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溯洄 20

我决定给龙套妹子按个正经的名字,叫喻靖妍,因为这一章她的戏份实在太多了,多得不忍直视,放心真的是助攻,后面就不怎么出现了。

考虑到很多人大概都没看叶蓝番外就稍微解释一下,当年这妹子招亲,叶修觉得是混进皇宫的好机会,就硬要小周去,小周被他坑了,后来叶修不仅达到目的心法到手,还勾搭上小蓝……太心脏了_(:зゝ∠)_另,妹子是太后硬要她儿子认的,不关喻队的事哈(。)

觉得这章放出来就没人爱我了(放心本来就没有。前文戳我:目录。


20

喻靖妍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扫来扫去,心下不知是什么滋味。

周泽楷低头喝茶,不与她对视,孙翔抬头望天,抱着手臂,一脸的状况外。

此二人关系不简单。她想到片刻前在长春殿外的鱼藻池边发现他们时的情形——浑身湿透,紧紧抱在一起,实在有伤风化。

她虽只在五年前同周泽楷处过短短几天,可也知道,这个不善言辞的男人不会将情绪写在脸上,五年后再见,那人面上的庆幸与欣喜却好似要溢出来,简直不像一个人。

让他如此的,正是这个坐在一边,眉眼间尽是倨傲的好看男人。

“喻靖妍。”她将下巴扬得老高,不需要说明什么身份,撇开那些乱七八糟的名号,她也是个足够自信,甚至说自视甚高的人。

“孙翔。”孙翔的下巴扬得和她一样高,从头至尾就没拿正眼瞧过她。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用在这里好像不太对,平心而论,喻靖妍其实没有多喜欢周泽楷,当年还觉得他是个哑巴,犹豫要不要嫁来着,要不是后来看他箭法实在好得没话说,大概早就跑去和太后闹退货了。

然而,这是争一口气的事,要知道当年她在龙渊阁前摆场子,寻了个玉面郎君回去做夫君的事,在京城可是被传唱一时的佳话。当朝皇帝的义妹没几天就被抛弃?让她掩面何存!尤其是他周泽楷居然宁可和一个男人搞得不清不楚也不愿意当驸马!

“周泽楷,你准备什么时候和我成亲?”喻靖妍柳眉拧起,一边问,一边斜着眼睛观察孙翔的神色。

果不其然,孙翔的瞳孔骤然收缩,表情变得很是精彩,抬起脑袋看看她又看看周泽楷,一脸的你们这对狗男女,那委屈的样子让她很受用。

然而周泽楷接下来的一句话又让她面色一下子阴沉了。

“不能成亲。”

孙翔闻言松下一口气,却又立即换上满脸的戒备,扭过头去恶狠狠地瞪喻靖妍,好似一头地盘被侵犯的小狮子。

“五年前可是你自己来了龙渊阁的,悔婚?还是不是个男人了?”喻靖妍竟比她皇兄还多几分江湖气,芊芊素手一拍桌子,声音抬高几分,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周泽楷想说,当年根本不是他要来的,他是受人所迫,那天在场还被人点了穴,花箭飞过来的时候连躲都没机会躲。

但不管找什么理由,悔婚就是悔婚。

“抱歉。”周泽楷诚恳地说,他将头低下几分,几丝额发落下,教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这还真是奇了怪了,你未娶我未嫁,我长得也不难看,怎么就不行了?”喻靖妍表示她还真不信这个邪了。

周泽楷张张嘴,想说当年的事只是意外,他们两个不合适,他一直以来的愿望都是觅得有缘人,这样赶鸭子上架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可说什么又都像借口,说到底他不愿意成亲的缘由恐怕是……

“你有心上人了?”喻靖妍正说出他心中所想,周泽楷连忙点头。

“是谁?”喻靖妍继续追问,虽说答案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可她就是要听周泽楷亲口说出来。

周泽楷犹豫了,下意识想要转头去看孙翔,却又硬生生止住动作。

他在今日之前并没有意识到孙翔之于自己是不同寻常的存在,他只隐约觉得对这个一身傲气,却又纯粹善良的小少爷,除去欣赏之外,还怀有一些更深更热切的渴慕,直到方才在藏宝阁内命悬一线,才明白过来。

可他不确信孙翔是如何想的,如果他贸然承认自己喜欢孙翔,孙翔还会不会待他如初,会不会干脆一甩袖子,离他而去。

孙翔悄悄将眼珠朝周泽楷那儿转,借着余光观察周泽楷的神色,心下的忐忑不安全写在脸上,可惜周泽楷微微垂头,好似在思索什么,没有看他。

喻靖妍审视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扫来扫去,将他们的反应尽收眼底。等了半晌也没收到回答,便冷笑一声,道:“怎么?说不出来?周泽楷你可别糊弄我。”

周泽楷摇头,他没有糊弄人,他是真有心上人。

“那你倒是说啊。”喻靖妍挑眉。

一边的孙翔先按捺不住了,他一咬牙,面上带着某种决断,怒道:“你怎么这么烦,周泽楷的心上人?给我看好了!”

说罢竟一把掰过周泽楷的肩膀,捏住他的下巴,不由分说亲了上去。

孙翔不会接吻,毫无章法地啃咬舔舐周泽楷的唇瓣,试图将舌头伸进去,他吻得很认真用力。周泽楷愣了一会,有些不懂这样的发展,可他一点也不讨厌这感觉,很快便主动配合起这个吻,二人舌尖交缠,津液交换,吻得动情且忘我,分开时嘴角牵出条银丝,面上都是红彤彤的,带着些羞涩,又带着些满足。

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这样的方式明白了彼此的心意。

在一边的喻靖妍看得面色一阵红一阵白的。

她原本是打算好的,若周泽楷坦白说出自己的心上人,她便不再追究,放他们出宫,从此一拍两散。但孙翔这样好似示威与宣布所有权的行为再次激怒了她。

“呵呵。”喻靖妍冷笑,侧过头看向站在一边的婢女,问,“你刚刚看到什么了。”

那婢女自是没有见过这断袖之事的,面色惨白,什么也不说,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站着做什么,去拿一坛酒来,给未来的驸马洗洗嘴,我可不喜欢脏东西。”喻靖妍又一拍桌子,清秀好看的眉眼间尽是冷峻与轻蔑。

“你!”孙翔气结,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如此泼妇。

“周泽楷。”喻靖妍不理他,一双桃花眼冷冷地盯着周泽楷,“四年前偷蓝白晶的贼人从鱼藻池中逃出,正被我撞见,我见那人的身形便知根本不是你,你若愿做我夫婿,我便帮你作证,到时,你就是皇亲国戚,天下再无人敢找你麻烦。”

这个条件太过诱人,孙翔面色微沉,他自然也是希望周泽楷洗刷冤屈的。不知这婆娘是怎么想的,看她也不像多喜欢周泽楷的样子,为争一口气竟能做到这个份上。

周泽楷没有迟疑地摇头,笑了笑,道:“不用。”

他替叶修担下骂名,说是心甘情愿那绝不可能。但叶修有恩于他,况且他知道叶修这么做自有迫不得已的缘由,不论是苏沐秋的亡故,还是轮回师尊的暴毙,亦或是他体内的奇毒,都与嘉世山庄脱不了干系,他们的目标本就一致,不论是在道义上,还是在情理上,周泽楷都没有理由拧着他的意思来。

婢女抱来一坛新酿的果子酒,置于矮几之上,便战战兢兢地退出去了。

酒坛并不很大,刚够三个人喝。

“你今日是打定主意了?”喻靖妍掀开封盖,清冽甘甜的酒香霎时飘散开来,竟是吴县城里兴欣酒馆的梨花春,“行断袖之事,和男人过一辈子?”

周泽楷缓缓点头,他嘴上功夫不利索,可决心已通过浓黑色的眼瞳清楚地流泻出来。

“呵呵,真真是好得很呐。”喻靖妍怒极反笑,她忽然从袖中掏出一个纸包,打开抖了抖,将其中的白色粉末尽数倒进那坛梨花春。

“周泽楷,你不是能耐么,那你倒是喝了这个啊,喝掉之后欲火焚身,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办,看看他能不能帮上你。”说罢眼睛一斜,看向孙翔,眉眼间尽是挑衅。

周泽楷眉头微蹙,他不明白一个女孩子家怎么会随身带着这种东西。平心而论,他其实没有很讨厌喻靖妍,这姑娘不似她皇兄,是个绵里藏针的笑面虎,性子反倒是直得很,脑子里没有那些弯弯绕绕的东西,同时为人刚烈,认定的事不好改变,正因为此才十分难缠。

喻文州虽待人温和宽厚,想来也不是不讲规矩的人,即使没有血缘,也不会放任这个义妹为所欲为。

他想要阻止喻靖妍误入歧途,劝她早日找个好人家嫁了,但他没有立场管这事,也不知从何管起。

更何况,他现在自身难保。

喻靖妍见他迟迟不肯动作,催促道:“怎么?不敢了?今日你若是不喝,我就不放你们走。”

周泽楷叹气,他自然不是不敢喝,那种东西和他体内的剧毒比起来算是小巫见大巫,用内力便能轻松逼出体外,喝了不会有事。只是……

他忍不住再次叹出一口气,伸手探向那酒坛,哪知一边的孙翔较他抢先一步,抢过酒坛,捧起来就对着嘴猛灌,透明的酒液淌过嘴角,划过他尖削的下巴,在白皙的脖颈留下一道水渍,渗入衣襟。

孙翔将脖子仰起,直至喝干最后一滴酒液,手上一个不稳,酒坛在地上摔了个粉碎,身体也歪歪斜斜的就要倒下,周泽楷心下一紧,慌忙接住。

还真是名副其实的一杯倒。

这人总是如此,不与他商量,不按常理行事,让他胆战心惊。

喻靖妍呆呆地瞪着一双桃花眼,听到酒坛破裂的巨响才如梦初醒般浑身一震,她想说些什么,可此时她已是真正的无话可说,周泽楷坚决的态度,孙翔接二连三不假思索的极端举动,都在告诉她,这两个人是来真的。

她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只不过要她认什么死理实在太难,偏偏今日这两人就做到了。

面上阴晴不定好一会,喻靖妍想自己是该说句抱歉呢,还是该直接把他们轰走,眼不见为净。

 

好在这时,蓝河不顾婢女阻拦急匆匆地闯进来,这才将尴尬化解。

蓝河在宫中搜寻多时无果,忽然想起四年前叶修浑身是水跑来见他,啧啧感叹了一句:多时不见,你义姊又凶悍不少,我看她和黄少天倒是般配得很,整日吵吵闹闹一对欢喜冤家,怎么就没对上眼,还偏偏对小周那木头念念不忘。

那时候蓝河还嫌他多嘴来着,后来倒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此刻想来,叶修多半是从藏宝阁里逃出来后就碰上喻靖妍的。他便打算来长春殿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给碰上了。

早料到彪悍如喻靖妍是不会让周泽楷和孙翔好过的,哪知做足心理准备闯进来,眼前这诡异的一幕还是让他愣住了。

孙翔靠在周泽楷身上呼呼大睡,周泽楷则努力调整到一个合适的姿势,将他揽进怀里。

至于他的义姊?

脸黑得跟煤渣似的,坐在那儿一言不发,也不知在考虑什么。

------

翔翔被下药了,终于可以肉了,于是我去卡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卡出来_(:зゝ∠)_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