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溯洄 5

*有一点私设要交代一下。吴县=H市,松江=S市,金陵=N市,然后呼啸在N市嘛,蓝雨在G市嘛……我私设把蓝雨和呼啸的地盘交换了一下,金陵是国都,离吴县和松江都挺近,觉得比起呼啸,还是蓝雨更适合做皇室,所以就有了这个,咳,不靠谱的私设,别打我别打我【哭

还有一个私设,关于小周的双枪,虽说不怎么靠谱,不过好歹也算是古风文,双枪略违和,所以对于小周的武器重新设定过了,具体看下文【抱头跑走

1~34 前文戳我。

05

孙翔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两年前的元宵夜,拒绝同孙家二老同去灯会的他,像往常一样从西边的院墙翻出孙宅,哪知脚刚一沾地,就被一从天而降的青衫少年撞了满怀,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面上就挨了火辣辣的一巴掌。

全天下胆敢朝他面上招呼的,怕是还未出生,孙翔正要发作,面前的少年倒先开口说话了,万分熟悉的嗓音令他挥出的拳头一下子止住了。

“小翔,你为何总是有路不走,偏要翻墙?”

待孙翔定睛一看,这哪是青衫少年?分明是隔壁唐府的唐大小姐!唐柔柔顺的长发梳成松松的发髻,一支色泽温润的玉簪衬着屡屡青丝,煞是好看,再配上一袭绣着银线的青衫,还真有那么几分美少年的感觉。

“咳。”孙翔尴尬地咳嗽一声,后退两步,心道,怪不得刚刚手中的触感很不对劲,原来他无意间占了唐柔的便宜。

“你打扮成这样做什么?”孙翔抬头望天,却不知自己连脖子根都是红的。

“离家出走,闯荡江湖。”唐柔言简意赅。

“什么!?”孙翔此刻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想,自己身边的人怎么都那么爱离家出走,先是孙哲平,现在又是这同他订了娃娃亲的唐大小姐。

“若是不走,再过两年便要嫁予不喜欢的人。”唐柔说罢淡淡瞥他一眼,孙翔硬是从那一眼里看出几分不屑来。

靠,他孙翔哪里不好?前途无量,家底殷实,要才有才,要貌有貌,未能嫁给他这样的好男人,那是她唐柔的损失!

“放心,我不娶你,你不必离家出走。”孙翔咬牙切齿地说。

唐柔却只是摇了摇头,告诉孙翔,她已经同人约好了,而且,富家小姐的生活不适合她,她要出去出去闯一闯,干一番事业。

谁说女子不如男?唐柔如是说,还说,如果孙翔不拦着她,那他们还有发小的情分,否则恩断义绝。

于是孙翔就这么看着到手的未婚妻飞了。

这倒不是最令他难过的,他承认唐柔是个不错的玩伴,但对她并不是那种要一起过一辈子的喜欢,既然有缘无分他也不会强求,将来定会有更好的姻缘等着他,毕竟他孙翔这么优秀。

孙翔是觉得窝囊。孙哲平走的潇洒也就算了,现在连一个女孩子家都快了他一步,这让他把脸往哪儿搁?

第二日,蔫蔫的孙少爷转去了城东,发现自己常去的那家包子铺也是人去楼空,铺老板包荣兴和他特别谈得来,前一日多送了一个肉包子给他,怕也是做好了不辞而别的准备。

孙翔觉得隔壁兴欣酒馆的老板娘一定知道些什么,陈果却只是笑着摇头,又给他添一壶茶水,端上一碟核桃酥,闭口不谈。

 

他不知道为什么时隔两年,自己又想起了这件事,可能是落花狼藉的归隐触动了他,也可能是直觉告诉他,自己就快从长达四年的禁锢中脱身了,孙翔的直觉一直准得令人害怕。他甚至凭借直觉意识到了周泽楷的跟踪。

就在近日,管它杜明不杜明的,孙翔决定一定要拼一拼,去江湖上实现他的梦想。

这么想着,他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一百种让杜明趴下的法子,包括下药,买凶杀人,美人计等等。

 

正被黑衣人按住,趴在地上的杜明不禁打了个喷嚏,有人想他了吗?小剑客皱着眉头思考,该不会是那个两年前不知所踪的唐小姐吧?杜明刚入驻孙府时,便觉得隔壁的唐小姐特别好看,特别有气质,孙翔的好福气真是让人羡慕得牙痒痒。

“我说吴启啊,你闹够了没有?”魂游天外片刻,杜明决定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麻烦”。

“嘿嘿。”被杀气凝结的空气仿佛又流动起来,名为吴启的刺客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笑道,“小明,好久不见,有没有想念哥啊?”

杜明翻了个白眼,心道宁愿去想那个从来没用正眼看他的唐小姐,也不要想这个总是变着方捉弄他的小师兄。

“进屋说。”

二人不再调笑,神色很快严肃起来。

 

“出了什么事要你亲自跑一趟?”杜明进屋,自顾自坐下沏茶,也没管吴启期待满满的眼神,给自己倒了一杯龙井,就这么慢慢喝起来。

“有一个坏消息,还有一个更坏的消息,你要听哪一个?”吴启叹了口气,还是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

杜明早就不吃他这一套了,催促道:“反正两个都是坏消息,快说。”

吴启不紧不慢地喝了口手中的茶水,斟酌着怎么开口似的,弄的杜明心急如焚。

“坏消息是,蓝雨朝廷不知通过何种途径查到了周师兄的行踪,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一同出马,估摸着这几天已经从金陵到吴县了。”

杜明的手一抖,茶水洒出大半,也不管胳膊被烫红一片,焦急道:“还有比这更糟的?”

吴启垂眸瞥一眼他被烫红的胳膊,皱眉道:“你上次飞鸽传书回来,江副正好外出,是掌门接的。”

“所以?”

难道轮回又开始组织追杀周泽楷了?杜明猜测,可这也不会比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一同出马要难办啊。

吴启摇头,像是猜到杜明在想什么似的,继续道:“轮回没有出手,不过,嘉世山庄也得到这个消息了。江副怀疑,掌门暗地里和嘉世勾结。”

“小明,这都是你惹出的祸。”末了,吴启又幽幽地添了一句。

“靠!我怎么会知道掌门和嘉世勾结,而且江副会接不到我的传书!”杜明怒。

“这样也好。”吴启笑了笑,“虽说周师兄的处境又凶险几分,可他的嫌疑也被洗脱不少。当年师尊一死,嘉世便急不可耐地意图吞并轮回,早该觉得蹊跷,还是江副神机妙算。”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纵然周师兄武艺高强,怕是也敌不过索克萨尔,夜雨声烦联手。”

“赶在周师兄遇到蓝雨的人之前,把他带回轮回,轮回的人由轮回处置,江湖上不会有人非议。到时候,江副一定有办法保他。”吴启沉声道,他从松江过来的途中,便打定这个主意,虽铤而走险,倒也值得一试。

“凭我们俩?”杜明问。

吴启沉默着点点头。

 

 

周泽楷发现自己被跟踪了,来人的轻功不逊于他,怕是个难缠的角色。

他已来到吴县城门,本想趁着月黑风高离开吴县,奈何怎么也甩不掉身后的人。那人似是不在意自己身形暴露,一直同他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不上前,也不后退。

那气息并无杀意,多半是有话要对他说。

周泽楷绕了大半个吴县,最终停在一座废弃的院落里,安静地等待来人现身。

不消片刻,院落里便闪出一个黑影,霎时间,一把匕首带着破空的力度向他掷来。

“铛”的一声,周泽楷抽出一件细长的物什,干净利落的将那匕首格挡开来,再待细看,便可分辨出,那细长的物件竟是一支箭矢。

吴启没有停顿,从怀里掏出另一把稍长的匕首冲上前去,同周泽楷短兵相接。

箭矢的长度虽较匕首稍长,奈何箭身太细,格挡时稍有不慎便会弯曲成一个危险的弧度,两人你来我往了几个回合,还未用上内力,吴启的匕首居然好几次杀到周泽楷跟前。

这院落面积不大,没法用只能远距离攻击的弩箭决出胜负,周泽楷的体术不比吴启差,但刺客讲究抓住机会,一击必杀,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他不想冒险,况且他知道杜明很快也会赶来,二对一,对他更不利了。

首先要做的还是拉开距离。周泽楷握着箭矢向后跳跃几步,吴启大约在等杜明过来,好增加些胜算,也没有急着上前。

谁曾想,正是这一瞬间的判断,令原本还有一丝机会完成的任务变得全无可能。

 

那箭矢正是周泽楷的银武荒火,同为银武的十字弩弓名为碎霜,此两件银武均出自天下第一锻造师之手,且是苏沐秋少有的得意之作。荒火碎霜,一冰一火,两个极端生来却不可分离,一同使用可爆发出惊人的威力。

这对银武曾是轮回门师尊的镇门之宝,师尊死后,又如何到了周泽楷手中,真相至今无人知晓,这也是轮回门极尽所能追杀周泽楷的原因之一。

荒火碎霜在到周泽楷手中之前,就连轮回师尊也认为它们仅是一副普通的弩箭,却不知苏沐秋武器的一大特点就是变。

叶修的千机伞正说明这一点。

 

就在此时,周泽楷拿出碎霜,同荒火交叠在一起,两件银武在他内力的催动下被一层淡淡的荧光包裹,迅速变形重组!

待光芒褪去,周泽楷手中握着的已是一把杀气凛冽的长枪。

杜明气喘吁吁地跑进这间院落时,就对上吴启一双无比忧伤的眼睛——他们今日能亲自领教“一枪穿云”,固然很荣幸,不过,带周师兄回轮回的任务怕是艰巨得很。

吴启从周泽楷浑身散发出的气场立刻读出了可怕的差距。他作为刺客原本也只有轻功能同自家师兄一较高低,至于杜明,还不如他呢。

不管怎样,到这个地步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周师兄,我们要带你回轮回,得罪了。”吴启沉声道,话音刚落,便握着匕首冲上前去,手持冰渣的杜明紧随其后。

一时间,轮回门同辈弟子中的三名佼佼者打成一团。

-------

明天断更,有个其他文要赶,而且估摸着被课题折磨的也不剩多少血了xxx

评论 ( 22 )
热度 ( 53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