该见他一面。说来那样都没死,你弟命也是挺大。”

“他真的还活着?在百花谷?”

“哎,和你说过多少次了,王大眼算的卦,不会有错。”

“我们什么时候进去?”

“年轻人不要那么急躁。”一边说着,叶修又把烟枪点上,“坐下等等。”

唐柔只得依言坐下,一张清秀好看的脸上满是藏不住的焦躁。

当年她亲眼看着他爹借着去滇黔一带跑生意的机会,把顽皮的弟弟丢在深山老林里,头也不回的让车夫赶着马车飞快地离开,此后唐家亏损的丝绸生意确实好转不少,只是没多久她娘受不了刺激,彻底疯了。

她一直确信自家弟弟已经死了,直到一年前这个自称叶秋的人跑来找她,说她弟弟还活着。考虑到还有不到半年就要听命于父母和孙府的小少爷成亲,她便干脆收拾收拾包裹,不告而别。

约莫一袋烟的功夫,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叶修忽然站起来,道:“估摸着他们比的差不多了,哥进去看看,你在这儿等会。别瞪我,武林大会是你现在没法想象的,再说,按照张佳乐那个护犊子的尿性,恐怕也不会放你弟进去,就在这儿蹲点。”

说完,脚尖轻点,跃入会场内。

留在原地的唐柔严重怀疑她被坑了。大会的地点十分隐蔽,四周荒无人烟,安静得连鸟鸣也听不见。

是了,这里是百花谷的地界,擅用毒物,遍地毒草毒虫,有哪只鸟是能在这儿活下来的。

等了半天也不见叶修出来,天色完全暗下来。闲着也是闲着,她打算趁这当口练一练战矛,哪知刚舞出一记天击,一排泛着寒光的毒针蓦地钉在了与她不过分寸之远的地方。

对方没有想要她的命,这只是一个警告。

来人也察觉到她的功夫很不够看,干脆从黑暗中显出身形,一步步走过来。

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额发用一根头带束在脑后,凭借微弱的月光隐约能分辨出英气非常的轮廓。

明明看不清五官,她的心脏却狂跳起来,收了战矛以示没有敌意,她试探性地开口道:“唐昊?”

果不其然,少年的脚步顿了一顿。乌云散去,月光明朗,唐柔终于看清楚他的长相,虽与小时候大不一样,好在当年眉眼的痕迹还在,她愈发确信这就是她被抛弃的弟弟。

……

武林大会为期七日,现在是第三日,正是各门派士气正旺之时。百花圈出的地界很大,叶修在会场绕了好一会,才寻得微草的营地,循着药香,很快找到微草堂主王杰希的帐篷。

许是一整天都在比武,现在已是疲惫不堪,帐篷里的人正撑着额头小憩。叶修寻思一番,放轻脚步,隐藏气息,一步步靠近放于案上的灭绝星辰。

就在他刚要伸出手时,小憩的人忽然睁开眼,定定地看着他,一双大小眼让人瘆的慌。

叶修自知败露,一边收回手,一边打哈哈:“呵呵,果然瞒不过你,是不是连哥要过来找你叙旧都算到了?”

“叙旧?”王杰希重复一遍,坐直了身子,“我们有旧可以叙?”

“别这么不讲情面。”叶修自顾自拉过一张竹椅坐下,“上次让你给小唐算个卦,你还想挖哥墙角,太不厚道了。”

“报酬准备什么时候付?”

“抠门啊,大眼,最近手头紧,等下回。”

“你来就为了说这个?”王杰希给自己倒一杯热茶,轻啜一口,道,“你想拿灭绝星辰?为什么?”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一句话,给还是不给。”

“呵呵。”王杰希斜睨他一眼,随身佩戴的剑岂是说给就能给的。

“不给?”叶修挑眉,“不给那哥只能抢了。”

说罢一掌劈向王杰希握住宝剑的手,被早有准备的微草堂堂主拦下。

叶修当年就三五不时做个妖,察觉到这人在附近徘徊时,他便做好了恶战一场的准备。

“你试试看。”王杰希面无表情地说。

……

带领微草名震江湖的王杰希不是好对付的主,最终叶修没能抢到剑。若是拼尽全力他定能胜王杰希一招半式,可暂时没这个必要,还未到彻底翻脸的时候。

后来他又拐去蓝雨那儿转一圈,和黄少天喝掉一壶茶,听他絮絮叨叨说半天,什么既然来了怎么不借机宣布重出江湖啊,明天我们上场切磋一下,你可别跑啊之类之类的,听到耳朵痛才朝客栈走。

包子和魏琛在喝酒划拳,吵吵嚷嚷的引人侧目,横竖也没别人,便懒得管他们了。目光转了一圈,见唐柔坐在窗边,眼神放空也不知在想什么,不禁啧了一声,在她对面坐下。

“见过你弟了?”他问。

“嗯。”唐柔点头,“他过得很好。”好的让她惊讶,让她羡慕,甚至怀疑当年他爹做的是对的。

“那是,张佳乐虽说二了一点,人还是不错的。怎么?见你弟过得好,不开心?”

“不,只是觉得没什么可以替他做了。”

“好了好了,特地跑来见一面已经仁至义尽了,打起精神来,咱兴欣还有很多事要做,等到变成名门正派,说不定哪天就在武林大会碰上了,你这样妥妥的被虐。”

“不会,我要变强。”

“嗯嗯,觉悟不错。”

……

 

一年后。

这世间,唐昊最恨的便是鬼神天命之说,算命先生是叫他最为不耻的,不过是讨口饭吃的江湖骗子,偏要打着上通天文下晓地理的牌匾,穿一身道袍,仙风道骨的模样,掐指一算,定了人的命数。

命数是什么鬼东西?他要如何走便如何走,地府的阎罗要抓他,他也是不会从的。

张佳乐说他几年前从鬼门关走过一遭,他却全然不记得有这回事。

不如说,十岁以前的事,他半分也想不起来,只记得这六年来和他的两位师傅学武。一个拉着他要他学暗器学蛊毒,一个又要他学重剑,到头来两边都学了个五六分,自成一套不伦不类的功夫。

也亏得他从鬼门关走过一遭,不说百毒不侵,好歹江湖上大多奇毒都奈何不了他,也算是天赋秉异。

他本该和同门师弟邹远一起,将百花谷发扬光大,并且再过一年,他便有了参加大会的资格。然而去年的大会,事情有了变化。

现今他只身前往江南,一方面受张佳乐所托与江湖上另两大用毒高手,微草堂的王杰希与霸图帮的张新杰会面,共商近日嘉世异动之事。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寻一寻他的根。

行至徽州一带,他照例寻了个客栈歇脚,不想进门就见一算命先生被男女老少围得水泄不通,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也久久不散。

眼前这个算命先生倒和他平日里见过的不一样。一袭素色青衫,背上背的不是装样子的桃木剑,而是实打实的真剑,他看得出来那是一把好剑,层层白布包裹下剑气尤不可挡,怕是普天之下极为罕见的神兵之一。

可收钱算命这事,又实在不符合高手的身份,该不会除了江湖骗子还是行苟且之事的盗贼,盗剑换得钱财?啧,单凭看,还真看不出这人深浅。

心下一合计,唐昊便也跟着挤进人堆,听那先生算命。什么红鸾星动,火光之灾,行善积德,一套一套的,听得他云里雾里。算过命的都心满意足地走了,他被推搡着向前靠,没一会,竟是莫名其妙面对着那算命先生坐下了。

他发现这算命的是个大小眼,莫不是真有窥得天机的阴阳眼?

“少侠眉宇之间有股煞气,怕是不祥之兆。”

不想第一句话就叫他失望了。

“此行可是要往江南去?若是,务必三思而后行。”

“哼。”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江湖骗子,信他才有鬼。

“若执意前往,则需放下执念,万事小心,不可穷追猛打,方能保性命。”

“谢过了。”唐昊从衣袋里掏出几个铜板,拍在桌上,转身离去前送了算命先生一个白眼。

唐昊最恨江湖骗子。

依照一年前武林大会上,自称是他姐的那女人所说,就是因为当年茅山道士胡乱算的一卦,害他被丢弃在毒虫瘴气遍地的滇黔一带,险些丢了性命。

后来他向张佳乐求证,被证实之后,更坚定了只身前往江南的决定。正巧又赶上百花谷情况有异,孙哲平手伤未愈,张佳乐不得脱身,他便主动请缨,代替其前往江南会一会王杰希和张新杰。

唐昊见那算命的两个时辰之内赚足他从百花到嘉世的路费,心下忿忿不平,决定给这个江湖骗子一点教训。

佯装解手经过,神不知鬼不觉在那人的酒里下了百花谷的泻药,无色无味,药性极大,这个量估计今晚就能让这骗子去半条命。

然而第二日清早,唐昊从房间出来,就见那算命的坐在楼下喝粥吃早点,神态自若,丝毫没有被下过药的迹象。

 

评论 ( 18 )
热度 ( 53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