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喻黄/叶蓝】训练营琐事

*蓝河第一人称,讲述训练营时候的事。明明是喻黄我却开心地写着“叶秋你欺负文州我要打爆你”<

这个本子的第一篇番外,信息请戳 我。感兴趣的求投票!_(:зゝ∠)_

想听我说青训营的事?可以是可以啦,我想想,该从哪里开始说呢?

咳,我是蓝河,第一赛季末进蓝雨青训营。有些不好意思,但姑且还是让我自满一下,我是见证着荣耀联盟从无到有,再一步步发展壮大的老粉丝。

那个年头,但凡荣耀粉有哪个不知道叶秋的?网游里战法多如狗,随便拉住一个人都会说自己是叶神粉。毕竟叶秋是那个时代最闪亮的星。

实不相瞒,我曾经也挺粉叶神的,应该是属于路人粉那一类,至少不会想也不想就把刚练上来的号转职成战法。兴许是武侠片看多了,我一早瞄上的职业是剑客。

那时候联盟规模不大,各个战队的条件也很艰苦,训练营?有人肯去就谢天谢地了,哪有现在这么多手续和审核。

我看到暑期班招生纸上的小广告,心血来潮就报名了,等到录取才意识到这事儿有点麻烦。

所谓的麻烦还不就是家中二老那关,一直以来都是不需要人操心的好孩子,却突然报了一家网游战队的训练营,他们非得吓呆,毕竟那年头,打网游是家长心中不思进取头一条。然而,作为一个好孩子(划掉)的使命感,我还是向他们坦白了。没想到他们并没有反驳什么,兴许是我从小到大都乖过头,刚好中考也结束了,他们觉得再不放孩子出去浪一浪,这父母做的也就太不人道了。

总而言之我去了蓝雨训练营,但只有一个暑假的期限,暑假里没能在同龄人中做到拔尖,就得回来念高中。

然后,我理所当然地遇到了和我同期进来的喻文州和黄少天,没错,正是后来带领蓝雨夺冠的队长和副队。什么?要签名?别开玩笑了,十年前的事了,我现在和他们并不太熟,但我可以帮你要叶神的签名0u<

黄少那会儿和大多十几岁的少年一个样留着板寸,阳光开朗,对所有人都说个不停,G市的夏天很热,他的额头上总是布满细密的汗珠,估计是说话说的。但他从来不嫌累,说起今年的荣耀联盟来那叫一个滔滔不绝,他的见识比我多,甚至头头是道地点评起斗神叶秋的走位,听得我一愣一愣的,觉得这个人真的是好牛叉。当然,黄少一直都很牛叉!这么多年来一点没变。

就是脑残粉,你有意见?

喻队和现在不大一样,头发和那个年纪的男孩子比起来稍长一些,额头被刘海遮住,整个人都像是站在阴影里,脸上也没有笑,一直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其他事漠不关心的样子。说实话,开始我并没有注意到他。

直到后来,训练营的人一天天减少,我和他一起荣获“吊车尾”的称号。

如果你以为青训营就是大家聚集在一起打游戏,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们每天要完成枯燥无味的专项练习,学习和背诵招式的搭配及运用,甚至还有关于团队赛如何“破局”的习作思考题,不比任何其他的暑期班轻松。

喻队从一开始就是吊车尾,除去战术方面的训练他几乎次次垫底,偏偏他的战术思维也不受魏老大看重,原因似乎是“不够猥琐”。但他并不在意,每天仍旧该怎么训练就怎么训练。职业选手的道路毫无疑问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很快,有人受不了繁重的日课或是认识到自己没可能成为职业选手,纷纷退出了训练营。

原本训练营有四十多人,我勉强能够到中上水准,后来只剩十几人我和喻队就一起成了吊车尾。

而黄少一直是最耀眼,也最受魏老大赏识的那个。

可能因为都是玩剑客的,也可能整个青训营只有我非但不嫌他话多,还每次都在他发表长篇大论时露出崇拜的神色,总之我和黄少关系不错。

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训练强度也越来越大。终于有一天我没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了。没有完成任务是要加训的,别人都出去吃晚饭,我和喻队被留下来做双倍的常规练习。

天色一点点变暗,训练室里光线不好,阴沉沉的好像浮着一层雾,四周很安静,只有单调而微弱的鼠标点击声与键盘敲击声。喻队的座位在角落,他的操作很稳,但是速度教人捉急。我们专心致志,努力完成手中剩余的任务,没有交流,但我仍然记得,那时候因为有他稳健操作的声音在,我作为“吊车尾”的惶恐和不安消去许多。

可是在此之前,他是如何一个人熬过这段时间的呢?

走廊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蓝河,你结束了没!”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可不就是黄少。

他从门口探进来一个脑袋,身后是最后一抹夕阳。逆光的缘故他整个人藏在阴影里,眼睛却亮得惊人。

“结束了!”与此同时,我也完成最后一点操作。

“终于结束了,你怎么那么慢啊,这一点练习量我刷刷刷一下子就能做好,要不这样吧,下次背着魏老大我悄悄帮你做!真是的,还有没有人性了,都不让人吃饭啦,还好我心地善良考虑周全给你带了鸡蛋灌饼!怎么样!感动不!先说好周末你得请我撸串!”黄少闻言,面色一喜,蹦蹦跳跳地走进来在我旁边的位置坐下。

“谢谢黄少!”我接过灌饼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

训练了一整个下午,可把我饿坏了,我接过饼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另一边的黄少正一边吃辣条一边看荣耀咨询。

又是斗神一叶之秋啊,我悄悄瞥了一眼。

吃着吃着我忽然觉得不对劲,黄少大概也察觉到了,我们俩一齐看向角落——从那里传来的稳定的操作声一刻也没有停过。

大概觉得挺新奇,黄少关掉网页打算过去一探究竟,我也有些好奇那个坐在角落闷声不响的少年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便跟过去了。

“喂!吊车尾!”黄少拉开旁边的椅子一屁股坐下,昂起下巴,语气里有几分优等生的自傲。毕竟那个年纪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的,往往都容易骄傲自满。

我觉得尴尬,说真的,黄少一直以来都是拔尖的,但他从没用过“吊车尾”这个词来嘲笑任何人,也不知今天是怎么了。而一直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的我对这个词多多少少都有点敏感。

喻文州会生气吧?自认为脾气不错的我尚且不喜欢被这么说,不用说这个天天坐在角落的阴沉少年。我拽拽黄少的衣角,连忙替他道歉:“那个,黄少他不是有意的,你别在意。”

黄少配合地没有说下去,然而我们等了三十秒,喻队仍旧专注于手中的训练当我们不存在一样。

黄少有点儿生气,他凑过去看喻队的操作,想要大开嘴炮好好嘲讽一通,但他看到显示屏上的训练数值时,愣了一下,说:“你今天的份额已经做完了啊,为什么还在做?”

我也凑过去看了看,发现果然是这样。所以这算是自主加练吗?同为吊车尾的我觉出几分羞愧来。

“我记得你前几天一直到晚训开始都来不及完成规定任务的。不错嘛,手速提高不少。”黄少又看了一会他的操作,改口道,“应该说是有效手速提高不少。”

晚训八点开始一直到十点,现在已经七点半了。

黄少在一边说了很多,从分析点评到嘲讽都有,喻队依旧没有理他,沉浸在训练中甚至没有受到一丁点影响。我觉得他的定力真心不是一般的好。最终是黄少忍不了了,跳起来按灭了他的显示屏,喻队才终于舍得扭过头看他。

喻队的眼神很冷,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黄少不以为忤,灼灼的目光直接同他撞上,说是冰与火的激烈碰撞也不为过。

那一刻我才明白过来,这两个人不是老相识就是之前结过梁子。反正黄少早就在注意喻队了。

空气中火星四溢剑拔弩张,我咽了口吐沫企图缓解这紧张的氛围:“那个……喻、喻文州,你不饿么?”

喻队看我一眼,眼神不像刚刚那么冷,这让我大大松了一口气,他张张嘴,大抵是想说“不饿”的,然而胃部的抗议出卖了他。

本以为黄少会大声嘲笑,谁知道他不知从哪儿飞快地摸出第二个鸡蛋灌饼,鼓着半边嘴,说:“本来打算当宵夜的,姑且先给你好了,心怀感激地收下吧!然后放假和蓝河一起请我撸串!”

我觉得黄少的脸有那么一点红。这种时候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就行了,我跑回座位从背包里掏出三盒酸奶——原本每天只会带两盒,一盒自己喝一盒给黄少,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塞了三盒进来,这会儿正好派上用场。

说真的,后来进了蓝溪阁成为全日制玩家,有天黄少抱怨晚训结束肚子饿出门找吃的又麻烦,我便寻思起给他送宵夜,那些个想法大概正是源自于青训营时期的习惯。

这些都是后话了。

 

喻队看看黄少递过去的灌饼和我递过去的酸奶,又抬头看看黄少颇不耐烦的催促眼神,垂眸思索好一会,可算是败给饥饿,乖乖地接了过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黄少好像松了一口气。

喻队打开塑料袋,捧着热腾腾香喷喷的灌饼忽然抬头对我们快速而短暂地笑了一下。他笑起来特别好看,平时能多笑一笑就好了,这么想着我回他一个微笑。而站在一边的黄少早就怔住了。

青训营的座位没有固定安排,来得早的人先占座。我一般和黄少坐在一块,那天晚训我提着包十分自觉地换去和喻队隔一条走道的位置,黄少也没事人一样坐到喻队旁边,从那以后我们三个人的位置便固定了。

当天晚上魏老大忽然一阵风似的冲进训练室,扯着嗓子吼:“小的们!抄家伙,跟老夫去堵人!”

不明觉厉的我们关掉训练软件登入网游。上蓝溪阁公会看一圈,才知道最近蓝溪阁被叶秋大神和嘉王朝的人欺负惨了,可把魏老大气坏了,一气之下决定动用一切人手围堵一叶之秋。毕竟就操作来说,训练生比普通玩家要强上一截。

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一叶之秋。看到活的大神荣耀的标杆就这么出现在我们面前,我的小心脏几乎是颤抖的。很多年后叶秋换了个名字成为叶修,又换了个叫君莫笑的账号卡,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看到他就想一头撞死。

我回顾一遍魏老大布置的战术,其实就是埋伏在一叶之秋赶往野图boss所在地的必经之路上杀他个措手不及,估摸着就算是斗神也得寡不敌众。为此蓝溪阁连今晚的野图boss都不要了。

一叶之秋很快出现在我们视野。我心脏跳得很快,觉得一叶之秋和别的游戏角色不一样,仿佛自带光环在闪闪发光,给人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真是亚历山大。

随着魏老大一声令下,弹药专家纷纷丢出各色手雷炸弹,这显然难不倒斗神,他轻轻一跳就左躲右闪着全部避了开去。但手雷的落点和他回避的路线都是经过计算的,我看他一点点被逼至六星光牢和死亡之门所在的位置,愈发紧张起来。

然而在还剩一步就进入攻击范围时,他却一转身挥舞着却邪刺向躲在暗处施法的术士。

喻队被他一矛挑翻在地。

叶秋看清喻队的ID,“咦”了一声,很惊讶的样子。后来我才知道喻队施法的位置刁钻,如果不是面对作为“荣耀教科书”的叶秋那多半已经得手了,他本以为藏在那个位置的是魏琛,想着擒贼先擒王才一矛挑过去。

喻队同时暴露在两边的攻击范围,事情没有如预期展开。

召唤师们的召唤兽已经准备就绪,纷纷吼叫着扑上去,反正对于他们来说喻队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吊车尾。

直到这时我才见识到斗神的真正实力,面对铺天盖地黑压压一片的召唤兽,他毫不畏惧,硬是用一杆却邪开辟出血路,看得我都想为他喝彩了,最让人敬佩的是在此过程中他一滴血都没掉,也就是说他的攻击没有被打断过。

很快最高阶的斗者意志被点燃了。

一叶之秋这一刻真的如天降神明,浑身散发出慑人的金光,所有的反抗在他手中都显得不堪一击。召唤兽所剩寥寥无几,于是他顺带着把和召唤兽缠斗在一块的,狼狈不堪的喻队也给送去了复活点。

那一刻我并未觉得他做的有什么不妥,要喻队在一大群高阶召唤兽中挣扎出生路本就希望渺茫。黄少显然不这么认为,如果没有魏老大压着他一定已经冲上去帮喻队脱困了。

召唤师退场,最后轮到剑客和狂剑出场。训练营里的剑客和狂剑士其实不多,算上我和黄少也就五个。我按照魏老大的指示冲上去,才跑出去几步,却发现身边是空的——黄少的角色夜雨神烦没有行动。

不知是人品太好还是人品太差,一叶之秋没管另一个剑客和两个狂剑,看样子是打算以我为突破口,冲过来把我的蓝桥春雪掀翻在地。看着心爱的角色血条狂掉还摔了个嘴啃泥,那时候别提多心疼了,我从没遇到过如此狼狈的状况。

现在想想,和在十区面对君莫笑比起来那种程度的难堪真心是小菜一碟。

眼看着就要被大神单方面殴打到送去复活点陪喻队,黄少忽然站出来了。

“叶秋!!!”黄少大吼着从埋伏的草丛里跳出来,手中的光剑甩出一个漂亮的剑花,“我要和你单挑!敢不敢去竞技场!”

这下连魏老大都被吓到了,嘴里叼着的烟落下来烫到胳膊,毫无形象地惨叫一声。

叶秋饶有兴味地打量眼前的剑客,估计是想到魏老大和他吹嘘过“有一个厉害的剑客徒儿”,便点点头,说:“成。”

于是两个人去竞技场开房了。

或许就是在那一刻,趴在地上的我仰头看向对峙着的两个同样耀眼的角色,意识到自己和他们不一样。

咳,关于PK的结果,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反正那天晚训结束黄少的脸是黑的。

 

训练营的休息日不多,难得的休息日我和喻队本打算请黄少撸串,却因为跟不上进度被训练营的负责人要求继续加练。黄少知道后那叫一个郁闷啊,他本想跟着一起练,魏老大却说他再做这些常规练习也没有多少意义,要想迅速提升实力就和他去实战训练。自上次那件事后,魏老大越来越看重黄少,连抢boss都时不时带他一起。

我的手速比喻队稍快,上午的常规练习也先结束。闲着也是闲着,便跑出去买两瓶可乐。回来时,喻队刚好关掉训练软件,说:“去吃鸡蛋灌饼么?”

自从黄少请他吃过一顿灌饼,喻队就爱上了这种五块钱管饱的食物。

我们一边吃灌饼一边朝训练室走,我想到一个挺沉重的问题,忍不住问了出来:“离开训练营你打算做什么呢?”

其实我早就想好了,一个战队不可能需要两个剑客,等这个暑假结束我会回去念书考大学,就像父母期望的那样。等考上大学就加入蓝溪阁公会,成为一名全职玩家。

我早该像大多数人那样放弃了,但有黄少和喻队在我一直舍不得走。

喻队的脚步慢下来,他看着我疑惑地眨眼,说:“当然是成为职业选手。”

一时间我想起很多困扰自己的疑虑,像是“如果战队不肯签你怎么办?”“有比你更加优秀的同龄人在,怎么办?”“学业要怎么办?就这么放弃,以后没有出路怎么办?”但这些问题我通通问不出口。因为这些问题对破釜沉舟的他们来说没有一点意义。

最终我只是问他:“你会在这里待下去么?”

“嗯。”他点头,眼睛里满满的全是坚决。

我再一次意识到喻队和黄少是一类人,而我和他们不同。

 

后来我听黄少提起,他和喻队确实算是半个旧相识。

他们初中在同一所学校,还是同班,喻队成绩名列前茅,屡屡凭借奥赛为校争光,是那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好学生,几乎每周国旗下讲话都会被拎出来点名表扬。而黄少成绩平平,除去话多,是那种丢进人堆里半天也找不着的普通男孩子。两个人没有交集,甚至连话也没说过。

黄少游戏天赋过人,家里人观念也比较开放,他稍稍劝了几句,就主动给他办理休学,送他来全日制的蓝雨训练营了。

黄少说,他在训练营里看到喻文州时,差点吓坏,甚至以为自己梦游,又回到学校上课了。他说,喻文州那样的好学生,家里肯定是期望他考好大学出来当官经商,反正是要赚大钱的,现在每个家长都觉得打游戏是不务正业,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才说动爸妈。你不知道,他刚来训练营的那几天周围的气场比你后来看到的还可怕。

再者说,他这样的优等生到了训练营却变成吊车尾,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我猜挺憋屈的。职业选手这条路,本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我本以为他会放弃,但他没有。

看他每天卯足了劲训练的样子,挺了不起的,我就觉得再也没有什么理由不喜欢他了,其实我本来也没有讨厌他。咳咳,先说好是他先看我不爽的!

我们都把所有赌注都押在荣耀上了。黄少这么说。

 

我觉得他们都是很了不起的人,和懦弱胆怯的我完全不同,我想,他们总有一天会成为了不起的职业选手。

于是我祝福他们:“你们会成为叶秋那样厉害的大神,不,要变得比他更厉害!”

黄少愣了愣,问:“你呢?”

是时候了,暑期训练营接近尾声,过两天我就要去高中报道变回普通的学生,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走上和他们完全不同的轨迹。

也该坦白了。

“我会做你们的脑残粉,永远在背后支持你们!”我笑着说,心下却满满的都是苦涩。

黄少立刻理解我的意思,他气呼呼地一巴掌拍上我的肩头,说:“你还没请我撸串!”

“总有一天会请的。”我有些无语,但想想这就是黄少便释然了。

 

离开的那天,喻队和黄少出来送我。两个瘦瘦小小的少年站在训练营门口向我挥手。

原本四十多人的暑期训练营现在只剩他们两个还在坚守,我知道很快又会有许多怀揣梦想的少年来到这里。他们中的大部分会铩羽而归,毕竟梦想不是那么容易追逐的。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知道喻文州和黄少天会一直在这里,是的,他们会一直在这里,两个人一起。

而我,总有一天也会回来。

蓝桥春雪的账号卡被我封存,只在假期偶尔拿出来。我离开的这些日子里,荣耀也在欣欣向荣地发展。有人离开——我们的魏老大在第二赛季结束退役了。也有人到来——第三赛季微草的强力新人撞破新秀墙,令人唏嘘不已。

斗神一叶之秋还是那么犀利,带领嘉王朝连续三年蝉联冠军。

一切都很好,我是那个坐在荧幕前看故事的人,但偶尔也会骄傲地想,我也曾在故事里作为一个小角色出场过。

 

终于等来第四赛季。赛季开始的那一天我一面准备高三开学的摸底考,一面兴奋到背不进半句古诗。

我掐着点打开网络直播看喻队和黄少的首秀,他们的第一场比赛是对战烟雨。黄少依旧带着自信的笑,整个人都在发光,他的话还是那么多,开场没过几分钟公共频道就被他数量惊人的垃圾话刷屏了。喻队也在笑,笑得十分温和,周围阴沉的气场不见了,我想或许是因为他如愿成为能够同黄少比肩,并且一直站在黄少身边的骄傲的职业选手了。

我知道联盟最帅气的剑圣和新晋战术大师就要诞生。

对于这一天的到来,我丝毫没有感到意外。

从今天开始要努力当一个脑残粉。我暗下决心。

 

第四赛季结束,霸图成功狙击嘉世夺得冠军。多亏了喻队和黄少,蓝雨也成为不容人忽视的强队。

与此同时我的高考也结束了。

七月中旬收到Z大录取通知书,我便怀着激动的心情解开蓝桥春雪的封印。我想是时候回去他们身边了。

自那之后,凭借没有退化得太厉害的手速和技术,我一边念书一边兼职网游玩家,平时除了上课泡图书馆就是和蓝溪阁的人混在一起,我还认识了大春二笔老寒曙光他们。

渐渐的蓝溪阁出现所谓“五大高手”的说法,很荣幸的我也位列其中。闲暇时候,偶尔会和二笔他们出来面个基一起撸个串。

我忽然想起欠着黄少的那一顿烤串,寻思着黄少是爱吃鸡胗的,就心血来潮点了一整盘烤鸡胗,拍照上传微博配上一个简单的“笑脸”符号。

我知道黄少看不到,他现在是和叶秋同等级的大神选手,每天不会有很多空闲时间刷微博。就算看到了,大概也不会理解这一盘意味不明的鸡胗是怎么回事。可这么做了之后,我的内心莫名被一种满足感溢满了。

就算是对过去时光的纪念吧。

 

第七赛季结束,微草收获他们的第二个冠军。这时蓝雨也是顶尖的冠军队了。

升上大四,别人忙着投简历找工作,我已经和蓝溪阁签好全日制合约。至此我终于成为一名真正的职业玩家,来到梦寐以求的蓝雨工作。

我知道这儿一直都会是我的家,我会一直一直呆在这里。

某天去战队那儿送材料,我在走廊远远看到黄少和喻队走过来,微微一愣,感到既欣喜又纠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多半不记得我是谁,贸然上去打招呼会被当做怪人吧。

他们走得近了,纠结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一咬牙,赴死般上前几步在他们面前鞠了个九十度的躬,大声说:“喻队好!黄少好!”说罢便偷偷抬起脸打量他们。经过职业赛场的磨练他们已没有青训营时的青涩,变得成熟也更有魅力了。

黄少被吓了一跳,盯着我看了半晌,眼神愈发古怪起来,我的内心升起一丝希望,难道他还记得我么?

“你是……是……”是了半天也没是出结果,我觉得有些好笑。

“蓝河。”一边的喻队不动声色地接话。

“对对对!蓝河!你还没请我撸串!”得到提示的黄少激动地大叫。让我大跌眼镜的是他居然还没有忘记那么多年前的约定。

“会请的。”我有些局促地直起身子,“以后我就在蓝溪阁工作了,总有一天会请的。”

“这次你可别想赖账了!”就像很多年前那样,黄少一下子勾住我的肩膀,喻队也面带笑意地走在他身边。

回家的感觉真好。我这么想着。

 

全日制公会高玩干了有半年,我被发配去第十区开荒。一来我在公会的地位不稳,二来也是对新人的一点试炼。

这一发配可把我坑惨了。谁让第十区出了个叫“君莫笑”的妖孽呢。得知他是当年把我掀翻在地的叶秋大神时我的心情更加微妙了。大神自然不记得多年前殴打过的一个小角色,我强自镇定,继续和他保持交易伙伴关系,结果我们十区蓝溪阁的仓库差点被掏空。

这人后来还让我管公会给我安了“头号保姆”的称号,甚至还臭不要脸地找我要仓库规则,于是当年金光闪闪的大神一下子变成恶魔嘴脸。

我偶尔也觉得他人挺不错的。可能我是个抖M,明明天天被君莫笑虐得惨兮兮,可渐渐的我发现我居然有点喜欢上他了?

喜欢就喜欢吧,反正大神和我这样的小角色没有可能。

原本是这么想的,但经历了种种波折…………我们俩居然真的在一起了。

在一起就在一起吧,反正我生是蓝溪阁的人死是蓝溪阁的鬼,不会被挖角的。

叶秋大神,现在该叫叶修大神了,偏偏不信这个邪,今天也在为了把我挖去兴欣而努力。

 

现在十一赛季也结束了,兴欣未能卫冕成功,冠军被轮回收入囊中。

细数一下,已经过去整整十个年头。荣耀联盟仍旧发展得红红火火,并且有更加壮大的趋势。

十年间变了很多,许多人离开自己的战队,甚至离开职业赛场。

也有很多没变。

比如喻队,黄少,还有我,我们依然在蓝雨。

比如那颗深爱着荣耀的心。

评论 ( 3 )
热度 ( 120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