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叶蓝】不就仗着我喜欢你! 中

日更万字的结果就是,质量捉急,我以为分成上下就能结束了啊!没想到要上中下,呜呜呜,明天一定搞定它!

这文已经2w+了,这是奔着中篇去的节奏,等写完我再好好修它。

这一更会有点……心塞,但是想想误会越积越多,最后解释清楚的感觉还是蛮爽的吧xxx

已原地修文。

#5

吃完槽心无比的一顿饭,蓝河只觉得累极,回家匆匆冲完澡,把自己甩在窄窄的单人床上。他本以为很快就能入睡,哪知明明累得不行,神经却处在极度紧绷状态,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房门后叶修的等身海报就跟门神似的,正对着他的床,海报中的人手插在裤兜里,身穿一套中国国家队队服,唇角和眉梢都是微微上扬的,看样子是想做出个酷酷的表情,然而怎么也脱不开平日里嘲讽的味道。

心里想的绝对是“你这个愚蠢的人类”。

啊,是啊,老子是很蠢,你有意见?蓝河自暴自弃。

明明整个人都是懒懒散散的,那双黑色的眼睛却仿佛带着慑人的光亮。

真的好喜欢这个人啊。蓝河看得认真,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朝前方伸出一只胳膊。

却怎么也够不到。

胸口被石头压着,喘不过气,呼吸变得急促,裸露的皮肤覆也上一层薄汗。

一定是因为太热了,蓝河啪一声打开空调。不顾现在已是深秋时节,他又只穿了一件无袖背心。

他想起今天分开前和叶修的对话。

 

叶修是外地人,又是公众人物,怎么着也该有专人护送至宾馆。蓝河觉得挑起这重担的自己真是有着身先士卒的大无畏精神,可不知怎么回事,最后就变成叶修送他回家了。

二人一路无话,一直到小区门口,叶修才顿住脚步,转过身看他,眉头皱得死紧,语气很是纠结。

“小蓝,你就这么讨厌哥?”

蓝河住的小区硬性设施一般,路灯的光线昏暗,还因为年久失修,一闪一闪的。蓝河闻言猛地抬头,看不清叶修的脸。

他讨厌谁都不会讨厌叶修,哪怕这位大神从天而降,把第十区开荒变成令人望而生畏的噩梦,哪怕蓝溪阁的野图boss因为叶修频频失陷,哪怕叶修希望他违背本心帮忙追黄少,他都从来没有讨厌过这个人。

为什么要这么问?蓝河垂下脑袋,用力摇头。问这样的问题,真是太狡猾了。

早料到他的反应似的,叶修叹气,蓝河向来是温柔的人,不会把排斥和厌恶写在脸上,自然也就不会直接承认。停顿片刻,叶修又接着问:“你就这么喜欢黄少天?”

当然喜欢,那可是他一直以来崇拜的偶像,蓝河仍旧不说话,脑袋乱哄哄的,只沉默地点头。

“有多喜欢?”叶修追问。

是不是喜欢到不可救药,喜欢到哪怕收不到回应,也会义无反顾地继续下去,喜欢到……没有留给他一丁点机会。

“很喜欢。”蓝河回答,停顿一下又补充,“最喜欢。”

比起喜欢喻队,喜欢小卢都要多的喜欢,喜欢黄少胜过联盟里的每一位职业选手。

但也仅仅是作为职业选手。

“呵呵。”叶修就像平常那样,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只是那笑容里多出几分苦涩,说出来的话中也有几分酸溜溜的味道,“真不懂那话唠哪里好,哥到底哪里比他差了。”

蓝河闻到一股淡淡的酸味,心想叶修不会是误会他了吧?该不会以为他也喜欢黄少,然后把他当情敌了吧?

天地良心,让他作为恋爱对象那样喜欢的,只有叶修。

畅想一下,如果自己最喜欢的两个人能修成正果,他大概也是蛮开心的。嗯,大概……吧。

“叶神,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蓝河连忙辩解。

叶修打断他的话,语气中难得带上些不耐:“我都知道,你不用说了。”

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可辩解的。

“是么。”蓝河苦笑,“那大神你加油。”

“你也加油。”叶修略一点头,便转身大步离开,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这一回,连言不由衷的祝愿也算不上,更像是疏离的敷衍。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没有人知道。

 

蓝河脑子里全是当晚叶修面对他时,眼里的落寞与不甘,他想叶修不该是这样的,那个人应当永远自信骄傲,战无不胜攻无不取。

他不想看到那样的叶修。

第二天一早,蓝河是被冻醒的,他把自己裹在羽绒被里,活像一条蚕宝宝,哆哆嗦嗦地摸到空调遥控器,一看温度,这大秋天的居然调到22度!?怪不得冷成这样,看来这个月的电费又要超标了。

蓝河关掉空调,支着床板坐起来,觉得头有点晕,还浑身发软,估计是作死做得太过,感冒了,他又摸到枕头的一角,碰到一片湿漉漉的不明液体。

………………不是吧,蓝河想要不要这么怂,赶紧伸手摸一把眼角——肿了,还干得不行,他居然做梦哭湿一枕头?因为叶修?不不不,他不相信!

这这这今天还要上班啊?怎么出去见人?

算了,到时候就说昨晚摸黑上楼,撞肿的,他们信也好不信也好,管不了那么多了,蓝河迅速洗漱完毕,套上件连帽衫,急急忙忙地上班去了。

虽说在外休假,战队的事可经不起十天半个月的耽搁,叶修在宾馆的大床上辗转反侧半宿,第二天一早全副武装,在附近找到间网吧,包下一间小包间,和兴欣众人开网络会议。

苏沐橙见到他顶着个黑眼圈的憔悴模样,吓了一跳,问:“怎么了?不顺利?”

叶修点头,揉一把头顶乱成鸡窝的毛,笑了笑,说:“本来就不是一时半会能搞定的事,不顺利也正常,不是说来之不易的才吃得最香嘛。”

方锐把脑袋探过来,说:“哟呵,叶不修你很有信心嘛,那我们就等着喝喜酒了。”

有信心个屁,叶修在心底翻白眼,现在看来他根本就是完全没戏好么。这个话题他不想多说,便清了清嗓子,道:“都注意了啊注意了!好好开战术会议,对微草暴露出的问题得赶紧解决了。”

开完战术会议已经是下午一点,叶修就近在网吧泡了碗红烧牛肉面当午饭,又登入网游扫荡完今天的野图boss,照例把仇恨值妥妥地刷上去,在一片骂声中优哉游哉地退出游戏,查起菜谱来。

荣耀教科书表示,他要绝地反击,用诚意打动小剑客。

作为一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宅男,菜谱上的N多名词都看得他云里雾里,奈何叶修在谈恋爱上是个死心眼,不懂知难而退。于是他又打开美食节目,自顾自揣摩起电视里的大妈们是怎么做菜的。

等他回过神,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了。叶修想,虽说他还没点亮做菜技能,可攻略行动还是要坚持下去的,苏沐橙之前提到的薛定谔把妹法是怎么说的来着?每天送早餐把好感度和依赖度刷起来?具体记不清了,反正就是这么个理。等把好感度刷上去,再试试看约人出来看电影,简直完美!

莲香楼离得不远,叶修打车过去,给自己点一份炒河粉囫囵吃了,又打包一份奶黄流沙包和一份蒸排骨,捧着热气腾腾的塑料饭盒向蓝雨俱乐部去了。

“小蓝啊,一会出来下呗,哥有东西给你。”坐上出租车,叶修给蓝河发短信。

蓝河刚吃完食堂,看到这条短信,觉得很苦恼。他现在憔悴得不行,眼睛肿着还没消,再加上轻度感冒,整个人都很苍白。

不想让大神看到这副样子啊。

“什么东西?”蓝河问。

“吃的。”叶修回得很快。

“可是这个点大家都吃过晚饭了!?”蓝河想叶修这准是给黄少买了好吃的,想让他代为转交。现在食堂都关门了,战队的人也一早吃完上去接着训练了,挑这个时候送饭,实在有些微妙啊。

叶修只当他是不想看到自己,在找借口推辞,便回复道:“我记得你们休息室是有微波炉的,下午班是到晚上八点吧?到时候可以热一下。”

哦,所以是要他热过之后再送给黄少么?

“行。”蓝河迅速同意下来,又补发一条,“不过我现在不太方便,一会让系舟出去拿。”

“啧啧啧。”叶修想谈个恋爱怎么这么不是滋味呢,见上一面有这么困难?可想想既然蓝河肯收,没有拒绝他的示好,那是就成功的一大步了,也不好要求太多。

日后得知自己这段时间买的点心全部进了黄少天口腹的叶修大大表示真的是造化弄人,老天都要捉弄他。看来不好好掌握沟通技巧是要酿成血案的。

然而那都是后话了。

 

#6

系舟神色古怪地把饭盒提上来,蓝河打开一看,奶黄流沙包和蒸排骨,果然是黄少爱吃的。一边想平日里总是嘲讽全开的大神为了心上人居然能这么上心,也是不容易,一边叹气可惜这份温柔与自己无关,就把饭盒放在一边了。

系舟忍了又忍,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问:“老蓝,你和叶神到底什么关系啊?”

“朋友啊。”蓝河不假思索。

“朋友?”系舟的声音抬高几分,“没这么简单吧?他都给你送吃的了!”

那个屌屌的大神看到系舟的时候,眼神别提多哀怨了,还对他摆脸色,说什么“下次让蓝河亲自下来”。怎么想都不是朋友这么简单吧?

“那还能怎样?”站在荣耀顶端的大神肯和他做朋友,也该知足了!蓝河眼皮也没抬一下,聚精会神在公会里组织人马刷今天最后一次副本。

系舟被噎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是带给黄少的。”

他听到蓝河在进副本前,小声这么说道。他觉得平日里温和好说话,擅于控制情绪的蓝河,声音里莫名带着股浓浓的悲伤,他暂时还不清楚这悲伤从何而来,也不好说破,只得归位继续工作。

哪知手中的角色还没走几步呢,那边的蓝河忽然打出个惊世骇俗的大喷嚏,吓得他手里的十字架都掉了。

 

蓝河今天状态不佳,显然是心里有事。他这种性子,一旦打定主意不说,任何人都翘不开嘴。下午班在沉默和压抑中结束,时间一到,蓝河便一言不发地站起来,捧起饭盒摇摇晃晃的向休息室去,单薄的背影怎么看怎么教人觉得心疼。

这多半是相思病啊,快来个人治治他,系舟叹气。

细心的在微波炉里放上半碗水,热出来的奶黄包和蒸排骨就像刚出锅那样,没有流失一点水分,蓝河捧着饭盒向职业选手宿舍去了。

熟门熟路地找着地方,敲了敲门。黄少天很快探出一个脑袋,先是为他这副憔悴的模样暗自惊讶一番,之后才注意到他手中的饭盒。

“小蓝啊,你这该不会是给我的吧?”事实上,曾经有一段时间,蓝河确实也做过给黄少天送饭的事,后来黄少天觉得太麻烦他,就拒绝了。

蓝河点头,喉咙像是火烧,张张嘴还没来得及吐出一个字,就被黄少天迅速截过话头。

“这么麻烦你怎么好意思,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不需要送了嘛,大晚上的搞加餐,你这是要养肥我的节奏啊,养肥了粉丝们就不喜欢了,蓝雨的周边就卖不出去了啊!还会被那群没有粉丝的可怜虫羡慕嫉妒,这会影响战队和谐发展的!后果很严重的啊!咦?这是奶黄流沙包和蒸排骨,小蓝你还是这么有心啊,都是本剑圣最爱吃的,这次就勉为其难收下好了!记住下次别送了!”

蓝河被吵得头晕,顺势递过饭盒,好不容易才得空插进一句话:“不是我,是叶修。”

“哦哦哦,叶修那个为老不修的是不是又压榨你了?他准是缠着你做地陪了吧,蓝河啊我说你该拒绝的时候就要毫不留情地拒绝,不要给他面子!所以说你们这是出去吃饭,顺便带回来的?”

“不……”蓝河真的很想解释,可是黄少天哪给他这个机会啊。

“我看你脸色这么差,准是感冒了,外面天气凉,你要不要进来坐一会?我那儿有感冒药,我们来一起吃排骨啊!”征求意见什么的也就是做做样子,黄少天说罢就伸手要拉蓝河进门。

蓝河连忙退后,他是很想和偶像独处,但是他感冒了,一会还一起吃宵夜,万一传染给黄少,影响战队成绩怎么办?

“不用了黄少,谢谢你的好意,我回家睡一觉就行!”黄少天盛情难却,蓝河怕他来强的,硬要把他拉进去,只得迅速说完转头就跑。

“哎哎!蓝河你别走啊!”黄少天手里提着沉甸甸的饭盒,脚上穿着人字拖,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只得在走廊里大声吆喝。

喻文州听到外面有动静,从房间里探出头,见黄少天站在门口,手里还提着一个饭盒,忍不住问:“有人给少天送宵夜?”

“嗯。”黄少天点头,见蓝河已经跑得没影了,便扭头对喻文州笑笑,说,“蓝河送过来的,队长要不要一起吃?”

“好。”喻文州干脆地应了声,带上自己的门,踩着人字拖和黄少天一起回房,心下却是暗自盘算起来。

 

蓝河晚上回家,又是辗转难眠的节奏,看来大神留一天G市,他就一天别想睡好觉了,他今年正好二十四,难道是本命年犯太岁?好在明天只排了下午班,不用早起,蓝河认真考虑要不要穿一身红衣服,然而一想到红色是兴欣的标志性颜色,他的红衣服也只有纪念版兴欣队服,只得作罢。

烧好一壶热水,翻箱倒柜找出许久以前的感冒颗粒,囫囵吃了,又胡乱冲好澡,蓝河只觉得耳鸣眼花,浑身无力,脑子变成一团浆糊。栽在硬邦邦的单人床上倒头就睡,一晚上做了各种各样的梦,梦醒后什么也不记得了,只觉得空落落的,胸口好像少了一块。

模模糊糊只有一个场景是有印象的。

他愤怒地指着叶修,说:“不就仗着我喜欢你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叶修叼着根烟,懒洋洋地嘲讽:“嗯,确实了不起啊。”

靠,真是上辈子欠叶修的,要不就是犯贱,连做梦都要被嘲讽,这还不是最悲剧的,最悲剧的是,一觉起来他发觉腰酸背痛,感冒又加重了。

他应该记好一入秋就把床铺好的,蓝河痛苦地捂住腰,还有昨天吃的感冒颗粒是不是过期了?完全没效果啊!

不是说有的人要么不生病,一生病就兵败如山倒,他大概就是这种体质……

要不要打个电话给梁易春请假?蓝河考虑一秒,立刻否决这个选项,公会里最近事多,训练营那边有个管事的辞职了,梁易春还要和那边的人商量,从网游部调人过去支援,况且,叶修今晚又来送饭怎么办?

因此,蓝河病怏怏地来到网游部办公室时,所有人都被他带病上阵的牺牲精神感动了,纷纷围上去嘘寒问暖,搞得他愈发头晕眼花起来。好在今天公会里的诸位都很有干劲,一天下来在神之领域抢到三个野图boss,战绩傲人。

一到七点,蓝河的手机发出一个清脆的提示音,系舟敏锐地看过来,就见自家团长惨白着一张脸,嘴唇咬得死紧,恨恨地摧残手机键盘。

他愈发觉得担忧起来。

过了一会,蓝河放下手机,靠在椅背上,神情痛苦地按揉太阳穴。

“叶神又来送饭了?”系舟小心翼翼地问。

“嗯。”蓝河迟疑几秒,诚实地点头。

“我下去拿?”自家团长病成这副模样,系舟担心他没走几步就要在楼梯间里扑街了。

“不用,叶神非要我下去。”蓝河咬牙切齿。

他尝试百般推辞,然而最后一条短信里,叶修非说他是故意躲着不愿易见他,还用蓝溪阁的野图boss作威胁。

靠!简直当牛做马为哪般啊!

蓝河忽然觉得很没意思。

 

#7

叶修也被蓝河糟糕至极的脸色吓了一跳,这人病成这样还来上班,要不要这么拼啊?蓝溪阁还有没有人性了?

心下觉得忿忿不平的同时,又隐隐猜测,这大概就是蓝河不肯下来见他的原因。这是不想让他担心?还是不想让他看到这么糟糕的模样?

呵,算了吧,叶修你别自作多情。有过一次受挫经历的叶修大大再也嘚瑟不起来了,走过去扶住踉踉跄跄的小剑客,立刻收到毫无气势的白眼一枚。

蓝河拍掉他的手,几乎是用抢的,一把拿过叶修手里的饭盒,转身就要往回走。

肯收饭盒就是好的,就是好的,还有希望,还有希望,叶修一遍遍安慰自己,三两步跟上去,说:“小蓝啊,你看你病得这么重,不如哥带你去打点滴吧,反正没多久就下班了。”

“不用。”蓝河的语气冷冰冰的,“抢boss呢。”

这还真是……boss重于一切,叶修终于体会到败给荣耀女神是什么滋味了,勾了勾嘴角,说:“搁哪儿抢呢,一会哥也去掺一脚,你们先加油输出哈,反正所有的野图boss都是我们兴欣的。”

“靠!”蓝河愤怒地转身,举起手中的饭盒就要砸过去,可想想这是人大神屈尊买来的,哪容得下他一个小龙套擅自处置,心一软便放下了,只丢下一句“不要脸”就折回俱乐部,一步一步,掷地有声,好像地上是大神的脑袋。

叶修啧啧摇头,心下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上完下午班,蓝河按时去给黄少天送宵夜,今天是荷叶糯米鸡和椰奶红豆糕。

黄少天满脸担忧地接过饭盒,问:“小蓝啊,你真的没事?”

“没事,只是普通的感冒。”蓝河连忙摇头,心说自家偶像人真好,这么关心粉丝。

黄少天思索片刻,说:“你在这等等。”

说罢跑回房间,翻箱倒柜一阵,拿出一大袋感冒冲剂和感冒胶囊,说:“这是前几天换季队长买给我的,你先吃着,春秋天要多注意着点,还有真要撑不住了就立刻找大春请假,他不会扣你工资的。”

一股暖流涌上心头,病中的人总会多几分脆弱,蓝河不再拒绝自家偶像的好意,连声道谢,把那一大袋感冒药收下了。

黄少真是好人啊,说起来叶修虽然不要脸了一点,但其实也是很好的人,他们俩能在一起的话那就太好了。蓝河一边脚步虚浮的朝家里飘,一边不着边际地想。

 

喻文州像是早就料到似的,掐着点从房间出来,望一眼黄少天手里的饭盒,问:“又是蓝河?”

“是啊。”黄少天打开饭盒看一眼,见买的又是他爱吃的,顿时喜上眉梢,说,“队长要不要一起来吃?”

喻文州见他高兴的样子,摇摇头,说:“晚饭吃多了,今天还是算了。”

 

必须采取点行动了。

当晚,喻文州拉开QQ列表,点开和叶修的对话框。

蓝雨运筹帷幄的心脏队长,其实在恋爱上也是个零经验的小白,好在没吃过猪肉好歹见过猪跑,理论知识还是扎实的。

这次他准备打开天窗说亮话。敲出条消息,问:“前辈,蓝河和少天是怎么回事?你和少天又是怎么回事?”

收到消息的叶修没有觉得意外,喻文州这么聪明绝顶的人,即使蓝河平时掩饰得再好,也必定会露出些马脚来,若看不出来,那实在愧对他联盟大心脏的名号。

对这种人,最好还是坦白从宽。

“我和少天什么也没有,那些渣渣们不过是看不过哥这么英俊潇洒帅气逼人,所以才恶意黑了把,你不会看不出来吧?”

喻文州不置可否,等叶修继续说下去。

“至于蓝河……他大概是喜欢少天的。”

叶修在心底对蓝河说了句抱歉,他要不把蓝河供出来,喻文州也迟早会看出来。他相信以喻文州的人品,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

看到这句话的蓝雨队长,心下有种“果然如此”的微妙感觉,他就知道叶修和蓝河中的一个有问题,没想到出问题的是蓝河。

同样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喻大心脏完全没有考虑到,自己问的是叶修,就算人家有问题,会自己坦白么?怎么着也该找蓝河对下口供吧……

所以说,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会下降。

正自思索着要采取什么措施才好的喻文州,见叶修那边又来消息了。

“你可不能动蓝河,那是哥的人。”

喻文州微微一笑,回了句好,心想叶修果然是喜欢蓝河的,现在情况可算是弄清楚了,接下来就该对症下药了。

 

兴许是病入膏肓,回家按照说明书服用感冒药,并沉沉睡过一觉,蓝河的感冒还是没有好转,整个身体都在抗议,要求他立刻去医院就诊。

蓝河还就不信这个邪了,爬也要爬着去上班。

——毕竟他还要帮叶修给黄少天送宵夜。

对于他糟糕的状况,团里的人早已不忍直视,偏偏他们又觉得蓝河似乎得了某种硬要和自己过不去的偏执症,还是医不好的那种,只得保持缄默。

这哪里是偏执症啊,是相思病。系舟觉得自己最近叹气叹得太频繁了。

七点,叶修又来送饭,这次蓝河没再和他扯皮,直接回复“我这就下来。”便踉跄着站起身,飘出网游部,飘出俱乐部大门。

见蓝河病情又加重了,叶修忍不住皱眉,伸手想试试他额头的温度,毫不意外被躲开了。

对于他的冷淡,叶修已经修炼出免疫大法,云淡风轻地笑着说:“今天是两份鸳鸯肠粉。”

蓝河闻言虎躯一震,这怎么回事?这玩意不是黄少喜欢吃的啊!那天他在莲香楼出于私心才点的!后来一整盘几乎都是被他消灭掉的,难不成叶修没注意到?

完了完了,还是两份,都怪他一时私心,黄少似乎嫌这玩意滑溜溜的,特别恶心,万一不肯收要怎么办?

“为什么是两份?”蓝河郁结地问,前两天明明都是一样一份的啊。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那天看他吃的特别香,猜他尤其喜欢这道,才点了两份。别看叶修平时老脸皮厚,谈起恋爱来基本算是个连理论知识都没有的新手,面皮薄得很,这么“羞耻”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坦率说出口的。

他相信蓝河会懂。苏沐橙说过,爱情不能说得太透,说得太透就不浪漫了。

“呃……”叶修支吾片刻,回答,“那天在莲香楼觉得挺好吃的,就多点了一份。”

“……”蓝河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讪笑着接过饭盒朝俱乐部里退,“放心大神,保证完成任务!”

完成任务?完成什么任务?这是烧糊涂了?目送蓝河的身影消失在蓝雨办公大楼,叶修觉得莫名其妙,撇撇嘴回网吧抢boss去了。

 

蓝河捧着沉甸甸的两盒鸳鸯肠粉,心想这可怎么办好?想了半天,可算想出个主意来。

再买几份黄少爱吃的不就行了!

现在是上班时间,他没办法亲自去莲香楼,只能叫外卖。莲香楼作为老字号饭馆,十分有逼格,外卖要达到一定金额才肯送,那个金额足够让蓝河的小心脏哗啦啦淌血。

罢了罢了,说到底还是他的疏忽,承担这点损失也是应该的,蓝河咬牙,提高嗓门吼一句:“各位辛苦了,今晚我请你们吃宵夜!”

在场的职业玩家被吓得不轻,有的掀了键盘,有的扔了鼠标,有的甩出耳机,有的直接从椅子上摔下来,好不壮观。

蓝河没理他们,打开网页查看莲香楼的外卖电话,迅速拨通,除去两三样黄少喜欢的小点心之外,专挑那些个份足,管饱的点。

“老蓝这是怎么了?”灯花夜战战兢兢地拽拽系舟的衣角。

“不知道。”系舟摇头,神色愈发凝重起来。

“为什么我闻到一股生无可恋,自暴自弃的味道,老蓝他真没事吧?”灯花夜见蓝河点完单,就苍白着一张脸坐回原位,开始操作角色,完全没注意到他们在旁边窃窃私语。

“别胡说。”系舟瞪他一眼,“他不会有事的。”

感情这种事,他们想帮忙也帮不上,只能祈祷蓝河快些走出来,要么觅得良人,修成正果,要么早些放弃,发泄一通,好回归正轨。

而他们能做的,便是在他需要的时候站在他身边,向他伸出一只手,告诉他,蓝溪阁的大家都在。

要知道,这世上重要的不是只有感情,也从不是谁少了谁就不能活。

 

#8

莲香楼的外卖送来了,刚好剩下十分钟不到也就下班了,网游部当班的人不多,送来的东西刚好够分,蓝河把叉烧包和擂沙汤圆挑出来,准备一会拿去送给黄少。

热气腾腾的,都不用加热。

他又看向放在电脑桌边,已经凉透的鸳鸯肠粉。那是叶修买的,买的是他最爱吃的,可惜不是为他买的。

蓝河咬牙,捧起肠粉朝休息室去。他觉得自己真苦逼,早晚有一天得习惯这心脏抽痛的感觉。

打开塑料袋,发现袋子里除了两个饭盒之外,还有几盒感冒胶囊,正在拆塑料袋的手指不由一顿。

为什么会有感冒胶囊?黄少没感冒啊?就算感冒,喻队也早准备得妥妥当当的了,哪儿还用等着他送药?难道说……蓝河心底冒出一个原本想都不敢想的猜测,这些药难道是给他的?大神特地给他买的?

蓝河将那几盒药片从塑料袋里拿出,放在灯光下仔细端详。

没毒吧?他想,不像做过手脚的样子啊?害他也没有好处啊!难道真是给他的?

假的吧!那个大神怎么可能会对他这个小角色上心!?

虽说是假的,但果然还是……蓝河做贼似的,带着几分不该有的罪恶感将那几盒药片塞进口袋。

果然还是抱着点侥幸心理。哪怕并不一定是给他的,哪怕他也不需要这些药。

只要一点点就够了,让他贪恋一下这温柔。

 

蓝河把两盒鸳鸯肠粉都吃完了,病中胃口不佳,他还是硬逼着自己吃下去了。然后,他像前两天那样,去给黄少天送宵夜,就连步子也变得轻快不少——喜欢的人为他买了药,说是此生无憾大概也不为过。

黄少天见他乐呵呵的,气色变好不少,也就放心了,蓝河特别兴奋地对自家偶像挥手道别,喝醉酒似的一蹦一跳回家去了。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黄少天身后的喻文州,看向他的眼神十分意味深长。

 

又是一天过去,兴许是吃了太多病中不该吃的东西,蓝河深切意识到什么叫不做死就不会死——他的病情再一次加重,这天他真就是爬着去上班的。

一上午过得平淡无奇,该带团的带团,该抢野图的抢野图,灯花夜看着蓝河烂到不能再烂的状态,深切担忧起这个副本能不能过,好在有系舟及时纠正种种指挥上的差错,一个简单的副本刷得险象环生,几个人撑到最后好歹没死成。

系舟让蓝河不要勉强,接下来把团交给别人带,自个儿先去野外随便刷刷怪。

蓝河明白他的意思,也知道他这状态带不了团,只得照做。

蓝溪阁大名鼎鼎的剑客蓝桥春雪,随便找张地图,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地砍怪。

真得去医院看看了,这样撑下去要影响公会的效率,蓝河想。想得太过专心,以致于没有注意到一个穿着花花绿绿混搭式装备的散人开着机械旋翼,慢悠悠地降落在他身边。

“哟,砍怪呢!”

听到这话,蓝河才从老僧入定中惊醒,猛向后退两步,看清面前的散人后,手指无意识抽搐两下,想起昨天腻到死的肠粉,胃里泛起一股酸水。结果就是没控制好角色,一个剑花甩过去,自然是被君莫笑用那柄破伞挡下。

“小蓝啊,怎么话还没说一句就动上手了?”叶修嬉皮笑脸地凑近两步,握个伞尖对着他戳戳戳。

是个人都能看出来那是操作失误好吗!

“大神有什么事?”蓝河翻白眼。

“也没什么大事。”五颜六色的君莫笑围着蓝桥春雪转来转去,左碰碰右摸摸,愣是把散人搞出流氓的架势来,“就想问问你的病怎么样了。”

“托您的福,好得差不多了。”蓝河讪笑。

“那就好,病好了什么时候准备来给哥做地陪啊?改明儿一起去看电影啊!”君莫笑一只胳膊倚着蓝桥春雪的肩膀,另一只手在他们头顶撑起千机伞。

“……”感情还是来找地陪的。

蓝河望一眼头顶硕大的伞面,虽说是游戏角色,这姿势还是怎么看怎么暧昧,那一柄伞好像就这么隔出一个仅属于他和叶修的世界,让他一时间有些恍惚。

不能再奢求更多了,蓝河很快回魂,想自己真该快些养好病,抽几天时间好好带着叶修在G市走走,心下已经开始拟定计划,哪天去欢乐谷,哪天去白云山,哪天去泡温泉……至于电影,在H市也能看,否决。

拟到一半,刚组织好语言准备和叶修说说他的计划,梁易春忽然进来了,径直向他这边走了过来。蓝溪阁公会的总会长看到屏幕中名为君莫笑的角色,神色黯了黯,心里暗暗猜测,他一直护着的下属就是因为和这帮大神混在一起,才诸事不顺的。

或许喻队的想法是对的。

梁易春拍拍蓝河的肩膀,说:“战队经理找。”

蓝河一脸的迷惑不解,想自己这是犯了什么事,难不成最近他带团指挥太垃圾,都被经理知道了?

匆匆给叶修丢了句“有事,离开一会。”蓝河便跟着梁易春去找经理。

 

……结果那天叶修等到天黑,也没有等到蓝河回来。

 

办公室内不止经理一个,蓝雨队长喻文州也在,算上他和梁易春,总共四人,气氛不太对劲。

经理笑眯眯地让他坐下,唧唧歪歪地讲了一通管理公会辛苦了,他们对战队的贡献多么多么至关重要,蓝河听得都快睡着了,眼见铺垫做得足够多,经理终于肯切入正题,劈头盖脸就是一句:“蓝河啊,经过我和喻队的仔细商讨,我们决定给你升职。”

蓝河总算清醒了,瞪大眼睛,茫然地问:“升职?升什么职?”

经理喝一口茶,慢条斯理地解释:“你也知道,训练营那边缺人,原本想着重新招募,无奈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喻队就把你推荐给我了,听说你工作严谨认真,还做过第十区的开荒工作,长于管理和交流,青训营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准备直接提你做高管。”

还不就是保姆技能,蓝河苦笑,推辞道:“我不过是工会的普通高玩,难当重任,况且,我喜欢现在的职位。”

“哎,不要谦虚嘛,去了青训营,工资大幅上涨不说,以后上班也不用三班倒了,这么好的条件,你就不心动?你不给我面子,也要给喻队面子嘛。”经理连忙截住他的话头。

蓝河闻言一怔,看向喻文州,蓝雨的队长依旧笑得高深莫测,让他看不透。

到这份上,再怎么蠢他也该看出端倪了,青训营和战队是分开运作的两个部门,有独立的食堂和宿舍,工作同这边基本没有交集,这么做,就是为了把他和战队,和黄少天隔离开,虽说隔得不远,要过来找黄少天也方便,但喻文州的姿态已经摆在那了,若他还要往枪口上撞,那就太不识趣了。

因为什么?多半是因为他帮叶修追黄少,这几天天天送宵夜,让喻队有了危机感。看来叶修不止在赛场上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在情场上也是压迫感十足。

蓝河忽然很想笑。

叶修,又是叶修,他的生活究竟要为这个人改变多少?

现在,他甚至要失去喜欢的职务和岗位。

就因为他不可救药地喜欢叶修,便纵容那个人在他的心上划开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

可是,这世界上重要的不只有爱情——他还有自己的理想和坚持,还有他呆在蓝溪阁的初衷。

更不用说,这爱情不属于他。

不知是气的还是痛的,蓝河整个人都在发抖,他艰难地站起来,视野也变得模糊。扶住椅背勉强稳住身形,找不到焦点的瞳孔对准战队经理和蓝雨队长,他慢慢地,一字一顿地说:“我拒绝。”

说罢,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又好像肩上的重担被蓦地卸下,蓝河只觉得眼前一黑,天旋地转过后,是肉体与地面碰撞的闷响。

失去意识前一秒,传入耳中的是梁易春焦急的呼喊。

2015/07/04一次修改。

-----

不要觉得喻队的做法过分(。)喻队不了解情况,他先前觉得蓝河不可能喜欢黄少,因为他也认识蓝河,见证过青训营那段时光,真听到叶修这么说,就觉得蓝河对黄少天的崇拜变质成喜欢,是一个不正常的过程,那不是真正的喜欢,这份感情把蓝河自己也蒙蔽了,他想的自然不止是扫除情敌,也希望蓝河能看清楚自己的心,静下来好好想想……

问题是蓝河根本不喜欢黄少,喻队这是误会了(。)

评论 ( 41 )
热度 ( 402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