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百日王昊】我觉得 我哥们和我房东 有一腿

11~13,更三章,粗长7k+

脱稿了于是能浪了xxx大表哥持续刷存在感,只是想苏一下乐哥(¯﹃¯)画风越来越不对了,OOC注意!我大概要不管Naki脱纲跑。希望百日下的文章都能粗长一些,于是把非百日的文章都合并到百日下了~

顺利的话,这文明天完结~


11

今天天气晴朗,白雪纷飞,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圣诞节。

作为天朝人,自然对这节日没啥想法,无非又多一个大吃大喝的理由。楼主前几天吃吃喝喝再到处玩一玩,没想着更新,趁今天外面商店全面歇业,窝在家吃团圆饭,终于逮着机会更啦!

我哥们这个大表哥啊,真乃奇葩中的战斗机。他来到大英腐国,第一餐居然说想吃炸鱼薯条,第二餐腰子布丁,第三餐……第三餐他问能不能吃哈吉斯。不懂这是啥的可以去百度一下,苏格兰国菜,包你终生难忘。

这一要求被房东严正拒绝,说不在苏格兰吃的都不够正宗,不够血腥,想吃的话过两天可以带他们去苏格兰。

大表哥说不用,这次过来就是看看我哥们,看他过得好不好,有没有被欺负,完全不想到处乱窜。一边说一边意有所指地斜着眼瞥房东。

我哥们闻言抓耳挠腮,说有什么好看的,你跟S难得来一趟必须得到处走走。

“怎么,不欢迎哥啊?”大表哥一巴掌拍上我哥们的脑门,我哥们居然老老实实没敢还手。

后来我才知道,我哥们确实是不欢迎他表哥的。这朵奇葩说着要看看谁敢欺负我哥们,其实正是最喜欢欺负他的那一个。

我哥们胆子挺大,平时我们一起看个鬼片啦,惊悚电视剧啦,这人都是完全不为所动的,一边看还能一边吐槽特效做得太烂。没想到这回他居然被大表哥一个看似平淡无奇的鬼故事吓到了。

故事挺简单,无非是老北京四合院水井里的女尸,每天傍晚出现在胡同口的白衣卖花女,还有西房门口永远晒不干的床单,每到午夜十二点就啪嗒啪嗒滴血。

都是差不多的老梗,饭后我们坐在一起喝茶,大表哥忽然就开始讲这个故事了,讲得绘声绘色十分忘情,可惜楼主我还是听得想睡觉。

不想我哥们居然被吓到了!握着茶杯的指关节捏得咯吱咯吱响,面色发白,额头冒出冷汗,被吓着还抵死不承认,偏偏要做出一副神态自若的模样,可惜在场的人都看出来了。

最终是S先看不下去了,拿胳膊拱了拱他的相好,说:“同个故事讲这么多年,还不腻?”

“就是。”我哥们立刻顺着S给的台阶下来,起身去洗手间。

“抱歉抱歉。”大表哥收起阴森森的死人脸,换上特别阳光的笑容,压低声音对S说,“你看这么多年HH的反应还是很有趣。”

除了去洗手间的我哥们,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

这特么是亲哥?

嗯,楼主必须给他点个赞。

这还不算完,第二天吃早饭,楼主发现我哥们又是纵欲过度的憔悴脸,一问才知道昨晚他大表哥居然扮鬼吓他,那种头发盖过脸,白衣飘飘的女鬼,还带上特别逼真的死人妆面,为了吓个人也是蛮拼的。

“哦,那你昨晚怎么驱鬼的?”我问。

“……”我哥们咬着牙没有说话。我忽然注意到房东的精神也不大好,大小眼里布满了血丝……咦?好像明白了什么。

吃完早饭我哥们带着他表哥和S去室内的植物园散步,我,房东还有Z出门屯粮。趁当事人不在,楼主连忙感叹我哥们命运的悲惨,咋就摊上这么一跳脱的表哥呢。

房东先是表示赞同,那两个人,尤其是大表哥从我哥们挺小的时候就以欺负他为乐趣,鬼故事的背景就是他们当年住的四合院,有一天天黑,我哥们在弯弯绕绕的胡同里迷路,秋天阴风阵阵,刚好有白床单被风吹跑,还有一家人洗过的衣服掉色,鲜红鲜红的,就跟滴血一样,啪嗒啪嗒地滴到我哥们脸上,给我哥们幼小的心灵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正因为有过心理阴影,才怕成这样。

哦对了,恰好那段日子传言附近有人贩子出没,可把他们三个急坏了,就怕他们家水嫩嫩的小正太被人贩子看中拐跑了。于是四处找,整个居民区都跑遍了,最后是房东发现躲在大榕树上抱着膝盖瑟瑟发抖,不停吸鼻子还倔得不肯哭出声的我哥们。

大表哥见人找到了,一边揉搓教训之,一边心有余悸地喝水压惊,照房东的说法:“魂都吓飞了。”还说大表哥虽然喜欢欺负我哥们,其实是一个好哥哥,比如我哥们那会被高年级杠把子的嘲笑头上包着纱布鼓鼓的,丑疯了,他大表哥居然跑到我哥们学校,把一天到晚敲诈学弟零花钱的小恶霸教训一顿,没想到后来被拼爹的小恶霸报复,丢了交换生的机会。我哥们知道后很生气,结果大表哥笑嘻嘻地揉一把他脑袋,说这样刚好,可以继续罩你。

除去坏哥哥和好哥哥,这人还是一位管的特别宽的哥哥,我哥们初中那会,陆续有女生对他表白,三年下来居然一个都没成。原因是他大表哥扬言说,凡是想进唐家门的,必须先过他这一关,其狰狞的面目吓跑无数妹子,直接导致我哥们到现在为止还是毫无恋爱经验的单身狗。

换句话说,要攻略我哥们,必须先攻略他表哥。

意识到这一点后,我看向房东的眼神多出几分怜悯,那样一个蛇精病,到底要怎么攻略?

房东气定神闲,胸有成竹,我猜他心里已经有谱了。

这一想法天真极了,因为当晚楼主就被狠狠打脸。

家里不止有Xbox,还有一台Wii,前者我和我哥们有事没事会拿出来玩两把,PK几局,各种游戏都能玩,后者不怎么常用,这两天终于派上用场。

房东和大表哥用Wii玩起超级马里奥,房东毫不留情地把人狠狠虐了。说狠狠虐了也不合适,因为大表哥的操作其实挺不错,无奈房东更胜一筹,每一次都以微弱的优势先一步抵达终点,大表哥更是好几次幸运E,直接被坑回起点。

幸运E何苦和幸运A较真?大表哥偏偏不服,连战N多局不肯停,直到S拖他去睡觉才咬着牙丢下手柄,说:“大眼你给老子等着!”

大哥,你是来旅游的还是来探亲的还是来打超级马里奥的啊?

房东,这时候不得使劲讨好大舅子?这么拉仇恨算怎么回事?

哦对了,大表哥和S这几天都在我们这儿蹭住,他俩是一对,肯定得住一间,我哥们也不好意思让我和Z委屈,思来想去只能把自己的房间让出来,跑去和房东合住一间。

大表哥对这个安排表示很不服气,说应该他和我哥们一间,房东和S一间,结果被S暴力镇压。

啧啧,可怕的弟控。

啧啧,一对狗男男。

懂了吗?现在可以发挥想象力了,猜猜看我哥们被他大表哥吓尿的那一晚是怎么熬过去的。

猜对有奖啊!

 

12

猜对有奖什么的,其实楼主我也不知道真相,哈哈哈所以奖品什么的都是浮云~

你们别说我欺骗感情啊,楼主我就开个玩笑,你们还信,蠢不蠢!废话不多说,我们接着上次的扒。

房东似乎和大表哥杠上了,明里暗里不停较劲,闲的没事抓紧机会互黑几句,一个说对方是再有三年就能晋级大魔法师的万年处男,另一个则说对方是万年无缘第一的超级幸运E。这状况倒是让我哥们乐上了,每次都特不屑地拉着我说:看那俩傻逼,幼稚死了。

“……”你不想想他们为什么较劲。

这几天我们一起去临近的约克玩,那里有北英格兰最好的茶室,估摸着也是觉得有必要拯救一下大表哥的味觉,几个人一合计,在茶室坐下了。三层的精致点心架,第一层蛋糕和马卡龙,第二层司康饼,第三层三明治。楼主喜欢甜食,Z不喜欢,我俩自动结伴分吃一份,不参与到那边的修罗场。

这不,四个人又纠结上了,。

我哥们和他大表哥都嗜甜,房东和S则对甜食不感冒,最后分配的结果是房东和大表哥分一份,于是小餐桌上火星四溢,险些为草莓塔和火腿三明治的归属爆发世纪大战,啧啧,说好不爱吃甜食的呢,房东遇上大表哥咋就长回去十岁了?

喝完下午茶,我们一路飙车去曼城,正赶上圣诞市场的尾巴。

圣诞市场是德国的传统活动,曼城每年也会学习德国人搞个差不多的市场,卖一卖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或是传统的手工艺品。圣诞市场快要休市,人特别多,摊位排得也满,没一会我们便各自走散了。

大约四十分钟后,楼主提着一袋子刚买的德国香肠在市场的尽头和大家汇合。Z,房东,大表哥和S都在,唯独我哥们不在,照理来说四十分钟逛市场已经足够,然而我们在原地等了有二十来分钟,这人居然还没有出来。

大表哥看起来有些沉不住气,不停看表,眉头越皱越紧,我猜他很有可能想起我哥们小时候走丢的事。

在爹妈眼里孩子永远长不大,在弟控眼里,弟弟大概也长不大。

虽然担心得不行,大表哥却不愿意说,他在情感上把我哥们当小孩,然而理智上却在说服自己不要管得太宽,所以遇上一点小事,都能惆怅纠结半天。

这么多愁善感,这人双鱼座的吧?

“那傻逼咋还不出来?肚子都等饿了!”我忍不住抱怨。

房东闻言,沉吟了一下,说他去看看情况,说完一头扎进密密麻麻的人群。

五分钟后顺利把我哥们拉出来,原来这货在一家二手书摊看图画书看得入迷,忘记时间。搞艺术的嘛,行为模式总有点迷。

从市场出来,房东拉着我哥们的手没有松,我哥们一脸状况外就这么任由他拉着。

“找到了。”房东忽然对大表哥说。

我想起前两天房东说的,N多年前,也是他在大榕树下找回某人迷路的小表弟。

大表哥眼神变了变,没有说话,二人陷入蜜汁沉默。

房东的眼神也与平时不一样,除去挑衅还有一点其他的意味,楼主没懂。

额……脑补能力不够用了,过完节和T约起来。

状况外的我哥们左看看右看看,不懂气氛为啥这么诡异,问:“你们站着做什么?不是要去吃饭么?”

“对对对,吃饭吃饭!”我连忙附和。

晚餐选在曼城的一家西班牙餐馆,西班牙人爱吃海鲜,他们的海鲜饭(Paella)是国菜,鱿鱼,大虾,蛤蜊,再加上番茄和烤得香喷喷的米饭,让人垂涎三尺。

安利给你们!

一大锅海鲜饭可以三个人分,于是我们点了两锅加一瓶红酒三瓶啤酒。

红酒也是西班牙风味,味道偏甜,酒精味挺淡,其实度数相当高。Z去过西班牙,知道这酒的厉害,简直杀人于无形之中,刚刚没拦下大表哥作死,懊恼不已,酒端上来后便硬是拦住我不给喝。房东要开车,也没有喝。最后大表哥和他相好分掉了三瓶啤酒,房东一开始也是拦着我哥们的,无奈我哥们不信这个邪,偏要和他对着干,喝葡萄酒跟喝果汁似的,一整瓶几乎都是他干掉的。

喝喝,酒量一般还偏要逞能,这下悲剧了吧,喜闻乐见喜闻乐见。

大表哥微醺,我哥们是彻底醉了,结完账往外走,脚步都是虚浮的,一个踉跄差点撞倒别人的餐桌,好在被房东扶住了。

大表哥见状勾住S的脖子,笑嘻嘻地说:“你看HH那熊样。”

“你也挺熊。”真汉子S酒量好,不容易醉,顺势架着他相好越过我哥们向餐馆外走,换来不识好歹的抗议声。

“哎哎,你干啥,老子又没醉!”

我哥们目送他俩越走越远,忽然“哼”一声,勾住房东脖子,说:“你看他那熊样,还好意思说别人。”

这人说话含含混混,口齿不清,脸上也因为酒精泛出红色,靠这么近,房东绝壁被他喷了一脸酒气。

不愧是兄弟,谁更熊还真不好说。

我和Z面面相觑,跟在那四个人后面默默出了餐馆。

房东的路虎很宽敞,六个人座也不嫌挤,刚上车我哥们就东倒西歪坐没坐相,后来干脆整个躺倒了,眼看着他要往我这边栽,我连忙施展好兄弟紧要关头互坑原则,一把把他推去另一边,这人就干脆倒在他大表哥腿上了。

大表哥腿上肉不多,我哥们硌得慌,睡的不怎么舒服,眉头皱得死紧。不止如此,大表哥不知真醉还假醉,带着一脸傻逼一样的笑,跟捏橡皮泥似的死命捏我哥们的脸,看着就疼。

然而我哥们直接睡死过去,一点反应也没有。

“哎,大眼啊。”大表哥见我哥们没反应,觉得无趣,捏着捏着便也不捏了,忽然悠悠地开口,“从前这熊货就不爱靠他哥睡,那会在B市,还天天说要去隔壁找大小眼哥哥。”

“他从小就粘我。”房东很淡定。

“可是你居然一声不吭移民大不列颠。”

哦,原来大表哥在纠结这事,理解理解。这特么是八点档肥皂剧剧情吧,再来一盒爆米花外加一盒纸巾就完美了。

“抱歉。”

“呵呵。”对于房东的道歉,大表哥表现得十分高冷。

到家已经九点多,大表哥啥也没说,眼看着房东给我哥们喂醒酒汤,给他换睡衣,连眼神攻击都没有。可能在外浪了一天也挺累,各自忙各自的,洗漱完毕直接躺床,关门之前才想起来嘱咐一句:“HH先麻烦你照顾。”

等等,你就这么把自家宝贝弟弟交给房东这个不告而别的负心汉啦?剧本不对啊?

哦好吧,大表哥的意思只是让房东照顾醉汉。至于后面房东是怎么照顾的,那就不好说了。

往后是平安夜和圣诞节,这两天商店全面歇业,我们留在家里看看电视,打打麻将,斗斗地主,互黑互黑也就过去了。

12月26日,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Boxing day,你问这是什么鬼日子?废话!商场大减价的日子啊!这都不知道!中国人去外国最爱干什么?扫货啊!扫完货大表哥他们的英国行差不多也就圆满了,29号的航班回国。

圣诞节当天大表哥和S便已跃跃欲试,把早就列好的购物清单翻出来一遍遍核对,还给我们分派任务,这个去买LV包,那个去买啥啥化妆品,哦还有奶粉,总之一个也不能漏。

啧啧,被抓苦力的楼主我,明天也要去血拼了。

 

13

终于送走大表哥,楼主来更新啦!不要吐槽为啥楼主也叫人表哥,叫他Z吧,和另一个Z重复了,叫他ZJL吧,你们又都说只能想到周杰伦,太出戏,总不能叫Z2吧?这也不行啊,人最讨厌的数字就是2。

boxing day血拼很顺利,楼主我在汹涌的人流中激流勇进,勇猛地帮大表哥抢到Gucci这一季新出的领带和香水,还帮他在M&S抢到一箱休闲POLO衫,粉红色的。

扫完货我们去烤肉店搓一顿,然后提着大包小包回去整理,足足塞满四个行李箱,最大号的那种。

天朝人可怕的战斗力- -。

大表哥离开之后,我哥们气哼哼的去打扫被他俩弄得一片狼藉的房间,里里外外整理干净后,在床头柜下发现一对嵌在红丝绒盒子里的铂金指环,样式十分简单,真的只是环而已。我哥们一边吐槽丢三落四的傻逼,一边把东西交给房东,说有空就寄回去,不想寄就拿去卖掉。

房东立刻联系正在B市转机的大表哥,说明情况,说完从房间出来,表情微妙。

“你表哥说,不用寄回来,可以留着。”他说。

“哦,那你留着吧。”我哥们对此不甚在意。

他不明白其中玄机,然而楼主我是知道的,这对戒指是大表哥特地留给他俩的,啧啧,嘴上说着嫌弃房东那大小眼,身体却很诚实呢。

楼主我为什么会知道呢,这事又说来话长了。

咳咳,其实这是跟踪大表哥和房东还有S之后知道的。之前J过来玩,也去跟踪过他和Z,哈哈哈总觉得自己很有进FBI的潜力呢。

两次都被发现这种事我们就不要提了好吗- -

大表哥29号一早的飞机,28号他请房东出去喝咖啡,说要答谢他一直以来对于自家表弟的照顾,说完和S一人一边架住房东就要出门,徒留我哥们愣在那儿不明所以。

“他们肯定是出去谈重要大事,我觉得有必要去跟踪一下。”我说。心想谈的是你的终身大事啊!

“别闹好吗。”一边说,他一边瞥了瞥Z,十有八九想起了上一次跟踪的惨烈遭遇。

“你不去我去啊!”再磨叽下去都不知道房东他们去哪儿了,我二话不说,穿上羽绒服英勇地冲进雪地里。

他们走得不远,就在市中心的一家Costa,圣诞节刚过,店里很冷清。

他们选的位置在死角,三个人围坐在木质小圆桌边,一人一杯大号拿铁暖手。咖啡馆的座位是开放的,要偷听颇有难度,不过机智的楼主我还是找到一个好办法。死角就在厕所旁边,我拉起衣领戴好帽子,装作尿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厕所。

然后趴在厕所门上,听外面的动静。

那边沉默半晌,大表哥的声音先传了过来,他说:“现在的年轻人真不稳重,尿频尿急小心肾虚。”

“嗯。”房东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

呸,哪有这么咒人的!

大表哥没和他多扯皮,单刀直入地问:“王大眼,你那时候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走。”

房东沉默三秒,声音很低,但是语气很笃定,说:“我喜欢TH(此处为我哥们的名字)。”

卧槽一上来就是高能啊!看吧看吧,他俩果然有点什么,现在本人发话,总算坐实了。

此话一出,又是一阵沉默,我莫名感觉外面的气压骤然降低1KPa。

最终是房东先打破沉默。

“留学是原本打算好的。曾经因为TH想过放弃,那时候发现对他的感觉有问题时已经晚了。但是他还小,才十几岁,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前面的路太难走,早些断掉还来得及。”房东说。

大表哥冷笑一声,道:“断掉?你没想到他后来也去大不列颠留学了吧。”

卧槽卧槽卧槽,我分明听见外面有椅子蹭在瓷砖上的刺啦声,大表哥他不是要揍房东吧?好特么想打开门看看啊!

啧……这剧情越来越八点档了,狗血源自于生活啊。

“没想到。”房东的声音起先还很冷静,说到后半句时,却带上一点点不确定,还有一点点期盼,不知是不是我错觉了。

“是因为我过来的?”

“你说呢?”大表哥没好气。

必须是啊,脚趾头想想都是,出来留学,刚好是英国,又刚好是这个城市,如果是碰巧,那概率得有多小?

“不一样。”房东的声音恢复一贯的冷静,甚至于冷淡,“他把我当小时候的玩伴,玩伴不见了,就像糖被抢走一样。”

“呵呵。”大表哥冷笑,“说得多苦情似的,你以为哥是瞎的啊?你这么苦情你还撩他,啧啧,撩就撩了,还撩那么开心。”

对对对,说得好!这俩人平时放闪放得我都想烧!

“……”房东不说话了,哈哈哈,被堵得无言以对了吧,大表哥威武霸气!

“HH对你有意思,还自以为把你当成丢掉的玩伴,蠢死了。”大表哥的语气十分笃定,毕竟知弟莫若兄。

“做哥哥的都挺自私,他喜欢你,你要没这个意思,我和S就把你揍一顿,信不信?”

“别闹。”从刚刚开始一直安静做壁花的S冷不丁插嘴。

“我喜欢他。”房东说,这事他刚刚就坦白过了,这一次声音更大一些,语气也更确定一些。

“喜欢就说。”大表哥恨铁不成钢。

“嗯。”房东的声音有几分笑意,都说喜欢一个人,想到他的名字就能不自觉笑出来,这话一点不假,楼主我这个单身狗的鸡皮疙瘩要起来了。

“HH交给你了。”大表哥的语气前所未有的郑重,“他父母那里我去搞定。”

就这样,二人完成一桩为人所不齿的交易,交易对象是我哥们的贞操。

后来他们又杂七杂八说了点啥,气氛轻松不少,也没什么重要内容,直到S忽然说:“去下厕所。”然后我趴着偷听的那扇门被猛的推开,楼主我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没有一丝丝防备。

好在S看到我,只是一瞬间露出惊讶的表情,紧接着麻利的把门关上了。

我心虚地退到厕所另一边,他抱着手臂走过来,挑眉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来厕所还能干什么!?总不能是吃翔吧!?我恶狠狠地回他。

“你偷听多久?听到什么?”他继续问。

“凭什么告诉你!”S一看就是揍人特别狠的类型,英勇的楼主梗着脖子抵死不从。

“凭我是你爷爷。”

“……”

去你马勒戈壁。

最终我们达成协议,我答应他不把听到的事说出去。这是为了我哥们的幸福着想,才不是迫于淫威的妥协!

第二天一早,我们一起送大表哥和S去机场,临走前大表哥对我哥们又是一阵揉搓,揉着揉着给他一个熊抱,说:“有空多回去看看,两年没一块过年了,不想拿压岁钱啦?”

“你从来不给我压岁钱。”我哥们无情地戳破真相。

“呵呵。”大表哥讪笑,“今年回去肯定给你发。”

“看情况吧。”

“你要舍不得这边的话,带大眼一起回去也可以啊。”一边说一边别有深意地瞥房东。

“快滚吧!”我哥们被惹毛了,死命挣脱出他的魔爪。

“HH真狠心。”大表哥抹了抹眼角,做出伤心的模样,演技浮夸得不得了。

一行人打打闹闹地往登机口去,目送他们过完安检,看不到人了,我哥们才转身离开。


评论 ( 12 )
热度 ( 99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