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Vessel(上)

*给 @光合作用 的点文,生化人Paro,两个人都是十二三岁的年纪。

我觉得我大概失去一天写完一篇文的能力了,为了证明我没有摸鱼还是决定丢出来,明天写下,不造有没有写出阿光想要的那种感觉来啊_(:зゝ∠)_

01

他从一片混沌与黑暗中找到五感,先是触觉,粘稠的培养液覆在光裸的皮肤上,神经末梢被麻痒占据。再是听觉,气泡咕嘟咕嘟的从耳边飘过,炸裂。接着是味觉,带着淡淡铁锈味的腥咸弥漫口腔。下面是嗅觉,他嗅不到任何气味,除去从口腔内漫上来的腥气。最后是视觉,他睁开眼,就看见一张在眼前放大的脸。

少年将整个身子靠在培养槽上,两只手覆盖在冰冷的玻璃表面,琥珀色的瞳孔一眨不眨地瞧着他,粉色的薄唇微张,培养槽表面洇开一圈水雾,随着他的吐息扩散,皱缩。

周泽楷觉得冷,培养槽的温度被电脑精确控制,随着他身体机能一步步觉醒,每时每刻都在进行最恰当的调整,左手边的液晶屏幕上有两条曲线,第一条显示他的生命体征,第二条则是他的精神波动,两条线都在极有规律地律动着。

一切都按照固有程序进行,没有出一点差错,可他还是觉得冷。

并不是由外界渗入皮肤的寒冷,而是自血管中流动的血液传遍四肢百骸的彻骨凉意——来自于心脏的寒冷。

我是谁?

我是周泽楷。像是电脑程序被输入的默认指令一般,他的脑海中立刻跳出答案。

我为什么在这里?

这一次系统没有再给出答案。

 

在培养槽外窥视的少年,被他的突然苏醒吓到,踉跄着向后退两步,又定定神,将琥珀色的眸子再一次定格在他精致好看的脸上。少年英气的眉眼挂上喜不自禁的神色,动了动嘴唇,用口型对他说出两个字。

他说,欢迎。

说罢,便转身去摆弄连着培养槽的巨大机器,动作生涩地敲下几个按钮,又推下一个拉杆。培养槽内黯淡的橘黄色灯光熄灭,氧气系统也停运,紧接着玻璃罩被掀开,霎时温热的培养液倾泻而出,流淌一地。

皮肤与冰凉的空气接触,神经中枢还未习惯控制四肢,他尝试迈出一条腿,身体却软绵绵的没有力气,一个重心不稳,便结结实实摔在冰凉的地面上。

溢出的培养液已经冷却,浑身上下湿漉漉的,热量还在不断流失。由内而外的寒冷不断侵蚀神经,他感到呼吸困难,一阵剧烈的咳嗽后,由唇齿间溢出的猩红都是冰凉的,这感觉真是糟透了,他像一条离水的鱼,因失去空气而苦苦挣扎,原本平稳运作的心脏也跳动得厉害,细瘦的手臂撑着光滑的地面,颤抖不止。

他忽然被紧紧抱住了,少年的身体像在燃烧,带着滚烫的温度灼得他皮肤发痛,粗糙的布料将他皮肤上的湿滑蹭得一干二净。他先是感到恍惚和不知所措,接着生出想要逃离这灼热的念头,可身体怎么也不听使唤,最终他居然习惯了这温度,被冻结的血液重又开始流淌,冰冷而机械运作着的心脏也被注入真正的生命力,神经中枢与大脑皮层同时开始运转。他伸出光裸的手臂,回抱住这具温暖炙热的躯体。

“我叫孙翔,和我做朋友好吗?”

这是周泽楷第一次听到孙翔的声音。

“周泽楷。”搁在肩窝的下巴点了点,刚刚苏醒的黑发少年说,好。

 

02

这是一座同外界隔绝的小岛,用作非法人造人研究。

周泽楷脑中有一些固有概念,其他一些不清楚的,也能通过研究所留下的文献弄明白。

这座研究所有一大半被摧毁,只剩下这间研究室,以及半间资料库和两间仓库。原本占地数十公顷的研究所,一夜之间被粗暴地夷为平地,只剩下巴掌大的一隅。

这些都是孙翔做的,他在周泽楷隔壁的研究室苏醒,本该是接近完美的作品,却在最终数值的调整上用了极不平衡的方案——攻击性的数值被最大化,精神控制能力却被大幅削减。他们想要制造的本就是最强兵器,杀伤力越大越合心意。

兵器自然是该被持有者使用,并完全服从的,他们从未想过会有控制不了兵器的那一天。

最终数值调整完毕的那一天,孙翔睁开琥珀色的眼睛,看见培养槽外站着十几个身穿白大褂的研究员,光线透过液体折射,使他们身形扭曲,每一个人都用贪婪的目光看他。

“他能徒手毁灭一个军团,也能精准斩杀目标,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昂贵的武器。”

“我们什么时候把他卖掉?”

他的五感敏锐,小声的议论透过浓稠的液体介质传入耳中,有些失真,还有一个人捧着一台小巧的笔记本电脑,站在他身前,企图同他直接对话。

“我是谁?”思维化作电流,显示在液晶屏幕上。

“你是孙翔,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兵器。”

“人类?我也是么?还是兵器?”

“两者都是。你是人类,又和人类不同,你是我们制造出来的,是我们给了你生命,生来就该为我们服务。”

冰冷而不带一丝起伏的声音传入脑海,孙翔觉得暴躁,他讨厌这个趾高气昂的语气,就像在同一件廉价的物品对话,他想,是这些人擅自将他带到这里,迫使他离开自己本该存在的地方,所以他要回去。

然而他要回哪里去?

他们说他叫孙翔,那么孙翔又是谁?

无数的问题压迫着他的神经,原本在击掌庆贺的人们忽然注意到,本该平稳的精神曲线开始大起大落,很快突破红色警戒线。

“镇定剂!快!注射镇定剂!”

有人在声嘶力竭地大吼,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不一会研究室内的压力感测仪也开始疯狂嘶吼,玻璃器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冲破,摆脱束缚的少年光裸着身体,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手中却握着一杆燃烧着红色火焰的细长战矛。

战矛所至之处,一片焦土。

等孙翔回过神来,这座小岛上已仅剩下他一人。

 

“……去哪了?”周泽楷问。

“有的死了,更多的逃走了。”孙翔无所谓地耸耸肩,他的手臂背在脑后,细细的手腕一手就能握住,就是这一具看起来荏弱无比的身躯,却蕴含着无法估量的破坏力和惊人的热度。

周泽楷所在的研究室在研究另一个重中之重的项目,项目负责人极尽所能追求完美,对周泽楷的基因调整,参数计算样样追求最好,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亦或是破坏力都设计得毫无瑕疵。因而其研究进度较孙翔慢上许多,能力自然也较孙翔平衡得多。

正是因为这个研究的重要性,这间研究室被特别加固过,因而孙翔暴走时,未能将之破坏。

当孙翔的精神状态平稳下来,这座小岛已经成为一片焦土,他漫无目的地在岛上游荡数日,终是来到这间仅存的研究室。

他认得这个地方,研究室内的陈设同他出生的那个阴森森房间如出一辙。粗略翻找一遍试验台,就发现了周泽楷组装好的基因,以及参数设置表格。

他知道,通过眼前这些冰冷的器械,他能够拥有一个,也可能是更多个同伴。

可这是否是不公平的?那些被制造出来的同伴,是否也像他一样,是被强行带到这个陌生地方来的?

他咬咬牙按捺下心中的疑虑。苏醒的这几天,他找不到任何离开这座岛的途径,岛上没有一点活物,甚至是一点带着生命力的绿色也没有。每到夜晚,黑压压的云层遮住整片天空,透不出一丝星光,他缩在冰冷的废墟里,害怕地颤抖。

他想要同伴,想要朋友。

他不清楚这两个词的含义,他只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想一个人呆着。

于是,他按照研究报告给出的流程,将盛放干细胞的培养皿接通电源,开始一步步调整参数。

研究并未完成,参数也不完整,有好几个数值都是孙翔对着操纵台即兴发挥的。

所以,周泽楷的血液循环系统和语言功能似乎出了点问题。

又或许是自我调节机能十分强大,前者很快被修正过来,可语言功能却一直没有。

孙翔觉得有点愧疚。

 

3

天气一连阴沉了好几天。周泽楷开着一盏昏暗的灯,将研究所里的资料通读一遍,孙翔则一趟趟跑去仓库,研究起那些奇奇怪怪的,据说是该进口的“食物”。冰冷的房间里多了一个人,即使闷声不响,到底也有了几分活气,孙翔不再觉得害怕,脸上的笑容也多起来。

每天晚上他都坚持抱着周泽楷入睡,他说,周泽楷的体温太低,不确保温度恒定的话,说不定就一睡不醒了。原本有些为难的黑发少年听到他这话,唇角忍不住微微上翘,说,好。

孙翔的手臂从周泽楷的腋下穿过,紧紧搂住他的后背,脑袋搁也在他的肩膀上,胸膛紧贴,几乎勒得周泽楷喘不过气。

周泽楷一下一下顺着脊椎抚摸他的后背,说:“我在。”

孙翔这才稍稍松开胳膊。

一旦入睡,孙翔就会放过周泽楷,在冰冷的地面上满地打滚,周泽楷半夜醒来,发现身边空荡荡的没有人,就会挪个位置,将被褥重又卷在睡得四仰八叉的少年身上。

一天早晨,周泽楷迷迷糊糊醒来,听见孙翔在小声啜泣。

少年稚气未脱的脸上挂着泪痕,眼眶也红红的,正用衣袖胡乱抹着不断溢出的泪珠。

大概是噩梦惊醒。

周泽楷无声地抱住他,想用这样的方式让他止住哭泣。

孙翔在他耳边抽泣着说:“我们是不是回不去了?”

应该回哪里去?周泽楷怔了怔,他不明白孙翔在说什么,想了一想又隐隐约约有些明白过来。可是,这个世界能让他们回去的地方,并不存在啊。

他嘴唇抖动一下,终是紧了紧手臂,说:“我在。”

 

天空终于放晴,他们来到这座小岛的边缘。

湛蓝色的天空没有一丝杂质,延伸至地平线与海面相接,阳光将海水照得通透,一缕缕深蓝色的脉络清晰可见,织成一张大网,任鱼儿畅游其间。独属于海的腥咸味弥漫鼻腔,海鸥在头顶喳喳盘旋。

这个世界很美。

在这片海水之外,还有广阔千万倍的世界,也有数不尽的美景。

可是他们真的有资格欣赏这美景吗?周泽楷眯起眼睛看向一望无际的海水。在这广阔的世界里,是不是有同名同姓的两个人,过着和他们截然不同的生活,享受着人世间的冷暖,经历着他们所不能奢望的喜怒哀乐。

他们或是只是无意间被采集而来的两个干细胞,经过改造,培育后得到人类的外壳,却终究不是人类。

他们是多余的,是不被人们所期望的存在。他们应当将自己封闭在这座小小的岛屿。原本的容器是冰冷的培养槽,现在变成整个小岛,已该心存感激了。

他们终是逃不出这个容器的。

孙翔的眼睛亮亮的,挥舞着拳头,朝天空嘶吼着一些他不理解的奇怪音节,过了一会,又蹬掉不知从哪儿找来的,不合脚的大皮鞋,在沙滩上奔跑起来。

周泽楷觉得,如果是和他一起,在这座孤岛上度过一生,也很好。

 

4

他们发现这座研究室有一间地下室。

里面堆放一些生活用品,压缩食物和应对危急状况的罐装水。除此之外还有一台传送装置,看来是在紧急情况下供研究人员撤离的,在孙翔暴走时,正好派上了用场。

通过这台传送装置,他们能够离开这座小岛,去外面的世界。

可是装置的导航系统坏了,他们可能被传送到这台机器网络覆盖的任何一个地方。这并不要紧,对他们来说外面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传送到哪里都没有区别。

孙翔说,外面有书上说的城市,乡村,河流,瀑布,有各种各样的风景,还有很多和他们相似的存在。他觉得回不去也没有关系了,他们能在外面找到新的归宿!他问周泽楷想不想去外面的世界探险。

周泽楷看着孙翔明亮的眼睛,觉得心脏被尖刺扎了一下,垂着脑袋摇摇头。

这儿是他们的容器,他们不能离开,他们也不是所谓的人类,外面更没有和他们相似的存在,他们是最特殊的,也是最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

孙翔皱眉思索一会,继而严肃地点点头,说:“嗯,那我也不去。随机传送的话,就要和你分开了,你这么呆,出去一定会被骗。我要和你一直呆在这里,虽然你这人闷得慌,但小爷我忍了,快跪下感谢我。”

周泽楷抬起脑袋,黑亮亮的眼睛溢满欣喜,他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和血液一同在身体里奔涌。被这股力量驱使着,他忽然凑上前去,在孙翔的唇上蜻蜓点水般碰了一下。

“靠靠靠靠靠!你做什么!”孙翔后退一步,撞在墙壁上,好看的脸红红的,梗着脖子怒道。

周泽楷将他有些僵硬的身体圈进怀里,说:“一直,在一起。”

温热的吐息喷撒在耳廓,孙翔连脖子根都是红的,心脏也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他就这么,被蛊惑了似的,恍恍惚惚地点头。


下篇戳我:Vessel (下)

-----

Vessel这里取两个意思,一是容器,二是血管。
 我想着超梦的逆袭写的,别打我别打我QAQ

评论 ( 4 )
热度 ( 75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