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_⊙孙翔&唐昊推,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会干

【周翔】溯洄 4

*给课题虐得惨兮兮的,嘉世又是大反派xxx

1~3 前文戳我


04

曾经的天下第一门派,嘉世山庄就坐落在吴县。

斗神一叶之秋与它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直到八年前,叶秋与之彻底决裂,嘉世才跌下天下第一的宝座。

周泽楷也对嘉世山庄怀有别样的感情,要用一个字概括的话,那就是恨。不逊于叶秋与之结下的深仇大恨。他虽背负天下第一的名号已有五年,可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也没有单独同嘉世抗衡的实力。因此,他不想在吴县久留,这是一个能让他内心波澜起伏的地方。

周泽楷脾气好,但不代表他没脾气。要知道,若非嘉世山庄,他也不至于落到被轮回门抛弃,甚至被追杀的境地。

然而,他现在在嘉世的地盘上看到了轮回的人,那就大不一样了,他决定在吴县逗留一阵子。

八年前的那件事仍旧疑点重重,他离真相只剩一步之遥,绝不会放过一点蛛丝马迹。

 

周泽楷半个月来都在跟踪杜明和他顽劣非常的孙小少爷。吴县孙家的老底也已经摸了个大概。

孙家世代经商,家底颇为殷实,是江南一带的丝织巨头。祖上三代都无人练武,除去十年前不知所踪的大少爷孙哲平尚有疑点,这孙家看来是没有同江湖各大门派有纠葛的。

孙小少爷的书童正是轮回的剑客杜明,也是他曾经的小师弟,多年不见,那日深夜他竟没有一眼认出。杜明所用的光剑冰渣也是一把银武,在轮回的同辈弟子中可说是佼佼者,虽排不上武林大会的二十四榜单,可拿一个旁听席位还是绰绰有余的。

多日观察下来,小师弟同嘉世山庄似乎没有什么联系,这令他长舒口气。至于杜明潜伏在孙家是何用意,周泽楷思考许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原本在确认过这件事后,他便应当继续北上,前往松江参加武林大会,他在吴县逗留已久,怕是行踪早已暴露,北上途中定会遇上一两个仇家,又要耽搁些时日。再加上现已入冬,若是碰上大雪封山,那就更不好办了。

出于各个方面的考量,都该尽早从吴县启程,可周泽楷却发现自己不想走了。

 

若是前十天他还在心无旁骛地观察杜明的一举一动,后几日他眼里竟只剩下了那孙小少爷。

周泽楷觉得这人不止皮相好,连一举一动都是充满生气的,眉梢微微上挑挂着些张狂的笑意也教人觉得有趣得紧。

孙家老爷想让孙翔去考科举,商贾贫贱,想必这孙老爷也受尽了达官贵人的白眼,自然期望孙家出个大官,可孙翔显然不是读书的料,每日抄书抄到一半,就要翻墙出去惹事。

 

第一日,孙翔带着杜明雄赳赳气昂昂的去赌场,进了那乌烟瘴气的地方也不下注,反倒是四下里看个不停,遇上个灰头土脸的老汉才一脸凶相地跟着押注,硬是把赔率压下来。看到个眉鼠眼出老千的,也不管人问他要证据,直接拖出去一顿打。从小巷里出来,孙翔搓了搓手上的灰,一脸的我是大侠我怕谁的傲气。

第二日,孙翔扛了杆秤去集市,盯着个卖肉的屠夫瞧了半天,一口咬定他缺斤少两,拿着自己的“黄金秤”就要还被“蒙在鼓里”的老百姓一个公道,屠夫满脸横肉,大刀往砧板上一搁就要发作,孙翔也没被这身形教他壮硕许多的大汉吓到,不甘示弱地死命瞪回去,最终还是杜明走上前去,乐呵呵地扭过屠夫的手腕,要他保证做生意再不掺水,这事才算完。

第三日,孙翔提着自己用不掉的墨汁和砚台跑去吴县另一头的私塾,给私塾里的学童们一人发一瓶墨汁,泼了那私塾先生一身墨水,还带着帮小顽童逃课。杜明说,少爷你这样实在是太不好了,不过我喜欢。孙翔估摸着他也是个被四书五经压迫过的主,特别骄傲地说,那是,爷可是拯救你们于水深火热的大侠。

……

……

周泽楷觉得孙翔大概真的活在自己的小江湖里,没有尔虞我诈,也没有血流成河的厮杀,只有这个单纯无比的人制定出的最简单准则。黑白分明,正义同邪恶永远是对立面,绝不会模糊了彼此的界限。

如果真正的江湖也是这样就好了,他想。

周泽楷想认识孙翔。莫名的。

 

周泽楷跟踪孙翔的第二十日。孙翔一早先是去了茶肆,喝了一整壶的茶水,就快到晌午也没见杜明来捉他回家,便打算转一转集市,打发打发时间。这时已经过了小雪,呵出口气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冬日的暖阳洒在人身上,别提多惬意了。

孙少爷本打算多享受一下这午后阳光,却耐不住又要跑去“行侠仗义”。

有个灰布衫的小偷摸走一老妇的钱袋,撒丫子跑走,撞翻好几个菜摊,孙翔自然追上去,把剩下的菜摊子也全撞翻了。这小偷体力惊人,孙翔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也没追上,最后那小偷大约也是觉得身后这人烦得紧,跟了好几条街都没甩掉,于是憋红了一张狼狈万分的脸,回头大骂。

“操!你有完没完!”说着就是一把小刀丢过来。

孙翔跑了许久,此时根本就是超越自身极限,耳鸣眼花完全没有余裕躲开那把刀子。

完了完了,要破相了,孙翔惊恐万分,他这吴县第一帅脸怕是不保了。

就在这时,耳边嗖的一声,两枚石子飞来,一枚打飞了那柄小刀,另一枚打掉那小偷手中的钱袋。

灰布衫的小偷连滚带爬跑了。

孙翔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气,冷风灌进肺里像是撕裂般的疼痛,好不容易把气喘匀了,他弓着身子也没动作,对着空无一人的荒凉街道大声道:“我知道你在那儿,跟了小爷我好些天,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出来跪下认错,饶你不死。”

 

周泽楷心下一惊,孙翔居然好几天前就发现被跟踪了,好歹他也是天下第一,轻功自然没得说,最顶尖的高手也无法轻易察觉,今日却被一个未曾习武的人给发觉了?传闻有些人天赋秉异,果真不假。

孙翔眯着眼睛瞧了瞧眼前穿着一身粗布袄的人,从修长的双腿,紧实的腰身,挺拔的背脊,一直到……藏在斗笠下的一张脸。

啧,看这人器宇不凡的,怎么把脸遮着,其貌不扬?不好意思给人看?孙翔忍不住皱眉。兀自瞪着眼前的蒙面人,想用视线将斗笠上垂下的白纱灼穿似的。

这蒙面人伸出一只手,停在孙翔的额头前,欲将那被烈烈寒风吹乱的额发理顺,却终究只是叹口气,收回手。

就在近日,他必须离开吴县了。

 

不知何时来到孙翔身后的杜明手握光剑,眉头紧蹙,周泽楷知道,他再有一点动作,冰渣就会刺过来。

周泽楷立即向后倒飞几步,脚尖轻点,转身消失在二人的视野中。

他没有看到孙翔向他急急伸出的一只手。

 

 

杜明觉得这状况已不是他所能应付的,数日前落花狼藉归隐,掐着日子这些天也该到吴县了。

杜明呆在吴县的目的只有一个——落花狼藉,当各大门派都在追杀一枪穿云时,轮回的江波涛敏锐地发现,落花狼藉也极有可能是掌握君莫笑心法的人。虽不似一枪穿云五年前在武林大会上一举拿下天下第一那样轰轰烈烈,落花狼藉的崛起同样也是疑点重重。

落花狼藉初入江湖,武功较出生武斗大家的百花缭乱张佳乐差了一大截,水平相差甚远的二人却是相谈甚欢,当下组了个双花组合,一年后落花狼藉的水平已经同百花缭乱持平,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落花狼藉的突飞猛进是拜张佳乐所赐,却忽略了繁花血景的真正核心其实是第一狂剑。

而落花狼藉的重剑葬花,不似黄少天的光剑冰雨,叶秋的战矛却邪那般声名在外,反而沉寂江湖多年,几乎所有人都忘了这把重剑也是出自天下第一锻造师苏沐秋之手。

落花狼藉必然同君莫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江波涛正是抓住了这一点,在各大门派都在追捕众叛亲离的一枪穿云时,他却铤而走险地盯上百花谷掌门,其胆识也是教人敬佩。

却不想,这落花狼藉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不说回吴县了,连一封书信都没往回寄,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的杜明这才在孙府一呆四年。

少有人明白,江波涛也是不想看到轮回弟子自相残杀,周泽楷一向重情重义,他知道轮回门的追杀才是让周泽楷最不好过的。因此现任轮回掌门跟随众门派追捕一枪穿云时,他总会从中作梗,为自己这位曾经的师兄尽些绵薄之力。

谁曾想,他们想绕着一枪穿云走,这一枪穿云反倒自己找上门来了。

杜明近几日盯孙翔盯得没那么严了,也是因为他在孙府的日子就要呆到头了,不出几日便要回轮回。

这落花狼藉归隐,怎么着也该上老家看看了吧?再不回来那多半是打定主意这辈子不回来了。若是如此,他们也别想着在孙府埋伏,直接收工回轮回罢。

只是可惜了杜明这四年。

他本人倒一点没觉得可惜。反倒认为这么在孙府干下去也不错。

他从没对吴启和吕泊远以外的人说过,大师兄不在的轮回,怪没意思的。

 

杜明当日便悄悄给轮回飞鸽传书,说明了如今落花狼藉不来,一枪穿云送上门的无奈状况。

隔天入夜,杜明打着哈欠回房休息时,一个如鬼魅般的黑影倏地从屋顶跳下,猛地将他按倒在地,一把凉凉的刀子抵上他的脖颈。

“说,遗言。”头顶上传来的声音冷冷清清的不带一点起伏。

妈的,杜明现在只想骂娘。


评论 ( 14 )
热度 ( 65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