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百日王昊】我觉得 我哥们和我房东 有一腿

day 41我觉得我室友 喜欢我哥们儿 联动这章,江副出场。

责任感必须要有,对吧。地球另一边的时间还没有过10.1。


09

基佬的世界真可怕。

前两天楼主和Z一起出去吃吃喝喝,回来已经是后半夜的事。居民区黑灯瞎火,大老远就看见自家那栋房子灯火通明,指引我们回去的路。

凭借过人的直觉,我嗅到情况有异,便招呼一声让Z蹲下,我俩跟打地道战似的悄咪咪向窗台挪过去,意图一探究竟。窗户正对客厅,客厅门没有关,所以能看到走廊里的状况。

我哥们被房东壁咚了,这可真是喜闻乐见,呸,丧心病狂。

“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房东说,墙壁的隔音效果太好,声音听着略模糊,然而凭借口型,机智的楼主我还是分辨出了他们在说什么。

咳,你说这个角度房东应该是背对着窗户的?嘛,不要在意这种小事,楼主是有特技的。

走廊实在太窄,连手臂都伸不开,他俩靠得特别近,又基本没有身高差,脸都快贴一起去了。

“你才闹别扭!”我哥们看起来挺生气,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气势汹汹的,这距离我估计房东被他喷了一脸口水,不止如此,他还硬是推了房东的肩膀一把,把体位给逆了。

嗯,这下画面和谐不少,房东这样文文弱弱身上没几两肉的就该乖乖躺着被咚啊。

哎话说这俩人如果成了谁上谁下啊?看体格该是我哥们上吧?可是房东有种蜜汁气场,就连楼主有时候都觉得怕怕的。上下问题还真不好判断。

哎嘛,为啥我要为他们考虑这个问题啊!明明八字还没一撇!

我感觉到身边的Z有点不对劲,可能因为踩得太用力,他脚下的砖塌下去一块,偷听总归心虚,楼主我吓一跳,连忙扭头看他,发现这人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盯着正在壁咚的两个人瞬也不瞬。

这货咋了?难道被房东和我哥们深厚的革命情谊感动到了?这人平时看着闷的不行,多半是不懂男人之间除去友情还有基情……这个世界真危险,还是不要给他解释比较好。

最后我哥们不造怒吼了一句啥啥,扭头甩手走了,房东靠在走廊里站了一会,看起来深沉中透出几分凄凉的味道。

基佬的世界我不懂啊。

等他俩都回房了,我和Z开门进去。Z拉着我说话,说着说着忽然给我一个熊抱,把楼主吓呆了……F*ck,一定是那两个人的错,楼主感觉Z现在整个人都不对劲,大概我这个中国好舍友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带他出去浪,他也蛮感动,于是用这样的方式表达男人之间的友情。

还是不要拆穿这个世界残酷的真面目了……楼主我干笑几声,特僵硬地回抱住他。

好兄弟,一辈子一起走。

 

话说今天楼主我过生日啊!快来普天同庆,祝老子万寿无疆!

咳咳咳,说回正题啊。原本想今天晚饭做一桌子菜给他们尝尝,无奈Z的朋友J过来玩,只好把这个大显身手的机会让给他了。

不造为啥,等饭的时间里我哥们看起来特焦躁,左顾右盼的,一会把茶杯拿起来看看,一会又翻出一袋坚果倒进果盘里,一会又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无头的苍蝇似的。房东挺淡定,捧着笔电坐在沙发上画CAD图,完全没有被我哥们影响到。

想到上次深夜档两个大男人上演壁咚与反壁咚的戏码,估摸着我哥们是有话要对房东说,碍于我在这里说不出口,一琢磨,就决定进厨房给Z和J打下手。

没多一会我哥们冲进厨房,说要找T过来一起吃饭。

……啥?这又是个什么情况?手动修罗场吗?还是说我哥们打算叫T过来说个清楚,说不清就要和人妹子你死我活?

不不不,我哥们不是这样的人,我如此安慰自己,同意下来。


事实证明我果然想多了,这顿饭吃得挺和谐。Z手艺太好,尤其是那道鸡翅,简直一绝!楼主我眼观鼻鼻观心吃得格外认真,回过神来鸡翅只剩下两只了。咦?为啥大家都不吃?疑惑地抬头环视一圈,结果看到房东和我哥们眉来眼去的可说是肆无忌惮。

呔!今天可是我生日!你俩能照顾一下寿星的心情别放闪了吗!还有前两天不是刚吵过架?这就床头吵架床尾和啦?

饭后就是零食和打牌,J牌技真心好,能和房东战得不相上下,看来也是一个心脏的主。

我哥们手黑,向来不碰这种需要拼运气的游戏,便陪我在一边拆礼物。

说起来楼主我又想到一件人神共愤的事。

事情是这样的,我和我哥们除了Xbox还打音游,这人手黑已经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了,可他LL的账户却欧气冲天,UR卡一把一把抓,这一事实让楼主百思不得其解许久。直到有一天,上厕所路过房东的房间,听到我哥们也在里面,并且发生如下对话。

“W(房东)!这次也拜托了,十一连抽只要UR!”

“报酬照旧?”

“照旧!不会少你的!”

我不想知道他们交易了什么,一点也不想。反正事实就是,我哥们的那些欧卡全是房东抽出来的,呵呵,就说呢,脸黑成煤的家伙怎么可能脱非入欧。


牌局结束时间已经很晚了,J和T都打算留下来过夜,听到这话,我分明见到房东缓缓地笑了。

他说,J和T都是客人,一人一间房,剩下两间我们四个分。

呵呵,不就是想和我哥们住一间吗,你表现得还能更明显一点吗?我这人特别善良大度,最喜欢成人之美,哪怕房东老用大小眼瞪我。

我说那我和Z一间好了,就拉着某状况外的人跑了,临走前看着哥们对我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只觉得幸灾乐祸。

哈哈哈,我哥们的贞操就要不保啦!

……救命这样把他往火坑里推真的好吗?

 

我和我哥们的房间在隔壁,洗澡需要排队,我俩靠在窗边聊人生。

我忽然觉得有些感慨,一年来女朋友换了两三个,现在更是一不留神就单了这么久,然而我哥们一直都在我身边,有妹子的时候酸我,失恋的时候陪我醉酒到深夜。

有这样一个朋友,实属人生一大幸事。

我真希望他过得好好的,如果他确实对房东有那个意思……那也没办法了。虽然前路很难问题很多,只希望他苦尽甘来如愿以偿吧。毕竟他最擅长的就是迎着逆流向前。

还没煽情多久,我哥们忽然悠悠地来了一句:你和T是不是准备交往?

“……”让你不听我解释,让你不听我解释!我特么糊你一脸!

“你今天没吃药吧!”我说,“我和T什么关系都没有!”

之后他又提出很多质疑,指出在他眼中我和T的种种暧昧表现,被我一一否决后摆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为什么有种这人很想我和T交往的感觉?

= =#难道觉得我和T在一起房东就安全了吗?这如意算盘打的!呵呵,一眼就被看穿了!怎能让他如愿!

这傻逼满脸消化不良,搞得我愈发想糊他一脸。把刚刚的感动还回来啊!

日了狗了,楼主不想理这个傻逼,洗澡去了。

---------

壁咚与反壁咚的真相:

唐昊熬夜等他哥们回家,去尿尿在走廊遇到王杰希被拉住。

“你熬夜熬过头,出痘痘了。”忽然凑近。

唐昊被王杰希压在走廊上,愣,王杰希爆手速挤掉他的痘痘,还在自言自语:“熟了,趁早挤掉。”

唐昊疼得惨叫,怒,反壁咚:“王杰希你他妈发什么神经很痛的好不好!”

二人安静地对视,唐昊忽然觉得好像是该挤掉,不然怪影响形象的,自己没理由发火,只好哼哼唧唧地说:“下次挤之前和我打招呼。”甩手走人。

王杰希站在走廊里深沉地思考:所以提前打过招呼就可以挤吗?

所以说,孙翔小朋友,你的脑补能力太强了。

【我有病我吃药,都不造在写王昊还是在写翔哥的犯蠢日常了x】

以及这文破两万了,目测第一篇篇幅达到中篇标准的……王昊文?真的是王昊吗TwT


10

那是一个不堪回首的夜晚,楼主真想把那晚发生的事从脑子里叉出去。

我哥们的房间除去色调略冷之外都和我差不多,简简单单的几样东西,墙角篮子里堆满的设计稿是他的宝贝。不是自己的房间,Z不太放得开手脚,坐在椅子上看书,后背挺得特别直,半天也没见翻页。

不知道隔壁是个什么状况啊,太特么好奇了!万一……万一房东真要夺走我哥们的贞操,我还得赶去救场不是。

于是我看了看Z的椅子,又看了看墙壁上的空调通风口,想到一个好主意。

“Z你坐床上去,把椅子借我用用。”我说,Z闻言狐疑地瞥了瞥我,乖乖把椅子让出来。

我把椅子拉到通风口下,高度正好,一条窄窄的缝隙能看到隔壁的状况,于是我安定地偷窥,也不敢弄出太大动静。

嗯……我看到房东在摆弄他的电脑,然后……没有异状,等等,我哥们呢?浴室灯关着,不像有人的样子?

Z一脸紧张地站在我旁边,用目光无声地询问,我对他摇了摇头示意没有情况。

这个点该去睡觉……可是楼主我不甘心!他俩怎么能没点啥呢?于是我伸长脖子继续偷窥……

就在这时,悲剧发生了。

我哥们的这把椅子,是转椅……换言之,会转- -#

楼主我偷窥太卖力,脚下不稳,悲剧了。只听哐当一声巨响——楼主整个人从椅子上摔下来,好在Z够意思,做了一回人肉垫背,这才没有让楼主摔成二级残废。

Z摔得不轻,我很愧疚,他的好基友J还在这呢,我怎么能这样欺负他,我说:“要不我给你揉揉?”

他真的去床上躺平了(……)

正当楼主给Z揉屁股揉得起劲,我哥们忽然破门而入,非常中二地吼了句啥啥,后面跟着一脸优哉游哉的房东。

拜托你俩回去滚床单好吗?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上这儿来凑什么热闹!?

被巨响吸引过来的不止他俩,没一会J和T也跑来看热闹,走个过场又都回去睡觉了,这副囧相给他们全看去了,楼主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哦对了,楼主我还有一个大发现——就是,呃,Z他其实也是一个基佬,J在这里的几天,经过我的不懈跟踪和观察终于发现这一秘密!唉,多少美少女要为此伤透心啊。

或许我现在不应该担心美少女们,该担心担心自己,和三个基佬生活在一起,有一天会不会被掰弯?[/手动再见]

因为是记录房东和我哥们的事,关于Z和J就不多细说了。几天以后J回国去了,接下来就是大家期待的圣诞假期啦!为期四周的圣诞假期之后有期末考试,因此我们都不打算出去浪,安定地呆在暖气房里磕磕瓜子,温一温书。

……原本是这样打算的,无奈天有不测风云。

就昨天吧,楼主我半夜起来上厕所,从被窝出来的瞬间立刻被冻清醒了,路过我哥们房间,听见他手机响个不停,不知道哪个大小眼把他的铃声偷偷调成最炫民族风,特别精神污染。等我尿出来,他也终于把手机接起来了。

中气十足的怒吼:“我靠ZJL你他妈以为现在几点???”

ZJL?这名字有点耳熟啊,大半夜的脑子不太清楚,回想半天才想起来这是我哥们的大表哥,之前有提到过,忘记的旁友可以翻上去看看,对的,就是B市土豪做男友的那位。

之后我哥们“嗯嗯啊啊”的随意应几声,显然不太清醒,吼过一句:“滚!ZJL别让我看到你!”之后把电话挂了。

啧啧,哪有这么对大表哥说话的?我一边感叹一边钻回被窝,后半夜睡得特别香甜。

第二天是Z做早餐,我难得起得比我哥们早,闻着煎培根的香味来到厨房,见他正往三个盘子里放番茄豆。等等,三个盘子?

Z说房东一早出门去机场接人,有老朋友要过来一起过圣诞节。

刚送走一个J,又有人要来玩?啧啧,事儿真多。

早餐还没好,楼主饿了,叉起一块培根先吃着。这时我哥们揉着眼睛走进厨房,萎靡不振一脸的纵欲过度。

我说你撸过头了?

他瞪我一眼,也没发作,心有余悸地说昨晚做了一个噩梦,梦到他大表哥打电话说要过来看他,还要带S(大表哥的男朋友)一起,秀他一脸。

这年头,单身狗真是没人权,说完他翻着白眼悠悠地感叹一句。

“……”我放下吃掉一半的培根,满脸凝重地看他,说,“你这恐怕不是梦。”

一边的Z跟着点了点头。

“啥?”我哥们不明所以。就在这时,大门从外面打开,房东顶着一身风雪进门,后面跟了俩穿羽绒服的男人,走在前面的个子稍矮一点,头发微长遮住半截脖子,长得挺精神,颇有几分艺术家气质,进门之后不停一边呵气一边搓手搓脚,很不耐冻的模样。后面那位个子挺高,估摸着有我哥们那么高,板寸头,很有男子汉气概。

我忍不住拿胳膊捅了捅我哥们,问:“哪个是你大表哥?”

没有收到回答,我哥们嘴角抽搐,进入呆滞状态。

不过很快我就知道答案了,矮个那位脱掉外套后仍旧不停地搓手,看起来特开心特兴奋,朝走廊里走几步,张望一番,见我哥们跟傻逼似的站在厨房门口,眼睛一亮,扑上来给他一个熊抱。

“HH,(此处为我哥们名字叠词)我给你带了鲜花饼!快叫哥!快说表哥最帅!好久不见你咋又长高了?大眼喂你吃化肥啦?”抱完开始上手捏,捏捏脸捏捏胳膊,各种捏,到处捏,我哥们一脸的想要发作又不能发作,看得我心疼极了。

“放手!谁特么要吃鲜花饼!?”我哥们向S无声地求助,然而S只是抱着手臂站在一边,一点表示也没有。

“你看看你,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对,你看看你又傲娇!”和大表哥比起来,我哥们显然嫩得不行,威慑没有起到作用不说,大表哥反而越蹂躏越欢,变本加厉。

“大眼前两天还和我说你想吃鲜花饼,问我怎么做来着。”大表哥一边捏一边说。我哥们闻言立刻扭头瞪房东,房东也装作没看见,抬头望天。

Z看他们闹了一会,一声不吭地跑去烧水泡茶,普洱端上桌,几个人终于肯消停了,围坐在餐桌边喝热气腾腾的茶水,和乐融融。

房东说他们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一定很累,可以把房间腾出来让他们先休息倒时差。大表哥摆摆手说过会儿再去,都这么久没见了,要先说说话。

事实证明,我哥们这个蛇精病大表哥,不闹腾的时候也是挺人模狗样的,自带一种为人长辈的气场,连房东都敬他三分。

一杯热茶下肚,大表哥放下茶杯,笑盈盈地看向房东,说:“JX,(房东的名字)这些日子托你照顾HH,麻烦了。”

他看向房东的眼神里……让我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大概就是别有深意吧。

房东不动如山,轻啜一口热茶,说:“不麻烦,他长大了,自己能照顾自己。”

我哥们捏着茶杯的手忽然轻轻颤抖一下。

呃……这气氛,咋有种见家长的感觉??楼主是不是该拖着Z退场?

----

听说有人在微博求推荐王昊文,兴致勃勃跑去一搜,却搜出吐槽。说王昊文好多糖糕抖M爱上吊打他的前辈,还说就是艹哭昊哥,心情复杂,于是仔细回想一番,tag下的每一篇文都翻过,并没有这样的印象,总共肉文就没几篇,哪来艹哭的说法?如果说原作向提到吊打情节,多数也是一笔带过……没办法他俩原文正面交集就这么点,不然怎么就拉郎了呢呵呵。CP不同果然没办法相互理解呢。

吓得我不写百日也赶紧跑来产出了。

呃……这里王昊双担,大写的昊厨,唐昊相关本子不论攻受,看到都会入,周边也是看到就会入,还请不要开除我的粉籍谢谢。


评论 ( 7 )
热度 ( 89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