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多CP】情人节血案

*咳,情人节过完于是立刻来开嘲讽了,之前在空间上看到一张图,有人在超市贩卖的巧克力里塞了一张“分手吧”的字条,说谁买到谁倒霉,于是想象了一下全职众收到这样的分手巧克力会有什么反应√

CP有:喻黄,周翔,双花,卢刘,双鬼。韩张刷了个存在感,叶蓝在最后√

 

于是,血案是这么发生的……

  

1#

2月14日。

喻文州一早打开宿舍门,就看见门边静静地躺着一盒巧克力。今天是什么日子他自然不会忘,多半正是少天给他的情人节惊喜。没想到自家没心没肺的恋人也变得这么甜了,蓝雨的队长不由感到无比欣慰。

喻队笑得满面春风,利索地打开包装盒,即使对甜食不太感冒也迫不及待想要品尝一下这甜蜜。

然后,他看到盒子里躺了一张纸。

[队长队长队长虽然很对不起你但是我经过深思熟虑为了我下半辈子的身心健康考虑我还是决定和你分手了没关系我们还是好队友还是能在赛场上好好合作的我知道你不会怪我的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喻文州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2月14日。

周泽楷打开房门时,感觉踢到了什么东西。脑门上蹦出一个问号,枪王大大俯身捡起那只扎着粉红色丝带的心形盒子。

是巧克力。身经百战的枪王大大一秒做出判断,要知道他每年情人节都会收到足够投喂轮回全员一整年的巧克力。

可是,这么早,是谁送的?

是孙翔吗?虽然这种可能性基本趋近于零,枪王大大还是忍不住期待了一下。

打开盒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张纸条。

还真是孙翔送的。

[周泽楷,我受够你了,分手吧。By孙翔]

 

2月14日。

孙哲平也收到巧克力了。一边想着张佳乐那家伙少女心又泛滥了,义斩的狂剑士一边扯掉蕾丝包装带,说一点也不高兴那绝对是假的。

然后,他看见造型精美的巧克力上有一张纸,几个巨大的红字简直触目惊心。

[大孙!分手!]

怎么回事,昨晚在QQ上还聊的好好的?啧,是什么奇怪的情趣吗?

 

2月14日。

蓝雨还有另一个收到巧克力的人。

卢翰文一边想着小别哥哥真好,一边迅速把巧克力消灭了一大半。等整盒巧克力见底了,才注意到藏在盒底的一张小纸片。

[小鬼,你太烦了,分手,别再缠着我了。]

卢翰文嘴里的巧克力“啪嗒”一声落进盒子里。

 

2月14日。

这种事,自然是少不了虚空双鬼中枪的。

李轩双手捧着分手纸条,泫然欲泣地唱道: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阿策叛逆伤透我的心……

 

2月14日。

霸图的韩文清和张新杰一秒解开误会。

“这是你写的?”韩文清抖了抖手中的小纸片,脸色不太好。

张新杰抬头看了眼自家队长手中的精致礼盒,又看向那张写着“文清,你不遵守我的作息时间,还是分手吧。”的纸条,联盟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的心脏杰立刻将事情猜出了大半。

“队长,我昨晚十点回房之后就睡了,今早我们是同时起床的,我没有时间在你房间门口放那个。”

韩文清眉毛也没挑一下,把纸条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又大方的将巧克力分给训练室里的一干单身狗们了。

 

 

 

2#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今天的笑容让人瘆的慌。

即使是星期六,蓝雨众单身狗们依然在无比勤奋地加练,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作为脱团狗的队长和副队居然也准时到了训练室。

“队长,早啊!”打着哈欠的黄少天并没有意识到今天是什么日子,像往常一样笑嘻嘻地打招呼,在喻文州旁边坐下了。

夭寿啦,脱团狗要在他们面前秀恩爱啦,这是蓝雨众的内心OS。

哪知喻文州只抬头朝黄少天微微一笑,就低下头去摆弄训练软件了。缓慢而规律地咔哒声从修长的指尖流泻出来,黄少天全然不顾自家队长今天的气场似乎不大对,神烦地凑过去看了一眼,赞道:“队长今天的训练数值还是这么平稳啊真不愧是我大蓝雨的队长!”

平稳地维持在低水平嘛。

喻文州偏过头来,笑得满面春风,说:“少天,闭嘴,好好训练。”

其实他并不觉得黄少天真的会和他分手,可是不管开什么玩笑都好,偏偏这个玩笑,他不准备轻易原谅,即使不是来真的,看到分手两个字,他还是会不开心。

蓝雨的队长这么想着,拿起电话嘱咐食堂今天多做些秋葵。

刚打开训练软件的蓝雨剑圣闻言顿时虎躯一震。

“小卢怎么没来?小鬼赖床了吗?”忽然有人问。

“我刚刚去看过了,小卢脸色看起来不大好,说是巧克力吃多了闹肚子。”郑轩答。

连小鬼都吃巧克力吃到扑街了,让他们这些连巧克力影子都没见到的成年人情何以堪?

 

即使是情人节,正选队员们还是在蓝雨的食堂凑合凑合吃午饭,毕竟他们的食堂比外面的一大半餐馆都给力,况且这节日也不干他们什么事。

食堂大妈果然依言做了很多秋葵。

这还不是让黄少天最郁闷的!最郁闷的是,他最敬爱的队长还一个劲往他盘子里夹秋葵!

“队长我觉得你今天不大对劲啊是有什么心事吗有心事的话一定要说出来啊我可以开导你啊要知道我这么活泼你和我聊一聊一定什么烦心事都不会有啦不如我来唱首歌给你听吧求你别给我夹秋葵了我知道我挑食不好但是一次吃这么多还会会死的啊我死了蓝雨就没有剑圣了啊队长你舍得么舍得么舍得么!”

“少天,闭嘴,吃秋葵。”

喻文州虽然是个手残,可操作精度决不会输,一筷子过去就用秋葵堵住了黄少天的嘴。

被迫咀嚼着嘴里口感微妙的炒秋葵,黄少天简直泪流满面。

 

一顿饭吃得压抑又心塞,吃到一半,黄少天就借口去给小卢送饭,匆匆离开了。

蓝雨的大剑客敲门敲了好久,蓝雨的小剑客才把门打开。

卢翰文眼睛红红的肿成了桃子,见到黄少天也没有止住哭泣,抽抽搭搭的,整个人跟秋天的树叶似的,被寒风刮得一抖一抖的,房间里揉成团的面纸也撒得到处都是。

“小卢你怎么了?”黄少天惊。

“小别哥哥不要我了!”卢翰文直接扑上去将脑袋埋在黄少天怀里,蹭了一身的眼泪鼻涕。

黄少天怔了怔,在心底叹口气,也不管自己帅气的队服被揉得不成样子,只觉得自己现在十分了解卢翰文的心情。

喻文州大概也不要他了。

“那个微草的刘小别太不要脸了一点眼光也没有不要你是他的损失没关系小卢不哭站起来撸下一次我们在赛场上虐暴他!”黄少天揉揉卢翰文毛茸茸的脑袋,安慰道,“话说你问过他是怎么回事了么?他说清楚了么?被甩也不能甩的不清不楚的!”

没错,被甩也不能不清不楚的,一会他要去找喻文州问清楚!

“小别哥哥一上午都不接我电话。”卢翰文哭得整个人直抽抽,话也说不连贯了。

 

把卢翰文哄睡着后,黄少天就回去训练了。

有了说清楚的想法是好的,无奈喻文州一下午都躲着他,拒绝和他说话。一到休息时间就跑去厕所放水,跑得比兔子还快。黄少天想,自家队长本该点在手速上的技能点一定都点在脚速上了。

蓝雨的剑圣决定在走廊蹲守,不信逮不到!

喻文州刚从拐角出现,他就大吼着队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扑了过去。

哪知喻文州稍一侧身,让了过来,他结结实实地一头撞在了身后的墙上。

“少天,你吓我一跳。”喻文州依然在微笑,只不过笑容里多了些冷淡,“在你准备把那盒巧克力的事解释清楚前,最好还是不要和我说话了。”

黄少天,卒。

他完全不懂喻文州在说什么。

 

 

3#

轮回战队没有周六统一训练的习俗,训练时间都是自由的。

轮回的小斗神在难得的休息日自然是要赖床的,于是周泽楷就在他的房间门口站着等,一边等一边无比痛苦地思索,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他到底哪里做的不好,惹孙翔不开心了?孙翔做事做的绝,眼睛里也容不下沙子,常常一言不合,或是做了一丁点让他看不爽的事,就会扭过头去不理人。

偏偏周泽楷又不是舌灿莲花分分钟把脑回路简单的小斗神哄服帖的江波涛。他们在一起后,冷战不断,关系不能算百分百和谐,但好歹也一路走过来了。

分手,还是孙翔第一次提出来。

枪王大大越想越觉得痛苦,偏偏日上三竿,孙翔还没有起床的迹象,再等下去周泽楷觉得自己心都要纠碎了,于是敲了敲孙翔的房门。

三分钟后,孙翔穿着一身印满核桃的睡衣开门了,睡眼惺忪,一头浅色的毛乱七八糟地翘着,有一种微妙的萌感。

枪王大大忐忑不安地咽了口吐沫,慢吞吞地开口:“……哪里,不好?”

孙翔整个身子撑在门上,眯起眼睛将他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又砰一声把门甩上了。

“周泽楷你一大早发什么神经!”

不早了,已经是吃午饭的点了。

哦,对了,孙翔有严重的起床气。

枪王大大心好塞。

 

一直到下午,孙翔才捧着一堆快递来到训练室,他也不急着开电脑,反而翘着个腿坐在沙发上,沐浴在一片仇恨的目光下开始拆快递。

大概有二十来盒吧,都是女粉丝送的情人节巧克力。这还不是全部,总体数量略多,没法一次性从收发室捧过来,孙翔决定先拿一批来饱饱口福。

轮回的小斗神摆出美食评论家的派头来,将不同包装不同品牌的巧克力一一拆开,从每盒里拿出一小块品尝,时而点点头,时而摇摇头,看得吴启杜明一干人等恨得直咬牙。

等孙翔尝到一盒心形包装的巧克力时,忽然眼睛一亮,捧着盒子就向坐在一边默默训练的周泽楷去了。

“这个味道不错,周泽楷你尝尝!觉得好的话下次我们去超市买!”

啧,真瞎。轮回众默默掏出墨镜。

孙翔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夹出一颗巧克力,喂到周泽楷嘴边。周泽楷痛苦地皱眉——孙翔手中的心形小盒子和他早上收到的长得一模一样,枪王大大触景生情,沉默着摇摇头。

孙翔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怔愣片刻,忿忿的将手收回,怒道:“嘁,不吃就不吃,爷还不伺候你呢。”

然后他一整个下午都没有和周泽楷说话。

周泽楷自然也是没有点亮“开启话题”这一技能的。

一直到吃晚饭,孙翔依旧不准备理周泽楷,从位子上站起来就准备一个人去食堂。周泽楷心中的不安和委屈大约也是达到了顶点,他追出去,在走廊上一把拉住孙翔的胳膊。

“为什么……不爱我了?”周泽楷黑漆漆的眼睛湿漉漉的带着点水汽,孙翔被那混杂着委屈,不安,疑惑,愤怒以及一丝丝期待的眼神盯得头皮发麻。

“哈?”他表示自己不懂周泽楷在说什么,快给老子麻利点说清楚。

“不要……离开我。”显然指望周泽楷麻利点把话说清楚什么的就是痴心妄想。

周泽楷长得很好看,孙翔长得也好看,但他不得不承认,周泽楷更好看。孙翔很喜欢周泽楷的脸,可能他当初看上周泽楷,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张脸。

现在他喜欢的联盟第一脸正一脸哀怨地看着他,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我见犹怜。

孙翔觉得不好意思,没喝六个核桃的他也不准备思考周泽楷说的是什么意思。

总之就是,不好意思的小斗神抽开手,扭头跑了。

然后,不止没喝六个核桃,还有点幸运E的小斗神跑得太急,没注意到地上被阴险的单身狗丢下坑用人的香蕉皮,结结实实地摔了个四脚朝天。

孙翔,卒。

 

4#

张佳乐开开心心地吃了霸图队长和副队分给他们的巧克力,一如既往地投入到紧张的训练中去,好像比平时更多了几分干劲。

到午休时间,他开始思索要不要给孙哲平发一条慰问短信,情人节快乐什么的,太俗气,要发就要发特别一点的,酷炫一点的,能让大孙眼前一亮,从一堆慰问短信里脱颖而出的!

他没有考虑到情人节这种节日的特殊性,除了他之外是不会有人给孙哲平发慰问短信的。

他托腮想了许久也没个结果,哪知这时候他朝思暮想(划掉)的对象来到了霸图训练室门口。

特地来找他过情人节的吗?张佳乐觉得有些感动。可是训练不能耽误啊,韩队说要一如既往的。他又有点纠结。

孙土豪今早一看到那盒巧克力,就立刻买机票从B市直飞Q市,一下飞机就直奔霸图。张佳乐见他一脸严肃的正和韩文清说什么,估摸着是在帮他请假,顿时觉得有些害羞,红着脸将脑袋埋在显示器后,装模作样的继续敲键盘。

看来孙哲平和韩文清交涉的差不多了,韩文清点点头,孙哲平就向他这里过来了,于是张佳乐把头埋得更低了。

孙哲平挑了挑眉,只当他是心虚,什么也没说,一把抓住张佳乐的胳膊就往外拖。

“靠!大孙你干什么!”手腕被攥得发痛的张佳乐忍不住大叫。

义斩的狂剑士也不理他,一路扯着他塞进一辆出租车,又冷着脸把他塞进一间宾馆。

刚划卡进门,孙哲平就开始扒他的衣服,等张佳乐反应过来,已经被扒得只剩一条裤头了。

“孙哲平你发什么疯!”张佳乐心中涌起一股非常不祥的预感,挣扎着想要逃开。

无奈孙哲平身高腿长,二人的体型差不是一点半点,挣了半天仍是收效甚微。

“啊……”

登时,宾馆的某标准间内传出此起彼伏的惨叫。

张佳乐,卒。

怎么卒的?你猜啊。

 

5#

王杰希知道今天是情人节,他们队里的高英杰,柳非,甚至是刘小别都是脱团狗,今天的训练必定不会安稳。

所以他今天对这帮熊孩子们也较平时看得更严。

刘小别的手机收在兜里,一上午震个不停,搞得他训练心不在焉,成绩惨不忍睹。

卢翰文那小鬼是有什么急事吧?可是他也不可能在队长的眼皮底下用手机啊,这么想着又是一个操作失误,飞刀剑直接被木恩用熔岩烧瓶掀翻在地,高英杰见他浑身都是空当,也不客气,又丢出星星射线,瞬间清空了他的血槽。

刘小别在今天上午的自由练习已经扑街N多次了。

完全不在状态的他,想着不如就把手机拿出来看一眼吧,反正死都死了,也好弄清楚那小鬼又发什么疯。

哪知刚拿出他的爱疯,背后就出现一双大小眼。刘小别惊得手一抖,手机摔在地上,好爸爸王杰希体贴地帮他捡起来,没收了。

……于是,卢翰文一整天都没有打通刘小别的电话,到后来,听到的直接是“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他觉得小别哥哥一定再也不想理他了,说不定已经把他拉进黑名单了。

于是蓝雨的小剑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大半天。

卢翰文,卒。

哭死的。

 

6#

吴羽策觉得今天李轩整个人贱兮兮的,又烦,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张口闭口叫声“阿策”,又不停地叹气,怎么也不肯继续往下说,实在是太碍眼了。

在李轩第N次幽怨无比地叫出他的名字时,吴羽策终于忍不住把李轩揍趴下了。

虚空的队长也不还手,缩在角落里嘤嘤嘤,于是吴羽策越打越欢,下手也没了个轻重。单方面殴打持续好一会,吴羽策累了,搓搓手又跑回去训练了。

世界终于清静了。

李轩,卒。

 

7#

当夜,某荣耀零号群内热闹非常。

 

鬼刻:呵,各位烧烤节过得怎么样?

百花缭乱:妈了个鸡,糟透了。

夜雨声烦:糟透了+1

夜雨声烦:我靠我们队长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买了好多秋葵给我秋葵啊你们知道吗虽然这是队长深沉的爱意但是这玩意儿真的不好吃啊不好吃啊吃午饭的时候队长的眼神也好奇怪啊还不停给我夹菜夹菜就算了还都是我不爱吃的菜你说他这突然是怎么了觉得我挑食不好吗???还是他讨厌我了???

飞刀剑:说起来卢翰文那小鬼怎么回事?一整天都不停给我打电话,我手机被收了一个也没有接到。

一叶之秋:今天周泽楷也很怪!!!那个幽怨的眼神好像我欠了他八百万!!!

百花缭乱:你们那都是好的了!!!今天大孙直接从B市飞来Q市啊!!!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二乐是不是直接被抓去操到下不来床了?本剑圣同情你,并且不得不给孙哲平点个赞,还有上面微草的小鬼,敢欺负小卢活腻味了是吧,来PKPKPKPKPKPK!

一叶之秋: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一看就是被操得下不来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同情]

飞刀剑:我什么也没做哪里欺负那小鬼了?不过PK好啊,去JJC开房。

百花缭乱:靠二翔一看就知道你今天没喝六个核桃,你这个被周泽楷制得服服帖帖的有什么资格嘲笑我,还有黄少天你也给我闭嘴!

一叶之秋:哼!我和你们不一样,怎么看我都是上面那个吧!

百花缭乱:……那你为什么在这个群?

飞刀剑:+1

夜雨声烦:+1+1+1+1+1+1+1+1+1

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我这就退群

夜雨声烦:别呀,二翔你别走呀,我们这么久的革命友谊,离了我们你可就要孤军奋战了

鬼刻:+1

鬼刻:抱歉,刚刚小弧,给李轩补了几刀。

飞刀剑:……

飞刀剑:你好凶残。

百花缭乱:+1

一叶之秋:+1

夜雨声烦:+11111111111

鬼刻:咳,看来今天很多人都不正常,如果是巧合的话未免发生的太集中了点。

一叶之秋:此事必有蹊跷。

夜雨声烦:哟哟哟哟哟二翔刚刚是跑去喝六个核桃了?智商上线了还是怎么着了?你倒是来说说怎么个蹊跷法啊,本剑圣姑且可以耐心听听看

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滚。

百花缭乱:所以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鬼刻:这要谈了才知道。

飞刀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不过还是先给小鬼回个电话吧。

……

……

 

与此同时的某荣耀壹号群。

索克萨尔:各位,烧烤节快乐^-^

一枪穿云:快乐。

再睡一夏:同乐。做了一下午正在楼下抽烟。

一枪穿云:……

流云:0^0

索克萨尔:前辈,你注意点,群里还有未成年人。

再睡一夏:哦,知道了,小鬼你什么也没听见。

流云:0A0队长这是什么意思?

一枪穿云:……

索克萨尔:你长大就明白了。

一枪穿云:嗯。

再睡一夏:话说李轩呢?

逢山鬼泣:……这儿。

再睡一夏:你不说话我还以为你挂了。

逢山鬼泣:快了,阿策下手太重。

再睡一夏:点蜡。

一枪穿云:+1

流云:+1

逢山鬼泣:你们听我说啊!今天阿策不止要和我分手,还把我暴打了一顿!

索克萨尔:+1

索克萨尔:……

一枪穿云:我也。

流云:小别哥哥也说不要我了QAQ

再睡一夏:我也是。

索克萨尔:看来大家都一样啊。

索克萨尔:那你们是不是也都是在巧克力盒子里收到的分手信?

一枪穿云:是。

流云:队长你怎么知道的?

再睡一夏:是。

逢山鬼泣:又都是一样的?

索克萨尔:此事必有蹊跷。

……

十五分钟后。

……

再睡一夏:解释清楚了

一枪穿云:嗯。

流云:太好了小别哥哥没有不要我!

逢山鬼泣:阿策呜呜呜呜呜

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看来有人从中使坏呢

一枪穿云:谁?

索克萨尔:你们觉得呢?

再睡一夏:……

一枪穿云:……

流云:……

逢山鬼泣:……

一枪穿云:叶修前辈。

再睡一夏:叶修。

逢山鬼泣:叶修。

索克萨尔:叶修前辈。

流云:哎哎哎前辈们都这么说连队长也这么说,那就是叶修前辈?

再睡一夏:没跑了。

一枪穿云:+1

索克萨尔:+1

逢山鬼泣:+1,话说我们怎么办?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索克萨尔:交给我^-^

流云:∑

 

8#

索克萨尔:前辈在么^-^

君莫笑:文州找我有事么?

索克萨尔:您的爱意我们很好的接受到了,不过这次玩笑开的是不是有点大?

君莫笑:哦,你说那些巧克力啊,怎么样好吃不?

索克萨尔:前辈不准备给个解释么?

君莫笑:有啥好解释的,天天看你们在群里秀恩爱,这点考验都受不了?

索克萨尔:……

君莫笑:怎么样,是不是特想感谢哥,经过这次你和少天是不是更加干柴烈火如胶似漆了?

索克萨尔:……成语不是这么用的。

君莫笑:有什么关系嘛,哥初中文凭你又不是不知道。

索克萨尔:劳您费心了,前辈为什么不为考虑考虑自己,反而来操心我和少天的事?

君莫笑:哟,文州,你这是帮考虑哥下半辈子的性福来了?哥好的很,还是你们小辈要紧啊。

索克萨尔:听说蓝桥有两个星期没有和你说话了吧。

君莫笑:……

君莫笑:真心脏啊,文州,哥前阵子把他欺负得有点惨,过两天就好

索克萨尔:与其给我们送巧克力,倒不如送给蓝桥啊^-^

君莫笑:……

君莫笑:你突然不心脏了我还真不习惯……

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前辈尽管送

索克萨尔:不管您送什么

索克萨尔:都绝对不会到蓝桥手上的

索克萨尔:以后也是。

君莫笑:……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诚不我欺。

叶修大大你作恶太多怪不得别人呐。

评论 ( 34 )
热度 ( 788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