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溯洄 21

原本想多凑点字数再发,为了证明我真的有在干事,所以还是发出来惹(。有肉渣,呃……也不算?请戳 汤不热。

没想到一晚上子博就被吞掉了,汤不热戳不开的话,咱再想办法哈,虽然好像窝也没办法惹xxx

反正这文也就这样了哎,明天再更一章蓝雨篇结束,然后糖也差不多撒完了吧。


21

蓝河捋了捋思路,蓝雨追杀周泽楷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先在吴县城外险些得手,却被轮回的刺客吴启和剑客杜明坏事。本以为陛下操心江山社稷,整日居于勤政殿内,对眼皮子底下的事不甚在意,何曾想到头来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

这也难怪,出事的是黄少天,喻文州怎么可能不在意,此二人关系不同寻常,宫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然而人人噤若寒蝉,又有谁胆敢对当朝天子说三道四。喻文州这人平日里看来和颜悦色,可骨子里是睚眦必报的,若旁人敢动黄少天一根汗毛,他必要叫那人不得好过。

喻文州知道周泽楷解不了毒,总有一天会来蓝雨皇宫。原因无他,黄少天和他中了同样的毒,若蓝雨再找不出解毒的法子,江湖上除去霸图的张新杰,大约也就无人能解了。什么书着梵文的黑玉瓶子,现在看来都是诱饵,用来误导蓝河,将周泽楷引去藏宝阁。

若他坚持阻拦他们涉险,也就少了许多麻烦,想到这里,蓝河不禁叹息,叶修让此二人来找他,到底是何用意?偏偏还好巧不巧进了喻文州的套。

将周泽楷和孙翔送出宫外,蓝河本想回雪阳宫,走着走着,脚下一拐,竟是又回了长春殿。

碎裂的酒坛已命人清理干净,喻靖妍仍旧坐在矮几边,面前摊着一本《一叶之秋》第十册,好整以暇地等他过来。

“义姊,你今天做过分了。”看清她看的是什么书后,蓝河的眼皮跳了跳。

“我知道。”喻靖妍没有抬头看他,将话本翻过一页,“可我已经等了五年。”

蓝河扶额,这事他还真不好多说什么,周泽楷当年来招亲本就是受人指使,平心而论,他义姊还算是个受害者来着,再加上这姑娘性格向来任性冲动,如今见到这样的结果,积攒五年的怨愤一股脑倾倒出来,干出什么事也不奇怪,让她浪费五年大好时光,未能成亲,确实过分,按理说这账该算在叶修头上才是。可是……

“可是你让他们喝那种东西,还是不对。”蓝河有气无力地说。

“什么东西?”喻靖妍合上话本,睁大眼睛看他,不懂他在说什么似的,“那个白色的?”

“对啊。”蓝河心说可不就是你亲手下药逼人喝的么,装什么傻。

“那是我早先在御膳房偷的一撮白糖。”喻靖妍冲他翻白眼。

“……”

蓝河想给周泽楷和孙翔点根蜡。

 

周泽楷打了个喷嚏。

金陵下起小雨,将初夏的燥热冲散不少,绵密的雨丝使空气飘满水汽,呼吸也变得湿漉漉的。

江湖上记恨他的人数不胜数,也不知又是谁在念叨了。

周泽楷从蓝雨皇宫出来,确认无人跟踪,便径直向客栈去了。现在他需要关心的显然不是有谁在记挂他,要知道眼下还有一个大麻烦需要解决——孙翔被下药,神志不清,浑身燥热,长手长脚一个劲朝他身上缠,蹭来蹭去,四处点火,让他苦不堪言。

情况实在不妙。先不说他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现在在他怀里乱蹭的可是他的意中人,没点反应的那大概都不是男人。一路走得异常艰难,二人形迹可疑,再加上天色已晚,从正门回客房不可行,周泽楷便一翻身落进客栈后院,又从窗子跳进房内。


[点我进汤不热]


二人挤在不算宽敞的床榻上喘气,空气中的暧昧旖旎尚未消散。待四周安静下来,周泽楷还有些不确定刚刚发生的事。

他和孙翔表明了心意?还相互消解了欲望?想到这里他感到几分迟来的羞窘,伴随着几分恍若隔世的茫然,过了一会便只剩下最纯粹的欣喜了。就如同孤身一人在看不见光亮的深潭中没日没夜地向上游,不知游了多久,忽然感到身体一轻,清凉的空气灌入肺中,一抬眼便见到一轮明亮的圆月。

他本以为自己会一直孤身一人行走江湖,背负骂名,忽然有一天,毫无预兆的,他也有了无论如何都要保护的,喜欢着的人了。碰巧,那个人也对他抱有同样的感情,这是多么幸运的事。

“孙翔?”他唤了一声身边的人,没有收到回应,凑过去看,才发现孙翔已经翻个身呼呼大睡去了,还不时砸吧砸吧嘴,很满足的样子。

周泽楷笑,希望他一觉醒来不会忘记今晚的事。


-------

然后一直想说的,觉得哪里有问题,不嫌麻烦的话可以直接吐槽,或是私信吐槽?放心我没有玻璃心的……

也清楚自己几斤几两,水平上不了台面的。

评论 ( 6 )
热度 ( 36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