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秋翔】反脸T联盟

 @李李李 赶上了!世界第一の翔攻粉,生日快乐!

cp是 叶秋×孙翔。写了这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两个人我也是蛮拼,特别无聊的一篇,画风前后不符,弟弟的性格也把握不好,求别嫌弃。

大概是第一次写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写这对,挂几天就存去子博。别计较我那么久不更文,一更就是。。。北极圈cp好吗QAQ


反脸T联盟

 

为何世界上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孙翔目送向山顶划去的缆车,深沉地思考起这个问题。

事情是这样的,新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在即,电子竞技总局搞出点幺蛾子,说要拍一部宣传片,主题是登顶,挑了个黄道吉日,冯主席大手一挥把国家队的众位大神们赶去爬泰山,看日出。为了追求真实性,宣传片需要截取登山途中的实拍,因此坐缆车是不行的。

国家队的一干大神都是宅男体质,也就两位少年成名的新生代大神,平日里会在意形象问题,练一练肌肉。孙翔本以为要看到他们的国家队领队出丑,没想到当天叶修居然找了一个和他长得一样的人来替他爬。

“你们也不想事情搞砸是吧,好好协助我弟,不要让外人看出来。”临上缆车,叶修如是说。

“混账哥哥,记得你答应好的。”这是说脏字都带几分文雅的叶秋。

不像,一点也不像。大家早就习惯叶大油条三五不时做个妖,虽然不像,倒也没多说什么,纷纷背上登山用具准备出发。

也就孙翔盯着看来略有些尴尬的叶秋,陷入了沉思。

“喂,你!”来到登山口,电视台的摄像机已经架起来了,孙翔忽然凑到叶秋身边,压低声音说,“肩膀不要绷那么直,会露陷。”

国家队众人和叶秋都不熟,尤其苏沐橙,从嘉世那会开始,叶秋就三五不时找上门来,要叶修放弃荣耀回家,她插不上话,只能狂翻白眼,因此两个人很不对付。

叶秋听说过这位继承一叶之秋的年轻大神,知道和自家老哥很不对付,没想到居然是在场的人中第一个和他搭讪的。

还没来得及答话,孙翔忽然凑到他面前,满脸严肃地盯着他看了三秒,继续道:“眼神也涣散一点,特地留过胡子?还是不够邋遢啊。”说完抓耳挠腮地思考一会,忽然灵光一闪,竟然跑去路边搓一捧泥,要往他身上撒。

等等!?老哥在他心目中到底是多土?还是说这倒霉孩子存心报复?喂喂,仇恨对象搞错了啊!

“只是一张合照,”叶秋嘴角抽搐了一下,内心有无数的槽要吐,面上却依旧保持和颜悦色,道,“没有人会细看,而且出版之前图片是能修的。”

不知是觉得他说得有理,还是意识到朝人脸上抹泥确实过分了,孙翔“哦”一声,搓搓手把泥巴丢了。

“那你和苏沐橙靠近一点。”孙翔继续出谋划策,“每次拍合照他们都站得最近。”

可能是听到自己的名字,正在和楚云秀抱怨电竞总局有多丧心病况的苏沐橙朝这边看过来,见这两个人凑在一起,现实诧异了一下,然后丢了一个大大的卫生眼。

这么多年过去,苏大小姐还是和他不对付,都说女人心眼小,看来果真不假,叶秋无奈。哪知孙翔扁了扁嘴,很不开心的样子,说:“她好像挺讨厌我,每次都那个眼神。”

得,原来那记卫生眼是送个他们两个人的,莫名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呢。

“她讨厌你吗?”叶秋想这时候大概是该安慰一下身边的年轻人,可惜良好的教养让他没法像他哥那样自来熟,只好做出略微惊讶的语气,问了这么一句。

“是啊,不就是因为一叶之秋。”孙翔也翻了个白眼,现在一叶之秋是他亲儿子,就算被苏沐橙讨厌也不会让出来,想到这里他忽然偏过头去,紧张地看着叶秋,“你是叶修的弟弟,你也讨厌我?”

“不,没有。”叶秋摇头,那会自家老哥退役他是高兴的,那个一什么秋的账号卡对他来说就是浮云,再说,即使真讨厌,也不好说出来不是。

“哦,那就好。”

队伍前方传来领队的吆喝声,让他们少说话,保存体力,于是孙翔听话地保持沉默,闷头向上爬。

这小孩也没像老哥说的那么大逆不道嘛,叶秋想。

……

 

山路略窄,不怎么剧烈运动的宅男们哼哧哼哧爬得满头是汗,根本顾不上说话,一路爬过来气氛压抑得不行,爬到半山腰有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队伍在凉亭坐下歇脚,顿时怨声载道,嚎叫连天。

孙翔看了看小伙伴唐昊,这人体质好,在国家队的资历浅,被妹子们拉着做苦力,一个人背了三个人的包,现在累得和狗一样,弱鸡。

孙翔又去看自家队长周泽楷,只见联盟的脸坐在凉亭一角,面色惨白地望着漫山云海,安静的像一朵壁花,弱鸡。

更不用说忙着喘气连话也顾不上说的黄少天和没抢到座位,直接躺倒在地生无可恋的张佳乐,全都是弱鸡。

放眼望去,只有叶秋和他一样游刃有余,不紧不慢地喝着运动饮料,连发型都没有乱一丝一毫,真汉子。

明明是兄弟,差别咋这么大呢?孙翔越来越想不明白。

“你和叶修真是兄弟啊?”眼看着其他人要么不熟要么都和死人一样没空搭理他,孙翔没怎么纠结,跑去和叶秋说话了。这人看着比叶修好相处多了,一点也不嘲讽,说话也客客气气的,有问必答,不会给人难堪。

“我倒宁愿和他不是兄弟。”叶秋说,一边说一边掏出一条榛子巧克力棒递给孙翔,“补充糖分,早上没有吃多少吧?”

“他对亲弟弟也那样?”孙翔见是他喜欢的口味,立刻接过来,又意识到有什么不对,问,“你怎么知道我早上没吃多少?”

“估计是,毕竟兄弟,不怎么讲究。”虽然不知道孙翔说的那样是哪样,反正他一直确信老哥最爱嘲讽,最爱欺负,最对不起的人绝壁是他,偷行李之仇不共戴天。

“之前在登山俱乐部当过会长,需要注意成员的状态,习惯了。”

一问一答条理清晰,话说的也留有足够余地,孙翔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词——成熟的魅力。

“如果叶修也像你这样……”他忽然悠悠地感叹一句,感叹到一半,脑补出成熟知性画风的脸T,不禁一阵恶寒,鸡皮疙瘩掉一地,连忙改口,“还是不要了吧。”

“噗嗤”叶秋忍不住笑了,竟然觉得这个长得挺不错的年轻人一脸日了狗的表情有点可爱。

二十分钟过后,领队招呼累得和狗一样的众人继续向上爬,结果遭到一致反对。

“照片录像该拍的都拍了,再往上还有必要么有必要么,联盟怎么这么浮夸能不能好了,还拍日出?要不要这么俗气!我不管,我委屈,我要说!本剑圣没休息好,不走不走就不走!你们谁爱爬谁爬去吧!”黄少天从石凳子上跳起来,倒豆子一样说了一通,又呼啦一下摊下去,整个人蔫得不行。

黄少天的话引来一致赞同,都说要么不爬,要爬就慢慢爬,等他们全休息好了再继续!节目组拗不过众位身价过百万的大神,这要累坏也不好交代,只得依言让他们继续休息,反正拍日出是明早的事,现在不赶时间。

一早休息好的孙翔觉得这帮人真是弱爆了,在几根霜打的茄子中间,他就像一朵顽强的喇叭花,开得生龙活虎,嗯?这个词用得不对劲?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总之他感到了格格不入,十分不自在。

哦,生龙活虎的还有另一个人,叶秋嘛,人是在专业登山队呆过的,这点运动量是小意思。叶秋和国家队众人不熟,成功商务男士的气质和一棒宅男宅女同样显得格格不入,孙翔寻思了一下,说:“要不我们先往上爬,反正下面也没有拍摄任务。”

“这样可以?”叶秋不确定地问,虽说这么着正合他心意,但擅自脱队确实也不大好。

他不是圈内人,全程都觉得尴尬,要不是有孙翔三五不时跑来搭话,真心要犯尴尬癌。

“你不用对这个活动负责啊。”孙翔说,就算要负责也都是叶修的锅,哥哥这么狡猾,弟弟咋就那么实诚呢。

叶秋也就意思意思推辞一下,既然孙翔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乐得答应下来,背上包二话不说和人走了,徒留黄少天在后高呼:“喂喂!你俩干什么去!站住站住!”

“喝喝,老子肯定第一个爬上顶,你弱爆了。”孙翔头也不回,看起来颇为嘲讽。

……

 

“为什么叶修当初用你的名字参加联赛啊?”脱离大部队,孙翔自在了不少,话匣子也打开了。

“这个说来话长。”叶秋把当初自家混账哥哥怎么偷了他的行李离家出走,又怎么偷了他的身份证报名参加联赛的事一一道来,孙翔听后感慨万千,最终化成一句话。

“真不要脸。”

“同意。”叶秋认真地点头。

“话说一叶之秋,这个名字是从你那里来的吧?”孙翔问,心想用弟弟的名字给账号卡命名,叶修有时候也蛮有情怀。

“谁知道。”想到这事就心塞不能言说,因为坑爹的老哥和这个错别字账号卡他都不知道被同事调侃多少次了,忽然记起身边的年轻人和自家哥哥是有过节的,他想了想,说,“现在它在你手上,和叶修没有关系了吧?”

“那是。”孙翔闻言抹了抹鼻子,扬起下巴,得意地说,“我可是要和一叶之秋一起拿冠军的。”

“你可以的。”叶秋说,不是出于一贯的礼貌,而是打从心底里期望这个骄傲的年轻人能追逐到自己的目标,“一叶之秋很配你。”

虽说他的年纪也不大,心智却呈现出老龄化趋势,除非是对着自家混账哥哥,偶尔能找回一些年轻的感觉——特别抓狂,特别想把人堵小巷子打一顿。

也就是想想而已。

“那当然!”这话说到孙翔的心坎里,曾经有那么多人说他配不上一叶之秋,有一天绝对要狠狠打那些人的脸。脑补着脑补着就热血沸腾了,孙翔抬头望了望已经进入视野的南天门,面上满是兴奋的神色,好像那上面有冠军奖杯似的。

“我们来比赛吧!看谁先到山顶!”说完也没管对方有没有同意,撒腿向山顶跑。

“喂喂,你犯规啊。”叶秋一愣,居然真的追了上去。他发觉和这个骄傲有活力的年轻人呆在一起,竟也能尝到那种肆意挥洒青春的味道。

 

然而没跑几步,孙翔就嘚瑟不起来了。他忽然感到腿一软,差点面朝下磕在台阶上。落后几步的叶秋一眼看出他这是糖分不足,脚抽筋了,不禁脸色变了变,追上去查看情况。

“你没有吃巧克力?”

“没,忘了。”孙翔挠头,被扶着坐在山路边的石阶上。难得收到别人的好意,他才不会说自己是没舍得吃。

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叶秋叹气,从背包里掏出压缩饼干和运动饮料。

哦……饮料只有一瓶,还是他喝过的。

不知是没意识到还是不在意,估计也是渴的不行,他还在那儿为难,孙翔却直接从他手里拿过饮料,拧开瓶盖猛灌了一口。

“……”叶秋忽然觉得有那么一点尴尬,平时不管是谈生意还是应酬都处理得特别溜,这会居然有种不知该把手脚往哪放的感觉,偏偏人还毫无自觉,饮料喝了一半,从他手里拿走压缩饼干,边吃边喝边吐槽真特么难吃。

人孙翔都不在意,你还在纠结个什么劲。叶秋认命地蹲下给他按摩脚踝。

这下换成孙翔尴尬了,他是一觉得不自在脸上就会憋得通红的体质,幸好这会周围没人,叶秋也没注意到他的表情。

低头看了看叶秋低垂眉眼,专心帮他按摩的样子,明明是几乎一模一样的五官,看叶修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叶秋居然让他觉得……有那么几分帅气?

而且这人手法也太专业了吧!没一会就不疼了,被伺候舒服了,尴尬自然而然也就抛之于脑后。

可这状况还是不能贸然走动。孙翔深沉了,他老觉得再休息下去,黄少天他们得追上来,到时候他第一的位置大概要不保。

“我们继续爬!”想到这里他便再也坐不住了。

“不行。”叶秋沉着一张脸,回答得很坚决,“你的脚还没好。”

“没事啊,我已经不疼了。”孙翔的态度也很坚决,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琥珀色眸子,眼睛里满是执拗,“我可以爬的。”

或许他和一叶之秋站在赛场上时,也是这样的眼神。

“你……”不知中了什么魔怔,叶秋被这眼神看得胸口痒痒的,再想说些什么阻止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只得叹口气,说,“我扶你走。”

“好!”得到许可,孙翔就跟拿到糖的小孩似的,眉开眼笑。自顾自蹦跶两下跳起来,叶秋连忙上前一步扶他,结果两个人撞到了一块。

“抱歉抱歉!”

“不要急。”一边说叶秋一边架起他半边胳膊,两个人慢慢向山顶走,“现在走完全来得及。”

这个年轻人在荣耀征途上大约也是这样,执拗地向上爬,哪怕腿瘸了,一次次从接近顶峰的地方摔下,也不会放弃,哪怕只有一口气,都要咽下血沫一刻不停地爬。

“慢慢走,看看风景也好。”他说。

对于这名一路坎坷的荣耀年轻大神,他莫名有那么一点心疼。也知道即使这么说,孙翔还是不会放慢脚步。

“看风景?”搜肠刮肚半天,孙翔想起小学课本上的一句诗,“一览众山小?”

山间云气弥漫,满目苍翠的绿色,他们在爬最高的那座山峰,此时已经将大多数小山峰踩在脚下,极目远眺,景色壮丽。

“对。”叶秋忍不住笑了笑,他想,如果不是有自家老哥站在这座最高峰的峰顶,孙翔这会大约已经傲视群雄了。

说起来他老哥坐缆车上山,大约在山顶喝掉两壶茶了都,倒好意思让他们在半山腰挣扎,一点都不觉愧疚,真不要脸。

“你很不错啊,和你哥哥不一样。”走着走着,孙翔忽然冷不丁开口,“我觉得我们可以组一个联盟。”

毕竟都是被叶修一路压榨过来的。

“好主意。”叶秋闻言,沉思片刻,认真地提议,“就叫反脸T联盟,怎么样?”

“不错不错。”孙翔深表赞同,说话间他们终于踏完最后一个台阶。

“到山顶了!我是第一!”孙翔兴奋地挣开叶秋的搀扶,一只脚向前蹦了蹦,转过身比出一个“V”字。

“嗯嗯,你是第一。”叶秋笑着说。



评论 ( 30 )
热度 ( 282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