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溯洄 11

换头像了。我还是老实地日更吧xxx

看,小周活蹦乱跳地上线了,我没乱说。下章两个人就愉快地闯荡江湖去啦~这两章刷双花刷的有点多,不过双花最主要的剧情大概就到这里了,一直到尾声之前他们都只能以单人或是回忆的形式出来刷存在了_(:зゝ∠)_

前文戳我:目录

 

11

孙翔觉得,孙哲平大约是喜欢张佳乐的。

他对男欢女爱之事知之甚少,定亲之事也是家中二老一手操办的。然而这不代表他不知道男人同男人之间相互爱慕有多不寻常,若换做从前,饶是孙哲平与张佳乐关系再怎么亲密,他多半也就会觉得,他们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好兄弟,自然该这么亲密。

可现在他不会了。他能看明白孙哲平每一个宠溺的眼神,也能看出孙哲平冷硬拒绝张佳乐同回百花的要求时,眼中流出的痛惜。甚至于张佳乐喉咙一动,孙哲平便知递水,张佳乐多看了知味观的鸡汁银鳕鱼一眼,孙哲平便掏出银钱打包走店里的所有鳕鱼。

张佳乐一来,孙哲平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孙翔觉得自己真是太机智了。话说这孙小少爷为什么突然就开窍了呢?他自己也不清楚。兴许是因为,也有那么一个人,像张佳乐对孙哲平那样,能从他的一个眼神看出他的诉求,会对他这么毫无保留的温柔。想到这里,孙翔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若孙哲平喜欢张佳乐,那周泽楷岂不是也喜欢他?

这不对,他和周泽楷才认识几天?怎能同双花八年的默契相提并论?

再猜下去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孙翔决定直接去问孙哲平。

 

“混蛋老哥,你是不是喜欢张佳乐啊?”孙翔梗着脖子,努力拿出气势同孙哲平对视,也意图掩饰自己的心虚。

孙哲平讶异了一下,他想自己是不是低估孙翔的智商了。

“是,我和乐乐在一起很久了。”正在擦拭葬花的孙哲平想了想还是如实回答。

哪知孙翔通红着一张脸,不停碎碎念念道“果真如此啊”就踏着恍惚的步子出去了。

看来家里的核桃库存又不够了。

 

后来,张佳乐走了。

走之前孙哲平说的决绝:“江湖上不再有双花组合,也不再会有繁花血景。”

面容俊俏的青年穿着来时的那件半臂直裰,垂在身侧的双拳紧握,微长的额发挡在脸上,教人看不清他的眼睛,嘴唇也死死咬着,没有一点血色。

张佳乐没有再同孙哲平说一句话,转身大步走出孙府。

孙翔想,张佳乐大约是哭了。他不明白既然孙哲平这么喜欢张佳乐,又为什么要让他伤心难过,爱一个人不就是要让他一直开开心心的吗?他又想象了一下,如果自己像孙哲平那样,让周泽楷这么难过的话,他心里又会是何种感觉呢?

大约是比周泽楷更难过的。单是想象,他心中的酸楚就要满溢出来。

思及如此,待他再侧头看孙哲平,就觉得眼前的男人同他那么多年臆想出来的落花狼藉一样高大,背脊挺得笔直,唇角也绷成一条直线,带着沧桑的面庞如刀削斧凿般,眸色深深,看向远方——看向已经消失在视野里的百花缭乱。

本令他无比幻灭的孙哲平就这么同他心目中的落花狼藉重合了。

孙翔在心中连连叹气,他想,今后一定要好好对待周泽楷,不能步兄长的后尘。

 

那日询问过孙哲平后,他思索良久,觉得自己大约也是喜欢周泽楷的。那日的漫天银白里,踩着一地白雪,翩翩来到他身边的周泽楷已成为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最美风景。

 

孙哲平右手有伤,这正是他退出江湖的原因。

他已经不能完美地操纵葬花,也跟不上繁花血景的节奏。张佳乐日复一日地思索双花的新出路,竭尽所能配合他。也不再带百花谷的弟子出去挑事了,江湖上的纷争更是能避则避,整个百花谷多月以来都采取一种完全守势。

他一个人拖累了整个百花谷。张佳乐自然是清楚他会有这种想法的,也曾一再告诫孙哲平,没有落花狼藉就不会有如今的百花谷,若只有他百花缭乱在,还不如将百花一派解散。

孙哲平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即使他的武功大不如从前,单是有落花狼藉这一名号坐镇,百花还是能位列第一流门派的。

可是,他也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既然轮回能查出葬花心法的存在,其他帮派自然也可以。归隐后,他拖了许多日子才回孙府,便是要避开那轮回的杜明,一个轮回就让他如此忌惮,已经失去守护百花谷能力的他,要如何同整个江湖为敌?这消息一旦被泄露出去,不出多日,定是要成为一枪穿云那样的活靶子。在这情况发生以前,他必须同百花谷,还有张佳乐撇清关系。

 

可他还没有放弃。

孙翔发现,自张佳乐离开后,孙哲平又开始练剑了,以左手为主,右手为辅的双刀流。每日花两个时辰练剑,剩下的时间则将自己关在书房里,对着一本心法写写画画,探究新招式的可行性,很是专注。

“你要回去吗?”孙翔问。

“嗯。不放心留他一个人。”孙哲平答。

“他会原谅你吗?”孙翔觉得,如果是他的话,多半死也不要原谅让他这么伤心难过的孙哲平了。

“会的。”哪知孙哲平说的斩钉截铁,“跪三天三夜搓衣板也要让他原谅。”

孙翔顿时觉得,如果是周泽楷在他面前跪了三天三夜搓衣板,他也什么事都不会再计较了。

 

孙哲平自然早就发现孙翔体内流动着一股强大的内力,估摸着如当年卦象所说,自家弟弟去江湖上闯荡的日子也快到了,便顺带着开始教他运气调息,控制内力。好在孙翔实在是天赋惊人,稍一点拨,就融会贯通,跑到一边去自己练习了。

许是那股内力同他的经脉十分契合,几日过去,单是学习控制之法的孙翔,内力竟又浑厚几分,现在他已经能将真气控制在手中,徒手劈柴了。

孙翔飞快的进步让孙哲平很是欣慰,本该点在脑子上的技能点看来都点在习武天赋和脸上了,这么说起来,命运也是待他不薄的。

孙哲平自然也好奇这股内力是从哪儿来的,如此精纯浑厚,原宿主约莫也不是个普通角色,在江湖上一定是排的上号的。

况且那人多半就是王杰希卦上所说的,孙翔的命定之人,这关乎终生的大事决不可含糊,一定要问清楚了才行。

孙哲平难得责任心爆发,关切地问:“二翔,你前些日子是否见过什么不一样的人物?”

孙翔听闻他这话,俊脸竟是蓦地泛起红色,嗫嚅道:“有,叫…周泽楷。”

周泽楷?孙哲平搜索一遍记忆,没有发现这一号人物,若不是什么不世出高手,那便是隐瞒真实姓名的。

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中,不曾透露过名姓的有三人,其一便是他落花狼藉,剩下两位则是一枪穿云与索克萨尔。

孙哲平实在不敢想象孙翔同这两号人物扯上关系。

两个都不是好东西,负责任的好兄长觉得自己有必要护蠢弟弟周全。

 

孙翔觉得纳闷极了。

这都四月初了,周泽楷还没个影子。门前的几颗桃花树已经开始凋谢,花瓣撒了一地。赏花之事并不很要紧,他担心的是周泽楷失约。

如果桃花败光了,周泽楷还没来,他会等下去么?多半是会的,又会等到什么时候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又是一日清早,孙翔一早就转去茶肆,想打探一下江湖上有没有什么关于周泽楷的消息。终是听来个,张佳乐辞去百花谷掌门,新秀邹远上位的消息后,便再无其他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意兴阑珊地回到孙府,才走到朱红色大门前,就听到门内传来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推开门,只见孙哲平手握葬花,同握着一杆长枪的周泽楷打成一团。

 

孙哲平对新打法的掌握十分到位,左手到右手的攻势转换十分迅速,竟比他原本的风格还多几分节奏感,剑雨密不透风地落下,气势汹汹,周泽楷握着长枪只有抵挡的份。

周泽楷竟然被全面压制!

靠,孙翔自然不会感叹落花狼藉果然厉害,只觉得这孙哲平身为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居然欺负一个默默无闻的后辈,实在太不要脸了!

“你给我住手!欺负小辈算什么本事!”一边大吼着,孙翔就要撸着袖子冲上去。

孙哲平吓了一跳,慌忙收剑,对手是一枪穿云,他自然不会怠慢,孙翔虽已能够熟练地掌控内力,可在他们两个未保存实力的顶级高手面前还是不够看,若稍有不慎被误伤,事情可就大条了。

周泽楷本无战意,不带一点犹疑地收起长枪,同时还一把揽住冲过来的孙翔,将其护住。

孙哲平看着一枪穿云瞬间露出多个致命的空当,还有放在自家弟弟腰上的一只手,神色复杂。

这时孙翔已经从周泽楷怀里挣出来了,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孙哲平就大骂起来:“靠,我说你发什么疯!落花狼藉了不起啊!”

孙哲平:“……”

这弟弟真的是亲的吗?

还是他应该先感叹一下,原来一枪穿云的名字叫周泽楷?或是蠢弟弟的命定之人居然是前天下第一?

“他是一枪穿云。”落花狼藉大大觉得心好累,决定用无情的事实来刺激一下孙翔。

孙翔果然愣住了。过了好一会才慢慢反应过来,他只觉得最近发生的事实在太戏剧性,先是得知自家老哥就是落花狼藉,又窥得双花二人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由此还得出自己喜欢周泽楷的结论。

现在他妈的又说他的心上人是一枪穿云?

周泽楷忐忑不安地看向孙翔,他知道孙翔对一枪穿云没有好感,虽说这其中误会很大,他也实在没把握能解释清楚。

孙翔扭过头同他对视,怔怔地说:“你是……那个一枪穿云?”

周泽楷犹疑片刻,还是老实地点点头。

“那你他妈的打不赢那家伙??”孙翔看起来更怒了,天知道他看到周泽楷被孙哲平压制时有多担心,落花狼藉砍起人来有多生猛,他最清楚不过。

这出人意料的反映倒是让在场的另外两人都傻了。

周泽楷薄薄的嘴唇颤动几下,憋了半天才吐出句话来:“…有伤。”

和黄少天一战后,他的伤势还远未痊愈,如今只能拿出二成不到的功力来。

闻言,孙哲平抖了抖袖子,露出一截缠着绷带的手腕,说:“我也有伤。”

周泽楷:“……”

------
 落花狼藉聚聚你不给未来的弟妹一点面子真的好吗?
 我真的没有故意拖剧情啊,觉得挺正常的节奏?不知道为什么走得这么慢otz

评论 ( 14 )
热度 ( 78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