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闭嘴,周泽楷

卖萌短篇一发完结,po主快要升华了。


闭嘴,周泽楷

 

对于轮回战队来说,这是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一天。

孙翔没有去食堂吃早饭,这不是多稀奇的事,他们的小斗神向来三餐没有规律,如果不是队里的人轮流监督,他一天就吃一顿饭也是有可能的。可是训练开始了足足有二十分钟,孙翔才一声不吭地在自己的座位坐下开电脑,打开训练软件,那就不寻常了。

江波涛一直在等他过来解释一下为什么迟到,谁知孙翔坐下后迅速进入训练状态,手指动得飞快,神色严肃得就像开总决赛前的战术会议。

等等,这人在战术会议上不一直是睁着眼睡觉的么?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又似乎哪里都不对劲?江波涛斜着眼悄悄把孙翔上上下下打量一遍,惊恐地发现他今天居然没有带零食来训练室。自从孙翔在微博上透露训练之余爱吃零食的癖好,并且怎么也吃不胖的逆天体质后,后援团就隔三差五的给他大包大包寄零食,什么巧克力啊,棉花糖啊,甘栗仁啊,山楂片啊,果冻啊……

昨天才看到他从收发室拿了一个大包裹来着,今天怎么不吃了?孩子长大了?知道在训练室吃东西影响不好了?

呵呵,孙翔哪有这么甜。一边想着,江波涛一边向周泽楷去了个眼色,毕竟这两个人关系非同一般。谁知周泽楷也只是摇摇头,表示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休息时间一到,杜明就兴冲冲地跑过来,想从孙翔那儿顺点零食,爪子都伸出来了,才发现孙翔的桌子上空空如也,哪有什么零食?

“小翔你怎么了!”杜明大惊,“零食呢?才多一会就都给你吃了!?”

“……”孙翔不理他,皱眉看屏幕。

“江副,小翔不理我QAQ”杜明转身找江波涛哭诉去了。

“小孙啊。”江波涛也没理杜明,“不舒服就回去休息休息。”

孙翔这才把视线从电脑屏幕挪开,看向江波涛,用力摇头,想了一下觉得这样似乎不妥,才舍得开口说了句“没。”

江波涛觉得他的面部肌肉有点抽搐。

周泽楷不知道从哪里提着个煎饼果子过来,冲孙翔笑了笑,将手中的塑料袋递给他,说:“早饭。”

孙翔继续摇头,这次连一个字都不惜的给了。

“不饿?”训练结束前十分钟,周泽楷就借故上厕所,跑到俱乐部大门口让大妈摊了个饼,多放葱不放香菜,微辣加烤肠,正是孙翔喜欢的标准配置,没想到今天吃货都不爱吃了。

“嗯。”孙翔点头。

于是轮回众炸了,这浓浓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都说夫夫在一起时间久了,生活习惯会在各个方面相互靠拢,周泽楷和孙翔在一起才多久?你说说孙翔学什么不好,偏偏要学周泽楷嘴残!?

 

吴霜钩月:甜辣……我们小翔,小翔他……!!!不好了!!!

残忍静默:这真是一件悲伤至极的事,不知道还有没有得救,恳请诸位大神各显神通【掩面而泣

一枪穿云:……

海无量:一早起来就看到轮回在抽风,来说说怎么回事?

君莫笑:莫非是二翔脑细胞不够用,CPU超负荷运转爆掉了?

迎风布阵:啧啧,真够可怜的,这下六个核桃都救不了了。

 

孙翔看着兴欣下限三人组一唱一和,嘴角抽了抽。

然而这还不算完。

 

云山乱:不,其实……小翔他,嘴残了。【向隅而泣

君莫笑:嘴残?分明是脑残吧?

逢山鬼泣:像周泽楷那样做个安静的美男子也不错啊。

沐雨橙风:我好像get到了什么,这是随夫性?

夜雨声烦:什么什么什么?孙翔他嘴残了!?周泽楷你怎么搞得啊,人好好的小年轻怎么就给你带成嘴残了!你对得起他爸他妈他乡亲父老吗!不过不用担心,孙二翔!你冬季转会来蓝雨!本剑圣给你矫正过来!我和你说啊,咱蓝雨的待遇可不比轮回差,而且食堂比你们轮回给力多了!要什么有什么!听说你是吃货吧,这种诱惑肯定抵挡不了吧,心动不如行动,一会我就让队长发一份合同给你,你好好看看哈!

索克萨尔:少天,别闹。

一枪穿云:……不行。

 

孙翔炸了,噼噼啪啪像狂风暴雨一样狠命砸键盘,从今天早上开始,他已经忍好久了!

一叶之秋:去你妹的叶修!谁他妈脑残,你才脑残你全家都脑残!谁他妈从夫性!你才从夫性!你全家都从夫性!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叶修你个单身狗,想从还没得从呢!还有劳资不是嘴残,这是深沉,深沉你们懂不懂?男子汉大丈夫这么一把年纪了还咋咋呼呼的像什么样子!说的就是你!黄少天你个话唠!谁他妈要去蓝雨,轮回砸2800万转会费你们能么能么能么!穷比!谁不知道你们G市人什么都吃!不好意思,劳资是正常人,不吃猫不吃狗,你们这些连桌子腿都吃的外星人!哼!死也不去!

 

群里寂静了足足有两分钟。

真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呸,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孙翔这是……垃圾话的数量和质量一起提升上来了啊?刚刚谁他妈说这小孩嘴残的?

叶修和黄少天表示心脏不太好,不过好歹是在垃圾话中浸淫多年的老江湖,正精于此道,很快就恢复过来了,在职业选手群里集火孙翔,继续大开嘲讽。

轮回众想着总归不能由着外人欺负孙翔,开始还想插进几句话,帮忙解个围什么的,却发现完全没有必要,孙翔今天这是要舌战群儒的节奏啊!

孩子长大了,不用操心了。江波涛眼角滑下一滴泪水。

最终,这事以黄少天被喻文州拖走训练,叶修跑去抢神之领域新刷的野图boss收场了。

轮回小群内,江波涛做出精辟总结。

孙翔今日三次元嘴残如周泽楷,二次元话唠如同黄少天。

分裂成这样,也不造还有没有得救。

呜呼哀哉。

大家都心塞塞的。

 

午休时间,轮回众人轮番上阵,邀请孙翔同去食堂,被高冷的小斗神一一拒绝了。周泽楷是最后一个走的,他杵在孙翔身边,过了好一会,慢慢开口道:“不吃饭,不好。”

孙翔没有鸟他,眼观鼻鼻观心。

“想吃什么?帮你带。”周泽楷秉持着不抛弃不放弃的原则,继续艰难地进行劝说。

孙翔还是不肯鸟他,抬头瞪了他一眼,心想这人怎么这么多废话啊,再不走,食堂的那一点点东西就要被抢光了,下午训练饿肚子该怨谁?

“一起出去吃?”周泽楷继续提议。

“闭嘴,你烦死了!”孙翔终于忍不住了,恶狠狠地甩过去一个眼刀,打开训练软件,套上耳机,把人干晾着,啪啪啪砸键盘去了。

周泽楷整个人都不好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嫌他话多,要他闭嘴来着。

心塞塞的枪王垂头丧气的去食堂吃饭了。

 

孙翔朝训练室门口望了一眼,确定周泽楷已经走远,才脱下耳机长长呼出一口气,又立刻“嘶”地捂住面颊。

他今天这么反常自然不是没有理由的,轮回的小斗神关掉训练软件,打开某度,输入一串字符。

“如何快速治疗牙疼?”

没错,他牙疼了。孙翔向来嗜甜,看看后援团寄来的东西就知道了,没有哪一样不是甜到腻死人的。昨天又有新的零食寄过来,孙翔打开一看,有个粉丝寄来一大包黑糖,据说是特地从岛国带回来孝敬他的。这糖的味道很奇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吃着吃着就魔性了起来,根本停不下来,于是乎,一不小心作死做过了,孙翔第二天一早是因为牙疼疼醒的。

孙翔小时候补过牙,他觉得吃甜食吃到牙疼什么的,是小屁孩特有的权利,一个成年人再牙疼,那就太丢人了,所以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包括周泽楷。

牙疼什么的,对一个吃货来说是最大的折磨,吃嘛嘛不香,别提多痛苦了,他已经一晚上加一上午没有吃东西了,好在昨天吃得多,才没有让他在训练半途光荣扑街。不能吃东西就算了,问题是说话也会疼,所以他只好向周泽楷学习,变得深沉一些了。

检索结果很快出来,某度知道上答案千奇百怪,有说喝口凉水,痛一下很快就没有感觉了,有说喝口热水能麻痹痛觉神经,还有说应该喝无糖黑咖啡,咖啡因才能有效消除疼痛。比较靠谱一点的就是建议他去买一盒芬必得,或是赶紧去看牙医。

孙翔盘算了一下,S市的医院总是大排长龙,他现在过去,估计连号也挂不上,还是明天一早去的好,那一会去买盒芬必得先救救急好了。

很快,轮回的其他人吃饭回来了,见他们的小斗神仍旧坐在电脑前,不动如山,都是一脸的欲言又止,最后他们什么也没说,陪着孙翔一同保持沉默。

下午训练结束,其他人去食堂,孙翔一个人跑药店,买了盒芬必得,立刻拆开锡纸包装,也不管没水下药,直接干吞下一颗,晃晃悠悠地回宿舍去了。

芬必得果然有效,没多一会他就觉得没那么疼了。

走到宿舍门口,孙翔看见周泽楷手里提着个塑料袋等他,微微一愣,心下有点感动。

但是他真的不想让周泽楷知道这么丢脸的事啊,他要在周泽楷面前保持高大光辉的形象!孙翔把口袋里的药用力塞了塞,周泽楷眼尖,还是发现他口袋里露出一小截像是药盒的东西,刚想发问,孙翔却一把抢过他手里的袋子,说:“这是给我的晚饭?知道了,会吃的,放心吧!”

说罢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进房间,摔上门。

 

孙翔打开饭盒,见是热气腾腾的小米南瓜粥,一张脸又皱的和苦瓜一样了。

买什么不好,偏偏又是这种甜甜的东西,虽然现在不那么痛了,可是这么一大碗吃下去,难保不会再复发。

他一天没吃东西,现在真的很饿啊!

周泽楷也是知道他爱吃甜食,才买这个的吧。算了,就当是赏他一个面子,孙翔一咬牙,开始大口喝粥。

然后……毫无意外的,他的牙疼又加剧了,简直欲哭无泪。

一手捂脸,一手颤巍巍的用手机打开QQ,轮回战队群的消息立刻开始嘀嘀嘀响起来,打开一看,就见江波涛和吴启正在刷H市的美食推荐,看来是打算过两天打完兴欣就在当地好好吃一顿。孙翔看着满屏的西湖醋鱼,龙井虾仁,觉得牙更痛了。

 

一叶之秋:那什么,副队,我明天上午想请半天假,一整天也说不定,放心,训练我会补上的。

群里安静三十秒。

 

无浪:行啊,顺便问一句,小孙你请假去做什么?

光想着赶紧把假请了,孙翔压根儿没考虑用什么说辞搪塞过去。从前请假怎么就没见江波涛问东问西的?

一叶之秋:没什么……就有点事。

残忍静默:翔翔有什么难处要和我们说。

吴霜钩月:就是就是,不和我们说,也要和队长说啊,说起来队长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一枪穿云:不。

云山乱:小翔你这就不厚道了啊!

一叶之秋:真没什么事!你们好烦!

吴霜钩月:你刚刚还说有事的!

一叶之秋:……

残忍静默:等等!我知道了……!

无浪:哦?队长都不知道,你知道?

 

孙翔心下一阵紧张,果然是今天话说的太少了吗,这是被吴启看出来了?这么丢脸的事被他们知道了,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谁知吴启下一句话让他差点把手机砸在脸上。

 

残忍静默:小翔这显然是被家里人逼着去相亲了啊!

 

谁特么去相亲,小爷可是名草有主的……

偏偏群里的人还纷纷附和起来。

 

吴霜钩月:原来如此,怪不得翔翔今天走安静美男子风了,原来是忧郁了。

云山乱:这种事说出来也没关系吧,大家都懂的。

残忍静默:估计是不想让队长心塞吧,孩子大了,懂事了。

一叶之秋:屁!谁特么是你孩子啊!

残忍静默:谁应谁就是咯。

一枪穿云:……

无浪:小孙,你真是去相亲?

 

……这让他如何是好?说不是吧,他又想不出其他说辞,说是吧,好像相亲这种事也没比牙疼光彩到哪里去,孙翔权衡片刻,最终咬牙回复。

一叶之秋:嗯,是。

 

群里的萨逼们又开始嚎了。

吴霜钩月:翔翔!!!你都有队长了还出去找妹子!!!你对得起咱队长吗!妹子交出来!饶你不死!

云山乱:最过分的是,隐瞒不报!!!

残忍静默:就是!队长,这能忍!?@一枪穿云

 

三十秒后,孙翔的房门被敲开了,门外站着的是眉头皱的死紧的周泽楷。

 

周泽楷郁闷一整天了。

他和孙翔确认关系已经一月有余,只是两个人似乎都只是给了对方一个名分,一个多月以来,亲都没亲上,别提更近一步的事了,简直是柏拉图式急死人的恋爱。而且孙翔一点身为别人男朋友的自觉也没有,该怎样还是怎样,有事不和他说,不和他分担,全都一个人藏着掖着,完全没有把他当成男朋友的意思。所谓恋人不就是应该坦诚相待,无话不谈的么,周泽楷被他弄得很没有安全感。

再加上今天孙翔对他特别冷淡,不肯和他说话,也不吃他买的煎饼果子,吃完晚饭回来更是直接把他关在门外。

周泽楷怕他反悔,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询问,难受极了,正自忧郁呢,那边群里就看到孙翔明天要去相亲的消息,更是坐实了“孙翔不爱他了,要分手”这样的猜测。

周泽楷那个急啊,立刻丢下手机跑来敲门了。

 

“明天,去相亲?”周泽楷不死心地问。

孙翔牙痛得死去活来的,真心一点都不想说话,只想赶紧把周泽楷打发走,免得露陷,便皱着眉,一脸不耐地点头。

“为什么?”看着他不耐烦的神色,周泽楷的心沉下去几分。

孙翔对他翻白眼,一脸的你问这么多干嘛,又不干你的事。

怎么可能不干周泽楷的事?他们俩是一对啊!

“不许去!”周泽楷神色一凛,难得强硬地挤进房间,关上门,再一翻身,把孙翔抵在门上。

卧槽,居然被壁咚了!?周泽楷他喵的居然敢壁咚他!?明明比他矮了整整四厘米来着!

“解释。”周泽楷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不容抗拒。

孙翔想,如果这时候再给他一颗芬必得,压一压牙疼,他一定好好解释,可现在这状况他真的一个字也不想多说啊,周泽楷为什么要逼他?还跩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他牙疼疼死了要怎么办?想到这里,孙翔也有点怒。

“闭嘴!你烦死了!”

“……”一天被两次勒令闭嘴的成就get√,周泽楷心情复杂。

要是真的肯乖乖闭嘴,那就不是在荣耀赛场上所向披靡的枪王大大了,周泽楷很生气,占有欲像是燎原之火蔓延开来。他凑上去,强硬地吻上孙翔的唇,孙翔一愣,没能躲开。

灵巧的舌尖撬开贝齿,一点点吮吸温热的口腔内壁,带着点南瓜的甜味,周泽楷很喜欢这个味道,也很享受和孙翔接吻的感觉,不断在他的口腔中攻城略地,企图侵占每一寸领土,直把人吻至浑身瘫软。周泽楷又去舔孙翔的牙冠,一点点舔过去,十分细致。舔到门牙左边第四颗时,被他抵在门板上的人忽然浑身一颤,身体紧绷起来,用吓人的力气一把把他推开,差点咬到舌头。

周泽楷哀怨地看向孙翔,就见某人面色泛红,眼泪汪汪,一只手死死捂住左边面颊,很委屈的样子。

“呜呜呜你个禽兽!疼死了,快给我药!”孙翔口齿不清,刚说完,又疼得直抽气。

周泽楷一愣,四下里环视一圈,见床上丢着一盒芬必得,正是孙翔今天吃完饭的时候买的。

“牙疼?”周泽楷将药片和温水递给孙翔,终于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孙翔点头,狠狠瞪他一眼,只是泪眼汪汪的实在没什么威慑力。

“请假去看病?”怪不得刚刚在群里支支吾吾半天不肯说实话。

孙翔继续点头。

周泽楷觉得很无语,实在不懂牙疼这种事为什么要瞒着,一面又盘算起来,从今往后要尽到一个男朋友的职责,不能一味惯着他,要限制他吃甜食。

“丢人。”孙翔小声说。

“噗嗤。”周泽楷笑了,孙翔现在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不丢人。”

孙翔一脸不相信地看他。

“不丢人。”周泽楷重复一遍,“你做什么,都不丢人。”

孙翔觉得有点感动,便点点头,吸吸鼻子,在周泽楷身边的椅子坐下。想姑且就信他这一次好了。

“有事,要和我说。”孙翔难得有如此温驯的时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周泽楷抓紧机会揉他的头发,“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孙翔闻言,脸上红彤彤的,想了一下,还是认真地点头同意下来。

“明天,一起去医院。”周泽楷笑。

“好!”孙翔觉得看着周泽楷迷死人的笑容,疼痛一下子减轻不少,谁知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又痛得扑在床上左右翻滚。等他滚完了,就掏出手机,滑动屏幕,给周泽楷去了一条短信。

“明天看完牙医,我要去吃糖醋鱼,还有烤鸭!”

周泽楷掏出手机一看,又笑了,给孙翔回复一条,说“好”。

-----

po牙疼到快要升华了,昨天到处找诊所,终于预约上明天去看病,大英腐国牙医贵死人,po的心脏在滴血。

这篇写到后来,po就是在一手捂右边脸颊,一手敲字的,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也不奇怪啦。

po真的很想集中把长篇更完,但是长篇好死脑细胞啊,CPU疼到跑不动了,先写写不怎么要动脑的小萌文来充充数哈。

评论 ( 46 )
热度 ( 617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