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百日王昊】我觉得 我哥们和我房东 有一腿(完结)

14~16完结。继续更三章,粗长7k+

虽然完结得不太满意,好歹还是按原计划的时间完结了嘛,啧啧,开始的时候说我帮naki圆故事,结果最后脱纲跑了,等她来给我圆。哥完结了 @Nakikun 你准备啥时候更啊?

另外这篇…除去轻松向的论坛体,其实也是出柜文,虽然没有出完整,好歹是出了,第一次写这样的内容,纠结死。反正肯定不会那么恶搞魔性哒,要魔性找某个蛇精病啊→_→

14

快两个月没更新了吧,因为之后的事情实在没啥爆点。我和我哥们忙着复习迎考,Z研究生,学的又是法律,没几场考试,最轻松。而作为理工狗的楼主是几个人中最忙的,一旦忙起来,发现JQ的眼睛也就不那么敏锐了。

最坑爹的是,考试安排表出来,楼主发现几门考试排得特别密集,为期两周的考试周全部集中在第一周,我哥们也是,毕竟我俩专业相通,他要考的我基本也要考,他不考的我还是要考。

我哥们看到时间表倒没觉得坑爹,反而非常高兴,竟然打开电脑开始查回国机票。

哦,考试周没有课,整个第二周都是空的,再加上工程类大一大二学生每个二月开学都有一周要做课题,而大三学生则不需要,也就是说,我们足足空出两周有余的时间。这一年的春节在二月初,正好赶在这两周内。

两周的时间也着实太短,算上在飞机上的耽搁,再倒两天时差,掐头去尾三天也就没了。这货乐颠颠地订机票,该不会真惦记着他表哥说的压岁钱吧?来回机票钱都够发十次压岁钱了好吗!

我对他表示深切的鄙视。

他瞥我一眼,道:“你就不想吃小笼汤包,糯米甜藕,西湖醋鱼,盐水鸭,白斩鸡还有红烧狮子头吗!”

我一听,当场懵逼,哟呵,这货对沪菜还挺了解的嘛!小婊砸,是不是一直想来蹭饭啊!别说,馋虫还真给勾上来了。我扑过去,吼道:“大王带我一个!”

我俩定好机票,都是先飞祖国伟大的首都,再分别转机去S市和K市。Z没法和我们一起,商科的考试集中在考试周的后一周,他愣是被那两场考试绊住了,看着我们兴致勃勃地商量回去大吃大喝,别提多郁闷了。

房东当然也不能回去,上班族,没有那么多假,连圣诞节都只有一周法定休息日。他似乎很久没有回家了,去年王父王母倒是来看过他。

于是一月末考完最后一场,我和我哥们收拾收拾包裹走人,徒留两个看家的满脸哀戚。

春节那一天我刷新微信好友圈,见我哥们更新一条状态,配图是一个红包外加几张红彤彤的票子,上书:表哥给我发压岁钱,表哥世界第一帅。

我笑得停不下来,即使知道这肯定不是出自他本意,还是忍不住发消息调侃他:竟然为几百块钱折腰,看错你了。

果不其然,他说是玩大冒险被坑了。

这还不算完,半小时后他又发一条状态,圈了房东,配字“约吗?”

哈哈哈哈哈这是输得有多惨?房东没说约还是不约,秒在下面回复一个戴墨镜的酷酷表情,我哥们则回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想约就直说嘛!这么互发表情打哑谜算怎么回事?

过了一会再刷新好友圈,我看到房东也有一个状态更新,是一锅看起来非常寡淡的火锅,几样常见的蔬菜,肉都没几块,不禁心生怜悯。定睛一看,Z在下留言一个笑脸,不知为啥更加心疼了。

哈哈哈哈哈楼主我决定把这些天吃的好吃的全部发上好友圈艾特他俩,让他们解解馋!怎么样!够意思吧!

没想到第二天下午,Z给我发消息说他考完试也回国了,这会在S市,刚下飞机。

啧啧,过年都没赶上,还回来干啥?不心疼机票钱啊?在大英腐国浪的够多了,回大天朝还是和这家伙一起浪,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正月一过,假期也就过半了,我和哥们订的回程机票都是在B市转机,我俩一琢磨,决定把国内转机的那一趟改签一下,提前两天去B市浪一浪,不想Z那家伙得知后也跟着我一块去了B市。

更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和我哥们在B市机场见面,房东和大表哥也在。

这是个什么情况!?

“太久没有回家,所以请假回来。”房东说。

我哥们他大表哥在B市工作,我哥们说要去B市浪,他就干脆一起提前回去了。

大表哥穿得很喜庆,一身红,据说这样能赶走霉气,我觉得他完全是想多了。这人一见房东就开始挤眉弄眼,欲言又止,可惜房东get不到他的电波,气定神闲地问我们晚上去全聚德吃烤鸭,还是去啥啥地方吃夜市。

最终大表哥忍不了了,拉着我去小角落,问他俩有啥进展没有。

啧啧,明明一个半月前还抵死不让别家的猪拱他家白菜,现在咋又操心得跟老妈子似的?我如实回答,好像没什么进展。

大表哥立刻怒骂,怂逼。

我汗颜,问他唐家二老那里怎么说,他沉默一会,回答,还需要时间。

为啥他俩谈个恋爱,我俩要这么操心?我深沉地思考起这个问题,安慰他说,前段时间忙考试,房东大大不好让我哥们分心。

吃过晚饭去当年他们住的四合院散步,现在已经换了住户,布置倒没怎么变,大表哥一路走一路感叹物是人非,喋喋不休地说哪棵树是我哥们当年爬过的,哪个地方曾经有糖画摊子,他带我哥们来买过。

我哥们的糗事被他一件一件拿出来说,气得不行,屡次让人闭嘴,收效甚微。

最终我们停在一条窄窄的石子路上,大表哥问我哥们还记不记得这里。我哥们闻言“哼”一声,扭头不说话。

“当年这里有个滑梯。”大表哥指了指一尊奇形怪状的雕塑,说,“现在已经不在了,前面还有一家诊所,现在也不在了。”

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繁华的灯火。

“要不要让大眼再背你一次?”大表哥忽然扭过头,笑意吟吟地看我哥们。

“哈?”我哥们一脸的你有病吗,就他这小身板!?

不懂风情,我默默鄙视他,人是想告诉他这世界变化太快,美好的不会保留太久,所以要珍惜眼前人。房东那么多年前背着他走过这一条石子路,现在仍然站在他身边,多不容易,他真心幸运得不得了。

大表哥没有执着于让他明白,反而对我和Z抱歉地笑了笑,说:“过来玩还要委屈你们跟着,乐哥明天保准好好补偿,带你们吃遍老北京。”

“没事啊,挺有意思的。”我连忙说,Z也赞同地点头。

第二天大表哥果然带我们四处吃吃吃,什么大同涮羊肉,拔丝鸡盒,京酱肉丝,爆肚,驴打滚……把我们一个个都塞得圆滚滚的,直呼来这一趟值了。

原本S也是要来的,无奈他被家里人绊住,脱不了身。稍晚一些的时候,我们去房东家拜年,老王家和老孙家搬过家也是邻居,干脆顺道去S家走了一遭,还平白得了俩压岁包。

王家二老对房东是放养政策,放心得很,只要他在国外过得好,那就一切都好。见家里来了仨不认识的帅哥(我哥们变化太大,他们没认出来这是当年的小正太),王父的目光在我们身上转来转去,没有厌恶或是不适,只是满满的探寻。

后来我才知道,房东早就跟家里人出柜了,性取向问题,天生的,这个没法改也改不了,刚出柜那阵子有过极为尖锐的矛盾,时间一久,对此的了解一点点加深,也就都释然了,只希望自家儿子找个喜欢的好好过日子,反正大不列颠氛围好,也有法律法规做保障。

那个探寻的目光可能是在疑惑哪个是他们儿子的男朋友。

我忽然意识到,出柜或许没有想象的那么难,gay也并不如想象的那么不被老一辈理解。

做父母的,终归会极尽所能理解自家孩子的需求。

哦对了,T女神也回国浪了,都挑这时候,约好的吗?既然都在大B市,第二天晚上我干脆拉着Z也去给她们家拜个年,T家老爸是个女儿控,果然做父母的都爱宠孩子,哪怕具体表现的方式不一样。

假期结束前,我们买了成吨的特产塞进行李箱,大表哥还给我哥们塞了成吨的鲜花饼,四个人扛着大包小包哼哧哼哧地上了飞机。

 --------------------------------------

从这里开始默认周翔已经修成正果,naki好像大概似乎是这么安排的……吧?

15

别吐槽楼主为什么又两个月不更新,实在是情况有变,逼不得已。

情况有变是说……Z发现我的帖子了,就在过完年回大英腐国那几天,他看完我的帖子,很生气,还有一点点受伤,跑来找我谈了人生。

我们俩现在的关系有些变化,至于是什么变化,你们不需要知道= =

回到我哥们和房东的问题,没错,连我都和……咳咳咳,什么也没有,总之他俩到现在都没成,我真特么捉急得不得了。

我猜两个月过去Z已经把这帖子忘了,于是冒着被抓包的危险爬上来更新,你们要夸奖负责的楼主!

新年之后的日常也没啥爆点,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大学第三年我和我哥们都面临一个选择,是尝试在这里找工作呢,还是直接回国发展?

最后我们一致决定……把研究生一起念下来再说(……)

这不妨碍我哥们开始实习,春季学期他的课很少,几乎没有,全都是做课题,时间弹性很大。房东给他开后门,他意思意思投个CV就跑去实习了,啧啧,无耻的权限狗。

不过我哥们是真有能力,这一学年工科的七千镑奖学金被他这个小学霸收入囊中,可惜法学没有这样的福利,不然Z也得拿一大笔奖学金,妥妥的。

我哥们实习的那一段日子,这俩人每天早上一起上班,晚上一起下班,这个帮那个提包,那个帮这个开门,老夫老妻的腐臭气味扑面而来,我和Z简直想戳瞎两眼。

没错,都到这份上,他俩还没有确认关系。

我哥们也不是一点没有开窍,这人不是傻子,也能从房东愈发明显的暗示和愈发暧昧的举动中明白他的意思,他在反思,并且渐渐地改变。反思的内容具体为,他对房东到底是不是那个意思,有没有可能和那大小眼过一辈子。

这些是我和他谈心的时候知道的,有一段时间他特迷惘,一边说我不靠谱一边把我当人生导师,没事就来倾诉一番。

我说他想太多,想太远,年轻人嘛,就该活得恣意一点,何必考虑一辈子的事。他却说如果不是认定一个人,不是打算和他过一辈子,那谈恋爱纯粹就是浪费时间消磨生命。

对待感情的态度不同,我俩简直不能做朋友,他对我表达深切的鄙视之后,自己一个人琢磨去了。

我猜他差不多也该有答案了,只差一个契机捅破那一层窗户纸。

这一学期土木有社会实践,挑选几个和学校合作的公司参观,我挑了房东任职那家,顺便“探班”。

去之前对他们保密,因为这样,有幸看到非常有趣的事。

楼主本以为是我哥们占了房东便宜得了房东关照,到公司一看,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哈哈哈看那傻逼对房东马首是瞻的模样,好让人心疼啊!

没错,我哥们不仅忙自己手头的事忙得焦头烂额,还要被房东各种使唤,端茶倒水送资料,以及跑腿买盒饭。

奇怪的是,这人一句怨言都没有。

被我看到这副囧样,他面上也挂不住,解释:实习其实是房东提议,他答应是因为房东帮他LL欧气冲天的十一连抽,所以他才进驻房东公司,给他捏肩捶背做跑腿小弟。

哦,原来十一连抽的报酬是这个啊。楼主的嘴角抽了抽,又听说他因为积极的表现被房东的上司赏识,甚至考虑等他一毕业就签下来做正式员工。

呵,如果合同签下来,我哥们十有八九得留在大英腐国,房东这如意算盘打的,心脏极了。

参观日楼主被他们公司的一位英国小哥领着四处转,到中午也就差不多完事了。来都来了,还被房东请吃饭(我哥们跑腿买的),考虑到下午没课,闲着也是闲着的楼主决定多呆一会。

我哥们手忙脚乱地修正结构设计稿,计算安全系数和承载力,画CAD图。作为中国好兄弟,我得帮他分担一点工作。

分担归分担,楼主毕竟不是熟手,帮不上大忙。到下班,这货还是累成狗。房东今天没有开车,我们三个结伴坐公车回家,他俩并排坐双人座位,我坐在他们后面。半个小时的车程,累成狗的某人居然堂而皇之地将脑袋靠在房东肩头,一边靠还一边抱怨:“你回去多吃点,没肉硌得慌,还有你咋这么矮,真不舒服!”

“嗯。”房东笑着答应,和在公司时的鬼畜上司一对比,判若两人,他又问,“晚上想吃什么?”

哎哟我了个去,为什么背景变成了粉红色?请赐我一双钛合金狗眼吧!他俩是不是忘了我还在啊!太放肆了吧!

“随便。”我哥们皱眉,懒得想。

必须随便啊,房东做什么你不爱吃啊!

不是情侣,胜似情侣。你俩还不如趁早捅破那层窗户纸呢!

这样的状况持续到四月,捅破窗户纸的契机来了,你问我怎么知道?这是男人的直觉,你不需要问太多。

四月份有复活节假期,为期三周,国内没有这个假,再加上四月之后通常是春季学期密集的死线季,因此少有人挑这个时候回家。

不回国,出去浪个一两周还是没问题的。四个人一合计,决定自驾游去德国。房东已经拿到大不列颠的公民身份,去欧洲不需要办签证。我们仨苦逼的天朝人迅速准备好材料,挑选一个黄道吉日跑去伦敦的鉴证中心递签,一周之后顺利拿到签证,开开心心地商量定好行程安排。

一周不能去太多地方,再说又是自驾游,不方便跑太远。我们把目的地锁定德国西部,科隆,海德堡,斯图加特,最后是弗莱堡。

弗莱堡,边境小城,有黑森林,Titisee(蒂蒂湖),还有布谷鸟钟,以及最重要的,很多樱桃的黑森林蛋糕。

啊,告白的好地方。

楼主我一边寻思一边路过房东的房间,见他手里有一个挺眼熟的红色天鹅绒盒子,睁着双大小眼端详半晌,塞进行李箱里。

嗯嗯,果然是告白的好地方,你看房东也这么想呢。

明天出发!有点小激动!一激动就睡不着!睡不着就打机!打着打着打得太忘情,把鼠标键盘拍得噼噼啪啪响。

住在隔壁的我哥们坐不住了,破门而入,怒道:“大半夜不睡觉你做什么妖!”

呵呵,这货想也是激动到睡不着,跟春游的小学生似的,幼稚。

要想睡,哪里会在意这一点点声音?

……于是我们俩坐下一起打机。

打到凌晨两点才肯收手,收手也是因为说好早上六点半起床,不睡一会实在不行。

临回房,我哥们倚在门口,问:“脱单是个什么感觉。”

我打着哈欠,漫不经心地回他:“怎么?寂寞了?想脱单?”

他横我一眼,道:“我是看你一脱单智商就直线下降,担心。”

“呵。”单身狗就爱酸脱团狗,楼主不在意,道,“你自己体会不就知道了。”

“呵。”我哥们想嘲讽回来,被我迅速截住话头。

“相信你很快就能体会到哒。”我说,说完不耐烦地把他推出去,关门关灯。

我忽然觉得这是一个挺值得纪念的夜晚。今后我俩都脱团了,会不会没有机会一起浪?倒也不至于,那到底是哪里变得不一样了?想半天也没想出结果,那就不想了,睡觉睡觉!

 

16

这是本楼的最后一更,没错,时隔半年,这个帖子终于要完结了。完结之后也欢迎各位留言开脑洞,最好多多送上对我哥们和房东的祝福。

他俩成了,没有什么花前月下,也没有什么霸道总裁的戏码,就那么简简单单地成了。简单一点才是生活嘛,他们仅仅是相爱的平凡人。

你说这一章的措辞和之前不同?因为这个帖子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啦,T也有参与最后一章的撰稿,按她的说法“一颗少女心萌得不要不要的”。

不知情的好像也就只有我哥们了吧……

说回正题,他们确实是在自由行途中捅破那层窗户纸的。楼主早就料到这一点了,只是不知道房东会挑怎样一个时机出手。

没想到是我哥们先出手的。

德国的高速公路大多不限速,只有一小部分路段限最低速,也就是说,一口气飙到250也没人拦。

房东确实这么干了。这人平时看着沉稳大方,开车飚上高速路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我怀疑他是人格分裂,要不就内心藏着一个小宇宙,难得逮着机会一定要爆发一次。

哦对了,有次我哥们生病,他不也是用两个小时飚完四小时的路程,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德国的公路很平整,但是地势不平,250的极限速度上下颠簸,还时不时带漂移,急弯,亏得车子也是好车,不然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

车子经得起,人经不起啊。

没错,Z,很不争气的晕车了,从科隆飚去海德堡的一路上,这人死死扶住把手没有松过,脸色刷白,下了高速房东直接往海德堡的城堡开,我纠结一会,还是没和房东说停车让这人缓一缓。毕竟晕车也是挺丢脸的一事,还是不要让他犯尴尬癌了。

一路开过来,坐副驾的我哥们全程兴奋激动,下了车还在夸“刚刚的漂移不错啊!”“车技见长嘛!”“后天去斯图加特敢不敢再开快一点!”

喂喂喂!还有没有一点舍友爱了!没看见Z已经快吐了吗!

Z确实去吐了,刚下车那会还好,只是脚步有点虚浮,我们在餐馆坐下后,他脸色一白,跑去卫生间了。

订的餐馆是传统的德国餐馆,海德堡依山而建,餐馆和旅馆都在山上,视野很好。

餐馆的灯光打得很暗,吃的是格调,是氛围,是心情。

楼主现在没心情吃,想了想还是不放心Z,便跟着去了洗手间,见他又是干呕又是洗脸,半天也没见好,担忧地提议:“要不要出去吹吹风?”

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能缓解晕车恶心的症状,这个亲测有效。于是我俩没和房东他们打招呼,直接出了餐馆。沿小路向上走一段就是山顶,山下被星星点点的灯火点亮,还有倒影星光的莱茵河,风一吹,别提多舒爽了。

二十分钟后,我们回到餐馆,借着昏暗的烛光见到惊人的一幕。

我哥们越过桌子,一脸凶神恶煞地拽住房东的衣领,而房东则是一脸状况外,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我正要冲上去教育我哥们“打人是不对的”,他却忽然咬上了房东的嘴唇。

很用力,出血的力道,看着就疼。房东没反抗,任由他咬,分开的时候嘴唇破皮了。咬完后,我哥们血迹没擦,气哼哼地跑出去了。虽然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总之追上去准没错,万一他要想不开呢?

这货也是直接往山上跑,楼主今天体会了一把当奶妈的滋味,操心完那个操心这个,喝喝。

“你怎么回事?亲完就跑,怂不怂啊?”我问,发现又走到了刚刚那个能够俯瞰山脚的地方。

他把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半天才闷闷地说:“我跟W告白了,那家伙居然让我别闹,想清楚再说。”

“哦……”我什么都不想说,房东估计没想到我哥们会突然告白,我哥们的爱情观保守,房东更加保守,认准一个人就是要过一辈子的,收到告白还没来得高兴,肯定要先老气横秋地叨叨逼一通,把我哥们做好的心理建设给推倒了。

“我倒要让他看看是谁没想清楚!”

“……”所以你就咬人么?

我哥们生气了,房东你快哄哄- -

当晚我和我哥们住一间房,去隔壁借手纸的时候,分明听见Z也在和房东谈人生。房东说他听到告白那一瞬间,当场懵逼,原本应该立刻答应的,话出口的话却不是那么回事,可能也因为被抢先了,不甘心吧。

哦,别看房东平时沉稳可靠无所不能,其实是过几年就能晋级大魔法师的人,换句话说,恋爱经验少得可怜。要怪也只能怪我哥们的告白方式太粗暴。

之后几天我哥们一直对房东甩脸色,要多幼稚有多幼稚。我们在斯图加特呆了两天后,出发去弗莱堡,这是自由行的最后一站。

快趁最后两天麻利地搞定啊房东大大!

我们第一天住在弗莱堡市内,第二天住在郊外的蒂蒂湖边,吃黑森林蛋糕吃了个爽<( ̄︶ ̄)>

捉急的楼主我想方设法给他俩制造机会,吃过午饭特地跑去旅馆前台买了两张游艇票,跟我哥们谎称:买了票才想起来Z晕船,去不了,你和房东去吧。

他大概想说我俩也能去,然而看了看Z楚楚可怜的小眼神,嘟哝一句“狗男男”,便乖乖去找房东了。

我猜他也挺希望有一个能够说清楚的契机,他这人就这样,愈挫愈勇,哪怕前两天碰了一鼻子灰,过两天也能重振旗鼓,主动出击把人追到手。

嗯,然后他俩就成了,具体过程没有亲眼目击,这俩人游湖回来,我看见他们手指上多出一枚铂金指环,就知道,这事没跑了。

后来我问我哥们那天你俩咋回事,他说还不就是在船上呆得好好的,房东忽然对他道歉,说那天收到告白很高兴,就是一时没反应过来,说了让他误会的话。

我哥们表示他听到这话的时候内心是狂喜的,是得意的,面上却是淡定的,冷静的,这人昂着下巴对房东说:“你别指望我说第二遍。”

房东笑着摇头,道:“不用,这次我来。”

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戒指,不由分说套在我哥们的无名指上。这次换我哥们当场懵逼,懵了一会脸蓦地红了,结结巴巴地问:“你你你什么意思?”

“就这个意思。”房东一边说一边踮起脚,亲了亲我哥们的额头。

不得不说,这样的告白画风才是正常的,像我们哥们那样霸道总裁ver.一脸“做我女人吧,有肉吃”,根本不行。

原谅楼主不能说更多细节,以上内容已经含有大量脑补。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我也没有上帝视角,不可能面面俱到地将他们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全部展现出来。

这些也不重要,结果是好的,已经足够。

是的,他们成了,你说坑爹?没有爆点?早说这就是一个平平淡淡的故事,不要为难楼主强行狗血啊。

回到英国后,我问他有什么打算。他们都是考虑周全,把目光放在一辈子的人,难免提前做准备好面对前方可能有的一切障碍。

比如世俗的目光,比如我哥们的爹妈,虽然大表哥一直在努力,这毕竟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回答:“能有什么打算?一起过呗。”

说完扭头画图纸去了。

说的也是,没有什么比一起过更加足够了,两个人在一起,爱着对方,没有什么是克服不了的。

作为好兄弟,一生的挚友,唯有祝他们过得都好。

 

-end-

全文3.8w,人生第一个王昊中篇啊!好像也是第一篇达到中篇篇幅的王昊文?抢到首杀了!开心!

文不长,在想有必要弄个TXT卖安利么。。

评论 ( 23 )
热度 ( 116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