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作业借我抄抄

寒假该过完的都过完了,作业抄得爽吗?于是这是一个抄作业的梗,架空向。

咳咳咳尝试了一下才发现根本不会写蠢萌校园,难道因为离开高中太久了,好像一点也不好玩我都不好意思圈人了QwQ给 @呆萌槍王二貨翔☆來繞翔♂一周  的点文qwq

带王昊玩,虽然戏份略少,王昊群请加431749828,我们是有组织的人!

 

作业借我抄抄

 

已经是寒假最后一天,孙翔却没有写作业。

就平时表现来说,孙翔不算一个坏学生,当然也不能算是好学生。他成绩起伏不定,看来没放多少心思在学习上,偏偏头脑不错,有时候撞个大运也能冲进前十。像是体育课啦,大课间之类的,他和损友唐昊总是冲得最快的那两个,二人你追我赶,长腿一迈,带起一阵风,把讲台上的卷子也吹跑几张,让班主任老师王杰希直皱眉头。

偏偏这熊孩子除了跑得快了一点,也一直没犯什么事,不问正确率,作业也一直按时上交,所以王老师找不到机会发作。

可现在,孙翔摊上大事了!他没有写寒假作业!他仿佛已经看见王杰希瞪着一双大小眼罚他和唐昊两个人拿着灭绝星辰去扫厕所了。

说来,这都是唐昊的错,一放寒假就安利了一款名叫荣耀的游戏给他,这就算了,那傻逼挑寒假才给他卖安利,一定是居心不良,买了张账号卡,注册好账户,登入游戏就发现,唐三打在他们服务区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流氓了。

“哟,新人啊,哥罩你,别客气。”名为唐三打的角色昂着脖子走到横刀面前。

孙翔已经能想象出唐昊趾高气扬的模样,便怒喝一声:“滚。”自己跑到一边练级去了。

于是,孙翔一整个寒假都沉浸在荣耀的世界中,他家家教不严,自然也没人催他写作业。等孙翔的狂剑士在游戏里打出个不输给唐三打的名气时,寒假也已将近尾声。

 

孙翔的横刀在游戏中的名气蹿升飞快,也不是没有理由的。某次做任务途中,一个名叫一枪穿云的玩家搭了他一把手,二人便随便聊了几句,孙翔觉得这人的话简直和他们班长周泽楷一样少,可游戏技术实在酷炫,周泽楷那个乖宝宝,书呆子肯定做不到。

将游戏切入英雄榜,他才发现一枪穿云的排位十分靠前,顿时对这个闷声不响的神枪手产生些兴趣。

孙翔为了和高手找点话题,没几天就把年龄啦,身高啦,城市啦,学校啦全供出去了,就差讨论一下今天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

“呵呵。”一枪穿云一边听他胡侃,一边很是淡定地砍怪。

“……”孙翔无语,这人真是奇怪,想听的话也不给个回话,不想听的话,又每天都乐呵呵地连跨好几十级带他砍怪。

因为有好几十级的等级压制,孙翔的狂剑士等级提升很快,熟悉操作之后,他就开始和唐昊约竞技场,胜率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

一枪穿云是在整个服务器都很出名的角色,每日约战之人无数,忙得不可开交,即使每天虐菜虐到快吐了,他还是会抽点时间陪孙翔竞技场,真是太够意思了。

二人不是在副本里大杀八方,就是在竞技场战得酣畅淋漓,外人看来,他们已经成了固定组合。

这个寒假过得不可谓不圆满,不可谓不充实。

可是……作业没做啊。

寒假最后一天,孙翔和唐昊战完竞技场,孙翔无比惆怅地问:“日天,作业写了么?”

“哈哈哈哈哈。”唐三打仰天长笑三声,“一字没动。”

“呵,死猪不怕开水烫。”孙翔冷笑。

“王杰希那个妖孽已经不能拿老子怎么样了。”唐昊很是得意。

和孙翔不同,唐昊是真,一丁点也不在意学习,考试的时候连笔都懒得动,遇到会做的题也会因为计算过程太麻烦而直接跳过。

总之这货是办公室常客,孙翔甚至怀疑他是故意的,每次犯事被叫去谈心都特别开心,好像有人要给他发糖似的,久而久之也就和他们的大小眼班主任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有一次,孙翔看到唐昊从办公室回来,不知怎的,走路姿势十分奇怪,还夹着屁股,脸都白了。

他想,他还是不要管唐昊和王杰希之间的恩恩怨怨了,瘆的慌。

 

退出房间后,他点开与一枪穿云的私聊窗口。同这一个月来的每一天一样,对话框里挂着两行数字——竞技场房间号和密码。

进了房间,一枪穿云已经在等他了。孙翔今天看起来恹恹的,就位后也没急着按开始,只闷闷地说:“今天只能打一场。”

“嗯。”

“一个月来很开心,可是我明天就要开学了。”

“嗯。”

“我作业一个字都没动。”

“……”

“王大眼说没做作业的要写万字检查。”

“呃……”

“过了今天小爷我就要英勇就义了,你就再也看不到我了。”

说罢,孙翔按下PK开始键,提着重剑气势汹汹地砍过去。

 

孙翔又一次倒在一枪穿云的枪口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虽然不甘,倒也没有多大反应,如果让他早认识荣耀一个月,现在结果肯定就不一定了,想到开学后碰荣耀的时间越来越少,必定是要被这家伙甩开一大截的,心下又是一阵惆怅。

“作业……怎么办?”

正自感叹人生呢,他就听见一枪穿云在他的尸体边蹲下,很是关切地问。

孙翔思考了一下,回答:“明天早点去学校抄。”如果班上有人会来那么早的话。

“六点。”

孙翔盯着屏幕上跳出的两个字,稀里糊涂应一声,把闹钟调到五点半,抱着被子倒头就睡,灯也没关,账号卡也没拔。

另一边的一枪穿再次在私聊窗口中打下一行字,见对面没了反应,便干脆退出游戏了。

 

++++++++++++++++++++

孙翔还是第一次这么早去学校,完全没有意识到,不到七点,学校是不开门的。

对于如何从学校翻墙出来,他熟得不能再熟,他和唐昊两个人一推一拉,整个过程不要三分钟。

可是翻进去就不一样了。

绕着校园走一大圈,勉强选出一个看起来可以爬的地方,费了好大劲爬上围墙,他才意识到自己只考虑爬上来的问题,没有考虑跳下去的条件。

卧槽,要不要这么幸运E啊,墙下面怎么会有大坑,这么跳下去不得半残?要再爬下去?可是他好不容易才上来的啊!

正自纠结着,他忽然看见从晨雾中远远的跑来一个人影,刚刚爬墙的时候,他想着一大早学校也没人,于是弄出的动静有点大,这下倒把人引过来了,看着那人越走越近,孙翔觉得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尴尬得很。

横竖就是一死!眼看那人就要到近旁了,孙翔拿出炸碉堡的气魄,眼睛闭得死紧,纵身一跃。

来人大约也被他的动作吓到了,脚下步子加快不少,竟赶在最后一步把他接住了。

孙翔一米八还多的个子,分量绝对不轻,这么一扑,那人自然重心不稳,结结实实地仰面摔在地上,痛得直抽气。

把人当肉垫的孙翔慌忙爬起来,想看看是谁这么有牺牲精神。

“我靠!周泽楷!”孙翔惊,不就是那个把本该属于他的情书劈去半壁江山的班长加校草么!

周泽楷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站起来转身向教室去了,走了几步才发现孙翔没有跟上来,便又回过头疑惑地看他。

孙翔脸色阴晴不定,被那个好看到让男人嫉妒不起来的家伙一盯,只得“啧”一声,乖乖跟上去。

 

到教室后,周泽楷打开书包,献宝似的将语数外物化作业册在孙翔面前一字排开。孙翔琥珀色的眼睛大睁着,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半晌才动作僵硬地翻开那些字迹工整的作业本,嘴角勉强勾起一个弧度,说:“周泽楷,你这家伙不赖嘛。”

得了夸奖的周泽楷眼睛亮晶晶的,露出一个特别好看的笑容,长得好看的人笑起来特别有杀伤力,这话一点也不假,孙翔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

我靠,对这个抢他情书的家伙也能发花痴?孙翔郁闷,烦躁地抓一把头发,自然也没忘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什么,二话不说麻利地掀开作业本,奋笔疾书起来。

周泽楷见他专注起来的样子,也不打扰,坐到一边帮忙抄古文去了。

这人真是太够意思了,值得交朋友,一边抄,孙翔一边想。

 

冬季天亮得特别晚,六点多天色还是阴沉沉的,空气中飘散着薄薄的寒气,呼出口气也被凝成白雾,四周万籁俱寂,只有笔尖摩擦纸页的沙沙声与细微的呼吸声。过了七点,天终于一点点亮了,阳光透过结着冰霜的窗户洒进来,将教室隔成一明一暗两个部分,早起的鸟雀也发出婉转的啼鸣。

大冬天的一早来学校赶作业,也算是难得的体验了,晨间的静谧也很让人享受。

只有中二少年才懂,这时候陪在身边共患难的兄弟,绝对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美好……除去……

妈的!周泽楷这货写点证明题为什么要把过程写这么完整,跳点步骤会死啊!把改题老师当傻逼吗!?哦,好吧,他们确实是傻逼。

把数学作业抄完,孙翔怒摔圆珠笔,抄得他手都麻了好吗!

周泽楷见他甩手的样子,觉得好笑,便把座位挪过来一点,握住他的手,做起手操。

“靠。”孙翔低骂一声,周泽楷不解地抬头看他,就见孙翔已经扭过头去,只留给他一截泛红的脖颈。

做完手操,孙翔又去抄物理和化学作业,这两门选择和计算题多,没多少字,很快就搞定了,刚好这时候周泽楷也把古文抄完了。

周泽楷自觉的把英语作业承包走,孙翔则去同大头语文作业搏斗了。

抄语文作业很需要技巧,阅读理解题是分一二三四点的,往往从每一点里截半句话写下来就足够了,如果遇到特别长的问答题,也可以有选择性地跳过,被问到的话就说不会写。反正他们的语文老师张佳乐也不是爱计较这些的人。

快八点,班里的同学陆陆续续到齐了。孙翔已经把寒假作业抄得差不多,等唐昊打着哈欠在他前排坐下时,孙翔得意洋洋又故作一脸惋惜地拍拍损友的肩膀,说:“抱歉,这次我不能和你一起扫厕所了。”

唐昊朝他翻个白眼,一脸的你有病吧。

 

孙翔的语文作业还剩作文,这个不能抄。虽然只有一篇,可作文向来是孙翔最薄弱的,他已经好几次被张佳乐当着全班的面批评了,那个梳小辫的老师还在全班同学面前读他帅气的作文!说他中二病治不好了。

孙翔盯着作文题目老僧入定,离开始收作业还有一段时间,爆个手速,要写完还是绰绰有余的。

问题是他真的不知道写什么啊!!!第一次深爱的人???什么鬼啊!!!鼓励他们早恋吗!?还是要写爷爷奶奶老爸老妈啊?

……他实在做不出这种事来,要写一篇这样极尽煽情之能事的作文,他可能回去有三天都对着老爸老妈吃不下饭。

孙翔觉得好痛苦,半小时过去除去作文标题一个字也没写出来,教室里闹哄哄的,同学们都在讨论假期里的趣事,攀比收了多少压岁钱。唐昊忽然扭过头来,斜着眼睛看一眼他的作文纸,一脸戏谑地说:“怎么不写写那个一枪穿云?整个服务器都在说你俩是真爱呢。”

“什么鬼!?”孙翔闻言糊他一脸草稿纸。

坐在窗边写班级日志的周泽楷则动作一僵。

 

最终,孙翔还是没写完作文,小组长把收来的语数外物化作业井井有条地捧上讲台,又开始收作文纸,收到孙翔时,他攥着笔的手心都渗出汗来了。

“没写。”面上倒是气势不减。

“我也没写。”唐昊紧跟着接一句,扭头朝孙翔使了个难兄难弟惺惺相惜的眼色。

靠!劳资只差作文好吗!和你这种交空白作业本的才不一样!!!孙翔额角青筋直跳。

周泽楷叹口气,站起来走到语文课代表面前。

课代表是个漂亮妹子,一直对周泽楷有点意思,她正在整理作业本和作文纸,还列了个未交学生的名单。

周泽楷在她面前站定,说:“作文……收齐了。”

“没齐啊,还差孙翔唐昊呢。”语文课代表毫不意外的脸红了。

“齐了。”周泽楷无比笃定地点点头。

“嗯,齐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妹子还是跟着他点头,这意思大概就是不要把孙翔唐昊供出去吧,反正班上这么多学生,张佳乐老师神经也粗,估计是不会发现的。

周泽楷满意地朝她笑了笑,妹子顿时觉得心都要化了。

孙翔远远看见周泽楷在和课代表交头接耳,很是亲密的样子,最后还对那妹子笑了!还笑得那么好看!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他就!是!不!爽!

 

“作文……明天再交。”周泽楷走回去对他这么说道。要知道这法子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说不定张佳乐就心血来潮查人数了呢?还是明天偷偷去办公室把作文纸塞进去比较保险,反正作为班长他有的是机会去办公室。

哪知孙翔“哼”一声,扭过脖子不理他了。

周泽楷很是纳闷,他想再说些什么,可这时王杰希已经踩着正式上课的铃声进来了。

班主任兼化学老师瞪着一双大小眼,威严地扫视过全班,顿时,所有人都正襟危坐,连大气也不敢出。

哦,除了唐昊,这货还趴在桌上补觉呢。

王杰希的目光在唐昊身上停留片刻,没有说什么。紧跟着拿起那张未交作业名单表瞅了瞅,果不其然看到唐昊二字高挂各门榜单。

有唐日天这个极品T在,全班人都不用担心OT了。

王杰希连每学期例行的开场白都懒得说,只让大家好好自习,就无比亲切的把唐昊请去办公室谈人生了。

唐昊一脸的没所谓,还因为被吵了补眠而不爽地翻个白眼,特别拽,全班敢这么和班主任叫板的,只此一人。

孙翔兴致勃勃的对唐昊比了个走好不送的手势,唐昊默默回他一个中指。

等王杰希进了办公室,周泽楷远远地朝孙翔丢个纸团,准头特别好,正砸中孙翔脑门,孙翔很生气,要不是自习时间,他就把周泽楷拖出去大战三百回合了。

忿忿地展开纸条,就见上面写了短短的一句话。

[晚上七点,竞技场,约吗?]

约!等等等……约什么?这啥意思?孙翔诧异地转过脸,就见周泽楷正特别腼腆地冲着他笑,孙翔顿时觉得心脏有些不好。

 

浑浑噩噩地度过开学第一天,下课铃一打,孙翔就逃命似的朝家里奔,这不奇怪,毕竟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了,只是今天少了唐昊和他较劲。

回到家,发现昨晚自己居然没有退出荣耀账户,与一枪穿云的私聊窗口最底端静静躺着几个字。

[我是周泽楷。]

已经不是心脏不太好了,孙翔觉得他整个人都不太好。

怪不得看着一枪穿云就会想到他们沉默寡言的班长,只是他没想到周泽楷这样的好学生也会玩网游,还玩得风生水起,屌屌的。

 

……孙翔忽然觉得,知道那篇作文要写什么了。

陪他聊天,带他练级,连续一个月不间断和他战竞技场,一早赶去学校给他抄作业,帮他抄作业,还和课代表打掩护包庇他不交作业……

如果这都不算爱!?必须是真爱啊!!!

孙翔感动得泪流满面。

 

至于唐三打…………………………

那天一整个晚上都没有上线。

—end—


又是一个烂尾_(:зゝ∠)_就当卖萌嘛,虽说它不够萌

评论 ( 27 )
热度 ( 212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