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日思夜梦

二十四番花信,大寒一候瑞香,瑞香=睡香=千里香……都是脑补的,并不科学……鳖问我为啥选了柳花却先写了瑞香,这就去接着写柳花……

顺便还一个双向暗恋的点文,不过估计点文的妹子也不记得有这回事了,于是就不圈了吧……填补一下自己的罪恶感……


日思夜梦

01

轮回战队正门前有一个花坛,孙翔初到战队是盛夏,只看到月月红一簇一簇开得喜人,等到过冬,他才知道花坛里不止有月季,还有千里香,白色的,大雪过后便悄然开放了。

老家的院子里也种千里香,不过是紫色的,小时候家里人吓唬过他,说这种花香气重,若做了亏心事晚上闻着是要被魇住的,牛鬼蛇神要带不听话的孩子去地下走一遭。孙翔当时吓得不轻,立刻坦白家里那只大公鸡的毛是他拔掉的。

孙翔对着手心呼一口热气,南方不止夏天难熬,冬天也是冻到骨子里,空气湿润润的,一出训练室裸露的皮肤就好像结了一层冰霜,冷得他直哆嗦。不会生冻疮吧,他一边搓手一边忍不住想,手是职业选手的生命,生冻疮会影响状态,况且过几天还有对兴欣的比赛。看来还是不要出去买喝的了。孙翔脚下一拐准备回训练室。

谁知一转身,就撞上跟着出来的周泽楷。

“手套,没带。”轮回队长一边说一边把一对画着小棕熊,蠢到死的连指手套递给他。

不过挺暖和倒是真的。

“谢啦!”孙翔对他笑了笑,套上手套冲入冰天雪地中,跑了几步又扭过头问,“想喝什么?我帮你带!”

“不用。”

算是意料之中的答案,孙翔没再多说什么,撇撇嘴踩着一地白雪跑远了。

 

02

晚上回到宿舍老觉得有冷风朝房间里漏,打开玻璃窗检查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他却忽然闻到一股浓烈的香气,手中动作一顿,哆哆嗦嗦地探头朝窗外看。

是千里香,他在战队西侧的房间处于下风,花香便被东风裹挟着漏进房间。孙翔又想起小时候听到的那番话,什么做亏心事会被魇住啦,会被牛鬼蛇神掳走啦。骗小孩子的说辞现在自然是不会再信的,他无所谓地把窗户关严实了。

 

第二天没看到自家小斗神下来吃早饭的江波涛出于同队友谊跑去拍了拍孙翔的房门。

两分钟后孙翔来开门了,头发乱糟糟的,脸色差得吓人。

“副队,我好像被鬼压床了。”

鬼压床?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很有可能是压力过大精神处于极度紧绷状态引起的。

“最近训练别太拼了,晚上也别偷偷加训了。”江波涛看到孙翔的电脑桌上放着一杯没喝完的咖啡,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零食塑料袋,神色有些不悦。

“我没有,昨晚补了两集番就睡了。”虽说是恐怖番,孙翔争辩,说完又是神色一变,“副队,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可以请假去寺庙求个符么。”

“……”年轻人这么封建迷信真的好吗?

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江波涛还是把这一状况丢上职业选手群,询问有没有哪位大神能跳个大神,以及是不是真的需要求个符纸。

[这种事,找王大眼不就行了。]退役了闲得发慌,刚通宵抢完boss的叶修秒回。

[@王不留行]张佳乐帮他好心圈了王杰希。

[小孙鬼压床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像是有人在说话之类的?]王杰希不负众望,立刻进入跳大神模式。

江波涛把手机给刚洗漱完毕的孙翔看,看完后孙翔掏出自己的手机认真回复起来。

[好像是有,但听不清,不过在那之前还做了个特别奇怪的梦。]

[什么样的梦?]王杰希继续问。

[就是梦到自己被怪物袭击,然后我们队长穿着电视剧里的那种道士服从天而降,我们俩一起把怪物打跑了。]

群里沉默一会,已经在训练室里坐下来的轮回众先接话了。

吴霜钩月[小翔你这个脑洞开得略有点大啊。]

残忍静默[队长穿道士服的样子……想象不能。]

一枪穿云[……]

云山乱[队长表示他不想说话。]

孙翔郁闷,关注点错了吧?队友就是这么当的啊?还有没有爱了!

好在王杰希还算良心,无视那一帮扯皮的,诚心实意地开导起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里看到的东西都是和现实有关联的,最重要的是必须正视自己的内心。]

这个大神跳得不靠谱,孙翔略觉没趣的把手机塞进口袋,也不再提去附近寺庙拜神求佛的事了。

不管怎样还是先去训练。

还有,穿成道士周泽楷明明也一样帅。

 

03

其实孙翔早就正视自己的内心了,不就是喜欢周泽楷么,联盟的男神有谁不喜欢?多他一个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刚渡过鬼压床那一会他还有点怕怕的,半天下来也就不放在心上了,肯定只是刚好碰上了,副队说要相信科学,那他就要相信科学,副队说的话总是没错的。

说起来今天周泽楷给他一副小棕熊图案的口罩,可爱得不行,捏着口罩丢过去一个疑问的眼神,周泽楷慢慢吞吞地解释说:“昨晚……看到就买了。”

孙翔点点头,周泽楷是本地人,隔三差五会回家过个夜,准是昨晚回家的时候看到就顺便买下来了,因为看上去和他的手套特别配套。

真是太有心了。虽然老妈给他配的小棕熊真心蠢,但既然是周泽楷送的,那他一定一有时间就戴出来显摆一下。心情特别好的孙翔中午大方地请周泽楷加了餐。

下午训练,方明华捧着一大束花进来,香得人想打喷嚏。训练室的窗台边摆着一个花瓶,基本就是一摆设,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方明华居然搞了一束花插进去。

是睡香啊。孙翔又想起来那套吓唬小孩子的说辞,心想不会是真的吧,现在天天晚上刮东风,目测未来好几天都要在睡香花的香气陪伴下入眠,他也没做什么亏心事啊,为什么会被鬼压床?……要是天天都这样谁吃得消啊。

……总之先看看今晚会不会被压吧。

结果是,孙翔没有被鬼压床,但他又做梦了。

轮回的小斗神坐在床上,眼神放空,思维却不知道飘忽到哪去了。并不是多可怕的噩梦,但他还是觉得整个人不太好,因为他又梦到周泽楷了。

他认真思考起王杰希那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觉得真心非常有道理。

比如说吧,前天晚上他梦到自己是剑客,没错在梦里他是剑客,不是荣耀里的,是武侠小说里那种,估计因为冬休在家陪爹妈看了点武侠片。他没有说出来,怕被群里那帮没节操的人嘲笑,反正就是昨晚他不小心把剑弄丢了,道士周泽楷追上来还给他,他想请周泽楷喝酒,被拒绝了,然后他们很快就遇到怪物,黑黑的一团,没有腿,飘在空中,也不知道眼睛鼻子嘴巴长在哪里,和他前两天补的恐怖番里的怪物长得有八分相似。而且在他们把这玩意赶跑之前,怪物的爪子拍过来,孙翔被擦到几分,受了一点点伤,没让周泽楷知道。

再比如说吧,昨晚在梦里,周泽楷给他的剑上绑了一个剑穗,他看着还挺合适的,就欣然收下了,还在河里插了几条鱼烤熟了,撒了点盐权当加餐,两个人开心地吃了。

简直分毫不差地对应白天发生的事,周泽楷给他送手套,他想请周泽楷喝饮料结果被拒绝,第二天周泽楷又送他口罩,他请周泽楷加餐……

但是那个怪物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团战练习中他和周泽楷组队把吕泊远杜明吴启打爆了?可是昨天也有团战练习啊,他们还是像往常那样合作,梦里却一片和谐,两个人吃吃喝喝天就亮了。

……撇开这些疑点,其实这事还挺有趣的,孙翔想。

 

04

周六是常规赛对战兴欣的日子,S市与H市不远,下午一队人坐上大巴,孙翔特别主动地占领了周泽楷身边的位置,分了一半耳机给自家队长,两个人一起用平板看新出的好莱坞大片,杜明和吴启一路上吐槽没停过,说他们仗着自己是男神就不和大家一起玩了,不利于团队建设。

晚上对兴欣的比赛还算顺利,单人赛丢掉两分,团队赛双一凭借强势的发挥,很快拿下大头的五分。结束后一队人在萧山体育馆对面,兴欣战队门口吃大排档,一边看着叶修在那儿教训自家队员“一个都硬不起来”一边啃鸡腿,别提多爽了。吃完之后孙翔还特别有心地给周泽楷递了纸巾,没有注意到江波涛看他的眼神有点古怪。

回到S市,孙翔迅速洗漱完毕,怀着期待的心情躺上床,想今天会做什么样的梦呢,简直比看新番还有趣。

梦里的许多东西都会被放大,现实中的一个眼神在梦境中就变成赤裸裸的示好,他和周泽楷的关系升温很快,昨天他们刚在河边吃有点糊的烤鱼,“畅谈”人生理想,今天已经一起去逛庆典,一起行侠仗义,捣毁了一窝名字叫兴欣的匪巢,毫发无损地出来以后被深受土匪所害的老百姓们奉为大英雄,被招待着大吃大喝好几顿。

实在是太爽了,梦里的自己怎么就那么帅气果敢,按一般的剧情进展顺序,大概没多久就该抱得美人归了,真是羡慕得不得了。不过他很快就给自己找到借口开脱了,因为现实的周泽楷并不像梦里的那位看起来那么好攻略。

孙翔跟吃错药了似的乐呵呵地走进训练室,特别爽朗地朝周泽楷打个招呼,周泽楷也笑着朝他点点头,两个人在临近的位置坐下,周围都要冒出粉红色泡泡了,偏偏两个当事人还无知无觉。

江波涛认为对于这件事他必须八卦,呸,关心一下,毕竟前两天孙翔还一脸惊慌地说要去寺庙里求福辟邪,最近两天又有点飘飘然欲飞升成仙的感觉,实在很不正常。

“小孙啊,我有点事要问你。”江波涛拉过正要追上周泽楷去小卖部的孙翔,孙翔看看走远的队长,又看看一脸你不说清楚就别想走的副队,皱了皱眉妥协了。

“你是不是喜欢小周?”江波涛见他眼神不停朝走廊那头飘,恨不得立刻追上去的样子,颇无奈地叹气,干脆直截了当地问了。

“有这么明显?”孙翔大惊,更加直截了当地……招了。

“很明显。”江波涛沉重地点头,心说这事真特么麻烦,处理不好哪边都得不愉快,“你在追他?”

“没有啊。”孙翔都不确定周泽楷是不是弯的,怎么可能就这么去追?这些天来他和周泽楷的关系越来越好倒是真的,但他也只是想看看受现实影响的,每晚准时降临的梦境会发展成什么样子,顺便享受一下现实中享受不到的福利,他以为自己已经把握好度了,没想到还是被分分钟看破,尤其江波涛说的“眼神不会骗人”更是让他耻得无地自容。

沉浸在虚幻的梦境中洋洋自得,还有比这更让人不齿的事么?

“我知道了副队,以后会注意的。”孙翔转身回训练室,看上去蔫蔫的。周泽楷从小卖部带回来他最喜欢的巧克力味pocky都没要,甚至一整个下午都没看周泽楷一眼,更别提主动搭话了。

 

05

今天没怎么和周泽楷说话,晚上还会做梦吗?

答案是肯定的。梦里他们也没有交流,只不过天地的颜色一下子灰暗起来,如同日食。他们遭到第一天遇到的怪物的袭击,这一次的怪物难缠许多,两个人搞得浑身破破烂烂才把那玩意就地正法,死里逃生后他们在河边互相倚靠着,终是没有多说一句话。

第二天差不多,怪物甚至更多了些。

江波涛看看眼底浮着淡青,脸色差得不行的孙翔,再看看一边想要搭话却欲言又止的周泽楷,心说他只不过是想打个助攻,这两个人咋变得越来越不正常了?

午休时间,杜明吃撑了下楼消食,看见孙翔提着把园艺剪,站在花坛边上不知道在纠结什么。

“小翔你要做园艺?”杜明兴奋地凑过来,原来他们的小斗神还有这个爱好。

“不是。”孙翔皱眉,“我在想要不要把睡香都剪了。”

“为什么要剪?”杜明不解,“明明开得这么好!明华哥可喜欢了,辣手摧花不是男人啊!”

“你才不是男人!”孙翔把剪刀一丢,气哼哼地上楼去了。

在楼道里又遇到江波涛,轮回的好副队担忧地问:“昨晚没睡好?”

“做噩梦了。”孙翔的语气有几分敷衍的意味,但他说的确实是大实话,昨晚又被不明生物追杀到要死要死的。

江波涛闻言,转身安慰周泽楷去了“你看他只是做噩梦心情不好,没有讨厌你。”

周泽楷点点头,问:“他……没事?”

“大概没事。”都是成年人了,做噩梦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周泽楷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他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

 

孙翔快要被烦死了,每天晚上他都会做梦,梦里两个人都会被追杀,每天周泽楷都会受伤,他自己也是,而且伤得还不轻。有一次浑身都被血浸透了,他以为自己就要交代在梦里了,才堪堪把怪物赶走。他完全不理解他和周泽楷关系冷下来怎么就会变成这样,又想起王杰希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睡前查了好久梦境产生的原理和周公解梦,甚至还私敲微草队长,似懂非懂地得出“原来那些怪物是我的心魔啊”这样看起来玄乎玄乎,十分不靠谱的结论来。

他的心魔是什么?不就是对周泽楷那点说不出口的心思么,有这么可怕?

这心魔该如何消除?要他不再喜欢周泽楷那绝对是不可能的,除此以外好像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孙翔掐着日子算了算,离立春还有一个多星期,过了三月这花才谢,天天晚上都睡不好,熬到那时候会不会精神崩溃?

转眼已经过了十二点,孙翔困得不行,却怎么也不肯睡,因为睡着了又要做噩梦,然后见到周泽楷被奇怪的东西揍得狼狈不堪,他自己被揍也就算了,他看不过周泽楷一起被揍。

正纠结呢,门铃忽然响了,最近大神跳得有点多的孙翔心里毛毛的,犹豫了一会才跑去开门。

门外是周泽楷,孙翔跟见了鬼似的下意识就要关门,结果被门外伸进来的一只胳膊阻止了。轮回的队长侧身挤进他的房间,看起来完全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孙翔不爽地说:“周泽楷你有事没事?没事就回去睡觉!”

周泽楷无辜地朝他眨眼,问:“你不睡?”

“准备睡了!”

“嗯。”

“你嗯什么?我准备睡了啊!”孙翔见周泽楷没有走的意思,反而安定的在他床边坐下,心想这人突然发什么疯……

“等你睡。”周泽楷说,“你做噩梦。”

孙翔嘴角抽搐了一下,心说也不知道做噩梦是因为谁,要周泽楷呆在这里,他估计一晚上都别想睡了。

“周泽楷你要不要这样?队员睡不好你就要来陪睡啊?”这队长当得也太负责了点?

“只陪你。”周泽楷沉默一会,认真地说。

这是什么意思?孙翔愣了愣,是他想的那样么?

“呃……你就坐着多累……要不一起睡呗?”

说出来之后他简直想一头撞死,一起睡到底是什么鬼啊!?

没想到周泽楷眼睛一亮,居然点点头答应了。

 

06

糊里糊涂睡了一晚上,孙翔真的没再做梦,周泽楷睡相不错,也很安静,要不是旁边的被子里鼓起一个包他还以为自己是一个人睡的。

轮回的小斗神从被窝里钻出来,坐直,深沉地思考起来。为啥和周泽楷睡就不会做梦?他原以为都同床共枕了,那也该做个春梦什么的,还紧张好半天,到头来根本什么也没有啊。

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失落。

睡眠质量有了显著提高的孙翔脑袋也变得活络起来,他发觉这几天和周泽楷划清界限,梦里就会被追杀,他和周泽楷相处融洽,梦里就一片和谐。再联系一下第一次遇上怪物是他被周泽楷拒绝请喝酒后,打斗过程中也只有他一个人受轻伤。

梦境和现实都是相互对应的。现实中周泽楷说不用帮忙带饮料,他心里确实膈应了一下,梦里就遇到怪物了。

心魔或许并不是喜欢周泽楷的那份心意,而是明明喜欢却自己绊住自己,止步不前的胆怯和顾虑。那样的心情让他难受到要死,于是每次梦境中都会落得满身是伤,那些伤口是他在自己心上撕扯出的缺口。

说起来梦里的周泽楷总是和他一样惨,是因为自己的退缩也伤到他了么?

周泽楷会被他的疏远伤到,是因为和他抱有相同的感情吗?

阳光穿过雪幕,透过窗缝在地板上落下狭长的光斑,随着太阳升起一点点挪动。孙翔单手托腮,如同泛起鱼肚白的天空,所有的疑惑一下子变得清明起来,他觉得自己真是个了不起的哲学家。

光斑落在周泽楷身上,响应生物钟催促,他揉了揉眼睛从被窝里坐起来,眼神迷蒙,不很清醒的样子,一张帅脸看起来毫无防备,睡衣居然是印着黑白两色企鹅的淘宝爆款。

欣赏联盟第一脸睡眼惺忪的模样,多么美好静谧的早晨……孙翔微微侧头,安静地看他,内心却早已炸裂。

我靠,萌到爆炸啊!!!!!

周泽楷迷迷糊糊地四下里看看,终于想起来是怎么一回事一样,察觉到目光,便转过头与他安静地对视。

孙翔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问:“周泽楷你睡着还是醒着?”

“醒着。”

“哦,那我问你个问题,你觉得我怎么样?”

“好。”

“不错,再拜托你个事,你多陪我睡几天成么?”

“可以……一直陪。”

“……你到底睡着还是醒着?”

“醒着。”问到这里,哪怕原来没醒现在也该醒透了,怕孙翔不信一样,周泽楷凑上去抱了他一下。

“我靠你什么意思?”孙翔下意识就要挣扎,虽说迟钝如他也感觉到周泽楷对他有意思,他们俩很有可能是粗粗的双箭头,但也不带这么打直球的啊?他才刚想明白啊!

“没。”周泽楷的手臂沉甸甸的,挣了一下就又被按住了。

孙翔咽了口吐沫,声音好像卡在喉咙口,其实他也明白不打直球这么拖下去不是办法。

等他以为周泽楷抱着他又睡过去了,才干巴巴地开口:“周泽楷,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趴在他身上的人把脑袋埋在他的肩窝蹭了蹭,回了句“嗯”。声音轻到他几乎听不见。

这家伙,是怕被拒绝?还是在害羞?

多半两边都是。

看来不敢上前一步的不止他一个。孙翔想,否则就不会遇到这么多麻烦事了,好在现在什么都清楚了。

他拍了拍周泽楷的后背,说:“真醒了就赶紧起开,小爷我肩膀都酸了,还有我也喜欢你。”最后一句说的又快又口齿不清。

周泽楷闻言笑了,他迅速在孙翔鼻尖落下一吻,说:“以后一起睡。”

当然不仅仅是像昨晚那样盖着棉被纯聊天,还可以干点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事。

孙翔的脸红得和番茄一样。

院子里的睡香花还在开,可是他知道自己再也不会做噩梦了。


 -------- 为什么最近都不肯好好写文(一脸血

评论 ( 14 )
热度 ( 156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