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王昊】我觉得 我房东和我哥们 有一腿

和 @Nakikun 的联文,戳这里 我觉得我室友 喜欢我哥们 还是忍不住写了啊哈哈哈哈哈哈,等我慢慢追上进度!很蠢很小言,注意避雷!!!还完今天在群里扔骰子欠的债啦!!!

 

01

第一次上这儿来发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务必不要担待,点击右上红叉出贴好走不送。

总觉得……粉红色背景不太习惯?说真的看前女友逛论坛逛得挺high,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跑来开贴的一天,有点紧张莫要见怪。

如题,这是一个扒我房东和哥们儿的帖子,两个人都是24k纯汉子,不想往下看的可以退散了。

楼主在uk念书,哥们儿同级小半岁,一个念土木一个念建筑,俩相爱相杀的经典专业,某次合作课题上认识了,志趣相投于是成了哥们儿。

前阵子和女友闹个不停,后来掰了,就吃了哥们的安利搬去山上和他一起住house。其实我也不想的,每天上山下山去学校都得多花半小时。

当初和前女友租了学校的公寓,四人公用厨房那种,公寓里另外俩妹子是前女友闺蜜,整天呆在女人堆里叽叽喳喳烦的不得了,哥们嫌我生在福中不知福,他是没自己来体验一把这种苦逼生活。

楼主很期待生活在一个没有妹子也没有恋爱酸臭味的环境中,立刻整好行李搬上山,结果住了几天发现状况不对。

住一起的有四个人,房东,我哥们,我,还有一个读研的华人,挺帅,暂且叫他Z好了。

说真的楼主想给Z抹一把辛酸泪,真是难为他当大功率电灯泡当了大半年依然坚挺,我哥们和房东无时无刻在不自觉放闪,眼睛都要瞎了好吗!

废话不多说,开始扒!

我哥们儿吧,身高183长得挺不错,就是看起来有点儿高冷,面相也凶,眼睛一瞪有多少想来搭讪的妹子也该被吓跑了。其实吧,经过长时间观察我觉得他是挺敏感一人,再加上学建筑的多少有点神神叨叨的艺术家气质。我曾经打趣过他,说他就是个死心眼,觉得不以结婚为目的去谈恋爱的都是耍流氓,拉个小手就要对人负责一辈子。

他居然没否认,让谈过N个女朋友的楼主情何以堪?

再说房东,长我和我哥们六岁,估摸着和我哥们在国内就认识,也是去uk念书,后来投资移民买了车买了房,又在当地的建筑设计公司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就定居uk了。房东也不过二十来岁,整个人散发出成功社会人士的气场,除去眼睛大小不对称照理也是挺吃香的,却也一直没谈过妹子。

我搬过去那天房东开他的路虎帮忙运行李,我哥们啥也没说,麻利地帮我把行李搬去后备箱,房东也在帮忙搬,期间两个人没有任何语言以及眼神交流。

啧,好像在故意划清界限?

不是说他俩旧相识么,气压这么低以后怎么好好相处?楼主有点担心,然而上了车才发现自己是傻逼。

房东挺体贴周到一人,变魔术一样掏出一罐苹果汁递给我,我哥们立刻不乐意了,张张嘴想说什么,憋了半天就哼一声把头扭过去看窗外,也不知道在别扭什么。房东不以为意,拿起卡在杯架子里的不锈钢保温杯拧开盖递给我哥们。闻着味道有点苦,像是苦丁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楼主刚刚亲眼看到房东也用这个杯子喝水,试问关系得多亲密才能共用一个水杯?

哥们不买账,看也不看房东一眼,傲娇地保持扭头的姿势,脖子也不嫌累。啧啧,楼主忽然有点不认识他了。

“苦丁茶,去火。”房东说,我哥们确实需要去去火,别有事没事就踢矿泉水瓶。

“难喝,不喝。”哥们还是不领情。

“别闹。”房东干脆把水瓶塞到我哥们手里。我哥们倒也没推,捧着水瓶嗫嚅半晌,没人听得清他在说啥,最后他还是老实地喝了那瓶苦丁茶,苦得脸都皱到一块去了。

楼主觉得房东是在整我哥们,忍不住偷偷点了个大赞。

把行李搬进空房间后差不多也就到吃饭的点了,楼主粗粗整理好生活必须品,想既然今后要一起住,那不如今晚叫个外卖请他们好好吃一顿刷点好感度,结果下楼就听见房东和我哥们在争执。

哦,原来房东已经提前买好菜了,他们是在讨论鸡是炖着吃好还是做口水鸡好。

“你最近熬夜赶论文,气虚。”房东说,让我莫名觉得这人有种老中医神神叨叨的感觉,刚好和我哥们凑一对。

“太清淡了,不要。”我哥们反驳,他平时对吃挺不讲究的,今天居然纠结起一只鸡是炖着吃还是蒸着吃,是故意和房东过不去吧!?

“你上火了,不能吃辣。”房东继续循循善诱。

“谁说我上火了!”哥们抱起手臂下巴昂得老高,摆出他经典的欠揍造型。

房东显然早就习惯他这尿性了,沉思半晌,说:“早上吃完烤薯饼你就不舒服,还有今天尿偏黄。”

“……”我以人格担保我哥们绝对没有上完厕所不冲水的恶习,先不管房东怎么发现我哥们尿黄的,总之我哥们一脸日了狗的凶狠表情怒道,“W你别把老子当小孩!”

W就是房东。哥们脾气是不好,我也没见过他这么发火的,想了一下还是得去劝劝,结果他俩看到我进来客厅,异口同声地问:“炖鸡汤还是口水鸡?”

“……”我哥们倒还好,但是被房东一双大小眼盯着,楼主着实有点慌。

好在这时候有人拿钥匙开门进来,楼主觉得救星来了,感动万分地扭头结果看到一张帅得惨绝人寰的脸,估摸着就是哥们口中的Z。

Z把包放在沙发旁边,似乎对于客厅里噼噼啪啪冒出的火星已经见惯不怪,过来和我握手再自报完家门,就进厨房做菜去了。

呵,挺有个性。

“今天轮到Z做饭啊……”我哥们后知后觉地说。不造怎么回事,被Z一打断火药味似乎真的散掉不少。

毕竟一起住那么久了,那个叫Z的看起来似乎很懂怎么处理这样蛋疼的状况。我觉得一会可以去问问他知不知道这俩人是怎么回事。

不是八卦,关心哥们人人有责嘛。

 

 

02

楼主又来更新了,接着上次的说。

房东家的餐桌不大,偏偏还有一半空间堆了好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吃饭都是几个人挨着吃。其实我们不常在一起吃饭,比如楼主我隔三差五得去外面浪一浪,房东工作党也隔三差五地加班,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Z和我哥们自然也各有各的安排。

但是只要四个人聚在一起吃饭,就总会被我哥们和房东闪瞎。我哥们是容易上火的体质,房东有个特点——他的手又快又稳,总是趁我哥们不注意的时候往他碗里送各式各样的蔬菜,像是苦瓜啦,胡萝卜啦这些我哥们最讨厌的。

房东夹起菜来嗖嗖的,我觉得他不去做职业电竞选手真心可惜了,每次我哥们都会发出像是“卧槽!”“尼玛!”“滚蛋!”这样被偷袭的惊呼,可是一转头又乖乖把那些个蔬菜全都吃干净了。

吃完饭房东掏出手帕给我哥们擦嘴,哥们意思意思躲了一下,还是任由他擦了。

原来Z一直过着这样虐狗一般的生活吗,想到这里我感到由衷的同情,不禁捧着饭碗,对Z露出一个和善的表情。他立刻会意,回我一个和善而腼腆的微笑。

对了,上次我说要问问Z房东和我哥们是怎么回事,唉,别提了,那个Z长得人模狗样的没想到是个嘴残,套了半天话有用的信息就一句——我哥们不喜欢W也就是房东把他当小鬼。

还不如直接去问我哥们呢。

我说:“你和房东是不是关系不好啊?”

他一脸莫名其妙地看我:“哪里不好了?”

嗯,哪里都好,好得过分了,我腹诽,继续套话:“你看看你每次看到他眼睛里都要喷火。”

“啥?”我哥们惊讶,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于是我有点明白了,我哥们每次和房东处一块都会自动退化成青春期叛逆少年,这一点他自己也不知道,估计都是下意识行为。

你们说说他偏要表现得跟小屁孩似的,还怪人家觉得他不成熟?真够作的。

后来我又套了点话,我哥们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坦白告诉我W是他表哥的朋友,他某个张姓表哥长他十一岁,勾搭上一个B市汉子,我哥们从小和他表哥亲,三五不时就和他表哥一起坐一整天火车千里迢迢跑去B市玩,我哥们他表哥的相好,暂且叫S好了,家住四合院,W是他邻居,两家关系很不错,W喜欢带着我哥们一起玩,后来W出国两个人就再没有见过,直到六年后我哥们也跑去uk念大学。

我哥们说得轻描淡写,我那会儿听着也觉得就挺平淡无奇的一件事,小时候的玩伴谁没有呢?推算一下,我哥们刚认识房东那会也就七八岁吧,房东十三四岁,都是毛还没长齐的年纪懂什么爱不爱的?

虽然楼主我也不太懂。交了那么多女朋友都跟白交了一样。

我本以为我想多了,说了是本以为。楼主最近认识了一挺有意思的妹子,暂且称呼她T好了,和我哥们同姓,莫名觉得他俩挺有缘。

T和我以前认识的妹子不一样,一头清爽的短发,又干练又豪气,整个一女汉子,我和她谈得来,就跟她说了房东和我哥们的事。

对了对了,这个T是我一叫D的哥们的女神,有次我哥们问我和T是不是有一腿,我觉得他真是神经病,先不说哥们的女人不能碰,要找个女汉子做女朋友还不如去搞基呢!啥?你说汉子没有女神好看?谁说的!Z就挺好看啊!

不,我不是基佬,真不是。

好了好了偏题了,赶紧扭回来。

事实证明再汉子的妹子脑洞也是大到能听见回音的。她听完这事略一思索,料定这是一个我哥们追求心目中白月光的狗血言情剧,还编了剧情大纲说给我听。

她说K市坐火车去B市要一整天呢,如果不是有想见的人在那里,谁会乐意跑那么远去忍受B市的沙尘暴,我哥们想见的人肯定不会是他表哥的相好S,那就只能是隔壁的大小眼哥哥W了。

在理,继续说。

T也是B市人,对那儿的沙尘暴估计心理阴影挺重的。

T接着说了下去,温柔的大哥哥变成我哥们心中的一道白月光,无奈二人差了6岁又是同性,情窦初开的青春期少年意识到自己的感情却无法言明,只能深深埋藏在心底,后来W不告而别远赴uk,我哥们便也奋发图强,终于在六年后追上W的脚步……

然而当年的白月光已经变得不再熟悉,二人之间的距离依旧遥远,从前是马里亚纳海沟,现在变成东非大裂谷。

W把我哥们当成小孩子,我哥们想当他恋人,所以每次受到W照顾才会生气。可惜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一不小心就忘了他们已经不是当年的竹马竹马,我哥们总是以为他们回到当初才会有那么幼稚的表现。

听完T的分析,我咬着吸管沉默半晌居然觉得无法反驳,又把她的话前思后想了一番,脑补出一部狗血八点档的剧情,再把我哥们和房东的脸带入进去,顿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你说的是真的么?我颤颤巍巍地问。

T和善地笑了,说,当然是假的,你真信啦,好蠢哦。

…………………………事到如今再告诉我是假的已经晚了[/手动黄豆再见]。我一口气喝掉杯子里的苹果汁,都没管被T嘲讽,只觉得今后可能都无法直视我哥们和我房东了。

要遭殃也得拉个垫背的,我把这事告诉Z想让他也感受一下天雷,他默默听完又默默和善地笑了,丢下掷地有声的一个字。

好。

Woc!好你妹啊!我算是明白了!周围就没有一个正常人!

 

不行,现在想到T说的那些个剧情楼主还是无法冷静,不是对gay有什么想法只是发生在最要好的哥们身上总会受到一点shock吧。

让楼主去喝口水冷静一下。

 

03

本来不想更新的,但是楼主实在忍不了了,上一次回复里居然有人说因为楼主是基佬所以看谁都像基佬,妈的,还匿名,谁说的!站出来!保证不打死你!

认真的,老子不是基佬,真不是,纯直男,就喜欢软软萌萌的妹子。

好吧好吧我承认上次讲的都是脑补,没有什么实质内容,但是你们不也都觉得T的脑洞很带感吗!

作为理工狗本着认真严谨的学术精神,后来楼主又去找哥们儿谈了人生理想,谈了隔壁的大小眼哥哥。当然不是直接问你俩是不是有一腿这种,而是循循善诱的让他说说小时候的事,我真是太机智了。

哥们说了一堆他大表哥和他表哥相好的事,直呼小时候太傻太天真以为他们只是相亲相爱一家人,等长大了才发觉这对狗男男就该被烧烧烧。

我问:“那你和W呢?”

“啊?”这货装傻充愣。

“你们就没有什么……呃,美好的记忆?”楼主我怎么可能放过他。

“有。”没想到他居然沉痛地点了点头,我惊讶于他的坦率,迫不及待地催他继续说下去。

“第一次去B市在火车上没睡好,S来火车站接我们然后他和我表哥轮流背我,我就靠在他们背上睡觉,到了他们家四合院也没醒,快吃晚饭的点我迷迷糊糊醒过来,觉得被什么人盯着出了一身白毛汗,结果一睁眼就看到一对大小眼,超近距离的那种,然后当场吓哭了。”

说完我哥们脸有点红,估计是不好意思了。

我狂笑一会,说你真怂,然后催他继续说下去,结果这货抓耳挠腮地想了半天,回我说:“没了。”

就没了?骗鬼呢!

“真没了。”他特别诚恳,连我都忍不住要信了,毕竟那时候我哥们才七八岁,这人又是没心没肺的性子,不记事也正常。

他说其实来大不列颠的时候连W的脸长啥样都不记得,甚至名字也没记住,就隐隐约约感觉小时候有过这么一个玩伴,跟隔壁叶姓大户人家养的小点差不多,不对不对好像不是小点,是小黑?算了这不重要,反正在机场的时候我哥们还是凭那双带给他无数噩梦的标志性大小眼认出我房东来的。

我问:“那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和W在一块都好像智商倒退十年啊?”

哦,这个是他的怒点嘛,楼主一不小心戳到了,呵呵。哥们闻言勃然大怒,抄起桌上的台灯就要揍人,我也不甘示弱,拿起垃圾桶往他头上扣……

战况太过于惨烈,略过不表。还好垃圾桶里没东西,袋子也是新换的……

怒过之后哥们仔细反省了一下,说:“你不觉得W一直有种父性的光辉?再和他处久一点你就能理解我了。”

原来是父性的光辉吗!?楼主我不禁想给房东点个蜡。

我哥们没心没肺又迟钝得要死,但是楼主真心觉得房东对他不止是父爱泛滥啊。

房东对我哥们好得有点过分。

有次我哥们生病了,烧得挺严重,他是传说中那种要么不生病一病又兵败如山倒的体质,整个躺在床上不动弹了,嘴上还一直说小病而已没事没事,大概是怕我打电话联系房东。

好巧不巧房东这时候在外出差,Z还没有下课,通常都是这两个人负责家里的伙食,我哥们会做一点点菜,像是白浆意面这样最简单的,怕麻烦所以对外宣称不会做。而我,是真这辈子都没进过厨房,危难关头作为好哥们自然不能退缩,我袖子一撸,打算煮一锅菜肉粥给他补补。

……真心高估了自己毁灭厨房的能力,不许笑!谁能先告诉我为什么高压锅会爆炸啊?唉,真是背到家了,想要抢救一下结果把手烫伤一大块,我对不起哥们,看来这顿粥他是吃不上了。

刚好这时候Z回来了,看到厨房里满地的菜叶子,煤气灶更是一片狼藉不忍直视,居然难得生气了,还说我胡闹。

这人帮我处理完烫伤又把厨房整理好,果断掏出手机给房东去了电话,电话那头的房东沉默一会,说你们辛苦了,他现在就赶回来。

房东去伦敦出差预计是后天回,听到我哥们发烧居然立刻丢下手头工作往回赶。我和Z去看了看我哥们,给他换了片清凉贴,见这货睡得死沉,想既然房东都说了交给他,我俩干脆就出去觅食了。

伦敦到我们这儿车程四小时,房东用两小时一路飙回来,还绕道去中餐馆买了粥和小菜,不得不说路虎的性能就是好,可是他是不是忘了这里不是德国啊,高速公路是有限速的啊!

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和Z在外面喝了一点酒,连自己是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

第二天我哥们的病还没好。

到正午时分我顶着张死人脸醒过来,宿醉的感觉真心难受,肚子也饿得咕噜噜直叫,我想起来昨天吃完饭的时候有给哥们打包一点小食,Z如果没吃掉的话应该放在冰箱里了。虽说是给哥们买的,危急关头谁管这个啊!

我从冰箱拿出保鲜盒,打开盖准备放到微波炉里叮一下。

这时候我听到房东似乎在走廊里接了个电话,然后又进去我哥们的房间。

房东不会守了我哥们一晚上吧!那样就太惊悚了,受好奇心驱使我捧着饭盒跑过去偷看,因为每个房间配的都是密码锁,输密码又特别麻烦,所以除非出远门一般我们都不会把门关好,总会留一条缝。

绝佳的偷看角度啊!我先确认过房东穿的是居家服,脸上也没有过多疲惫的神色,还好还好,不造为什么松下一口气。

我哥们睡得很死,房东把他的刘海从额头拨开,用湿毛巾给他擦干虚汗,动作很慢很慢很慢,看着确实亲密,倒也没让我想歪,估计是房东的父爱光辉确实太耀眼了。

我觉得无聊,想着不如回去吃章鱼烧。谁知道刚想走,房东居然把脸凑过去,和我哥们只有五公分的距离!不愧是有魔术师称号的男人!画风转变起来全无预兆啊!气氛一下子暧昧了!

这是要偷亲!?我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等待哥们初吻被夺走的那一瞬间,哈哈哈真的完全没有想过上前阻止呢,我这哥们当得也是挺损。

唉,我觉得自己已经够小心了,估计房东那时候也心虚,警惕性提高不少,总之就是他发现我在偷看了,猛地回头大小眼那么一瞪,吓得我不由自主后退一步。

然后就真要骂娘了。我万万没有想到Z也在偷看!而且特么就蹲在我后面!不知道身后有人的我被绊了一下,手里的饭盒脱手飞出落在地毯上。

“……”这是我。

“……”这是Z。

房东从房间出来,和善地拍拍我的肩膀说:“xx(我的名字),抓紧弄干净了,时间久了酱汁要留痕迹。”

Z好心和我一起清理地毯,但我是不会原谅他的!饥肠辘辘地回到房间,居然发现自己的零食被洗劫一空,简直心如死灰……

不用说!肯定是我哥们干的!操!友尽!


评论 ( 14 )
热度 ( 261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