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叶蓝】羊城假日

19叶×15蓝。

图还是传不上去,我好心塞。


羊城假日

 

叶修从蓝雨俱乐部出来,一摸口袋,又没烟了。

最近吸烟吸得特别狠,成为职业选手后生活规律不少,少有熬夜需要烟草提神的时候,只是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需求量又大了起来。

一定是烦心事太多。

自从嘉世拿下一冠,烦心事就多了起来。

叶修回头看了看身后水泥房砌的蓝雨战队大楼,空调常年罢工,落雨天墙壁还会渗水,比起刚翻新过的嘉世俱乐部寒酸了不止一点半点,大概这就是冠军队和非冠军队的差别。

有奖金,有赞助金,一大笔钱进账不用白不用,人嘛,尝到一点甜头就会想要更多,一堆代言合同积压在那儿等着他签,陶轩说是为了战队更好的发展,他觉得有理,可就是不乐意。昨晚和蓝雨打完友谊赛,今天上他们俱乐部“友好交流”,几个人谈着谈着陶轩又和他扯这茬,他便说要出来吸根烟,其实是打算落跑。

跑是跑出来了,可是没地方去啊。

算了,先买包烟再说。叶修晃荡进街对面的超市,见门口摆着几台夹娃娃机,一个戴着蓝色鸭舌帽的少年在那儿徘徊不去,他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少年……的鸭舌帽。那玩意据说是蓝雨今年出的周边,陶轩觉得思路不错,嘉世也能搞一个,肯定卖的更好。

蓝雨卖不动的周边全都内部消化了,现在老魏穷得上网游抢野图卖材料,凄惨得不得了。

叶修挑好烟,一摸口袋,摸出一把硬币,他也没注意一不留神就攒了这么多,砸在玻璃柜台上乒乒乓乓的,收到老板娘的白眼攻击×N。

门口的鸭舌帽少年听见声响,向这边看过来,眼睛蓦地一亮,急匆匆地跑过来,喊了一声:“那个……”

才迸出两个字就不好意思地红了脸,曲起一根手指抹了抹鼻尖渗出的细密汗珠,踌躇片刻,小声地说:“大叔……不是,额,先生?能换点硬币给我么?外面的兑换机坏了。”

“……”叶修忍不住摸了摸下巴,好像是有点胡茬,可也没那么显老吧!大叔是怎么回事!?

“你要硬币干什么?”心情不太美丽的叶修自然不会轻易换给他。

“夹娃娃……”少年已经忙不迭的地掏出一张二十块递上去,叶修没准备接,倒是老板娘立刻接了,一边接还一边说“这年头居然有人用硬币的。”

“我们这儿用硬币的比较少。”少年一边解释一边自觉从柜台上拨出二十个硬币,说完便跑出去夹娃娃了。

闲着也是闲着,叶修索性一边抽烟一边看戏一样围观这个不过十五六岁的小鬼怎么用掉一把硬币也没夹出半个公仔来。

真挫。最后一遍也失败了,少年全神贯注时一双闪亮亮的眼睛瞬间黯淡下来,垂头丧气的。看了半天叶修也来了兴致,他看出来少年想要夹一只大黄鸡,便将烟蒂一丢,摸出一个硬币撸起袖子上了。

一发入魂。

少年目瞪口呆。

荣耀第一高手可不是白叫的,必须样样游戏都精通啊,娃娃机也是。啧啧,只是这只鸡真特么丑,不懂这个看起来挺正常的小孩儿为啥非要夹这只。

少年看着他手里的黄鸡,咽了口吐沫。叶修抬起眼皮瞥他一样,说:“想要?”上扬的尾音格外欠扁。

“我可以买。”少年死命点头。

“不卖。”叶修说,觉得这小孩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反正就是被宰一顿也认了的表情格外好笑。

“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要。”他继续说。

“因为要拿去送给我朋友啊,他这两天心情不好。”少年取下鸭舌帽,露出一头清爽的短碎发,一只爪子死命挠了挠头,“怎么说呢,你玩不玩荣耀?”

“玩啊。”还是第一高手,怕不怕?

“那你一定知道叶秋吧?”

“知道。”老子就是。

“前两天我朋友在网游里被叶秋大神虐了,因为我们是蓝雨训练营的嘛,我们魏老大,不对,是魏琛老大前天让我们去堵大神,结果就被虐了,我朋友自尊心比较强,呃……毕竟他以后是要成为剑圣的!可是叶秋大神居然嘲讽他!”

“呵呵。”荣耀里稍微有点名气的,都是被他一路嘲讽过来的,必须得习惯啊。

“然后他这两天总是把自己关在训练室里,我有点担心他,就问了另一个朋友,告诉我去对面的超市夹一只黄鸡送给他,他心情就好了,因为我朋友就姓黄嘛……”

“……”居然这样就信了,傻得可以啊。

“你是夜雨声烦还是蓝什么雪?”两天前老魏带着蓝雨的崽子来堵他,虐过的剑客就记得这俩,前一个是因为技术突出,后一个……因为比较倒霉于是被他多揍了两下。

“蓝桥春雪。”少年挠头,颇尴尬的样子,又立刻反应过来,问,“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是嘉世训练营的啊。”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某人。

“哦哦!”虽然是别家战队的,但既然同是训练生也就好交流许多了,少年看起来放松不少,“这么说你很快就会成为职业选手了?嘉世真的很厉害啊!”

“对了,我叫许博远,你游戏ID是什么?”

斗神一叶之秋,说出来吓死你,叶修清了清嗓子,继续扯谎:“这个俱乐部要保密,我的账号是嘉世研究的秘密武器,不能让别家战队的知道。”

“这样啊。”

许博远看起来有点失望,叶修忽然把黄鸡塞进他手里,说:“反正这玩意儿这么丑,送你吧。”

“真的?太谢谢了!”

“不过有条件。”

“呃……什么条件……?”

“哥明天就得回嘉世了,好不容易跟队出来一趟,这边的小吃也没吃上多少,你本地人来介绍一下呗。”

“成,今天下午没训练,我带你去吃!”少年爽快地答应了。

 

G市人吃起来是真讲究,许博远领着他一路走一路喋喋不休讲个不停,比如说貌似已经没机会吃上的早茶,还有银记的肠粉也是必须得吃,上下九有很多很多好吃的,北京路也有不少,沙湾的正宗双皮奶好吃到爆,姜撞奶和炖蛋也是一级棒,四色糕可以买一点带回去吃,马蹄糕桂花糕红豆糕都不错,华师后面有一家路边摊做的猪肉肠粉加鸡蛋,他一个人可以吃三盒,那里的牛杂汤和牛筋丸也是必吃!

总之真正的美食都隐藏在街坊和巷子里。说到这里许博远的神色格外得意,一副吃遍G市随时都能承包美食专栏的模样。

叶修很理性,问:“你觉得我的胃能塞下多少。”

许博远看他一眼,回答:“一会真吃上,你就不这么问了。”

说的真是大实话。叶修发现吃到好吃的东西,自己的胃就会有伸缩性。光在银记就吃掉三碟肠粉,牛肉肠鲜虾肠海鲜肠,平时这个分量早该饱了,这会只觉得还想继续吃,许博远让他留点肚子,带他在上下九买了两杯贡茶,又一人一份蚵蛋仔吃得欢。

一路走一路吃,吃到撑不下就坐地铁去海星砂,珠江边走一走消食。

“G市挺不错,哥都想跳槽了。”叶修一边揉肚子一边半真半假地感叹。

“嘿嘿,那当然!你认真的吗?真的可以考虑下的!蓝雨的待遇很不错,虽然比不上嘉世,以后也会变好的!”许博远居然格外认真地开始撬墙角。

“哥怕过来抢了你们魏琛老大的饭碗啊。”撬斗神墙角,真是新鲜得很。

“你可以试试看啊,我们魏琛老大不怕。”

不怕才有鬼呢,绝对被指着鼻子问你丫玩什么花样,还搞卧底啊?别以为老夫会信。

“小许同志,我问你啊,如果要你跳槽去嘉世,待遇比蓝雨好得多,而且我们那儿西湖醋鱼也不错啊,伙食不会差的,你干不干?”

“当然不干。”说这话时叶修看到他眼睛里有几分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他不清楚那是什么,也不好深究。

“生是蓝雨人,死是蓝雨鬼!最喜欢蓝雨!”少年稚气的面庞透着浓浓的坚决,固执到好笑。

“不错,有觉悟,所以说哥也是不可能从嘉世跳槽的,毕竟是冠军队呢,你说是吧。”

“……”许博远斜眼看他,颇不屑的模样,“以后蓝雨也会拿冠军。”

“呵呵,那哥就等着和你在赛场上见了。”

“……”许博远张张嘴想说什么,停顿半晌,什么也没说出来,最后生硬地转移话题,说,“消化好了没?消化好我们去吃沙湾双皮奶!”

“成,走吧。”

 

许博远说要坐一小时地铁去番禹再转一小时公交才能去沙湾,时间可能不够,不过他知道附近有一家很不错的沙湾甜品店。

甜品店真是藏在曲里拐弯的小巷子里,几乎把人绕到方向感全丢才柳暗花明找到那家小小的店面。

许博远给叶修点了一碗双皮奶一碗姜撞奶,又给自己点了一碗炖蛋,整个人都雀跃得不得了,叶修猜他大概尤其喜欢吃甜食。

三碗甜品很快端上来,叶修挖一勺双皮奶送进嘴里试试味道,然后他就停不下来了,小小的一碗三两口很快吃完,一抬头却发现对面的家伙碗里黄澄澄的炖蛋才下去一小半。

许博远小口小口吃得非常慢,见叶修盯着他看,解释说“炖蛋慢慢在舌尖化开的感觉特别好。”

炖蛋不会化啊,你以为在做巧克力广告吗。叶修觉得好笑。

“真的会化!”许博远争辩,“不信你试试!”说完把满满一勺炖蛋送到叶修嘴边,叶修一愣,任由他喂了。

好吧,确实有入口即化的口感。

许博远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强喂人吃东西不说,用的还是自己用过的勺,顿时窘得红了脸,磕磕巴巴地解释:“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啊。”叶修又埋头吃姜撞奶,没有理会他窘迫非常的模样,然而嘴角悄悄上翘起一个弧度,心说这小鬼不止是蠢,还是蠢萌蠢萌的。

那边的许博远陷入纠结,他到底还要不要再用这个勺子?对面这人刚舔过哎,可是人都没嫌弃他,他怎么能放不开呢?好歹也是东道主啊!事关蓝雨和嘉世的友好关系!

再说好像确实也没有很讨厌的感觉……

像是知道他在纠结什么似的,解决完两碗甜品的叶修抬头饶有兴味地盯着他看,说:“放心,哥没有传染病,怎么?嫌弃啊?嫌弃那就换一个呗。”

“……”拼了,许博远一咬牙,埋头吃炖蛋。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忽然觉得心情大好,冲着老板招呼一声:“再来两碗炖蛋!”

吃甜品再次吃到撑的二人坐在长凳上直打嗝。

“世界真美好啊。”许博远悠悠感叹,“有甜品吃有荣耀打。”

“就这点追求?”叶修不屑,“不过如果现在能有两台电脑打荣耀,那就完美了。”

许博远斜眼瞥他,心说你有比我好到哪里去么?

二人躺尸片刻,许博远忽然慢悠悠开口,他说:“其实吧,我有一件事,黄少,呃…就是我那个心情不好的朋友都没有告诉,但是告诉你也没有关系。”

“过完这个暑假我就要从训练营退出来,回学校上学,所以以后大概没办法和你在赛场上见。”

叶修没有说话,等他继续说下去。这种事他见得很多,有太多人迫于天赋所限,夭折在职业选手这条路上。

“不是说不支持蓝雨了,一定还会支持的,以不同的方式。这个决定也就是两三天前做的吧,看到叶秋大神和黄少pk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没有他们那样的觉悟。”

“我只想开心地打荣耀,而他们是把所有的一切都交出去的。”

“很多人都放弃退出,从半个月前我就在青训营垫底啦。和训练营的他们一起打荣耀真的很开心,所以一直坚持到现在,可是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陪黄少过完这个暑假我就回去上学,但是我知道他们还会在那里,我有一天也会回去找他们……唔,或许做公会高玩也说不定?带带团,刷刷野图boss,也很好啊。”

“我还是觉得,打荣耀,无论如何都要开心,要用自己最喜欢的方式去打,你说对不对?”

叶修没有说话,他想摸出一支烟来抽,顾忌到旁边这个自顾自做出了不起决定的家伙还是个小鬼,便作罢了,沉默半晌,他才应一声,“对。”

“今天真是谢谢了。”许博远对他笑了,露出一颗尖尖的小虎牙。

“说出来感觉爽快多了。”

该说谢谢的是他才对啊,叶修一只手拍上少年软软的发顶,说:“时间不早了,你还不回家?不用管我的,哥能找到回去的路。”

“真的?”许博远将他上下打量一遍,似乎在评估他的生存能力。

“当然是真的,小小年纪就这么操心!”

“那好吧。”少年不好意思地挠头,“话说真的不留一个荣耀账号吗?小号也行啊,不然以后我就找不到你了。”

“怎么会找不到。”叶修弯起嘴角笑了,“只要在荣耀,就注定相遇啊,到时候你一定能认出我。”

“说的也是”听到这话,许博远的眼睛闪了闪,用力点头,说,“等我去找你!”

“我等着。”

 

送走蓝雨的少年,叶修就近找到电话亭,给陶轩去一个电话。

“老陶啊,反正这事迟早要敞开说的,干脆就今个儿说清楚吧,哥要和你约法三章,以后也不会在记者面前露面的所以你死心吧,代言更不会接……”

“卧槽叶秋你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

毕竟,要以自己最喜欢的方式去追逐属于自己的荣耀嘛。

 

此时距离十区动乱与十八个好友申请还有六年零五个月。

评论 ( 21 )
热度 ( 158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