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王昊】法国人,坑货。

*异国旅行paro。有种终于给我家糖糕找到婆家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死开

*呜呜呜你们吃我安利啦,吃我安利我就不叫糖糕和二翔搞在一起【呸

*咳,糖糕的很多不幸遭遇都是来自po的亲身经历,可惜po没有一个杰西卡大大。

法国人就是坑货。

唐昊拖着个行李箱从巴黎北站出来,被迎面涌来的人流撞得有点懵,他在人群中逆流而上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根本不知道该向哪个方向走。

巴黎是个可怕的城市,要知道这小小的浪漫之都连续数年的游客接待量都是稳居欧洲第一的。尤其火车站附近,更是鱼龙混杂,各色皮肤的人都有。频繁的肢体碰撞让唐昊整个人暴躁起来,他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这个人头攒动的鬼地方。

唐昊真不知道自己是造了什么孽。在英国做交换生做的好好的,临回国前也不知怎么回事就热血沸腾,迅速办好签证,搭上欧洲之星,来了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他会说的法语单词用一只手就能数过来,偏偏法国人这种生物又异常高冷,你和他们说英语,他们就一脸无辜地装听不懂,你和他们说法语,他们就一脸鄙夷地嘲笑你说得烂。

人多,小偷强盗自然就多,不巧的是,唐昊大大还有那么一点点幸运E。刚把自己闪闪发光的土豪金掏出来,打算导航一下旅馆地址,身后就窜出一人,手一捞,其速度堪比职业电竞选手,还不知怎么回事,唐昊的手机就到了那人手里。

唐昊是谁啊,放他进梁山好汉,准能手撕白虎,放他去打鬼子,那就是手撕鬼子,屈屈强盗,何足挂齿,二话不说,追!

少年还是太傻太天真,巴黎这鬼地方,人多的就跟种植过密的萝卜田似的,还是会蹦跶的萝卜,饶是唐昊跑得再快,面相再凶狠,一晃神,那强盗就钻进人群里不见了。唐昊也不是善罢甘休的主,愣是从巴黎北站追出几条街,直追到气喘吁吁跑不动为止。

别看唐昊威武霸气,一脸的老子天下第一不服来战,说到底还是个宅男,没跑几步就脚步虚浮了。

这手机看来是追不回来了,唐昊停下来把气喘匀了,四下里瞧瞧倒也还记得回火车站的路。

……只是好像少了点什么?

对了,行李箱!!!行李箱落在火车站了- -|||

法国人没有节操,现在回去,多半也给人顺走了。唐昊咽下口吐沫,觉得喉咙发干,摸了摸口袋,还不算太背,剩下五十欧。正巧路边有卖小番茄的阿三哥,他决定先解决口腹之欲。

阿三哥没有装自己不会说英语,热切非常地同唐昊攀谈起来。这让初到异国,屡遭不幸的他感觉到了家的温暖。就连阿三的口音太美,他不敢听也忍下去了。

阿三包了一盒红彤彤水嫩嫩的樱桃番茄,透明的塑料盒里上下整齐码了两层,递给他后,又找了钱,全程都笑得和巴塞罗那的阳光一样灿烂。

唐昊捧着小番茄向北站走去,心情好像也没那么糟糕了。

只是……

“靠!”没吃几口,太傻太天真的唐昊大大就怒摔塑料盒——第二层的番茄根本是烂的!

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回到巴黎北站,意外地发现自己的行李箱安然无恙地立在那儿!旁边站着个黑眼睛黑头发的东方人。亲人啊!还是华人同胞最友爱!唐昊几乎喜极而泣。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那东方人的一张侧脸。年纪不大,最多三十岁,衣着打扮很是得体,五官柔和俊美,甚是养眼。

真是撞大运了,唐昊搓搓手走过去,假如到时候那人问他索要报酬的话,就说自己身无分文,但是可以以身相许。

呸,什么跟什么。唐日天你的志气呢。

把自己鄙视过一遍后,唐昊重又端起一脸的酷炫狂霸拽,踏着外八字走到那东方人跟前,扬着下巴,用中文说:“这是我的行李箱。”

他比那人高出几公分,又把下巴扬得老高,自然是目中无人,各种意义上的。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回应,唐昊有些慌了,刚刚一激动理所当然就把这人当自己的同胞了,该不会其实是个岛国人吧?那岂不是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太蠢了好吗!

这么想着,唐昊有些不安地低下头,哪知毫无心理建设就对上了一双大小眼,还是特别明显的那种。愣了一愣又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对面那人眉毛一拧,唐昊以为他要发飙,慌忙止住笑声,伸出一只手,说:“唐昊。”

在巴黎北站这样,人多得和天上的星星一样的地方和自己的同胞吵起来,闹不好还得打一架,明天铁定上报,多丢脸。

“王杰希。”东方人迟疑片刻,伸出手同唐昊握了一握。

他从火车站出来就注意到这个身材高挑,在一群欧洲人中也显得极为突出的年轻人了,这没什么,王杰希是巴黎某知名品牌的服装设计师,唐昊这样容貌身材出众的年轻模特,他一天不知道要见多少。

问题是,这个年轻人实在太不走心了,手机揣在口袋里,拉链也不拉,行李箱拖在身后,锁也没锁好。据不完全统计,东方人搭伙来法国旅行,队伍中丢失物件的几率高达80%,像唐昊这样一脸没防备的,更是小偷强盗们的衣食父母。

王杰希这人爱操心,自然多关注了这小年轻两眼。果不其然,出了火车站没多久,唐昊就被抢了,还把行李箱朝原地一丢就追着那强盗去了。

年轻人,智商捉急成这样,巴黎这样充斥着糜烂与犯罪气息的地方不适合你啊。一边默默吐槽,王杰希决定难得好人做到底一次,帮他看会箱子。

偏偏唐昊回来时,还一脸的你欠我八百万,气势汹汹准备干架的样子。干架就算了,他妈的嘴角还挂着几道浅浅的番茄汁!怎么看怎么喜感。王杰希从不轻易嘲笑他人,他有点轻微的强迫症,也没管这年轻人同他对视时突然就傻笑起来,只觉得那几道番茄汁必须处理掉。

这么想着,他从包里掏出一包面纸巾,递给唐昊,说:“嘴角擦擦。”

唐昊不明所以,接过来胡乱抹了两把,看到白花花的纸巾上挂着抹浅红色,才反应过来,顿时脸涨得通红。

这个娃,到底是怎么有勇气和自信一个人跑出来玩的?本想着教育教育年轻人,出来玩不能一个人,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尤其你的智商还那么捉急,怎么着也得有个男盆友搭把手才是,可看看唐昊一米八还不止的个子,又不像个基佬,好像实在不能把那套教育小女生的话拿出来说道。

王杰希叹气,觉得如果自己不管,这个长得还不错的小伙子多半明早就要横尸街头了。

“手机没追回来吧。”杰西卡大大清了清嗓子,也没管此时唐昊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旅馆名字叫什么,我给你指路。”

听到他这话,唐昊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凶恶表情一下子萎了。

“名字存手机上了,妈的,那么一长串莫名其妙的字母谁他妈记得住,该死的法国人。”

 

+++++++++++++++

王杰希觉得自己真适合做一个慈善家。

他善心大发把无家可归的唐昊带去自己在市区外围的公寓。

做好人也不带做这么彻底的啊,王杰希决定回家之后要让唐昊付出点肉体上的酬劳——帮他试穿当季的几套新款时装。刚好这小伙身高腿长,是个做模特的料。

 

到地铁站时,唐昊端详那台售票机许久,一张脸憋得跟便秘似的。

王杰希有地铁月票,便在一边耐心地等他,也不催。哪知唐昊和售票机深情凝视许久,终于苦着一张脸,转头问他要买多少钱的。

就这事,至于纠结这么久才开口么,王杰希觉得好笑,嘴角小幅度朝上弯了弯,说:“最短的那程,1.7欧。”

看来唐昊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注定事事不顺。

得到答案后,他就掏出阿三哥找的一枚两欧硬币,丢进机器。哪知“当啷”一声,硬币立刻又从出票口掉出来了。这种事也是常有的嘛,唐昊不在意,把那枚硬币再一次从入币口丢进去,结果又是掉出来,如此反复五六次,王杰希终于看不下去了,抢先一步把硬币从出票口拿出来,仔细端详一番。

“这从哪来的。”他问。

“刚买番茄阿三哥找的啊。”唐昊回答,想起来那热情过分的阿三,不动声色就把烂番茄全给他了,觉得忿忿不平。

“这不是欧元,是和欧元长得很像的泰铢,你被骗了。”这把戏在巴黎出现不是一次两次了,两种货币都是内圈一块铁,外面包一圈黄铜,乍一看确实挺像,专坑外地无知游客。

“靠!”唐昊忍不住骂出声来,不止给他烂番茄,还给他假欧元!他现在就要回去把阿三揍一顿。

王杰希默默按住他的肩膀,巴黎的小商小贩经常换落脚点,现在过去多半也是找不到的。

这小孩,真的有点背啊,能遇到的倒霉事都给一股脑遇上了,王杰希特别同情他,掏出一张五欧元纸币,帮他买好了地铁票。

 

回到公寓时,天已经黑了。

王杰希去做饭,唐昊在这间看起来价格不菲的公寓里东看看西摸摸,他得承认王杰希很有品味,唐昊的专业就是室内设计,摸着下巴就开始给公寓的装潢评分。

以墨绿和白为主打色,点缀一点浅绿与鹅黄,看起来生机盎然,虽然不是他的菜,看着倒也十分舒服,勉强给个八十吧。

正犹豫着要不要偷偷去那间类似于书房的房间瞅两眼,房间门就自己开了,唐昊眨眨眼,低头瞧见一只雪白的波斯猫瞪着一黄一蓝两只眼看他。

他莫名的就想起王杰希的大小眼,真是什么样的主人养什么样的宠物,哈哈哈太好笑了,笑点低得让人不能忍的唐昊忍不住抱着肚子笑得蹲坐在地板上,波斯猫特别高冷地瞥他一眼,那眼神分明在说,笑P啊,你个傻逼,甩了甩高贵的脑袋,踏着优雅的猫步,纵身一跃,跳上纤细的花架。

花架上摆着一盆矢车菊,一盆鸢尾花,看起来摇摇欲坠的,唐昊不笑了,小心翼翼地接近正坐在花架上挠爪子的大白猫,伸手一捞,把那猫抱起来。

于是,当王杰希端着两盘菜从厨房出来时,就见自家猫咪气势汹汹的一爪子拍上唐昊的额头。

“那花架加固过,没事的。”王杰希装作没看到这糗到极点的一幕,淡定地放下菜,重又转回厨房。只是转过身的那一瞬,他觉得自己的嘴角忍不住上扬了。

妈的!不就是一只猫么!他唐昊大爷出马还搞不定!从前宿舍里有个叫孙翔的傻逼也养猫,那傻逼抱了只黑色的土猫回来,不也是天天被挠,挠了有半个月吧,最后一人一猫和谐相处其乐融融,之后那家伙还特别嘚瑟的和他说了好些养猫秘诀。

唐昊回忆起孙翔和他说的秘诀,专心致志开始逗猫。

所以,当杰西卡大大端着最后一道糖醋小排和一锅紫菜蛋花汤从厨房出来时,看到自家心高气傲的喵星人被这个毛毛躁躁的半大小子制得服服帖帖的,趴在膝盖上舒服得呜噜噜直叫唤,心下着实惊讶了一番。

一早就从伦敦坐欧洲之星过来,除去半盒子番茄,唐昊一天几乎什么也没吃。他在英国交换多时,味蕾早已被摧残到死扛饼也能淡定下咽,此刻看到这一桌子的家乡菜,简直要激动得热泪盈眶。

唐昊吃得狼吞虎咽,王杰希淡定的给他添饭,一顿饭下来,一桌子菜被清了盘。唐昊整个人靠在椅背上,满足地摸摸肚皮,这才想起来对面那大小眼好像从头到尾没怎么吃啊?

“真,真抱歉啊,在你这儿借宿,还劳烦你做这么一桌子菜。”唐昊端正坐姿,挠一把乱得极富艺术感的头发,不好意思地开口。

“没事,平时一个人吃饭也懒得做菜,简单点就对付过去了,今天有人一起吃,很好。”王杰希笑笑,站起来收拾盘子。

唐昊觉得这人怎么这么好,做菜好吃,相处起来也不让人尴尬,有时候话少一点,不苟言笑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像隔壁体育系的韩文清老师那样严厉,他做出什么蠢事来,王杰希也能一脸淡定地自然化解,还不用担心被嘲讽,要知道从前在宿舍,他和孙翔一天至少互相嘲讽八遍,至少每三天打一架。

唐昊头一次有种和这人呆着真好啊,大概一辈子也不会腻的感觉。

 “那什么,这么麻烦你也怪不好意思的,要不明天我请你出去吃一顿,只要是我请的起的,什么都行。”唐昊隔着玻璃门和哗哗流淌的水声,大声说。

“好。”王杰希搓着盘子,想明天休息日没有工作,正好这小孩一个人出去多半又要走丢,充当一下临时监护人顺便出去散心,好像也不错。

 

饭后,王杰希给唐昊看他的设计稿。

唐昊是学室内实际的,对配色很有一套研究,其他方面虽然不能给出建议,倒也能说出好些一针见血的评价来。王杰希觉得他很有才华,如果是搞服装设计也一定能搞出点名堂来。

看完设计稿,他又翻出几套当季的样衣来让唐昊试穿,这小孩一看就是平时闷骚惯了,扭扭捏捏欲拒还迎的,穿上了才本性暴露,特别傻逼地摆出几个pose,问,可以拍照吗?

咔擦咔擦拍了几张,王杰希淡定地说:“明天你就穿这件出去吧。”

那是一套挺简单的黑风衣,修身剪裁,唐昊眉眼间尽是与生俱来的桀骜,穿着给人锋利无匹的感觉,又帅又酷炫。往外一站,保证秒杀千万少女心。

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能让自己养眼的事,杰西卡大大表示何乐而不为呢。

估计也是挺喜欢这件风衣的,再加上刚被投喂过,唐昊心情很好,立刻就答应了。

 

 

++++++++++++++++++++++++++

巴黎旅游嘛,像什么埃菲尔铁塔啦,凯旋门啦,香榭丽舍大街啦,自然是要走一趟的,好在这些景点靠着都挺近,步行范围内走一趟也不要多少时间,只是走下来才发现真是不能教人更失望。

埃菲尔铁塔哪有照片上那么好看啊!哪有照片上那么雄伟啊!凯旋门他妈的在修啊!香榭丽舍大街两边的法国梧桐还没有N市的梧桐树长得壮啊!不是说好了是一个品种吗!

最让人无奈的是,他妈的到处都是人啊!

这哪儿是来旅游的,是来看人的吧!

唐昊表示心情很差,四周散发的气场生人勿近。王杰希很淡定,他早就习惯了。这个男人仿佛自带柔光,还是绿色的那种,唐昊他们学校的心理学教授喻文州也带柔光,可王杰希不一样,王杰希除却给人温润之感,还有种近乎矛盾的王霸之气,朝那一站,气势根本不是唐昊能比的。

唐昊咬咬牙,不好发作。

二人在香榭丽舍大街上人满为患的法式餐厅被狠敲一顿后,就搭地铁去巴黎圣母院。

明明可以很浪漫的法国菜,愣是被吃得一点情调也没有,谁让周围都是妇女们叽叽喳喳的讨论声,招呼服务员的吆喝声还有小孩的哭闹声。

真是可惜了,从地铁站出来的唐昊有些心不在焉。一个不留神,就被逆行过来的一群游客阻了去路,待人群散去,王杰希已经不见了踪影。

唐昊有些着急,这不像他的一贯作风。他和舍友孙翔都是心高气傲的独行侠,但唐昊比他沉得住气,自认为不像孙翔那个长不大的小屁孩,一点小事就慌了。

然而这时候,视野里不见了王杰希的踪影,他却慌了。

绕着地铁站走一大圈,没见到人,反而又是几班地铁过去,游客越来越多,密密匝匝的一重重挡住视线,他觉得此刻自己就像掉进人海里的一粒米,跟着汹涌的浪潮上下起伏,离此岸越来越远。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唐昊不会像个娘们似的没有安全感,他只觉得这种无法随心所欲控制自己步伐的处境让他很是焦躁。

妈的,巴黎这鬼地方,绝对不要再来第二次了。

噢,如果有王杰希全程陪同的话,那倒还可以考虑考虑,话说那家伙到底去哪儿了,好烦。

唐昊尽量控制自己不随着人潮移动,呆在原地左顾右盼,期待能看到那双亲切的大小眼。然而四下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他已经从焦躁升级到暴躁了。

正要发作之际,一只温热的手忽然握上他的,唐昊诧异地转过脸,就见王杰希隔着两三个人艰难地握住他的手,还踮起脚尖示意他在这里。

“噗嗤”唐昊笑出声来,这不怪他,总是一脸淡定的王杰希此时这副样子着实有些好笑。

就在手心传来温热之际,他忽然觉得,焦躁也好,暴躁也好,全都跟塞纳河里的垃圾一起飘走了。

王杰希牵着他,艰难地穿过人群向巴黎圣母院走去,唐昊加快步子,三两下绕到他身后,郁闷地说:“该死的,这里人简直比埃菲尔铁塔那块还多。”

“平时不会这么多。”王杰希也很纳闷,这时候不是旅游旺季,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唐昊早就不在意巴黎多么人满为患了,在茫茫人海中紧紧牵着某个人的手,手心的温度交融,在人群中逆流而上,同周遭的嘈杂隔离成两个世界,那颗总是蠢蠢欲动的,年轻的心脏此刻也被注满沉静的力量。

这感觉真不错,不像和孙翔刘小别那群咋咋呼呼没涵养的人呆在一块,和王杰希在一起,肯定一辈子都不会腻。

 

到巴黎圣母院门口,二人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有一对新人正在拍婚纱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是两个穿着婚纱的,妹子。

“上这儿拍婚纱照?拍人还是拍景?脑残么?”唐昊吐槽。

王杰希笑笑没有说话。

两个妹子都是美人,一个金发一个棕发,相互依偎对着镜头笑得灿烂,忽然一把花瓣撒下来,几只因为人太多实在找不到落脚点的白鸽在上上下下地盘旋,快门按下去,还真能拍出那么几分效果来。

嗯,把人P掉就行。

拍完婚纱照,棕发的妹子执起金发妹子的手,低头吻了她无名指上套着的钻戒,金发妹子脸红几分,凑过去在恋人唇角蜻蜓点水地碰一下,棕发妹子笑得很满足,忽然转过脸来,一扬手,将手中的花束扔出去。

人群中的喧哗顿时一浪高过一浪,有的在哄抢“幸福的花束”有的在大声说一些祝福的话。两个妹子微笑着感谢大家的好意,从始至终她们紧握在一起的手都没有松开。

王杰希握着唐昊的手也没有松开。

真好啊,那么多人祝福她们白头到老,妈的,居然觉得超羡慕的。

安静地看完整个过程的唐昊心下涌起一阵冲动。

他也想谈恋爱啊!!!

这么想着,他忽然紧了紧同王杰希交握的手,大声说:“王杰希,来谈个恋爱怎么样!”

奈何周围太吵,王杰希知道唐昊对他说了什么,可没听清说的是什么,只得转过脸来,瞪着一双大小眼,疑惑地看他。

“我说!来谈个恋爱怎么样!”

这次,王杰希通过他的口型读懂了。

薄薄的嘴唇上扬起一个纯粹的,愉悦的弧度,王杰希对唐昊比口型,问:“和你么?”

唐昊点点头,羞窘地别过脸去,想,和刚认识没多久的人告白,会不会被觉得是变态啊,是不是应该循序渐进一下啊,可是步步为营什么的从来都不是他的风格,喜欢就告白,唐昊最擅长的就是直球。

唐昊思考起挖个地洞钻进去的可行性,哪知此时,王杰希用空着的一只手将他的脸掰回来,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好。”

唐昊听见王杰希在他的耳边这么说。

一时间,他觉得他和王杰希同周围的嘈杂又隔绝成了两个世界,以及王杰希的那双大小眼真是好可爱啊。

—end—

写了这个没有写作业的我,明天只能翘课了[手动再见]好累,我去睡了,不知道是不是仓促了

评论 ( 23 )
热度 ( 170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