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昊翔】Green eyes

R18一锅昊翔肉。po人生第二次炖肉,不香不退钱xxx其实标题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啦

调酒师paro给 @孙翔 的点文,采访一下习习看自己被按在台球桌上干是什么感觉

全文戳不老歌。


绿眼睛


有句话说,一名调酒师不仅要会调酒,还要会调情。

呼啸酒吧的唐昊自认为不是一个会调情的人。他眼角上挑,眼窝深邃,鼻梁高挺,一张俊脸棱角分明,薄薄的嘴唇总是抿成一条线,不苟言笑的样子,朝吧台一站,抱着个手臂,眉眼间尽是戾气。

可呼啸酒吧从来不愁没生意。

因为唐昊调酒的手艺实在很好,一手花式调酒总叫人移不开视线,再加上他们酒吧还有一名帅哥酒保,名叫孙翔。

最近呼啸酒吧开发了新的经营模式,这让唐昊很是不爽。

 

30毫升金色朗姆酒,25毫升绿色甜瓜利口酒,45毫升菠萝汗,15毫升椰汁,15毫升柳橙汁。唐昊的手又快又稳,他将数十种鸡尾酒的调配方式烂熟于心,因此他调得很快,快中带着优雅。客人每报出一种鸡尾酒的名字,他身体的反应往往快过大脑,总能第一时间在吧台数以千计的酒瓶中找出最合适的基酒,再将剩余的材料以同样的效率用量杯一一倒入调酒器。

量杯对于他来说或许只是摆设,唐昊倾倒酒瓶的动作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不需要低头注意刻度,便倒得一滴不多也一滴不少。

调酒是一件需要手感的事,他已经用全身心去记住了那种感觉。

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指甲被修剪得整整齐齐,唐昊的神情认真而专注,他将最后一种材料加入调酒器,握着金属器皿摇晃起来,配合着酒吧节奏感强烈的音乐,连这一简单的动作都被他演绎得像是一支有力的舞蹈。约莫二十秒过后,他将混合完毕的酒液通过滤冰器倒入杯中,再动作娴熟地将之朝吧台另一边一推。

“您要的绿眼睛。”唐昊的唇角微微上挑,勾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这让他整个人都柔和不少,虽然不会调情,基本的服务还是要做到位的。

长发美女一边道谢一边接过酒杯,对他甜甜一笑,便踩着高跟鞋向球桌去了。

绿眼睛并不是最流行的一款鸡尾酒,在呼啸酒吧却是最受欢迎的,要问原因,还得归咎于他们酒吧开发出的全新“经营模式”。

这不,和吧台遥遥相对的球桌那儿发出的欢呼声正一浪高过一浪。

孙翔作为酒保,技术不怎么行,所以调酒工作一般都由唐昊负责,他只要端茶送水就行了。酒吧是仿照英式的,呼啸老板买了张斯诺克球桌放起来,只不过没什么人会打这种复杂的障碍台球,因而一直被闲置,直到有一天晚上,几位客人说要租用球桌,唐昊才把那两根几乎没怎么用过的台球杆交出去。

孙翔一看,手痒了,跑去和客人切磋几局,这才让老板发现,原来这小子还是有一技之长的。没错,孙翔斯诺克打得特别好,那天晚上简直让酒吧里的妹子们尖叫连连。

从此以后,孙翔就被准许在工作时间打斯诺克,酒吧里的斯诺克球桌简直成了他单人秀场的舞台,也因为这样,呼啸酒吧聚集的女性客人越来越多了。

打台球也是一件非常消耗体力的事,某天,孙翔清完台,正满足地抹一抹额头渗出的细密汗珠,立刻就有妹子端着酒杯上去要请他喝。孙翔不喜欢喝酒,酒量也不好,但他确实很渴,抬眼淡淡扫视一圈,就见一妹子手中端着一杯绿莹莹的东西,晶莹剔透的,很好看,便接过来喝了,那杯鸡尾酒正是唐昊调的绿眼睛,只喝过一次,孙翔就爱上了。

绿眼睛的度数的不高,喝起来清甜爽口,冰冰凉凉的很是解渴,于是常来呼啸酒吧的女顾客们都知道了,帅哥酒保喜欢喝绿眼睛!要给帅哥留下好印象的话,那就要点绿眼睛!

唐昊冷笑,绿眼睛这种低度数的冰镇甜酒适合女性饮用,孙翔居然如此中意,实在是太怂了。每次唐昊拿这茬取笑孙翔,孙翔都嘴硬地争辩:“又不是我点的,妹子们要给我喝我有什么办法!”

呵呵,也就他还迟钝的不知道为什么妹子们都喝绿眼睛。

所以,等孙翔想要换个口味时,却无比惆怅地发现,围上来的妹子们手里拿的清一色都是那种绿莹莹的东西。

算了算了,反正这玩意也挺好喝,确切地说,唐昊调给他的每一种酒,他都觉得好喝。

孙翔打得不错,用一百分冒点头的成绩清台,立刻就有一个妹子凑过来递上酒杯。孙翔抬眼朝她笑了笑,干净纯粹的笑容让妹子的心脏颤颤的,整个人不太好。

唐昊正往调酒器里加冰块,看到这一幕,手中一使力,就把冰块嵌成两瓣了。啧,那女人,恶心不恶心,明明自己都喝过了,还要再给那二货喝,两个人差一点点就间接接吻了好吗!

唐昊臭着一张脸将调好的鸡尾酒倒入酒杯,坐在吧台的赵宇哲都快哭了。今天昊哥的气场还是那么可怕,还有他点的明明是那种酸酸苦苦的红眼睛,为什么昊哥要调一杯血腥玛丽给他……血腥玛丽也就算了,昊哥又是为什么自己把刚调好的酒一口喝了,平时不是一直告诉他们鸡尾酒是需要慢慢品的嘛?

这时候该来的客人都来了,该走的客人也都走了,吧台这里冷冷清清的,所有人都被吸引到球桌那儿去了,谁让孙翔长得帅呢,这个看脸的世界。其实唐昊长得也不赖,只是他没有孙翔会调情,这么说也不全对,孙翔调起情来都是无意识的,这本事像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每个意图单纯的动作都能被他弄得色气满满,也不知道能不能算是“会调情”。

唐昊连调酒的兴致也没了,他现在只想把孙翔按倒操一顿。他满脸不耐地倒了杯兑水威士忌给赵宇哲,眯起眼睛看孙翔开球。

孙翔打球的样子很迷人,琥珀色的眼睛反射着酒吧里昏暗暧昧的灯光,亮亮的,满是专注,棱角分明的五官也被印得明暗交错,他用三根修长的手指支撑住球杆前端,身体弓起,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弓箭,修身的白衬衫与黑马甲勾勒出紧实的腰线。

孙翔的球风和他的为人一样直接爽利,偶尔也会不必要地炫个技,拉杆,跳球,香蕉球这些技巧用起来毫无压力,不过他还是更喜欢用最为快狠准的方式将球击打进洞,他击球的速度很快,频繁的走位让人眼花缭乱,常常上一球还未进洞,他便寻好下一个击球目标了,孙翔总是那么自信,状态好的话,他能打出单杆过百的成绩来,这已经接近职业水准了。

看孙翔打球永远也不会腻,至少唐昊是这么觉得的。

呼啸的调酒师忽然觉得下身的小伙伴有些不老实,他有点难堪,还好周围没什么人,唐昊低声骂了句“操”,迅速调好一杯冰冻蓝色玛格丽特给自己冷静一下。

等着,一会下班一定要干个爽。

+++++++++++

 

下班已经是后半夜的事了,酒吧工作者总是过得日夜颠倒。

大约三点,吧里终于没人了,打了一晚上斯诺克的孙翔仍旧意犹未尽的样子,正拿着乔克磨球杆,那样子好像再战一百回合都不会累。

既然精力这么充沛,那就来干些属于夜晚的事吧,唐昊沉着脸,端起今天调好的最后一杯绿眼睛,走到孙翔身边。

今晚孙翔发挥很好,有一杆甚至打出120分的高分来,四周的赞叹声让他很受用,因此他得意地朝唐昊扬了扬下巴,说:“日天,来和哥干一局?”

他也只是说说而已,唐昊是不会答应的,他也没有虐菜的兴趣。

谁知唐昊欣欣然应了句“好。”

孙翔怔了怔,面前的男人喝了口手中的绿色酒液,并迅速用空着的一只手钳住他的下巴,不由分说吻上来,一时间,甜瓜的清甜与朗姆酒的馥郁芬芳充斥二人的口腔。

果真是调酒师的手,做什么都是又快又稳的。

[全文戳我]

评论 ( 34 )
热度 ( 183 )
  1. 七醉方休青枫浦 转载了此文字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