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叶蓝】不就仗着我喜欢你! 上

cp是叶蓝+喻黄。

已原地修文w

不就仗着我喜欢你!

 

 

#1

当叶修得知蓝河出生蓝雨训练营,并且和黄少天是同期生时,脑中有许多念头徘徊不去。

怪不得是黄少天脑残粉啊,原来当年近距离瞻仰过剑圣英姿。既然是同期,年龄相仿,又都是用剑客的,他们当年的关系应该不错啊?小剑客估计就是被黄少天刷下去,断了成为职业选手的路的,竟然能够不计前嫌,甚至成为脑残粉,心胸真是宽广啊。

等等……这正常吗?叶不修你好好想想,这,正,常,吗!?

吃过味来的叶修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生活果真充满了狗血,叶修忽然想起苏沐橙前两天看的电视剧,觉得情节有那么几分雷同。

无法与你比肩,那就只能在背后为你提供最有力的支撑,成为你的头号粉丝?从训练营出来,明明还能继续好好念书的,却还是进了蓝溪阁,成了一名职业玩家,这是为了黄少天?

蓝河对黄少天的感情必定不简单,得知自己未来的媳妇居然有心上人,叶修的内心怎么能不崩溃?

初恋还没有开始,就要胎死腹中了吗?

叶修大大表示不服,当即打开聊天窗口,想找蓝河问个究竟,他大爆手速,敲出长长一段话,劝说蓝河迷途知返,那个话唠一看就知道喜欢手残,还是不要浪费感情,早日从了荣耀第一人吧,以后包你吃香喝辣,再也不用愁抢不到野图boss——前提当然是转会兴欣。

手指悬在enter键上,迟迟没有敲下去——叶修聚聚怂了,玩暗恋的人总会少那么几分勇气,不然早就明恋去了。烦躁地啧一声,拍几下Backspace,咬牙把输入框清空,叶修深呼吸两口,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他可是荣耀四大心脏之一,怎么能这么冲动,做这么掉价的事?就像对战前要了解对手,怎么说也该先试探一下蓝河的态度才对啊,说不定人不喜欢黄少天,只是他想多了呢。

于是叶修最终发出这样一句话。

“小蓝啊,你在训练营那会,和黄少天关系不错哈?”

蓝河此时正操纵蓝桥春雪带团下副本,百人团推第三个boss,已接近尾声,团里多他一个dps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只要大致掌握场上情况,不出乱子就行。推完这个boss,今天大家就暂且散伙,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于是游刃有余的蓝河打开聊天窗口,心想大神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看到这个和荣耀没有关系,好吧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关系的问题时,他着实愣了一下。

“还可以。”

很快回复过去,蓝河想了一下,又补充:“怎么?大神想知道?”

 

蓝河知道叶修喜欢黄少天。别看黄少天整天嚷嚷着pkpk,一副要把叶修生吞活剥的模样,其实联盟中人人都知道他们那是关系太好,正因为关系好,才能放开了互喷垃圾话。那时候叶修在第十区遇到困难,黄少天还不是一口答应下来帮忙,公会里名叫流木的剑客账号,此时已成为蓝溪阁上下人尽皆知的秘密。

所以,这是找助攻找到他这里来了?

蓝河叹气,他对黄少天的了解还不如叶修,毕竟从青训营出来,他对那位大神也就只有仰望的份了。

然而不是有谁说过,喜欢一个人就会想方设法了解他的过去?叶修了解现在的黄少天,对于青训营时期的黄少天则未必比他了解得多。况且蓝河身为很有素养的脑残粉,对偶像也做过全方位观察,黄少爱吃什么,喜欢看什么电影,平时有什么爱好,全部了如指掌,叶修那个一心为荣耀,平日里粗枝大叶的性子,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不是他自夸,找他打助攻,还真找对人了,蓝河想。可是帮着自己的心上人追求自己的偶像……TMD怎么想怎么心塞。

“想听啊,你愿意说?”刚好叶修那边也回消息过来了。

其实这句话叶修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发出去的,叶修想知道蓝河和黄少天的关系,对于青训营的事倒不是很有兴趣。向来多一分精力都不愿意放进除荣耀之外任何事的叶修,此刻却拿出了一百二十分的兴趣。

毕竟了解心上人的过去,也不失为一件妙事。

他想知道那时候青涩的蓝河是什么模样,同时也明白那绝不是一段令人愉快的经历——抱着雄心壮志踏入训练营,没过多久,光芒被一个更为优秀的同龄人掩盖,存在变得毫无意义,最后只得黯然离去。

但是……如果蓝河是有心找人倾诉呢?聆听烦恼,充当人生导师,是只有最亲密的人才能做的事,一想到这里,叶修大大还有点小激动呢(虽说勾起那段伤心回忆的也是他)。激动归激动,也不能太嘚瑟,要表现出一种“你愿意说,我就愿意听”的随和大度来。

于是,他这才发出那么一句话。

然而这句话在蓝河看来就是赤裸裸地买情报了。

“想听的话,那就保证一个月不动蓝溪阁的boss。”既然是买情报,那自然要让他付出代价,想自己也有和大神交易的筹码了,蓝溪阁的小剑客一边修修补补自己碎成渣的小心脏,一边淡定地回话。

屏幕那一边的叶修正在吸烟,看到这句话时,一口气没匀上来,咳得昏天黑地,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想想好像又哪里都没有不对,这个关头还谈条件,不愧是蓝溪阁的好粉丝。叶修的心脏啪嗒啪嗒滴血,想了想为了追媳妇这点损失还是要承担的,便干脆地应了声好。

蓝河开始讲青训营的事,不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但他讲得很慢,很细致。那是一段烙印在他脑海中的时光,不需要怎么回忆便能娓娓道来。

开始叶修还在认认真真地听,听着听着渐渐觉出不对劲来,蓝河根本没有在讲自己的事!一口一个黄少多么多么厉害,黄少多么多么好人,从来不嫌他技术烂,甚至会主动找他pk,总而言之就是黄少什么都好,什么都棒!

按叶修的了解,那个话唠怎么想都是在把小剑客当菜虐吧?……等等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段让他刻骨铭心的时光里就只有黄少天???

——蓝河想得很简单,他是打助攻的,叶修喜欢黄少天,肯定爱听这样的话,越意识到黄少是个多么好的人,就越会觉得投入感情是值得的,也越会把攻略行动坚持下去,一个大龄宅男到现在都找不到对象,也让人觉得蛮心疼的。

于是他略过了许多“不重要”的事,比如那时候魏老大一声令下,带着青训营的小鬼们去埋伏一叶之秋,结果被虐得惨兮兮,从而留下了严重的心理创伤这种事,并没有说的必要,因为那天黄少说不屑于干这种卑鄙无耻的事,直接找叶秋约战去了,后来的战况如何……那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在叶修看来,那些话就变味了,蓝河这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情人眼里出西施,他怎么就从来没发现那话唠有这么多优点!?

“呵呵。”可以差评退货么。

叶修干笑两声,随口附和一下,操纵君莫笑抢boss去了。哪儿有蓝溪阁的boss就上哪儿抢,蓝河还被蒙在鼓里,话匣子打开了,讲得根本停不下来,全然没有意识到他的听众早已兴致缺缺。

等蓝河终于把青训营的事讲完,叶修已经率领兴欣众拿下蓝溪阁的boss了。蓝河点开公会频道一看,就见怨声载道,哀鸿遍野,一排排炸弹和血淋淋的刀子刷屏过去,好不壮观。

“呵呵。”蓝河皮笑肉不笑。

就知道不能指望大神有节操。

算了,也不计较了,谁让他喜欢叶修呢。

而另一边的叶修,一直在等炸毛的小剑客来找他算账,却迟迟没有等到。拉开好友列表,发现刚刚还在和他滔滔不绝的蓝桥春雪名字已经暗下去了。

 

#2

叶修虽说是一名退役人士,在兴欣团队中仍旧是主心骨般的存在。他倒是想出去逍遥,奈何陈大老板娘揪着他的耳朵,说什么你自己风光过了就不准备管咱们战队的死活啦?你对得起那些大把撒钱的赞助商吗?

赞助商愿意出钱,安心等着收不就行了,陈果做人就是太实诚,叶修一边摇头一边叹气。

十一赛季常规赛进行到一半,正是各个战队疯狂抢分的时候,叶修却要求老板给他休半个月假。他想得很好,这周六晚客场对完微草,完了之后直飞G市,下周主场对贺武不怎么需要担心,再下周则客场对蓝雨,比完赛和战队一起回H市。

他看过赛程表,刚好这周六蓝雨客场对皇风,比完说不定还能顺便和他们搭伴去G市,刷刷好感度,到时候追媳妇多半还有用武之地。

想得是很好啊,奈何陈果哪里肯放人,一个劲追问他要去做什么,叶修闪烁其词,什么最近一心为战队,心力交瘁要去放松啊,想念G市的小吃啦之类之类的全扯出来了。他一个宅男,生活除了荣耀还是荣耀,会有这样的心思?傻瓜才信。

叶修见瞒不过,只好坦白:“老板娘啊,哥其实是去追媳妇,这么一把年纪了,再单着也不太好,你说是不是?”

陈果听后,面色剧变,踉跄着向后退两步,嘴唇轻颤,遭雷劈了似的。转身跌跌撞撞跑进训练室,气运丹田,大声吼道:“叶修要恋爱啦,叶修要去追媳妇啦!”

叶修扶额,就知道不该说。

方锐第一个探出脑袋,笑得很猥琐:“什么?老板娘你说真的?是谁这么倒霉被叶不修看上了?”

“不知道。”陈果摇头,“反正在蓝雨。”

“蓝雨!?”方锐惊讶,“那不是和尚庙么?”

“谁说一定要是女人了。”苏沐橙凉凉地插进来一句。

“噢——”方锐恍然大悟,点开职业选手群,爆手速发出一条消息。

[叶不修是死基佬!心上人在蓝雨!你们说说是谁!]

一石激起千层浪,职业选手群一下子炸开锅,有嘲讽的,有祝福的,有分析猜测的,有打赌下注的,有约战竞技场的。

一排消息刷过来,有说是喻文州的,这还算正常。也有说是徐景熙或是郑轩的,徐景熙无辜躺枪,直呼大神饶命,郑轩则刷了满屏的压力山大,更有甚者对于叶修是否是恋童癖做了种种分析和论证,非说叶修喜欢的是卢翰文。

喻文州看不下去了,让那帮胡闹的人适可而止,又把卢翰文抓去好好训练。祖国未来的花朵哪经得起猥琐大叔们这般调戏?

蓝雨众人中,中枪最多的还要数黄少天,他和叶修关系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戴妍绮在群里丢了个叶黄JQ全方位解析贴,群里沉默片刻,纷纷刷起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把黄少天气得吐血。剑圣的手速无用武之地,毕竟手速再快,也跟不上职业选手×N同时刷屏的速度。

叶修也点进那个帖子看了看,从头扫到尾,感叹现在妹子们的脑洞真是太强大了,他都要相信自己喜欢黄少天了。再刷开微博,就见消息提示以几何水平不断上涨,朝下翻了翻,立刻明白原因了。

在职业选手群深深感到对牛弹琴的黄少天发了条微博:

蓝雨-黄少天V:我告诉你们,给我听清楚了,我和那个叶不修一点关系也没有,TMD微博字数限制真麻烦,你们看我长微博!看了就知道那个JQ贴是怎么回事了!哼,叶修这个脸T注定孤独终生,本剑圣会喜欢他?笑话!@兴欣-叶修V

职业选手们纷纷转发:

虚空-李迅V:队长,副队!?∑//虚空-吴羽策V:贵乱。//虚空-李轩V:贵圈真乱。//虚空-李迅V:啧啧,我的八卦嗅觉出问题了吗,一直以为喻队和黄少有一腿来着。//雷霆-戴妍绮V:这是炸毛了啊,妥妥的,叶神快哄哄@兴欣-叶修V//蓝雨-黄少天V:我告诉你们,给我听清楚了,我和那个叶不修一点关系也没有,TMD微博字数限制真麻烦,你们看我长微博!看了就知道那个JQ贴是怎么回事了!哼,叶修这个脸T注定孤独终生,本剑圣会喜欢他?笑话!@兴欣-叶修V

轮回-吴启V:副队你要不要这么嘲讽!?翔翔很受伤的!//轮回-江波涛V:呵呵,谨代表轮回全员献上诚挚祝福,愿二位百年好合,早生贵子。顺带右边,都有人喜欢你了,当然也有人喜欢前辈咯^-^//轮回-孙翔:叶不修那种人也有人喜欢!?//轮回-杜明:队长手速还是那么快啊w//轮回-周泽楷:好。//蓝雨-黄少天V:我告诉你们,给我听清楚了,我和那个叶不修一点关系也没有,TMD微博字数限制真麻烦,你们看我长微博!看了就知道那个JQ贴是怎么回事了!哼,叶修这个脸T注定孤独终生,本剑圣会喜欢他?笑话!@兴欣-叶修V

百花-于锋V:我离开的日子里都发生了什么?//蓝雨-郑轩V:右边+1压力山大压力山大。//蓝雨-徐景熙V:王队你……置我们蓝雨正副队联盟于何地?//蓝雨-卢翰文V:小别哥哥,红鸾星动是什么意思?//微草-刘小别V:队长你…- -|||//微草-王杰希V:最近夜观天象,发现叶修和黄少天有红鸾星动的迹象。//蓝雨-黄少天V:我告诉你们,给我听清楚了,我和那个叶不修一点关系也没有,TMD微博字数限制真麻烦,你们看我长微博!看了就知道那个JQ贴是怎么回事了!哼,叶修这个脸T注定孤独终生,本剑圣会喜欢他?笑话!@兴欣-叶修V

 

……解释好像完全没有起到作用啊,黄少天表示他真的很心塞。

叶修怎么样都好,那帮人爱怎么传就怎么传吧,他关心的是喻文州的想法……不会真以为他和叶修有一腿吧?

悄悄别过头,就见蓝雨的队长正在专注地做常规练习,侧脸的线条柔和,却又透出几分如磐石般无可撼动的坚毅。

正是这种丝毫不为所动的姿态让他感到不安——黄少天喜欢喻文州,自恋(划掉(自信如他,觉得他们是世界上最配的两个人,蓝雨的基石与斩断来敌的利剑,明明这么配!那帮人是眼瞎了吗!叶黄到底是什么鬼,怎么着也该是黄叶啊!(划掉

恋爱中的人总会犯怂,哪怕有1%的不确定性,黄少天也愿意等待。毕竟,他可是联盟最成功的机会主义者。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不关叶不修的事。

 

蓝河看着不停刷上首页的微博,心情复杂。

他想说叶修追个人怎么能追成这样?搞得沸沸扬扬,所有人都知道了,在不确定对方态度的情况下穷追猛打,弄不好连朋友都做不成。看吧,人黄少都急着和他撇清关系了!

蓝河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也知道爱情这件事呢,是需要循序渐进,温水煮青蛙的,是需要日积月累铺垫的。

就像……就像他对叶修的崇拜慢慢变质成喜欢。

想到这里,蓝河怔了一下。

为什么要拿自己的标准来衡量叶修和黄少天?

第十区发生的点点滴滴促成这份难以言说的感情。然而那段对他来说痛并快乐着的时光,对于叶修来说多半是索然无味的。公会之间的勾心斗角,收集材料,筹备战队这些幕后工作不适合他,那个人生来就该是站在聚光灯下的,做什么都轰轰烈烈,像一阵飓风,来去自如,将别人的生活搅得一团糟。走了就是走了,不要妄想去抓住。

黄少天也是站在聚光灯下的人,两个耀眼无比的人,理所应当在一起。

 

和他们不一样啊……蓝河觉得胸口有些闷。他打开私聊窗口,准备以朋友的立场鼓励一下大神,这次不行,那就下次再来。叶修聚聚是谁啊,拉着草根队伍直接杀入联盟夺冠的人,相比起来,追个对象还不是小菜一碟。

 

“叶神,微博上的事我都看到了。”

收到这条消息的叶修只觉得心惊肉跳,莫名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

转念一想,心下又漫起一丝苦涩。

蓝河喜欢黄少天,现在人人都在说叶修和黄少天是一对,即使只是一个恶劣的玩笑。

他知道,蓝河再怎么好脾气,也不会将这件事一笑置之。

毕竟,喜欢的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出去的。

 

#3

“怎么?小蓝有何感想?”消息发出去时,叶修的指尖有点颤。

蓝河考虑半晌,决定还是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回道:“说实话,挺不靠谱的。”

看吧看吧,果然不高兴了,叶修撇嘴,同时又有些庆幸,如此坦率地苛责,话语没有带上疏离和敌意,正说明蓝河的心胸比他想象的还要宽阔,一点也没有因为话唠的事和他怄气。

蓝河把他当真哥们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为了区区话唠怄气,不合算。

当然……黄少天不是女人,叶修也不想和蓝河当兄弟。

 

 “蓝河大大说说应该怎么做?”认为自己开了一个显而易见,并且无伤大雅玩笑的叶修,带着些刻意的轻浮语气问。他当然不会知道,蓝河全然没有意识到那条被疯狂转发的微博以及高呼“叶黄王道”的众多腐女们是恶劣的玩笑,是来自全联盟对脸T大神的恶意,而黄少天只是无辜躺枪。

叶修不是真心求教,可蓝河不这么想啊,他一看这话,就觉得大神是受挫了,破罐子破摔想找他帮忙,简单的鼓励没有丝毫用处,略一思索,他便认认真真地敲出一段回复。

“这个月上映的漫X大片考虑一下,街边撸串记得多点烤鸡胗,果汁选带汽的奇异果口味。”大神,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这什么鬼?叶修把这句话前前后后读几遍,想起来蓝桥春雪的微博有一条是和公会的人出去撸串,蓝河拍了张照传上来,上面好像就是一整盘的烤鸡胗来着?可惜那条微博没有配字,只有一个表情符号。是啥表情来着……年代太过久远,不大记得清了……反正这种细节也不重要。

所以说这是蓝河喜欢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喜欢黄少天的蓝河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百思不得其解的叶修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总之到G市之后就约小剑客出来看电影好了。

这时,蓝河又发来一句话:“加油大神,去年都带着兴欣都夺冠了,今年也会继续创造奇迹(追到黄少)的。世上没有你做不到的事。”

……不是蓝雨死忠粉么?为什么要祝兴欣今年继续夺冠?——by迷惑不解的叶修。

叶修愣愣地回了一句:“你也加油,蓝河大大也一定可以(追到偶像)。”

……可以什么?人都准备事业爱情双丰收了,他还在蓝雨基层嗑着瓜子看喜欢的人泡汉子,就跟看戏的人永远没法走进戏里一样。——by心塞成狗的蓝河。

 

所谓的祝愿,也不过都是言不由衷的客套而已。

 

“周末哥去G市玩,蓝河大大做一下地陪?”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僵,叶修重又点起一根烟,生硬地转换话题。

“战队没事么?”蓝河问,虽然还没到赛季最关键的时刻,但兴欣这一赛季的积分好像还没进过前八?

“反正哥在战队除了做摆设,给他们吃定心丸,也就只能天天抢boss了,哥都准备放弃这半个月的野图了,蓝河大大就不能抽点时间出来?”

靠!说起这茬就来气,是谁前不久刚承诺过一个月不碰蓝溪阁的boss来着?欺负人也不带这样的啊!蓝河无语问苍天,想说你要地陪那去找喻队和黄少啊!找我干啥!

……可是战队每日的常规训练不能耽误,为了公会,为了战队,他硬着头皮也得上,不然,这尊大神又不知道要搞出什么幺蛾子来。十区的惨痛经历告诉他,大神永远都是要供着的。

况且……他也蛮想见到叶修的,就当是在叶修追到黄少天之前,满足一下自己自私的愿望。

“排班有空的话,我就出来陪您老,成吗?”蓝河没有把话说太满,如果一口答应下来,万一被看出来有什么非分之想,那得多尴尬。

然而这在叶修看来,就成了不想和他出来的随口敷衍。

呵,叶修大大表示他不在意,他可是有杀手锏的人。

杀手锏的名字叫黄少天。

 

陈果准了叶修的假。

耽误人谈恋爱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况且叶修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再不找个对象也实在说不过去。

周六的常规赛第十三轮,兴欣四比六负于微草。虽说输了,大家情绪倒没有很低落,微草是传统豪门,输得也不算难看,大家发挥正常,问题暴露不少,改进起来也就方便了。况且这场比赛中,他们还攻破本赛季微草擂台赛的不败纪录,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另一边的蓝雨则九比一大胜皇风,整个队伍都欢欣鼓舞,比赛一结束,立刻横跨小半个B市,吃宵夜庆祝去了。

叶修向自家队员们交代几句,嘱咐他们下一场对贺武要好好抢分。完事后立刻拨个电话给黄少天,加入到蓝雨庆祝胜利的活动中。

他装作没看到方锐一脸的“果然是那话唠”的苍蝇叮烂腿,狗改不了吃屎的悲悯神情,到地儿后也装作没注意到喻文州看向他的复杂眼神,心安理得地蹭起烤串,还凑过去一把勾住黄少天的脖子,说:“哟,少天啊,原来你也喜欢吃鸡胗?”

“是啊,叶不修你离远点,热不热啊?”啃着烤串的黄少天话都变少了。

“哦,说起来蓝河也喜欢。”叶修心想,真不愧是铁杆粉丝,吃什么都要随偶像。

“是么,这我还真不清楚。”抢到最后一串鸡胗的黄少天满足地拍开了叶修的爪子。

“说来当初在十区多亏剑圣帮忙哈,明天去G市,哥请你好好吃一顿?”

“我靠叶不修你良心发现了!?有饭吃那当然好好好,我说你们要不要一起去蹭一顿啊,吃死这个老不修!”黄少天被吓了一跳,又立刻同意下来,好像已经忘了不久前发生的微博事件,嘴里嚼着鸡胗,含含糊糊地说。

……我天,夭寿了,队长得笑得好可怕,这他妈是修罗场啊!大神们的世界还是不要搀和的好。这是蓝雨众的内心OS,他们纷纷放下烤串,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哦,自然要除去喻文州,蓝雨的大心脏正一言不发地,淡定地,慢条斯理地吃烤串,只是周围散发的杀气让人怎么也没法忽视。

“我靠,这么不给面子,你们还能不能行了。”也就只有黄少天这样神经粗到可以跳大绳的人全无察觉,蓝雨的剑圣嘴里含着块肉,嘟嘟哝哝地说了好久,可惜没人听得懂他在说什么。

 

周日一早,蓝雨众加个兴欣场外教练直飞G市。

叶修一下飞机,就拿出问陈果借的一部老爷机,给蓝河发短信。

[哥到G市了,晚上出来吃个饭?]

蓝河刚想回复说好,那边又来了条短信。

[你偶像黄少天也在。]

这是个什么意思?蓝河愣了愣,本以为叶修是找他做地陪,结果把黄少也约出来了?他们好好的二人世界,拉上他做什么?谈恋爱还有带秘书的么?

蓝河左思右想,才算想出个合理的解释来。

叶修这是第一次和黄少约会,不清楚黄少的喜好,怕出岔子,所以带着他好在关键时刻救场。

想通的蓝河觉得自己真机智。

所以说为啥大神老把他当保姆使???

既然已经把人约到手了,那就说明二人关系更进一步了?说不定都快攻略成功了。

既然如此,作为叶修的好助攻,真朋友,这点举手之劳又怎能推辞?

[好。]

按下发送键的同时,一只手不自觉捂上心口。

再过不久,就要彻底失恋了。

 

另一边的叶修每隔几秒查一次短信,看了有十几次才收到蓝河一条简短到不行的回复,心下有些不是滋味。

有偶像的诱惑都要犹豫这么久吗?

 

 

#4

叶修是在莲香楼定的包间,出发前他特地做过攻略,把G市的老字号饭馆大致了解一遍,那些个菜谱看得他云里雾里,不由感叹中华美食果真博大精深。最后定下这一家,仅仅因为名字听起来好听,清雅,有古韵,就和“蓝桥春雪”一样装逼。

公会抢完最后一个野图boss,回过神来已经过了下班的点,紧赶慢赶蓝河还是迟到了几分钟。他在出租车上已经发短信嘱咐过叶修不用等他,谁知推开包间,就见三人分坐在小圆桌边,桌上干干净净,气氛也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连一贯话多的黄少天也在低头摆弄手机。

等等,三个人?

喻队怎么也在?

蓝河不解,不懂这是个什么状况。难道黄少谈恋爱也要带保姆?哦……所以叶修才叫他的?你们心脏真会玩,蓝河表示他完全跟不上了。

等等,说起来战队那儿好像有个正副队联盟的说法?李远和徐景熙也提到过“喻黄”之类的字眼,这么说喻队大概也是喜欢黄少的?

喻文州和叶修是情敌啊!

叶修见他进来,眼睛一亮,偏偏还要做出副懒洋洋的样子,叼着根没点燃的烟,说:“蓝河大大终于来了,我们就等着你点菜了。”

说的跟他在耍大牌似的,蓝河瞪他一眼,没有说话,又很快小心权衡起当下的状况。

小包间是六人座,兴许是为了宽敞,叶修,黄少天,喻文州三人每人之间隔了一个位置,也就是说,他要落座的话,有三个选项,每个选项都能隔开他们中的两人。

选哪个座才是最正确的?这让他彻底犯了难。

黄少天见他进来也很高兴,今天喻文州和叶修不知吃错什么药,说什么都爱答不理,兴致缺缺的,搞得他闷到不想说话了。

联盟第一大话唠怎么可能不说话,难得有个活人进来,他自然不能放过机会:“蓝河好久不见啊,公会那边挺辛苦吧,别担心改天本剑圣去帮你教训某个臭不要脸的,让他在网游里虐菜,真是越活脸皮越厚了哈,来来来快过来坐下,我们点菜,真是饿死本剑圣了,哦对了,队长是过来蹭饭的,我们一起狠狠吃,吃穷这个叶不修!”

其实喻文州提出要过来时,叶修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有蓝雨队长帮他带走电灯泡,何乐而不为呢。

直到蓝河进来,他才察觉到不对,喻文州和蓝河这是……名义上的情敌关系啊!小剑客哪儿斗得过大心脏?叶修觉得蓝河应当过来坐在他和黄少天中间,这才是最安全的选择。

蓝河何尝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呢?刚刚进来的那一会,他就意识到气氛这么沉重,这特么是修罗场的节奏!万一喻队和叶不修一言不合发展成真人PK怎么办???

咳咳咳,虽说喻队这么英明神武,睿智无双,是不会和叶不修计较的,这样的担心实在太多余,但他就是忍不住担心啊!

出事一定要护好蓝河/出事一定要拉住叶修。这是二人此时的内心OS。

蓝河踏着小碎步准备在喻文州和叶修之间坐下,然而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叶修叫他来是干嘛的?打助攻啊!又不是拉架!作为一个好助攻的基本素质是什么?是帮叶修扫除所有可能的障碍啊!

现在叶修的障碍是什么?不就是他们喻队么……

蓝河一咬牙,脚下一拐,最终竟是在喻文州和黄少天之间坐下了。

对不起了,喻队,您英明神武,睿智无双,不愁没人喜欢,但叶不修就……不行啊!

喻文州脸上的笑容僵住了,黄少天按手机的手指也顿了顿,叶修更是手中捧着的菜单直接啪一声掉在玻璃台上。

蓝河全然没有发觉三人因为他惊世骇俗的举动而愈发怪异的表情,不安地扭了扭屁股,换了个舒适而得体的姿势,嘴角扯出一抹怎么看怎么勉强的笑容,说:“我们点菜吧?”

叶修的表情绷得紧紧的,他不明白蓝河为什么这么排斥他,为了避过自己竟然做出隔开自家正副队长的事。

他沉着脸把菜单递给蓝河,说:“你点。”

“哎?”蓝河下意识就要拒绝,他想不是应该给黄少点么?然而一抬眼,望进叶修沉如深潭的眸子,便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了,只得接过菜单细细阅读起来。

兴许是不想献殷勤献得太明显,蓝河想,交给他点其实也没差,他清楚自己偶像所有喜欢的菜色,能百分百保证黄少天这顿饭吃得开心满意。

蓝河很快定下一串菜名,对服务员一一报出,叶修则默默记在心里,给这些古怪的菜肴打上蓝河最爱的标签,点到最后一样时,蓝河停顿几秒,才说:“鸳鸯肠粉。”然后就迅速将菜单叠好,礼貌地笑笑,交还给服务员。

前面点的都是黄少天爱吃的菜,最后一样则出于私心,是他自己爱吃的。

刚点完菜,黄少天就一把勾住蓝河的脖子,赞道:“小蓝,你很有品嘛!”

另一边的喻文州表情愈发怪异起来——他是另一个清楚知道黄少天口味的人。

没有明白其中玄机的叶修则已经自顾自琢磨起如何用美食绑住小剑客的心了。

 

饭桌上的四人各怀鬼胎,诡异的气氛贯穿全程。

好在有黄少天在,又有蓝河这个乐意给他捧场的人在,面上看来倒也和乐融融,后来叶修又展示自己壕力似的,大手一挥,多叫来几样菜,把他们吃得肚皮圆滚滚的也没吃完。

“队长,我们打包回去给郑轩他们当宵夜吧?”黄少天靠在椅背上,隔着蓝河对喻文州招呼。

“好主意,不知道前辈愿不愿意。”喻文州也靠在椅背上。

蓝河则极尽所能将身体向前靠,胸口都要贴上盘子了,除了埋头吃饭也不知道干啥了,哪怕他已经吃到快吐了。

他想,自己选这个位置大概是错误的,还是太傻太天真了——凭他一个人根本隔不开蓝雨情比金坚的正副队啊,别说他一条蓝河,估计一条马里亚纳海沟都不行。

话说叶修也不争气点,一直对黄少爱答不理的,还准不准备好好追人了?现在怎么看都是喻队占优啊!

叶修拿着根牙签剔牙,眯起眼睛,表情餍足地欣赏蓝河奇异的坐姿,说:“你们打包随意。”

黄少天小声欢呼了下,乐呵呵地想象郑轩徐景熙他们抱着自己大腿,喊“剑圣大大英明”的模样,接着他又想到什么似的,问:“叶不修,这么晚了你一会打算去哪?”

叶修慢条斯理地剔完牙,看向蓝河,说:“不知道啊,蓝河大大有没有兴趣收留一晚?”

被点到名的蓝河猝不及防,一口汤呛在喉咙里,咳个不停,黄少天连忙帮他顺气。他想叶修这又是在搞哪出?想用这种方法让黄少吃醋?老掉牙不说,现在用这招还不太合适吧!荣耀战术大师谈起恋爱来怎么这么没脑子!

他倒是想配合啊,但是……

“不行。”缓过劲来的蓝河义正言辞地拒绝。

要不要这么干脆?明明是意料之中的事,叶修还是心塞了一下,勉强稳住笑容,问:“为什么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蓝河梗着脖子誓死不从。

叶修沉默了,修长好看的指节一下下敲打桌面,发出有节奏的哒哒声,喻文州和黄少天正忙着打包,没空理他,蓝河则如坐针毡,如芒在背,只想快点结账离开这里。

过了好一会,叶修忽然恍然大悟般“哦”一声,说:“是不是因为你家里贴满那话唠的等身海报,所以不好意思了?脑残粉嘛,哥又不是没遇到过,能理解的。”

这话说的有几分讽刺,在场的只有喻文州听出来了。

“黄少不是话唠。”蓝河痛苦扶额,到这关头还不忘给偶像辩解。

还真给这个修成精的大神说中了。夜雨声烦的海报没有到贴满屋子的地步,也就是正门后贴了一张,各色手办倒收集了一柜子,还是特地订购的玻璃展示柜。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各个赛季的限量版都有,当然,君莫笑也有,甚至第八赛季以前的一叶之秋也给他高价弄回来一两尊。

这还不是最耻的,最耻的是,他的房间门后贴了一张叶修的等身海报。这要是被叶修本人看见,会怎么嘲笑他这个没节操的蓝雨粉?

贴在房间里也是怕被来家里做客的G市本地荣耀粉看见,同时还存有一点点瞻仰大神尊容入睡的小私心。

这么羞耻的事……

“反正就是不行。”蓝河的声音带上几分虚弱,毫无刚刚的气势,也不反对叶修的猜测,显然是默认了。

叶修又是笑,虽然他真的真的很心塞,粉到这份上已经是变态级别了吧。

黄少天不这么觉得,蓝雨的剑圣抱着自家粉丝蹭来蹭去,叽里呱啦说了一堆,无非是小蓝真有眼光哈哈哈,本剑圣是不是特别帅一类的,没有意识到自家队长的脸不是一点半点的黑。

“哥说笑的。”叶修等这两人分开,才慢悠悠地开口,“早定好宾馆了,就在你们战队附近,估计小蓝你住的也不远,过会陪我走一程总没问题吧。”

蓝河点头,心想今天这战况真够遭的,一会有必要开个反省会,好改日再战。

2015/07/03 一次修改。

评论 ( 34 )
热度 ( 648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