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百日王昊】我觉得 我哥们和我房东 有一腿

从大蓝雨主场浪回来了,被说好久没更新_(:зゝ∠)_


04

好久不见,楼主戴着墨镜又上来吐槽了。

之前有没有说过我哥们是学霸?没说过?那一定是因为有Z这样的大学霸在,他这个小学霸根本不算什么。然而就算是小学霸那也是学霸啊,这人平时吃吃玩玩一点不耽搁,真到学习的时候又特别认真,设计图纸一叠一叠地堆。

学建筑的需要做模型,和电锯啊玻璃胶啊电烙铁这些打交道,之前哥们不熟练的时候三五不时会做点割破手啦,把手粘在垫板上啦,被电烙铁烫伤啦这样的蠢事,于是房东那儿长年配备创口贴,烧伤药还有弱碱性溶液以备不时之需。上次烫伤就是借用房东的药膏,不愧是多年老中医的推荐,迅速止痛谁用谁知道!

我们房东真的是特别神的一个人。

大英腐国虽然中国超市遍地跑,有些东西也是挺难搞到的,比如跳跳糖啦辣条这些,然而对于我们房东来说通通不是问题,有一次他居然还特么带了反人类的豆汁回来。

当然房东自己是不会吃这些玩意的,每次拿出来都是塞给我哥们让我俩分。我哥们每次都一脸嫌弃地冲他翻白眼,真是不识好歹,有这等福利还不感恩戴德!

我用超快的手速抢来一包小熊饼干和抹茶巧克力然后跑的远远的,免得这货追过来揍我。

实际上,我哥们并没有追过来,因为房东拉着他用带着歉意的语气说:“没有你小时候爱吃的原味虾条了。”

好像被戳中糗事,哥们的脸刷的红了,梗着脖子说:“谁喜欢吃虾条了!”可惜两手死死攥着塑料袋怕人抢的样子真心没有说服力啊。

我哥们不记得那么久以前的事,当时已经十四五岁的房东肯定记得啊,这事可不是我哥们单方面撇清关系就算完的,我默默嚼着小熊饼干思索房东对我哥们是不是那个意思。

都要偷亲了,还能是什么意思?

回想一下,房东似乎特别喜欢“无意”提到小时候的事来惹毛我哥们。比如有次Z过生日,因为种种原因我打算给他办个特酷炫的生日派对,请很多人来high的那种,除此之外还想搞一个惊喜环节,准备一件礼物在最后送给他。

于是我们仨一起讨论给他准备个什么样的礼物,房东那天要去爱丁堡出差不能和我们一起浪,就说一定要参与进来送点礼物聊表心意,反正他是魔术师,只有我们想不到的东西没有他变不出的。

结果三个大老爷们苦思冥想了半天也没想出结果。我想了想从前谈的几个女朋友,似乎从来没有在她们过生日的时候表示点什么,倒是她们会在我过生日的时候送些像是剃须刀,男士香水之类的,只是这些玩意Z通通不缺,而且一个大老爷们送另一个大老爷剃须刀……总觉得怪怪的。

见我们迟迟没有商量出所以然来,房东忽然悠悠地开口了,他说送给我哥们的第一件生日礼物是一个红色的发带。

我哥们闻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让他立刻闭嘴。

房东看着我哥们笑而不语,我哥们眼睛睁得和铜铃一样瞪他,两个人安静地对视,我左看看右看看,估计今天是没法在Z回来之前决定好了。

房东又说,我哥们送给他的第一件生日礼物是一打T恤,他很喜欢,我可以参考一下。

这件事我知道,那会我还没有搬来和他们一起住,我哥们上亚马逊买了一打白T恤,在上面画大小眼,画完之后乐个不停,我觉得这人多半有病,后来才知道是送给房东的生日礼物。

而房东作为一个高冷的社会精英,居然三五不时把那些个T恤穿出来在屋子里晃荡,每次看到都是双倍惊吓。

有一个房东就够了,我可不想Z也加入到深井冰的行列。

那天我们果然没有商量出结果,我寻思了一下,队友不靠谱那只能靠自己了,于是上亚马逊订了一套绕口令全集,越想越觉得满意,这简直是最适合Z的礼物啦!

然而天不遂人愿,生日派对那天我和T拼酒,拼着拼着就把这事忘了,两英镑硬币那么厚一套的绕口令全集到现在还躺在我的书架上,每次我哥们看到封面上的小黄人都会用和善的眼神问候我。

还有一次吧,比较悲剧了。我和哥们的专业相互关联,课程也有不少重合,比如这学期都修污水处理这门课,学期中学校组织我们去郊外鸟不拉屎的地方参观大型污水处理厂,我俩刚好被分到同批。

污水处理厂很大很大很大,反正比你想象的大,各种沉淀净化工序,全都是电子操控的,整个就没多少人。导师让我们自由参观,我们就在各种管道和净化池之间乱窜了。我哥们突然指着一池黄色的沉淀物,说,你看,翔一样哎。说完还笑嘻嘻地冲我挤眉弄眼。我闻言大怒,立刻作势要揍他。

这里面有一个梗,不提也罢,就是楼主的名字带……那个字,三五不时就被我哥们这傻逼拿来打趣。

听楼主的,千万不能在这种危险的地方打闹,这不,闹出事了吧。

我哥们脚下一滑,半条腿被卡在管道和净化池之间,痛得倒抽一口凉气。我想要叫人过来,这个死要面子的把我拦住了,说是这事太丢人了有损他英明神武的形象。

你有个鬼的英明神武的形象啊,我死命翻白眼,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解救出来,然后就发现他半截小腿都青了,看着真心挺疼的。

之后我俩又迷路,好容易找到出口却发现学院的小巴士绝尘而去,颠簸在山间小路渐行渐远。

“怎么办?”我说。天都快要黑了,这种深山老林是要闹鬼的节奏啊。

“走回去?”我哥们调出手机导航,示意我其实不远离市区也就20公里。

你妹的不远!20公里好吗!而且这人腿都肿成萝卜了,等走回市区就该残废了。

我默默掏出手机,给房东去一个电话说明情况,房东说他立刻赶过来,于是我俩就乖乖在原地等他开那辆路虎来接我们。我哥们的表情很纠结,好歹也没说点啥来阻止我,还算识相。

房东的效率奇高,半小时多一点就小跑着进来处理厂找我们了,他一边查看我哥们的状况,一边解释说车子不能开进来。

把伤口处理完毕,房东忽然原地蹲下,我没反应过来咋回事,倒是哥们立刻明白了,一脸吃了屎的表情恶狠狠地说:“你干嘛?”

“背你。”房东淡定地说。

吓!就房东这个小身板还背我哥们!不是说他身材不好,只是比起183还有健身卡的我哥们还是差了那么一点。我默默掩面,觉得这画面太美不敢看。

“你有病么,我自己能走。”我哥们自然是不愿意的。

“抱歉,小时候这么背过,习惯了。”房东也不是不识趣的人,沉默了一下便直起身,没有再坚持。

“滚蛋!”提到小时候的事我哥们惯例炸毛,炸完之后还是乖乖被我和房东搀扶上了车。

走到车门前房东松开我哥们,忽然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说:“你是真的长大了。”

天啦撸,这种迷之感动又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我的钛合金狗眼好像hold不住了。


05

我哥们的腿消肿之后我俩去看了新上映的小黄人。楼主虽然是小黄人的死忠粉吧,也闹不懂这傻逼在电影院从头笑到尾是怎么回事,有些地方根本就没有笑点啊!笑个屁啊!坐我们前面的那对基佬都回头看了好吗!那个心领神会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老子和你们不一样好吗!

这货一刷完毕后,居然还要直接二刷,我用看深井冰一样的眼神看他,直接无情地拒绝。虽说我也准备找时间二刷,但绝对不是和这傻逼一起!

我哥们没多说什么,连抱怨都没说一句就和我回家了。回家后他直接进了我在二楼的房间,我莫名其妙地看他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义正言辞地说:老子对男人没兴趣,你死心吧!

这货狠狠锤我一下,说“老子要有兴趣也不是对你这个傻逼有兴趣!”

呵呵,我懂的我懂的,这货不就是对咱们英俊潇洒风流倜谠的房东大大一往情深嘛!我哥们把那本小黄人的绕口令全集从书架上抽出来,犹豫了一下,憋着笑说:“我觉得这玩意适合W(房东)。”

这是我给Z买的生日礼物,虽说一直没机会送出去,要不就是有机会又直接忘了。怎么就适合我们房东了?我们房东的舌头不打结啊,说话说得可顺溜了,我表示大惑不解。

他有点急了,说“你怎么那么蠢啊!大眼萌啊大眼萌!”

噢,我们房东有个外号叫大眼,小黄人在国内就叫大眼萌,怪不得。

我越想越觉得好玩,干脆大手一挥,说“你拿去送给房东吧!记得要嘲讽一点!”

于是我哥们就捧着绕口令全集去了,我很好奇房东会有什么反应,尾随过去在房间外偷听。

真是低估房东的道行了,我在门外都能想象出他眯着眼睛笑得特别“亲切”的样子,说:“谢谢,绕口令全集?封面挺可爱,我会抽空好好拜读的。”

估计也是对房东这个不痛不痒的态度不满意,我哥们觉得目的没达成这人反而还一脸高兴的模样,分外不爽地说:“不是我要送的,是XX(我的名字)。”

房间内的气压瞬间降低1KPa,我吓得差点坐在地上。糟糕,怎么忘掉前两天刚得罪过房东这个准心脏呢。

……事情是这样的,前两天吧,我和哥们的课程排得都挺紧,又有几个死线要赶,干脆就在图书馆里泡着不回去吃饭了,那天我们照例去西街上的Tesco买三明治,结果刚进去就好像踏进绝对领域,吓die了。

——属于基佬的绝对领域。

放眼望去,大型超市里全是在接吻的人,有男男,有女女,当然也有男女。我们正为眼前的景象震惊,一个不留神就有一个满脸胡茬的英国帅大叔扑过来要亲楼主,楼主作为保守的天朝人当然不能这么玩儿,敏捷地侧身闪过去,又弯腰躲过另一位扑过来的大妈,我哥们也是堪堪避过几次偷袭。

天啦撸,这个国家还能不能好了,简直伤风败俗啊,反正我是觉得自己不能好了。

见我俩没有配合的意思,超市里的人纷纷用异样的眼神看我们,搞得楼主浑身不自在。刚好有个超市小哥面如死灰地推着小货车从旁边经过,我连忙拦住他问是怎么回事。

小哥看起来世界观也碎得差不多了,说是同性恋者的维权行动,原因是他们超市今天早上把一对在货架前接吻的gay赶了出去,结果到下午附近的同性恋支持者们纷纷闻讯赶来,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所谓的给点颜色看看,就是在超市里亲个爽,不愧是大英腐国人民,这脑回路也是清奇。

得知事情原委后,我终于明白这些人看异端一样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了,英国人对公平平等的追求很吓人,你要不附和他们同性恋是天赋人权他们估计今天就不让你走了,楼主看着他们灼热的目光不禁觉出几分心虚。

我拽拽哥们的衣角,说:“要不咱俩啵一个?”也总比被陌生大叔大妈强吻要好吧!

他先是一脸的你有病吗?恶心不恶心?后来意识到好像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便视死如归地主动凑上来亲我。就是蜻蜓点水地碰了碰,可能碰也没碰到,意思意思人也就放过我们,继续如痴如醉地kiss去了。

我俩长呼出一口气,决定拿了三明治就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然而……一转头却发现房东提着个菜篮子看我们。

夭寿了!扑街了!杀人了!那醉人的大小眼瞪着我杀伤力堪比伦琴射线,我一边吼“有重要的东西掉在图书馆忘拿了先走拜拜!”一边朝超市外冲,我哥们估计也是想跟上的,只可惜腿脚没好透,力不从心。

我至今记得那天晚上哥们回来整个脸都绿了的模样,忍了几次终于是忍住没问他,你的初吻是不是被房东夺走了。

唉,也是心疼。

后来Z做一项社会调查,学法律的总也会学一些杂七杂八的社会科学嘛,他选的课题就是关于同性恋的,要调查各国人民对此的接受度,以及接受和不接受的原因。自然把我俩当做天朝样本拉过去做统计了。

我对同性恋没啥想法,不是赞赏也不同情,就觉得他们和我没啥区别,无非是喜欢妹子还是汉子的问题。我哥们沉思了一会,说和我想法一样。

呸,这个没主见的家伙,要不就是心里有鬼!

我哥们嗤一声,说有什么好调查的,接受度再高也是乐意看别人搞基死都不让自家孩子搞基的。毕竟要孩子又要面子嘛。

我奇怪地看他一眼,说:“我怎么觉得你很想搞基?”

于是他又狠狠锤了我一下。

……说真的,我哥们真心是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想要搞基的气场。

有次前女友打着分手了还能做朋友的名号请我去派对,总也不好拂了人面子,就跟我哥们和Z一块去了。

我这人吧对感情这事放下了就是放下了,绝壁不吃回头草,前女友莫名其妙把老子甩了后来又死活闹着说不要分手,我自然是不答应的,派对上闹出点幺蛾子,多亏Z仗义,出手解围才算全身而退。

回去的路上我和我哥们坐在后座,我还沉浸在刚刚的事情里有点懵,就听见我哥们忽然长叹一声,说:“女人真是麻烦的生物。”

我还没说啥呢,你瞎感叹人生个什么劲?我冲他翻白眼。

后来吧,我们又给Z办生日派对,这种场合自然是要吃吃喝喝到天明的,再加上漂亮妹子那么多,楼主早就端着酒杯去接受小学妹的搭讪了,结果几杯Cider下肚,一回头却看见我哥们和寿星Z并排安静地坐在那儿,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基佬气息。

哥们见我看他,对我露出一个和善地笑容,默默比了个中指。

我没理他,那会只觉得这人不解风情,便回头和刚认识的T拼酒去了,现在想想我哥们这么清心寡欲其实早该去搞基了吧!上啊皮卡丘!房东已经饥渴耐难很久了!


06

我造你们都喜欢大英腐国的基佬,前女友天天跟我念叨什么卷福,抖森,一美……嗯,那个叫卷福的去年演的模仿游戏还不错,鼓励腐国人民继续大力搞基嘛。

不造有没有人发现这些腐国影星的发际线都特别高?啧啧,发际线高就算了,还喜欢梳背头,我也是不懂。其实吧,他们发际线高不是没有原因的……原因就是英国的水有问题,别看他们污水处理厂建的像模像样,据说自来水也达到饮用标准,实际上不管是直接喝还是烧开了喝还是滤水器处理过再喝都会掉头发。

十一月末十二月初是死线地狱,我哥们做完一个设计项目,整个人像是从深山老林里出来的,蓬头垢面。

得空神清气爽地把自己打理一番,他忽然发觉一个严重的问题。

——发际线又后撤了。作为一个喜欢把刘海梳起来的人,必须关注发际线的问题。他如临大敌地拉着我商量这事,我的小组课题还没结束,整个人都是焦头烂额的,敷衍地回答他“这个还不好办,去买顶假发呗。”

我哥们没和我扯皮,取下发带用一只手把刘海拨上去,让我看看他的发际线是不是真的后撤了,后撤了多少,明显不明显。

我盯着他的额头看了半晌,忽然觉得我哥们的额头真挺好看。前阵子这人被设计稿逼得离不开书桌半步,每天通宵完都趴桌上一边流口水一边呼呼大睡,房东周末在家休息,早上按时按量给他热牛奶,每次都要盯着他的额头看半天,甚至还伸手摸,等上下其手够了才把我哥们叫起来吃早饭。

这些都是我早上去厕所洗漱路过看到的。

我一边看他的额头,一边听他絮絮叨叨地说:“老子的发际线都后撤成这样了,在英国呆了七年的W(房东)是不是快要秃了?”

“你想多了,人用的是生姜洗发水,防脱发的。”我打断他,“话说才发现你头上有道疤啊!”

我哥们额角有道浅浅的伤疤,我盯着他看了半天才发现。他不在意的把刘海放下,说:“小时候摔的,现在快看不见了。”

说完又像想到什么似的,脸色阴沉几分。我直觉这事和房东有关系。

“生姜洗发水真能防脱发?”哥们继续纠结起发际线的问题,“待会让W把头发梳上去看看,没秃那就让他给咱带两瓶。”

其实楼主头发浓密得很,真不需要那玩意,不过既然是哥们的好意那也就不推辞了。

说起头发,我就想起另一件事。我和我哥们的头发都属于偏长的类型,我俩喜欢在客厅里打Xbox,玩high了头发垂下来挡视线,十分不方便,我哥们习惯用发带把头发束上去。实际上他画设计图或是做模型或是需要专心做某件事的时候都是这样,发带简直贴身宝,不用的时候就在手腕上绕两圈。

我曾经也考虑过做一个发带党,某天第N次因为视线问题输给我哥们后,我怒摔手柄,这货笑我输不起,自顾自玩起单机模式。我跑去他的房间一阵扫荡,从抽屉里翻出一个红色的发带,看起来很旧了,磨损得挺严重。我学着哥们的样子戴上那玩意,不造为啥有点紧。

好歹是戴上了,我立刻掏出手机调到自拍模式欣赏自己的英姿。

嗯,帅是挺帅,可总觉得不对劲,也说不上具体是哪儿不对,算了算了,还是去亚马逊买一打发卡回来凑合吧。

后来,我终于意识到是哪里不对了。还记得我前前次更新说过我们仨一起讨论过给Z送什么生日礼物吧?房东说他送给我哥们的第一件生日礼物是一个红色的发带。

Bingo,你们可以刷yoooooooo~了,从发带的磨损程度和袖珍的尺寸不难推测出这就是房东N多年前送给我哥们的生日礼物,我哥们直到现在还留着,而且还不远万里带来大英腐国,这是怎样的情深意重啊!简直催人泪下!

从此以后我就下定决心宁死不做发带党。

这一猜想也在某日和房东的交流中得到证实。

我也是脑子一抽,觉得有必要和房东解释一下那天在超市和我哥们打啵是不得已而为之,希望他不要记恨。

房东说他都知道的,并没有记恨这件事。

鬼信啊!那个伦琴射线一样的目光简直吓死人好吗!我战战兢兢地问:“那个应该不是我哥们的初吻吧?”

如果是初吻的话,那我可就真是罪大恶极了,前几天疑似不小心拿走Z的初吻到现在还愧疚着呢,真心不想再拉上一笔仇恨!

房东想了一会,笑着回答,不是,XX(我哥们的名字)的初吻早几年前就给他了。

喂喂!这个好像宣示主权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楼主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陪着笑脸称赞“你们感情真好。”

我怀疑房东的脸皮有长城那么厚,闻言居然无比赞同地点头,说:“小时候他就和我亲。”

“……”两个人口径不一致啊,我说要不你说说你俩小时候的事呗。

房东说的挺多,语气里带着不加掩饰的怀念,估摸着也是挺想有人分享的。

他们的往事就暂且不赘述了。今天的重点在发带上,其他的等下次有空了再说哈。

房东说岁月是把杀猪刀,有些事不说出来,也不时常拿出来回忆一下他自己都要忘了,那个发带不是他送给我哥们的生日礼物,其实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日常小礼物。

我哥们小时候熊得很,两个人喜欢到附近的小公园耍,有次我哥们趁房东没注意,摆了个特时髦的造型从滑梯上滑下来,那姿势太过扭曲,他滑下来时没稳住,于是狠狠摔了一跤把额头磕破了。房东那时候也是年纪小,看到隔壁的小弟弟“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满头是血的模样也吓坏了,手足无措一会才想起附近有小诊所,立刻把我哥们背起来就跑,一边跑一边低声安慰,让他别哭,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小痛忍一忍就过去了,我哥们真的就没再哭,趴在房东背上一抽一抽的,特别坚强。

房东说这件事时,脸上表情别提多温柔了,整个人像是被镀了层光,楼主我觉得有点不太好,不懂自己为啥要自虐。

最终摔破的额头缝了两针,垫着厚厚的白纱布很久都没有取下来,我哥们回K市后每天去上学都要接受同班同学的目光洗礼,气得天天踢矿泉水瓶。

房东早就料到这个状况,从B市快递了一个发带过去,刚好遮住伤口,巧妙地解了我哥们的燃眉之急。

我哥们戴着戴着也就习惯了,后来伤好了,便也没再脱过。

我觉得吧,我哥们一直戴着发带不仅仅是因为习惯,你想啊,他在最不高兴的时候得到房东最适宜的帮助,嘴上不说心里也一定是记得房东的好的,保留那么多年的发带就是证明啊。

原来房东也是趁我哥们睡着的时候看他额头留下的疤。

唉,如果这都不算爱。


评论 ( 12 )
热度 ( 101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