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溯洄 22

牙痛到要死过去了……也不造写了啥,也没捉虫,唉,为什么一把年纪还牙痛,这样下去没有甜食能活?等等我先出去打一会羽毛球【泥垢

蓝雨篇完了,下面开始轮回篇。活的叶修大大终于上线了,我好兴奋,我好激动,叶修大大我是你脑残粉

所以本章的后半段会有大量叶蓝出没注意,臭不要脸占个tag毕竟是本文除双花之外的另一个主要副cp。


22

孙翔确实没有忘记昨晚的事,他觉得脑袋像被唐三打的霸王连拳直接命中了,痛得碎成几瓣。其实他不只是一杯倒,喝了酒还会撒酒疯,这种事也就孙家二老和杜明知道,说出来不得丢死个人。撒酒疯就撒酒疯了,也不知是什么神器的体质,一觉醒来还总让他把自己撒酒疯的细节记得一清二楚,存心让他耻到想钻床底,不让人好过。

昨天做了什么来着?好像借着酒劲死缠住周泽楷不放,还说了很多丢人的话,也不知道周泽楷记不记得。

这么想着,周泽楷就捧着一盆热水推门进来了,见他醒了,勾起唇角冲他笑笑,一大早的真真是赏心悦目。

“谢了。”孙翔不知是看习惯了还是沉浸在昨夜的羞耻中,只尴尬地扯起嘴角。周泽楷将盆子搁在榻边的面盆架上,孙翔坐起来,掬一捧热水洗脸,又使劲揉两把,那力道看得周泽楷都觉得痛。用干布将脸上的水渍擦干净后,他迟疑着问,“周泽楷,记得我昨晚喝醉说什么了吗?”

他把喝醉两个字咬得特别重,也不知是不是想强调醉话不能当真。

可醉话往往是心底最想说的。

周泽楷闻言又笑了,点点头,道:“说你喜欢我。”

孙翔蓦地脸红了,把半湿的擦脸布甩在他身上,怒道:“胡说什么!”

“没胡说。”周泽楷认真地摇头,“我也喜欢你。”

孙翔一下子萎了,哼一声,扭过头去,留给他一截红红的脖子根,偏偏这时候,某人肚子又不合时宜地咕噜噜叫起来。

“噗。”周泽楷觉得认识孙翔后,笑的次数比前半辈子加起来的还要多,“下去吃饭?”

“不许笑!”孙翔一边甩眼刀,一边迅速从床上跳下来,衣服胡乱一穿,就推开房门,朝楼下跑。

昨日被困在那破藏宝阁里许久,根本没怎么吃东西,早就饿到前胸贴后背了。

 

二人来到客栈楼下,已有许多往来的商人和侠客在用膳歇息,环视一圈竟已是座无虚席。正愁没地方落座,就见到角落的桌边坐着个人,一身浅色布衫不很起眼,见到他们立刻笑着挥挥手,正是蓝河。蓝河面前的碟子里码着几块桂花糕,陶制茶壶里的大约也是桂花茶。这两样都是金陵一绝,可惜现在不是十月,没有新开的桂花。

蓝河多半是特意过来找他们的,昨夜走得匆忙,大约还有些事没有交代。二人坐下后,面前温和的青年说饭菜他已经安排好了,很快就会端上来,饿的话先尝尝这家的桂花糕,做得很不错。

“谢了!”虽说昨日的经历让人不快,孙翔对眼前温文有礼的青年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应该的。”蓝河苦笑,将他们置身如此险境,他还不知道怎么同叶修交代呢,“昨夜我和义姊商量好了,今日去劝说陛下,希望他不要再为难二位。”

“嗯。”虽说劝了多半也没用,周泽楷还是感到很感激。

“我说你怎么会和叶修那种人搞到一块的?”孙翔喝一口桂花茶,他觉得蓝河真是好人,心下疑惑,便忍不住问出口了。

这个问题他考虑很久了,从周泽楷和孙哲平的只言片语以及一叶之秋的话本中,都可以看出这是个行事极不要脸的家伙,蓝河和他完全不一样。

“呃……”蓝河为难了,这种问题让他怎么解释才好?被坑蒙拐骗的?

好在很快有人帮他解了围。

 

客栈门口一名小剑客探头张望一番,见到角落里三人,顿时喜出望外,将剑鞘朝背后一甩,匆匆跑过来。

来人正是杜明。因有多年逮自家少爷回家的经历,杜明的眼力已得到充分锻炼,这才在嘈杂中迅速发现了他们。

“周师兄!”杜明拉开剩下一张长凳,不由分说一屁股坐下了,“我找你好久了。”

“小明!”另一边忽然传来一个阴测测的声音,杜明转头,见孙翔黑着一张脸,狠狠地瞪他。

“呃……少爷,好久不见啊。”不说他都忘了,自己在孙府呆了那么多年,最后是不告而别的。

“哼!你还有脸来见我!”

杜明心说我才不是来见你的好吗!是来找师兄的!

“有事?”周泽楷知道杜明好几年前就藏在孙府了,想想居然还很有些羡慕。

杜明从松江马不停蹄地赶来金陵,旅途劳顿,这几日又是四处打探,没工夫吃上一顿像样的,见到桌上有桂花糕,立即不客气地拿起一块塞进嘴里,说:“江副让你立刻回一趟轮回。”

“为什么?”周泽楷问,一边的蓝河立刻斟上一杯茶推到杜明面前。他看到那把冰渣,就认出这名剑客的身份了,毕竟天下剑客能叫得出名号的,还没有他不认得的。

“说是找到还你清白的法子了,具体的我还没问清楚,就被他赶出来了。”杜明向蓝河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

“可是……”周泽楷也看向蓝河,他来金陵是为了见叶修,现在还未见到。

“呃……”蓝河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端起茶杯轻啜一口,考虑片刻,摇了摇头,“还是那句话,如果他想躲着你,你就不会有办法找到他。”

“怎么办?”孙翔也不计较杜明无情无义了,跟着一起苦恼起来。

“还能怎么办?”杜明快把一整盘的桂花糕消灭干净了,“当然是先回松江再做打算了。”

“我也这么认为。”蓝河跟着点头,“不如二位就暂且跟着杜少侠去一趟松江,若真能洗刷冤屈,那就再好不过了。”

周泽楷没有答话,松江承载他人生前十四载的所有记忆和一段最黑暗的时光,他看向孙翔,此番二人一同归去,他必然是要将所有事和盘托出的。

“去么?”他问。

孙翔一怔,继而对他笑了,说:“当然去!你去哪,我就去哪。”

 

天色尚早,蓝河将三人送出城外,就回宫去了。他昨日和喻靖妍约好,迟些时候去见喻文州,此时正一路走一路打腹稿,思索怎样才能劝服自家皇帝,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一直到进了雪阳宫的门,他还在皱眉苦苦思索,太入神而没有注意到不只从哪儿横插来一条腿,结结实实给他绊了个跟头。好在伸腿的人还算良心,跟着一把将他揽住了。

蓝河一怔,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保持着被人揽在怀里的姿势,怒道:“叶不修!!”

“呵呵。”叶修将他扶起,搭在腰间的手也不松开,道,“多日不见,小蓝你的功夫又退步了。”

“滚滚滚滚滚!”要不是他刚刚想得太认真,怎么可能没注意到这种小儿科的把戏!

“去见小周回来的?”叶修不以为忤,半拉半推着和人一起在榻上坐下,蓝河分明看到《君莫笑》的初稿已经被好好翻阅过一遍,案上还堆满许多奇奇怪怪的物件,凌乱不堪。

“你又知道?”蓝河没好气地瞪他,这人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啊!一边腹诽,一边也只好认命地整理起来,整理到后来,有个竹筒实在不知往哪儿搁,便拿起来朝叶修怀里一丢,“自己的东西自己收好。”

“呵呵。”叶修又是笑,一面将竹筒塞进袖子里,一面说,“哥当然知道,说来新话本写的不错哈,都快赶上沐秋当年了,看来小蓝你很崇拜哥嘛。”

“你滚……”蓝河已经没有力气吼他了。

“好了好了,咱来说正事。”叶修终于不逗他了,干咳一声,说,“小蓝你说一下周泽楷客栈的位置,哥要去见他一面。”

“啥!?你不是不想见他么?”蓝河大惊,转念一想,叶修好像从来没说过不想见,不知道他这感觉是哪里来的……现在倒好,他前脚把人送走,叶修后脚就来了。

“嗯?我让他们来找你,可不就是见个面图方便么,哥在润州被一点事绊住了,就怕他们等不及先走来着。”

叶修掏出烟袋悠哉悠哉地吸一口,看这状况,那两个人是先走了,虽无大碍,倒也实在可惜,要知道他这儿原本有两样东西是打算交给孙小少爷的。

战矛却邪和却邪心法。

嗯,顺便再把火舞流炎换过来给唐柔使,却邪对一个姑娘家来说,还是太长太重了。

“呃……”蓝河心想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总在好心办坏事,支支吾吾半晌,才坦言,“我放他们走了,不过没走多久,你去追一下,兴许还能追上?”

叶修看他内疚到满面通红的样子,心想还有什么事是比陪媳妇重要的,乐呵呵地说:“罢了,这也是命数,日后有缘再将东西交给他们吧。”

怎么听起来这么随便呢……

“对了,哥和你们心脏喻的一年之约也到期了,我看他修冰雨心法也小有所成,怎么样?要不要趁此机会一起走?”叶修放下烟袋,神色里终于透出些许真正的认真来。

蓝河犹豫了,一年前叶修把冰雨心法交出去,为的就是换来喻文州对他们二人的事不加干涉,如此情意,他理当做出回应,但他对蓝雨的情谊同样深厚,就这么跟着叶修离开,岂不是不忠不孝。

“想什么呢?”叶修见他满脸纠结,忍不住伸手捏一把脸颊,觉得手感实在太好,又多揉了几把,一直到小剑客愤怒地作势要和他拼命,才悻悻收回手。

“暂且离开蓝雨并非不忠不孝,哥也没让你加入兴欣啊。”叶修继续循循善诱,“这是以叶修个人名义的邀请,怎么样,大神亲自指导武功,蓝河大大不心动?”

“……”怎么可能不心动。

“况且,你大约也已经猜到了。”叶修的神色沉下几分,“这次我是和黄少天一起从润州回来的,他虽行动自如,事实上毒却一点没解,多半被喻文州用什么特殊的法子封住了。”

蓝河神色一动,抬眼直直看向叶修,问:“你会去找解毒的法子?”

叶修点头:“是今后要做的之一。”

“行!那什么时候启程?”这下蓝河倒是干脆地答应下来,叶修苦笑,黄少天的魅力还真大,也不知道和他相较起来,蓝河更在意哪一边。

然而当他看到蓝河从柜子里翻出一个整理好的包裹,便又偷着乐去了。

这不是早就准备好了吗?还真是不坦率啊。

“明天吧。”叶修说,“下午还要去和你们皇帝见一面。”

“你想干嘛?”蓝河满脸戒备,还有什么叫你们皇帝?是所有人的皇帝好吗!

“没想干嘛。”叶修觉得好笑,“和他说一声,哥都出山了,他还在一个劲追着小周跑,他是脑子昏了还是脑子昏了还是脑子昏了?”

“你才脑子昏了!”蓝河怒,骂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本就是打算去劝说喻文州的。

到底是怎么才混到像现在这样里外不是人的……

这么一想,又没了底气,有气无力地问:“那接下来先去哪?霸图?”

“不急,我们先去百花谷地界找一个人。”叶修笑得高深莫测。

“谁?”

“自然是百花缭乱张佳乐。”

 


评论 ( 10 )
热度 ( 44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