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Vessel (下)

*生化人Paro。给 @光合作用 的点文,写完啦,各位烧烤节快乐啊。各种BUG请宽容一下呗,不怎么看科幻片的人表示伪科学都不会装x

上篇戳我 Vessel (上)


5

孙翔回来时,手中提着一堆废铁。少年一甩胳膊,废铁被扔进角落,发出一声巨响。周泽楷放下手中的书,抬头看过来。

那堆废铁表面的彩色涂装被烧得焦黑,隐约可以辨认出是一个坏掉的机器人。

孙翔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他气哼哼的在周泽楷身边坐下。

“……怎么?”看到那堆东西时,周泽楷已经猜到七八分。

“就是你想的那样。”孙翔烦躁地蹂躏自己一头本就乱糟糟的毛。

有人找过来了,遭到毁灭性打击的非法研究机构经过一段时间重整旗鼓,打算回来回收他们失败的实验品。

孙翔拥有强大的破坏力和恢复力,可说到底也是有血有肉的人类,会受伤,也会死亡,不可能拥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同不知疲倦的机械对抗。这里没有足够的食物和水,没有办法迅速补充体力,发生冲突,以一敌众,胜算可说是零。

形式严峻。

 

二人沉默半晌,还是孙翔先开口了,他说:“周泽楷,和我去外面打一架。”

“……好。”周泽楷迟疑了片刻,点点头。他知道孙翔的意思,虽说他自出生以来还未使用过任何特殊能力,可好歹也是这个研究机构的重点研究对象,实力应当不会比孙翔差,在这样的情况下,多一份战力就多一份希望。

他不希望弄伤孙翔,他的实验数值固然漂亮,到底也没有做过测试,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好这股力量。

“你能拿出武器么?”孙翔问。

“能。”周泽楷伸出手,手掌朝上,一团白光闪过后,手中多了两把枪。

“双枪啊,啧,还差一点就比我帅了。”孙翔挑挑眉,跟着拿出自己的战矛。

 

周泽楷的战斗意识与生俱来,几乎不需学习和适应就迅速掌握双枪的使用。

从研究室出来,孙翔立刻操着战矛向他刺去。

攻击密集如雨点,燃烧的战矛带着万钧之力,任何东西一被触碰,既化为灰烬。双枪作为远程攻击武器,近身战无法拿出百分百的实力,周泽楷双手连射,企图借后座力脱离孙翔的攻击范围。

孙翔怎会让他如愿,战矛紧追不舍,也不管自己露出许多致命的空当,不断跑动,跳跃,戳刺,攻击甚至愈发凶猛起来。这个人一旦进入战斗模式,就会全力以赴斩杀敌人,眼里再容不下其他。

周泽楷被逼的连连后退,狼狈地格挡。他没有慌张,而是在仔细解读孙翔的攻击套路。又一次躲过矛尖,他的枪口忽然冒出一连串火花,子弹像受意念控制,以一个不可能的角度连成一条弧线,格开了咄咄逼人的战矛!

远程攻击武器硬是给他用出了近战的效果。

借着战矛被格开的空当,周泽楷迅速后退几步,成功拉开距离。孙翔自是不在意他用出的技巧有多可怕,仍旧不假思索地追上去,他的意识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断进攻。

渐渐的,局面由单方面压制变为势均力敌的缠斗,二人打了半天也没分出胜负来。

 

当他们气喘吁吁地仰面躺在焦黑的土地上时,天已经全黑了。

一连几天天气晴好,漆黑的夜空挂满闪闪烁烁的星星。

孙翔的气息渐趋平稳,他深吸一口气,忽然笑出声来,他说:“能来这里真是太好了。那些擅自把小爷我制造出来的混蛋也不那么讨厌了。”

周泽楷偏过头看他,没有说话。

“就算只是看看这片天空,来这一趟也值了,活着的感觉真好,你说呢?说来你不会怨我擅自让你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吧?”

“很好。”周泽楷凑过去搂住他,“不会,很感激。”

“真的吗?”孙翔转过脸,覆着一层薄汗的鼻尖几乎与他相贴,近在咫尺的琥珀色的瞳孔闪闪发亮,“那你可要好好活下去,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的东西需要发掘。活着就有资格欣赏,我们的生命应该让我们自己决定。”

周泽楷迟疑片刻,慢慢地点头,说:“对。”

孙翔的脑袋又凑近一些,他迅速碰了碰周泽楷的嘴唇,又将头埋在黑发少年的肩窝上。

紧紧贴住周泽楷的身体一如他们第一次相遇时那般温暖,耳边也传来灼热的温度,他知道孙翔的脸一定很红。

 

少年们不知前路如何,在星光璀璨的夜空下紧紧相拥便已觉得无比满足。

 

“周泽楷。”孙翔忽然小声叫出他的名字,单薄的身体也莫名颤抖起来,“你这么厉害,我就放心了,不和我在一起也一定能活得很好。”

周泽楷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想阻止孙翔继续说下去,于是收紧手臂,与怀中的单薄的身体贴得更近了。

我会和你在一起,不要胡思乱想。

他还没能说出一个字,孙翔已经不顾他的抗拒,继续说下去了,独属于少年的清亮嗓音带着些不自然的雀跃,他说:“他们不知道你的存在,探测器刚到岛上就被我摧毁了,你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一个人对付他们。”

“不。”周泽楷坚定地摇头。

明明说好要一直在一起的,孙翔没有权利帮他决定。

 

6

非法人造人机构一直同多个军火商暗地里勾结。

他们对这件失败的实验品抱以足够的重视。几日后,几艘战舰停驻在孤岛边,舱门打开,数以千计的战斗机器人蜂拥而出。

他们向岛内推进几公里,仅存的那间研究室出现在视野里,没有智慧与生命的机器人立刻锁定目标,朝那个方向聚集。

距离研究室尚有百米,一柄战矛忽然携着骇人的气势从天而降,一下子冲散他们的阵型。孙翔整个人仿佛都在燃烧,同锐利的战矛融为一体,左突右冲,不消片刻就将这些冰冷的机器掀翻一片。

特种金属制造的机器人,外壳同研究室墙壁一样坚固,孙翔的战矛无法让它们彻底失去行动力,即使被挑翻,电子眼也紧紧锁住灵活穿梭于它们之间的目标。弹药源源不断地向孙翔袭来。

器械的灵敏度终究不及活生生的人类,僵持片刻孙翔只受了一点擦伤。

握着战矛的少年将机器人引导至一个恰当的位置,忽然纵身一跃,从包围圈中脱出。几乎是与此同时的,研究室里闪过一丝火光,燃烧弹准确无误地在包围圈内爆开,霎时火光一片,连空气也因此扭曲。这还不算完,燃烧弹之后又是一枚冷冻弹,经过高热又立刻冷却,机器人的控制系统有一瞬间短路,外壳也因剧烈的热胀冷缩而出现裂缝。孙翔就在这时再次冲入其中,战矛一挑一个准,没一会便将覆盖范围内的机器人全部戳爆。

又一波燃烧弹和冷冻弹接踵而来,二人这么你来我往配合几次,没一会就将机器人消灭大半。

这是孙翔做出的最终妥协,他默许周泽楷继续和他一起呆在岛上,同时也不让周泽楷在那些人面前露面。反正作为远距离攻击手,躲在哪儿开枪都一样,说不定那帮蠢货到最后也不会想到他还有一个同伴,而以为他改造了研究室里的机器人来一同作战。

周泽楷的双枪若要打出大范围的冰弹和炎弹,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技能冷却。

孙翔在冷却时间里戳机器人戳得十分欢快,耳边的爆炸声此起彼伏,这让他忽视了周围的状况,以致于没有意识到数量庞大的机器人仅仅是诱饵。

停靠在海边的战舰装有远距离狙击用量子炮,等周泽楷发现不对时,一切已经晚了。

量子炮蓄力完毕,一道荧光闪过,炮弹轰鸣着直直向孙翔射来。周泽楷立即射出一枚炎弹企图抵消冲击力,无奈威力相差悬殊,仅仅致使攻击轨道稍有偏离,孙翔不至于被直接击中。

孙翔的身体卷入剧烈的气浪,瞬间被撕裂开好几个血淋淋的口子。满地的弹片,金属碎片被气浪卷起,扎入他单薄的身体。琥珀色的瞳孔骤热紧缩,被吹飞的身体在气浪散去后,像断线的风筝般落下。

周泽楷的瞳孔黑得惊人,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他知道在这种时候不保持冷静的话,一切就完了。枪口甩出一枚冰弹冻结住量子炮的炮口,也不管当初做好的约定,迅速翻出掩体,抱起孙翔残破不堪的身体,冲回研究室同时封闭入口。

孙翔的身体被炸得血肉模糊,战矛也不知所踪。他的眼睛微微张着,瞳孔已经涣散,一只手死死攥住周泽楷的衣角,大滴的泪水滑过沾满血污的面庞。

“我要死了吗?”薄薄的嘴唇颤动着,血沫堵塞住气管,从喉咙深处溢出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不。”周泽楷的声音也在颤抖,他想要将孙翔抱起来,“别说话。”

一定还有办法,他想。

“他们说我是兵器。”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将污浊冲刷干净,在少年灰暗的面庞留下两道痕迹,“可是为什么我会觉得痛,为什么我的血也是热的。”

“我不想死。”孙翔握住他衣袖的手一点点松脱。

 

对了!培养槽!这里的培养槽有针对人造人的修复系统!

孙翔的气息一点点消失,周泽楷不再迟疑,将被气流撕得稀烂的衣物褪下,抱起孙翔开始失温的躯体,放入培养槽,迅速开启修复系统。

损坏比率80%,修复时间为48小时。

冰冷的语句出现在液晶屏幕上,培养槽被透明的培养液一点点灌满。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撑过这48小时。这间研究室十分坚固,量子炮也无法撼动,他不知道外面的人有何打算,他们已经发现他的存在,一定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那些人一定知道,如果放任周泽楷和孙翔不管,不久以后,迎接他们的或许会是一个人造人军团。

 

 

7

周泽楷想,那一天的孙翔,是不是也站在培养槽外看着他,寸步不离。

受损的器官和组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修复。快一点,再快一点,周泽楷在心底催促,他迫不及待想再次看到孙翔那双明亮的琥珀色眸子。

外面的人在知道他的存在后,同时也意识到他们是能够进行交涉的智慧生命,便拿着扩音器,一刻不停地在外喊话,要求他们束手就擒,许诺配合研究的话,就会放他们一条生路,不然,一枚中子弹将会在两日内到达,将整座岛屿从地图上抹去。

周泽楷不想和他们交涉,两天的时间足够了,他能等到一个完整的孙翔,然后通过传送装置和他一起离开这里。

他用所有的时间呆在培养槽边,一眨不眨地看着孙翔重又红润饱满起来的脸颊,目光一遍遍在他修长的四肢,在他英挺的眉,紧闭的眼,高挺的鼻梁,小巧的鼻翼和薄薄的粉红色嘴唇上流连。

他觉得孙翔的身体真好看,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比他更好看了。孙翔是一个很好的人,他值得被这个世界温柔对待,哪怕他是人造人。

他们拥有较一般人更强健的躯体,同时也拥有与所有人一样完整的灵魂。

只不过,他们以一种更为特殊的方式降生于世。

既然拥有同样的生命,为什么不能被平等地对待?

周泽楷觉得他忽然想明白了,他从一开始就不该抱持“有没有资格”这样的疑惑。

既然活着,那就有资格。这世界上任何人眼中所见的月亮,都不会比他们看到的更圆一些。

他们应该更早一些离开这里的,离开这个为了禁锢住自己,而幻想出来的,不存在的容器。

如果早些离开,孙翔就不会差点死掉。

无数的念头在周泽楷脑中盘旋,研究室外炮火连天,军火商还是无法坦然付出失去整座岛屿的代价,依然在做无谓的努力。

在枪声的陪伴下,周泽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然后,做了一个梦。

梦里只有孙翔。

孙翔从一团白光中迎面向他走来,对他笑得眉眼弯弯,那抹有些模糊的笑容随着少年越走越近,也愈发清晰起来,当孙翔在他面前站定,那团耀眼的白光也同时散去。他看到孙翔背后是这个世界上,所有他未曾亲眼见过的美景。

孙翔向他伸出一只手,嘴唇动了动,用口型说出两个字。

他说,欢迎。

周泽楷伸出手,同孙翔五指相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收到了整个世界的邀请。

他在培养槽内睁开双眼时,孙翔就是这么对他说的。

只是,那时的他并未意识到,这个美好的世界也是能够属于他的。

 

周泽楷睡得很浅,被一个清脆的提示音惊醒后,睁开眼就见巨大的屏幕上跳出一行字。

修复完成。

培养槽内的少年皮肤光滑,连一块疤痕也没有留下,全然看不出就在两天前还身受重伤,性命垂危。

周泽楷迫不及待地打开玻璃罩,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培养台边,紧紧抱住少年有些瘦弱的光裸躯体——就像当初孙翔对他做的那样。薄薄的胸膛紧贴在一起,他听到两个有力的心跳。

“……周泽楷?”刚刚苏醒的少年声音听上去还有些虚弱。

时间不多了,周泽楷想,不由分说就将孙翔打横抱起,匆匆向地下室走去。

孙翔的五感还未完全复原,他感到茫然,被以一个极羞耻的姿势抱住也没有反抗。周泽楷将孙翔在传送器旁边放下,孙翔的双腿颤抖了一下,勉强站住了。周泽楷转身翻箱倒柜,迅速找出一套还能穿的衣物,抬手就要帮孙翔穿上,哪知刚一伸手就被孙翔一巴掌拍开。

孙翔的脸红红的,看上去又羞又恼,说:“我自己会穿!”

“嗯。”周泽楷也不在意,反而冲他温和地笑笑。他想,那个暴躁又容易害羞的孙翔回来了,这很好。

“我们这是要走?”孙翔一边扣纽扣一边问,衬衫很大,一直垂到他的大腿根。

“嗯。”周泽楷的眼神忍不住飘向他裸露的大腿,这具身体在那要命的48小时内他已经看过一遍又一遍了,现在居然还想看,可以的话能一直看,随时看就好了。

“为什么?”孙翔抬起一条腿穿裤子。

“他们……炸掉,整座岛。”周泽楷艰难地解释。

“哦。”孙翔抬起胳膊检查一番,确认这身衣服不算太难看后,有些迟疑地说,“可是这样真的好么?”

“?”

“传送走之后,我们就不在一起了啊!”孙翔怒,他想这个人明明之前还说要一直和他在一起的,现在倒想自己食言了。

“没关系。”周泽楷微笑着轻轻抱住他,“我会…找到你。”

孙翔怔了怔。

“不管…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这是周泽楷第一次说这么长的句子,孙翔忍不住笑出声来,却又紧紧地,认真地,回抱住他。

“好!说定了!”他说。

在这茫茫世界得到了那个能够同他相互扶持的人,哪怕分隔两地,他的心也获得了一往无前的勇气。

因爱而生。

这样的感情,对于真正的人类也好,人造人也好,并无区别。

两名少年十指相扣,进入传送舱。一瞬间将连天的炮火,接踵而至的剧烈爆炸,扭曲的空气与热浪隔绝成两个世界。

前路未知,可他们已决定欣然面对。

他们拥有在这颗星球的任何一个角落活下去的资格。

这世界也不再存有束缚他们的容器。

end


---------

唉,9k+的篇幅还是不能把这个故事更深层次地展开吧,见笑啦。

滚去写情人节贺文_(:зゝ∠)_

评论 ( 14 )
热度 ( 56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