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王昊】关于国家队训练的那点事儿

好久不见啊,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是谁(。都不会写文了_(:зゝ∠)_复健中,想尽量赶上之前更新的速度来着…………………………然而复健好像并不顺利。

莫名其妙的一篇,旨在讲述原作背景下王昊这一对存在的合理性,然而写着写着就变成大片内心独白了(。

CP是王昊,有周翔出镜



关于国家队训练的那点事儿

 

01 B市土著了不起啊!?

国家队集合的第二天清早,孙翔看见李轩和肖时钦同时出现在食堂,就知道大事不好了。把餐盘朝周泽楷手中一搁,孙翔紧张地四下环视一圈,在角落里找到正翘着个二郎腿打哈欠的唐昊。

居然还有心思打哈欠?原本指望那货再不济也能和李轩或是肖时钦蹭到一块去,没想到最后却和王杰希分到一间房去了,孙翔已经想象出唐昊昨晚是在怎样一种险恶的环境中入睡的,说不定做梦都因为梦见那双大小眼而辗转反侧,不得安眠了。

那对黑眼圈就是最好的证据。

孙翔拉着周泽楷坐到唐昊对面,用筷子戳了个黄金馒头塞进唐昊嘴里,一脸严肃地说:“唐日天,你昨晚没睡好?”

唐昊被偷袭,原本昏昏欲睡的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英气的眉毛一皱,上挑的眼角一瞪,气势汹汹的,然而下意识咀嚼两下嘴里的馒头,发觉味道还不错,便作罢了。他本想回答昨晚和王杰希出去逛夜市,回来又战了几盘竞技场,虽说微草队长出身的王杰希准时提醒他去睡觉,但因为睡前打得太嗨,躺到床上就妥妥的失眠了。

毕竟和魔术师无所顾忌地对战,这种机会实在少之又少。

可嘴里的馒头还没咽下去,孙翔就自顾自说开了:“唉,唐日天,枉你是我们七期的,怎么这么不走心,这样吧,你这两天先上我这儿来凑合凑合,我注意过了,房间挺大,铺个地铺还是绰绰有余的,别影响我和周泽楷休息就行,话说你睡觉不磨牙吧?”

磨牙是什么鬼?唐昊想说他和王杰希当舍友当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去这两个死现充那儿打地铺当电灯泡?周泽楷显然也对这个提议不甚满意,轮回的队长放下手中的油条,好看的眉毛皱得死紧,说:“孙翔……”

可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又被孙翔打断了:“队长,你有点同情心好不好?再说日天也呆不了几天,据可靠消息,过两天吴羽策要来探班,到时候李轩肯定得出去住,那样唐日天就可以和小事情住一间了!”

唐昊看着孙翔一脸的我真机智你快夸我的嘚瑟表情,只想冲这人嘴里塞个大馒头,最好噎死。

“谁他妈要上你们那儿凑合,老子现在住的好好的!”唐昊把嘴里的馒头囫囵吞下,恶狠狠地瞪孙翔一眼。

“三年一代沟,你和王大眼差了两条了都。”孙翔也不生气,满脸的“我什么都懂,你不用嘴硬了”。

……我们俩还差了一条呢,周泽楷想。

“再说那可是王大眼啊……”孙翔想起全明星赛上被单方面殴打的糗事,仍旧心有戚戚。他不是没输过,也不是没见过压倒性强大的对手,问题如果是他一个人被揍还好说,那时候的情况是啥样来着?好像是他想用自己做诱饵,好让唐昊有机会重整阵脚,结果王杰希把他们俩连着一起揍了,凶残得不行。

所以在孙翔看来,唐昊和王杰希凑一块,那就是小白兔被老狐狸任意欺凌啊。咳,当然唐昊这样一点不可爱的也绝壁不会是小白兔。

总之一句话,实力悬殊呐。

“啧,王大眼他……”孙翔喝了口豆浆,一脸复杂地思考该如何从自己贫乏的词汇库里找出合适的形容词。

“……小孙对我有意见?”

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大小眼让孙翔一口豆浆呛在喉咙口,咳得天昏地暗。周泽楷立刻给他顺气,王杰希没再说什么,自顾自拉开椅子在唐昊旁边坐下,放下手中的保温瓶,又不知道从哪掏出两个碗,分出两份热气腾腾的馄饨。

“闻着挺香。”唐昊称赞,语气自然得像是和七期好友谈论联盟里哪个妹子比较漂亮。

“今早小高探班送来的,说希望国家队接下来能一路走得平平稳稳。”

“哦。”唐昊自觉地接过一碗馄饨,愉快地吃了起来。

这么和谐!?

所以说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混熟的?

孙翔看着自己碗里的豆浆油条,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还是对面的馄饨看起来好吃一点。

“周泽楷,我们一会出去开小灶吧。”

……

孙翔和周泽楷没能开成小灶。上午常规训练结束,两个人打算悄悄溜出去,却被叶修堵在门口,说什么出去吃也行,但必须带全员份的烤鸭回来。

孙翔摸了摸口袋里唯一一张毛爷爷,心想一定是王杰希那个混蛋告密。

B市偏咸的口味与S市差异巨大,想到食堂里放了半袋盐的腌白菜,孙翔就觉得没胃口,电子竞技总局抠成这样,还能不能好了?

……回到食堂,孙翔才知道什么叫真的不能好了,不让出去加餐?那坐在那儿堂而皇之开小灶的唐日天是怎么回事?那个糖醋排骨和鲫鱼汤怎么看都不是食堂提供的吧?

“哦,你说这个啊?这是柳非今天探班送来的,王杰希吃不掉就拿来孝敬我了。”唐昊解释。

“唐日天,你八月份不是还要拍广告?”孙翔愣愣地说。

……重点是这个吗?周泽楷在一边默默吐槽。

“嗯,不就是那个什么运动饮料嘛。”唐昊满足地喝一口鱼汤。

“你这样下去会肥死的。”孙翔神情严肃。

“靠!”唐昊怒,想了一下又觉得不无道理,筷子悬在半空收回来不是伸出去也不是。

“七楼有健身房。”正尴尬着,王杰希端着两杯绿茶过来了,“下午训练完一起去。”

“好!”于是唐昊果断把筷子伸出去了。

 

……咦?所以这两个人不仅一起吃饭,还打算一起去健身?孙翔回头看向周泽楷,周泽楷回他一个无辜的眼神。

为什么有种自家白菜被拱了的感觉?以后还能一起愉快地玩耍吗?

 

02 他们和荣耀的那点事儿

其实唐昊从前真的挺讨厌王杰希的。

这事要回溯到遥远的过去了。那时候唐昊还是个初中生,脑子顶不错的那一类,平时吃吃玩玩打打架,成绩居然还不错,提前招生的时候更是撞了大运。别人还在教室里挥洒青春奋笔疾书,唐昊小朋友已经百无聊赖地叼着根冰棍,在街上瞎晃荡了。

偶然间,他在K市街头的大屏幕看到一段特别酷炫的视屏,觉得挺有趣,就入了荣耀坑。

后来他才知道,那是当地百花战队的宣传视频,当时繁花血景风头正盛,在整个K市掀起一股热潮,于是唐昊也顺理成章成了百花粉。

悲剧的是,那个夏天是繁花血景最后的绚烂。季后赛孙哲平提前退出,张佳乐孤身一人硬是撑到决赛,最后惜败给微草。

在一个百花脑残粉眼里,微草战队就是趁人之危,钻了他们的空子拿下冠军,如果是完全状态的繁花血景,微草一定不是他们的对手!

于是乎,作为微草核心的王杰希自然成了百花粉疯狂送白眼的对象,而作为众多脑残粉中的一员,唐昊自然也不会对王杰希有什么好印象。

……

“王杰希,你说你们微草那时候为啥没上百花挖人?”唐昊想起一个让他一直很在意的问题,虽说是陈年旧事,却还是忍不住一探究竟。

或许是刚运动过的缘故,唐昊觉得脸上有些热。侧过头瞥一眼运动装束的微草队长,心说没想到这人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一类。

不过身材还是没他好。唐昊做过多方比较后,满意地点点头。

“嗯?”王杰希用毛巾擦干额头的汗珠,将汗湿的头发捋至脑后,露出光滑的额头。

靠,有点好看啊。冷气开得很足,唐昊却觉得越来越热了。

“是说第八赛季啊,蓝雨和霸图都给我邀请来着。”

“想要微草的邀请?”王杰希弯起唇角笑了,觉得这个后辈跳脱的思维实在有趣。

那个笑容在唐昊看来却愈发的……不对劲了起来。

“谁想要微草的邀请啊!?”唐昊翻个白眼,扭过头去掩饰自己不断升温的面颊。

“知道你不要。”王杰希迅速接话。

“啥?”

“你去哪个战队都不会去微草。”

……还真给他说中了,其实那时候唐昊已经想好了,如果微草的人来找他谈,他就把合同书帅气地甩在那些人脸上,再一脸酷炫狂霸拽地说“劳资上哪儿去都不会去你们微草的,请回吧!”

当然这些都是他的脑内妄想,如果他真这么干了,合同书和矿泉水瓶估计就要成为他荣耀生涯中的两大里程碑了。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真是幼稚得可笑。

“说实话,第七赛季就注意到你了。”王杰希想起什么似的,唇角的笑容扩大几分,“在百花主场捧起冠军奖杯的时候,台下有个人的眼神像是要吃人。”

……呃,还有这回事么?

“废话!”唐昊丝毫没觉得害臊,不堪回首的往事通通浮出脑海,忍不住忿忿不平起来,“两次!你们微草都当着老子的面把百花的冠军抢走了!”

特别是第二次,那种坐在冷板凳上,空有浑身的力气却怎么也使不出,眼睁睁看着队友们的角色一个个倒下的感觉,真的是非常糟糕。他常常假设,如果那时候自己在赛场上,形势会不会大不一样?可惜第七赛季的唐昊还是默默无闻的冷板凳队员,也正因为如此,他早就憋着一口气,要让对面那些没用正眼看他的家伙大吃一惊了。

那些人毫无疑问也包括王杰希。

可是王杰希说,在第七赛季就注意到身为冷板凳队员的他了。微草队长对于新人总会投入几分关注,这件事在联盟中已不是秘密,之前兴欣的唐柔甚至私下里被邀请过。

唐昊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

“你不适合去微草做陪衬,呼啸的王牌和队长是最合适的。”王杰希想了一会,回答。

“那还用说。”唐昊理所当然的将之理解为实力的认可。

“没想到呼啸的队长曾经是个忠实的百花粉。”王杰希又笑了,笑容中有不加掩饰的赞许和欣赏,“你真的很喜欢荣耀。”

唐昊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视线,继而想到了什么,脸色阴沉下来。

“啧,一直到第八赛季都是这样,其实那时候本以为百花会把唐三打买回来,谁知道呼啸怎么也不肯松口,甚至和我们经理讲了丰厚的转会条件。等签去呼啸的那一天,才明白一旦成为职业选手,就是为自己打比赛,没法像普通的粉丝那样支持自己喜欢的战队。”

“那时候明明是呼啸队长,喜欢的战队却是百花,开始觉得挺没意思的,后来想想在哪里不是一样打,在呼啸还更能证明自己,没有百花战斗体系的束缚,也能看看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常规赛遇上邹远还不是照揍不误。”

王杰希没有说话。每一个职业选手曾经都是普通的荣耀粉,像所有普通玩家那样支持自己喜爱的战队,比起唐昊,他算是幸运的那个——他需要微草,正好微草也需要他。

“啧。”唐昊烦躁地揉乱一头湿漉漉的黑发,“其实有时候挺羡慕邹远的,老子现在天天告诉自己总有一天要带呼啸拿冠军,又总觉得少了什么。”

都没有立场说自己是百花粉丝了,还有什么理由说自己讨厌两次从百花手里抢走冠军的魔术师。

“上去竞技场?”王杰希站起来,向健身房外走去,“去找找你觉得少了的东西。”

那件东西大概正是名为“对于荣耀最初的热爱”,将之寻回,需要的正是一次酣畅淋漓的PK。

 

03 恋爱倒计时

其实现在唐昊真的挺佩服王杰希的。

从前他最喜欢的职业选手是孙哲平,觉得落花狼藉又强又霸气,竞技场上一站,可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后来孙哲平退役,唐昊也成为职业选手,最喜欢的便成了他自己。

别吐槽他自恋,要一个职业选手去崇拜另一个职业选手,多不像样?再说,他一个玩流氓的,已经站到流氓的制高点,前第一流氓林敬言在他看来也不过是手下败将,放眼联盟,试问还有哪个人是值得他崇拜的?

但是唐昊私底下真的挺佩服王杰希。

第五赛季和第七赛季,百花败给微草,其实唐昊一直以来并没有和王杰希正面交手的机会。

前一次是坐在电视前看比赛,看张佳乐以一人之力同时保证输出和掩护整个团队,相对来说王杰希则是在团队的紧密配合下撕开了百花的防线。

这有什么的,不过是个依靠别人的草包。人年少的时候,总有些个人英雄主义,觉得拯救所有人的大英雄才是最伟大的。

而且,王杰希的打法实在没有张佳乐酷炫。

抱着了解对家实力的目的,唐昊把王杰希前两个赛季的视屏找出来一遍遍翻看,才知道被狠狠打脸是什么感觉——魔术师打法变幻莫测,偌大的团队赛场就像他一个人的秀场,寒冰粉与熔岩烧瓶齐飞,灭绝星辰一扫,拍开一大片五颜六色的攻击,别提多酷炫多霸气了。

嘁,肯定是华而不实的打法,那时作为荣耀雏儿的唐昊还想嘴硬,不停安慰自己,微草的那棵中草药肯定也觉得这打法中看不中用,不然他干嘛要换成这种一点也不帅气的打法?

唐昊就是这么欺骗自己,一直到第十赛季的全明星赛,亲身体验过魔术师打法的强悍,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将那个真相早就不是秘密的谎言丢弃。

唐昊告诉自己,胜败乃兵家常事,虽然这次败得惨了点,也不该像个娘们似的对一点点挫折耿耿于怀。

王杰希是怎样的人?对于自己一直以来的假想敌,唐昊从不吝惜分出精力来思索。继续给当年蹩脚的谎言找台阶下已经没有意义,毫无疑问那位微草的队长确实是为了嵌合进团队而改变打法,为了微草的未来而鞠躬尽瘁,那是一个用百分百真心去热爱微草的人。

唐昊忽然不那么讨厌王杰希了,甚至像羡慕邹远那样羡慕王杰希——为自己喜欢的战队奉献一切,还有比这更理想的事么?

他已经找不出理由讨厌王杰希了,去讨厌一个操作强悍,统率满分,甘愿为团队服务的好队长,那只能是赤裸裸的嫉妒。

嫉妒这东西,女人才喜欢。

唐昊甚至发觉自己有些敬佩王杰希,是啊,这样的人有什么理由不去敬佩呢。当然,他也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做得更好,不要说两冠,三冠也完全不在话下。

作为一名荣耀粉丝,他崇拜的人是孙哲平。

作为一名职业选手,他敬佩的人是王杰希。

键盘之上传来密集如鼓点的敲击声,唐昊觉得手指几乎抽搐,然而内心却像是被什么填满了。他飞快地转动视角,提防随时可能袭来的星星射线,一面用霸王连拳破坏四周的树木,以逼出行事诡谲的魔术师。他感觉自己仿佛亲身进入游戏,每一个毛孔都在收缩,危险从后方袭来只是一瞬之间的事,唐三打迅速背过身向后退一个身位格,又迅速变幻姿势,用锁喉攻向显出身形的魔导学者。

王不留行一个矮身,半个身体倒挂在灭绝星辰上,一个熔岩烧瓶顺势袭向唐三打小腿。唐昊迅速控制角色转向,无奈还是被擦到几分,落地时受身动作不稳,索性一个膝袭起身,再一个强力膝袭迎着魔道学者冲过去。王杰希也不回避,直接用出75级的大招重力加速拍……

……最终,唐三打在一片寒冰粉和熔岩烧瓶中倒下了。

 

“找到了么?”王杰希从显示屏后探出脑袋,看向盯着屏幕意犹未尽的唐昊。

唐昊不知道胸口溢满的是什么。

和孙翔或是刘小别PK不一样,王杰希是特殊的。没错,一直以来王杰希都是特殊的,从第五赛季,王不留行骑着灭绝星辰,在百花主场一飞冲天的那一刻开始,王杰希在唐昊看来就是不一样的。

“……”唐昊用一只手按住胸口,抬起脑袋直直地看向面带笑意的魔术师,咽了口吐沫,说,“王杰希,我好像喜欢你。”

 

国家队集训已一周有余,随着大厨们纷纷到位,食堂的伙食有了不小的改善。王杰希和唐昊出双入对在众人眼里也已变为常态。开始还有人表示惊讶,这两个画风一看就不同的人是怎么凑到一块去的?久而久之,用苏沐橙的话来说,就是“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就发现意外的萌啊!”

倒是孙翔最近很愁,S市大厨做的糖醋排骨已经没法勾起他的兴趣了,一筷子顺走周泽楷餐盘里的糯米甜藕,轮回的新生代偶像改走忧郁路线,皱着眉慢条斯理地咀嚼起来。

“……”周泽楷。

嚼到一半,孙翔就看见坐在另一张桌子上的王杰希拿出湿巾给唐昊擦了擦嘴角的酱油。画面太具有冲击性,导致孙翔一口甜藕憋在喉咙口,脸都要憋青了。周泽楷慌忙将紫菜蛋花汤送到他嘴边。

他们的小白菜,呸,好基友,呸呸呸,七期的小伙伴糖糕,好像真的被一头叫王杰希的猪给拱了。

天理何在啊!?

路过的叶修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嘲讽道:“哟呵,谁让你集训第一天就把人抛弃了?”

怪我咯?孙翔愤愤地扔下筷子,他想和周泽楷住一间有错吗?说来幸好被拱的是糖糕,如果周泽楷被人拱了,那就亏大发了。

糖糕什么的,哪能和周泽楷比?

孙翔这么想着,转头看向自家队长,就见周泽楷对他腼腆地笑了,顺便把餐盘里的最后一块甜藕也夹进了他碗里。

……………

哎哟我了个去,特么的闪瞎狗眼啊。众人内心默默吐槽。

今天国家队还是那么和谐啊。

而恋爱也已进入倒计时。

end


--------

个人对于唐昊的理解,他的思想转变有两次,每一次都伴随痛苦和纠结,他和孙翔一样是看着没脑子,其实还是挺有心思的人,败就败在太年轻。

第一次是乐乐退役,唐昊原作里屌得不行,但我觉得他是个百花粉,还特别崇拜双花,尤其是大孙,这样的作风说不定是刻意模仿大孙的。开始他想着的或许是成为喜欢的战队的一份子,和他们一起拿冠军,所以他选择的职业是流氓,而非选择狂剑士想要取大孙而代之,后来不止大孙,连乐乐也走了,他就有种当年追求的东西坏掉了的感觉,但他还是立派的百花厨,于是在经过一段思想挣扎后,决定由自己亲手扛起百花。

后来么,就悲剧了嘛。个人理解唐昊转会呼啸,不仅仅是他的个人意愿,也有种“被俱乐部卖掉”的感觉,那时候的昊昊可值钱了,人百花急着要钱买于锋呢xxx

这时候是他的第二次思想转变,“一旦兴趣成为职业,就会失去最初的乐趣”因为热爱百花而成为职业选手的他,摆在面前的道路却是成为别家战队的队长,这条路是走,还是不走?如果要走,那么前途光明,只是总觉得心里不舒服,如果不走,则前路未卜,他的才能很有可能要继续被压抑和埋没。

昊昊最终还是选择要走啦,他不笨,对于这件事哪怕一时半会看不通透,想不明白,哪怕心里疙瘩着,也至少清楚正确的路是哪边,把心态完全调整过来可以等到了呼啸之后,呆一段时间说不定发现呼啸也挺不错的(那你还向邹远抱怨N市天气不好xxx

评论 ( 13 )
热度 ( 232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