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溯洄 12

*嗯……说了点神棍的基础设定。这章走剧情,下章走感情_(:зゝ∠)_【gun

为啥现在才来更新?因为这两天一直缩在被窝里躺尸看文啊,文看完了,于是来更新了【nitama

前文戳我:目录


12

对于周泽楷一枪穿云的身份,孙翔并没有如预想中的那般排斥。

……甚至可以说,接受的有点顺利过头了。

孙哲平说,周泽楷抢了姑苏银庄的秘银吊坠,劫了运送琥珀晶石的镖车,还去蓝雨皇宫偷了蓝白晶……一条条罪状列举下来,可说是仇家遍天下,虽然孙翔蠢了点,不争气了点,他孙哲平到底还是做兄长的,不能放任弟弟与品行如此不端的人结交。

不愧是兄弟,这话简直同早些时日孙翔对他说的如出一辙。

听了他这话,孙翔气得吹胡子瞪眼,什么叫蠢了点?不争气了点?心里那杆本就不怎么平的秤,又立刻向周泽楷那一边沉下去许多。

“……误会。”眼看着孙家兄弟就要开始互掐,周泽楷才勉勉强强地开口,神色有几分沮丧。

他觉得无力,哪怕他不能向全天下昭告真相,能让他有根江波涛的舌头,说服眼前二人也是好的。可惜他没有。

周泽楷的许多招式都是跟叶修学的,叶修要模仿他的风格,有意无意在案发现场留下些蛛丝马迹,简直轻而易举。

他知道孙翔不接受一枪穿云,正是因为他身上背的那些黑锅,这是他必须解决的问题。可无凭无据,要从何解释?周泽楷越想越觉得忧心忡忡。

哪知孙翔压根儿没细想。孙小少爷一把拉过他的胳膊,把他往怀里一揽,仰着下巴,道:“听到没孙哲平,他说是误会。”

“……”孙哲平很无语,他想孙翔的脑袋长着果然只是为了增加身高的。

“他说是误会你就信?”

“为什么不信?”孙翔一脸的莫名其妙。

说不出原因,也不需要原因。大约只因为是周泽楷说的,孙翔便打心底里愿意去相信。他已经认定了周泽楷是一个极好的人,特别纯粹也特别善良,和江湖上盛传的“行事诡谲,杀人如麻”实在无法挂钩,眼见为实,纵然他和周泽楷相识的时间太短,他也愿意相信周泽楷在他面前的表现没有掺假。不用说周泽楷也根本没有做戏的必要。

周泽楷说是误会,那就一定是误会。他可以听他慢慢解释。

周泽楷觉得很感动,从未有过一个人,像孙翔这样无条件信任他的。他已经决定好了,无论如何都要回报孙翔的这份信任。

然而感动归感动,根本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孙哲平自然是不准备这么轻易信任他的,狂剑士将手中的葬花抬高了些,眉心微蹙,一脸的倨傲分明在说:这是老子的地盘,你丫今天不说清楚就别想完。

周泽楷叹口气,道:“换地方…说。”

 

三人去了孙翔的书房。

别看这孙小少爷贪玩,书房倒收拾得干干净净,角落里一只竹诗桶里插着那么几卷诗作,另一边还摆着一盆虎皮吊兰,像模像样的,还真透出几分清雅的气质来。可惜这气质同孙翔实在没有多大干系。

桐木书桌上铺散着几张干净的宣纸,压在镇纸下,笔墨砚在一旁一字排开,砚台是干的,显然已许久不用。

孙哲平扬了扬下巴,示意周泽楷有话快说,周泽楷却指指他手中的重剑,道:“葬花。”

废话谁不知道这是葬花。等周泽楷又做了个伸手索要的动作,孙哲平才反应过来,这是在问他要佩剑啊。握住剑柄的手不自觉紧了紧,狂剑士眉头直皱,搞不懂这一枪穿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见孙哲平迟疑着不动作,周泽楷也不再吱声,黑色的眸子暗沉沉的,看起来固执得很,大有不照做他就不往下说的架势。

孙翔知道孙哲平的顾虑,没有哪个武者会愿意交出自己的武器,可一来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二来还是他对周泽楷的人品没由来的放心,便咬咬牙催促道:“孙哲平你墨迹不墨迹,出不了事的,真出什么事我担着!”

你担个屁,孙哲平朝他翻个白眼,不情不愿地解下重剑丢到周泽楷手中。

这儿不止是他孙哲平的地盘,还盘踞着嘉世这个庞然大物,晾周泽楷再怎么神通,也不敢在吴县城里有什么动作。要知道连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也是在城门外才胆敢有大动静的。

重剑葬花是苏沐秋相对早期的作品。剑身极重,通体漆黑,只有剑刃是银白锃亮的,由剑心到剑刃是一个由黑到白的过渡,融合之处黑白点点交错,很有种飞花入土之感,因而被称作葬花。将两种截然不同的材质无缝贴合在一起,既保证了剑身重量,又保证其剑刃锋利无匹。这件银武不似苏沐秋的一贯风格,简单粗暴,走的是实用派。

周泽楷修长莹润的手指抚过剑柄,眼眸微沉,慢慢回忆起叶修说过的话。

却不知,另一边的孙翔已经再一次的,盯着他那只好看得过分的手心猿意马了。孙翔回忆起膏药的滑腻与指腹的粗糙,回忆起周泽楷给他擦药时低垂的眼睫,曾被这只手抚过的皮肤仿佛又灼烧起来,心口像被轻飘飘的羽毛搔弄着,奇痒难耐。想要触碰这个人,这样就不会痒了,孙翔目光灼灼地盯着周泽楷,一个念头忽然闯入脑海。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孙小少爷慌忙甩了甩脑袋,他这莫不是魔怔了?

来日方长啊来日方长,像他这样一看到周泽楷就整个人都不对了,那怎么行?

孙哲平的注意力全放在自己的宝贝银武上,自是没注意到他怪异的神色。

终于,周泽楷摸索着剑柄找到一道细小的裂缝——融合在花纹里,很难被发现。

任何武器出模时都会有这种瑕疵,在其后的反复淬炼中,这瑕疵便会被一一消去。孙哲平也是注意到了这细纹的,剑柄上的一点瑕疵并不影响葬花的威力,便也未多做细想。

出自天下第一锻造师之手的银武,是不该有这种瑕疵的。

难道这瑕疵中另有玄机?

“运气,二成功力。”周泽楷将那道细纹指给孙哲平看,将葬花还回去了。

在刚刚的打斗中,他大致估计了孙哲平的功力。孙哲平得到葬花心法的时日较他得到荒火碎霜还要更长些,内力自然也是深不见底的,二成算是一个保守估计。

孙哲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照做。

整个剑柄在内力的催动下,顺着细小的裂缝“咔哒”一声分成两半,藏于其中的一条绢帕飘出来,孙哲平连忙将之拾起,展开一看,就瞧见这轻薄的白色绢帕上写满密密麻麻的黑字,顺着读两行,还有那么几分熟悉。

——葬花心法的缩减版!

早已将那心法吃透的孙哲平自然不会认错,立刻向周泽楷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苏沐秋的银武……”周泽楷艰难地解释,“内藏心法。”

“每一把都是?”孙哲平惊讶,这从天下第一锻造师手中流出去的银武可不少啊。

周泽楷摇摇头,手足无措了半晌,最后竟是走到书桌边,开始磨墨——说不出来就用写的。

孙翔见状立即将宣纸摊开,他从刚刚开始就云里雾里的,不知道这两个人在说什么,但直觉告诉他,他正在接触江湖上的一个惊天秘密。这事吧,说不好奇不想知道那肯定是假的,然而他现在倒更想周泽楷这磨磨唧唧的家伙赶紧把事情解释清楚了,他们好一同在吴县城里转一转,叙叙旧,赏花什么的是不指望了,总之先麻利地把孙哲平打发了。

 

周泽楷的字很好看,一笔一划都带着万钧之力,孙翔拿自己平时摹的帖子出来和这一比,简直娘们兮兮的,一点劲也没有,顿时觉得习武之人就是不一样,写个字都这么有劲道有风骨,好像有种浑厚的气。

也不知是什么病,几个月前还觉得周泽楷莫名其妙自来熟的孙翔,如今再看眼前之人,竟是怎么看怎么喜欢。

白花花的宣纸上落下这么几个字:荒火碎霜,却邪,灭绝星辰,烈焰,冰雨,葬花。

“就是这些么?”孙哲平问,如果是这样的话,范围倒是缩小许多。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抬笔划去几行字,纸上仅剩下两样银武。

“只剩下灭绝星辰和烈焰的心法未被取出?”孙哲平猜测道,再想想也不觉得奇怪了。却邪的主人正是叶修,荒火碎霜则是周泽楷,就在刚刚,葬花心法也被取出,这三样理当被排除。可这剑圣黄少天的冰雨又是什么时候搞定的?还有取出心法的条件是什么?问题太多,周泽楷解释到这个份上也不容易了,孙哲平不想为难他,半推半蒙倒也理出个大概。

“所以这就是叶修要做的?回收流落江湖的心法?”

没错,是回收,叶修原本就持有这些心法。

心法大约不止这一份副本,当年孙哲平从叶修那儿拿到葬花心法时,重剑葬花的影子可还没看到……又或者仅仅葬花是个例外?

周泽楷迟疑了一下,再次点点头又摇摇头。事实上叶修自五年前拿到冰雨心法后,便无法再取得灭绝星辰和烈焰,他再怎么厉害,也没有把握凭一己之力对抗防范起来的整个门派,索性也就不再执意同霸图与微草较劲了。

要说个中缘由,还是起于吴县的嘉世山庄。

自八年前苏沐秋亡故,叶修便同嘉世山庄彻底决裂,甚至在暗地里开始争夺银武。

几个持有特殊银武的江湖门派中,轮回门实力最弱,自然成为嘉世的首要目标,不想叶修半路杀出,致使他们未能夺取荒火碎霜。此后,嘉世又徒做三年多的努力,甚至在江湖上的地位也一落千丈,掌门陶轩无法够通过一己之力获得秘籍,便又将这秘密悄悄告诉韩文清,王杰希和喻文州。

而在那时,叶修已经先一步取得冰雨心法,再待去取灭绝星辰与烈焰时,霸图帮同微草堂这两大门派已经全面防范起来,同时谋划着拿下叶修,逼其取出银武中的心法。

哪知叶修听闻此消息,立刻退出江湖,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中。

此事搁置五年未有进展。

引退的叶修并没有闲着。

“……千机伞。”周泽楷说。

这五年来,叶修一直致力于完善千机伞,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他终于做到了,还顺带拉出一个名为兴欣的门派。

叶修此番在武林大会重夺天下第一,用的不再是却邪,而是一柄机关伞,可变换数种形态,风骚至极,招数也是变化莫测的,教人无法招架。这震惊江湖的大事,如今已是人尽皆知,即使引退,孙哲平也略有耳闻。

叶修就是这样的人,引退也好,复出也罢,总是轰轰烈烈的,把江湖搞得一团乱,可偏偏又教人抓不住把柄,拿他毫无办法。

“所以老狐狸为了顺利完成那把破伞,一直拿你当垫背的?”落花狼藉也是在江湖上混了许久的,对叶修的没节操没下限清楚的很,丝毫不怀疑他会做出这种事来。

不出所料,周泽楷一脸沉痛地点点头。


----

来告诉你们我有多慢热,其实还好啦,也就是3.5w字两个人还没搞上。

我已经不抱指望了,从一开始就欠考虑了,将就下呗_(:зゝ∠)_

评论 ( 8 )
热度 ( 56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