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美食lo主。
清理一下黑历史,问题不大

【周翔】周泽楷选手完成了一次漂亮的假摔

*无脑小甜饼x1,一直想写的一个梗,过季之前码出来了。OOCx3,周粉不要打我,打也别打脸!

 

+++

如果脸和手必须舍弃一个,应该如何做出选择?

这个问题超纲了。

尤其对于周泽楷来说,简直是灵魂的拷问。

可任何人总会有那么一两次,站在人生的分叉路口不得不做出抉择。比如现在的他。

脸,使他获得压倒性人气,稳坐荣耀第一人交椅的重要因素,同时也与他的经济价值,轮回战队的盈利能力息息相关。

手,职业选手的生命,没有手便再也无法打荣耀。

周泽楷在一瞬之间将这笔账捋清楚,然后心一横,以一个极为滑稽的姿势摔倒在了冰面上。

他是用脸着地的。

场面一度陷入可怕的寂静,冰面上的队友们纷纷停下动作,诧异地看着他们英明神武帅气逼人的队长用企鹅跃入大海的优美姿势,和坚硬的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发生了什么???

孙翔最先反应过来,立刻踩着冰鞋溜到他身边,将摔得神智不清的人一把拉起来。

“周泽楷,你你你没事吧?”轮回的小斗神又是惊讶又是担忧,他觉得自家无所不能牛逼哄哄的队长今天可能发烧了脑子不清楚,毕竟三岁小孩都知道摔跤了要保护脑袋,这人却偏偏以头抢地。

不会摔出脑震荡吧?

“这是几?”孙翔伸出一根手指在周泽楷面前晃了晃。

“……”周泽楷扶着脑袋没有说话。

完了完了,真摔傻了。

“我是谁?”他继续问。

“呃……孙……孙翔?”

天呐!这个不确定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然而当他注意到周泽楷的额头蹭破了块皮,有血丝渗出来时,立刻没心思管这人有没有发烧是不是摔傻了,只觉得又是惋惜又是心疼还有点生气,想要用手指碰一碰那块触目惊心的伤口,却又怕自己的手不干净,会感染。如果联盟的脸面从此破相,那麻烦可就大了。

所以说干嘛要和这么好看的脸过不去啊?他这么想。

说出来却变成了:“周泽楷,你怎么不要脸啊?”

“…………”

 

+++

所以周泽楷为什么会做出如此蠢到惊天地泣鬼神的事?

事情要追溯到一个星期以前。

时值冬休,轮回全员接到了某杂志社的新通告,标题是电竞junon冬季专栏:职业选手们的冰上英姿。

杜明第一个在轮回群内进行吐槽。

吴霜钩月:冰上英姿是什么鬼?这杂志有毛病??你们谁会溜冰吗???

一叶之秋:我会

无浪:会

云山乱:会的

残忍静默:会一点

笑歌自若:会。

吴霜钩月:……

一叶之秋:周泽楷不会

吴霜钩月:队长你不会??

一枪穿云:嗯……

吴霜钩月:太好了!!!

一叶之秋:话说,说起溜冰

一叶之秋:我可是

一枪穿云:冰上小王子

一叶之秋:……

一枪穿云:/微笑

[系统:残忍静默送你一盆狗粮@吴霜钩月 为你+5魅力]

吴霜钩月:踢翻了这碗狗粮

 

吃晚饭的时候他们又一次对于这个话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主要是孙翔的兴致很高,江波涛似乎也颇有热情。

杜明本想拉着周泽楷去一边当咸鱼,哪知那边孙翔兴致勃勃地说什么,上一次溜冰还是在H市的时候,冬休在战队呆着无聊,某天突发奇想就跑去附近的溜冰场溜冰了。

“你们猜怎么着!”孙翔用筷子插着碗里的甜不辣,迟迟没顾着开吃,“我在那里遇到了兴欣的唐柔!”

“唐柔妹子也喜欢溜冰啊?”闻言吕泊远奸笑着瞥向杜明。

“对啊。”孙翔点头,“她还是一个人来的,因为兴欣其他人都不会。”

虽然兴欣那一群人很讨厌,但唐柔性格意外还不错,同为战法孙翔私下里也算和她有点交情,。

“唉,女孩子一个人去溜冰多寂寞呀,有个会溜的人陪着肯定特别刷好感。”吴启悠悠地叹了口气。

“!!!”缩在角落的杜明表情忽然变了变。

孙翔还在那儿说个不停,说他当时因为害怕被认出来于是戴了副墨镜,可是唐柔说你这样更加显眼,哪有人溜冰戴墨镜的。

 “完了之后我们还买了热巧克力一起喝,就是那个时候她说要加我QQ好友。”

孙翔是轮回众人中,唯一被唐柔主动要求加好友的。

至今也没加上女神好友的杜明回过头,语气阴测测的:“翔哥,你要被我拉黑了。”

拉就拉呗,反正到时候肯定还得哭着求他加回来。孙翔不以为然,终于开始扒拉碗里的麻辣烫朝嘴里送。

……事实上杜明没来得及拉黑就跑来求他了,大概就是那天晚饭后吧。

呵,求他教自己溜冰。

说是为了爱情。

孙翔说好,孙老师包教包会,但你得帮我跑腿一个月去战队对面买奶茶,玄米奶茶,大杯五分甜。

杜明忍痛点头。

 

+++

拍摄的日子很快到了。

溜冰场因为拍摄需要被杂志社包了半天场,冰都是刚刚压好的,平整得不得了,这样的好事可不常有,一到地孙翔和江波涛就一言不发的默默开始换冰鞋。

据说已经七八年没穿冰鞋的吴启和吕泊远也决定进去溜两把,反正没有其他人在,就算溜得不好,出丑了,也不用担心。

最终七个人进去了五个,剩下周泽楷和方明华。

方明华根本就没有溜冰的打算,换了冰鞋也只是做个样子而已,这会已经掏出保温杯,倒了杯茶,又从包里拿出充气护颈枕和一本侦探小说,舒舒服服地靠在休息区的座椅上看了起来。

刚在隔壁更衣室进行过一轮单人采访的周泽楷,回来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

“不溜?”

话说这准备也太充分了点吧……

“年纪大了,做不来这么危险的运动。”方明华头也不抬地翻过一页小说。

没能理解“危险”是什么意思,周泽楷踩着冰鞋走到护栏边,以初学者的身份观察了一阵队友们是怎么溜冰的。

——江波涛一看就是专门学习过的,动作优美跟跳天鹅湖似的。

吕泊远也总是企图做一些花哨的动作,然而全部以失败告终,不伦不类,很蠢。

吴启似乎比较享受那种速度感,只是很普通地在溜,一圈接一圈,这头到那头。

杜明像八爪鱼似的扒在墙边的护栏上,脚下的冰刀直打滑,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孙翔慢悠悠地跟在杜明身边,对他进行严厉的指导。

“你怎么这么怂!”孙老师一脸恨铁不成钢,想伸手拍掉那两只死死勾住护栏的爪子。

……看起来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虽然是第一次来冰场,但周泽楷是个勇于尝试的人,况且包场的机会多难得啊。这么想着,他抬脚打算朝入口去。

“……小周,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去。”就是在这个时候,方明华放下手中的小说,悠悠地开口了。

话音刚落,那边杜明抓住栏杆的手被强行扒掉,顿时屁股向后一撅,惨叫着摔了个狗吃屎。

“小明,你没救了。”孙翔表示不忍直视。

好心的吴启立刻溜过来,掏出手机,将他狼狈的姿态咔擦一声记录进手机,爆了个手速丢进职业选手群。然后关切地把人从冰面上扶起来,装模作样地嘘寒问暖一番,架到了场边。

一系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流畅,孙翔懵逼地围观,表示你们真会玩。

 

杜明摔狠了,手上磕破一块,而方明华似乎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从包里掏出准备好的紫药水,招呼他过来消毒,完了又贴上块创口贴。

“方哥真奶妈!”杜明感激涕零。

要知道这双手可是职业选手的生命,怠慢不得。

“伤口影响操作的话,下一轮比赛你就坐板凳吧。”方明华面无表情地说,一边的周泽楷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唉,这他妈也太难了。”杜明唉声叹气。追求爱情的道路果然布满荆棘,一边这么想着,他一边掏出从刚刚开始就在口袋里震个不停的手机。

“咦,群里咋这么多人艾特我?”

把消息往上翻了几页,他看到吴启发的丑照。

配字是“为了爱情”。

“………………………………”

“卧槽吴启你死定了!!!”本想再多缓一会的杜明噌得站起来,踩着冰鞋一蹦一跳,摇摇晃晃地回到冰场,开始他漫长的“追杀”之路。

场面太过于血腥(杜明狗吃屎x2),方明华不忍直视,转而侧过头看向周泽楷:“看到没有,杜明那都算是好的,小周你想你进去如果摔了,这时候不知道谁的冰刀从你手上碾过去……”

“………………”

闻言周泽楷浑身一个哆嗦,脑海中出现了血花四溅的场面。

“你这双手可金贵了,废掉的话,咱们轮回是药丸的。”方明华的表情十分认真。

果然还是不去了吧,周泽楷决定做只鸵鸟,安稳的在方明华身边坐下,整个人还朝长椅里缩了缩。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保护双手,用脸着地。”方明华又说,“脸重要还是手重要,看你怎么取舍了。”

“………………”

这道题超纲了他决定弃权靴靴。

 

+++

三刻钟后,杂志社的人做好准备,扛着拍摄设备进来。那边扶着墙的杜明已经不知道摔第几个跟头了,要不是冬天穿的厚,怕不是已经摔残了。如此狼狈的姿态被拍下来,对于他们男神教的形象实在很不好。

或许是觉得孺子不可教也,或许是认为杜明把手摔破了有他的原因,又或许是担心自己“包教包会”的承诺实现不了,孙翔狠下心,决定动用最终手段。

“别抖了,跟筛子似的。”孙老师的语气颇为嫌弃,“把手给我,老子拉着你溜。”

“啊?”杜明懵逼,反应过来后立刻大呼,“翔哥,你真是我哥!”

“等会,你等我戴上手套,两个大男人拉手太恶心了。”

“好好好,行行行。”只要能学会溜冰,还用在意自己是不是又被嫌弃了?

……两个大男人拉手恶心吗?周泽楷不这么觉得。不过回想了一下,他和孙翔好像还真没怎么做过拉手这么纯情的事。

“看吧,多简单。”孙老师变换教学方式后效果显著,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原本一窍不通的人竟然已经能够慢慢滑行了。

……果然应该去试试看的。坐在场边的周泽楷如坐针毡,几次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想要站起来,可惜每次都被方明华用眼神逼迫着重新坐下。

孙翔还在指导杜明,杜明已经N次脚下打滑,堪堪被身边的中国好队友扶住了。

怎么办,好想想要这样的待遇啊QAQ

 

抓拍过几组花絮照后,杂志社的小姐姐开始对他们进行单独采访,完了之后拍摄一些小视频作为粉丝福利,最后是惯例的双一对谈。

访谈中,江波涛说:“滑冰是一项高雅的运动。”

吕泊远说:“Yuri on ICE!!!”

吴启说:“我不是溜得最差的。”

杜明说:“我也不是最差的,队长比我差。”

孙翔说:“那是因为周泽楷太弱了,溜冰都不会。”

周泽楷说:“………………”

方明华说:“第六感告诉我接下来会发生些不忍直视的事。”

然后他身边的周泽楷就从椅子上站起来了。

轮回的枪王表情坚定地望向那片等待他征服的冰场。

方明华看着他的背影,长长地叹出一口气,忧郁地问:“小周,你真要去?”

“嗯。”周泽楷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就算是方哥也无法阻拦此刻的他。

“不后悔?”

“不后悔。”

“加油。”方明华觉得他的背影有种壮士断腕般的悲壮,简直让人想吟一首风萧萧兮易水寒。

“枪王除了回血无所不能。”

这话说出来他都不知道是在鼓励周泽楷,还是在安慰自己了。

 

+++

迈入冰场的周泽楷第一步就摔了。

进行过“脸?还是手?”的天人交战后,摔得无比惨烈。寒冷的冰面令伤口的疼痛不那么难熬,但他还是知道自己的脸受伤了,说不定得留疤。

等孙翔在他面前蹲下,他的第一反应是:完了,孙翔这个死颜控以后可能都不喜欢他了。

……没错,孙翔是个死颜控,长得好看的人看惯了镜子里的帅脸,审美会比较挑剔也无可厚非。周泽楷是个例外,他并不是喜欢照镜子的人,对于自己的长相也不是太有概念,可孙翔作为一个纯正的颜狗隔三差五就喜欢夸他帅。

“周泽楷,你今天又帅了!”第一次听到这话时,轮回的小斗神正眼睛亮亮地看着他。

“你也……帅。”礼节性互吹完毕,孙翔美滋滋地回到座位,神清气爽地准备开始训练。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孙翔的手机屏锁就换成了两个人的自拍。

“真帅!”小斗神的表情颇为骄傲。

就连访谈问到“欣赏周泽楷哪一点?”这样的问题时,孙翔也会毫不犹豫地回答:“长得帅!”

#男朋友只喜欢我的脸可我现在毁容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孙翔还在那儿长吁短叹说他“不要脸”,江波涛这时候溜过来查看情况,结果就看到他们联盟脸面竟然伤到脸,表情一瞬间变得相当严肃:“小周你怎么搞的,这还怎么接代言养我们战队啊?你这样是药丸的。”

又是药丸。

周泽楷很为难,要摔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自然是用手扶地,可这不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手硬生生克制住了本能么!

冰场上的大家全都聚集到一块儿,一个个围着他紧张得不行,好像他真就从此毁容了似的,搞得他也忍不住更加紧张起来。

“快让方哥奶咱队长一口!”杜明举起自己贴好胶布的手挥了挥。

 

+++

“小周你……也太甜了吧,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正在给周泽楷消毒的方明华同样很无语,所有人都没有继续溜冰的心思了,就这么围着他,安静地等方神医告诉他们,他们队长(的脸)还有没有救。

“只是蹭破皮,放心不会留疤。”方明华的话让大家松了口气。

听说过事情来龙去脉的江波涛哭笑不得:“其实只要远离杜明,小周你就是安全的。”

“啥?”躺着也中枪的杜明莫名其妙。

Ծ‸Ծ即使知道不会留疤,周泽楷现在也不开心,有小情绪了。

伤口处理完毕,不开心的周泽楷朝孙翔伸出一只手,孙翔下意识握住,把他从椅子上拉起来。

“教我。”

“啊?”没头没尾的来了这么一句,孙翔不明所以。

“溜冰。”

“哦。”孙翔点头,“你等等,我把手套脱了,抓得稳一点。”

杜明:“…………”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格差社会吧。

“嗯!”周泽楷很满意,心情一下子又变好了。

 

+++

“把重心压低,手臂摆动保持平衡。”孙翔牵着身后的人,沿冰场边缘的栏杆慢慢滑行,难得做出了一番听起来很靠谱的指导。

溜冰馆的暖气打得不够足,两个人都裹在厚厚的羽绒服里,可贴在一起的手掌却被汗湿了,不知道是他的汗还是周泽楷的,为了防止打滑,两只手只好十指交握紧紧扣在一起。

啧,明明都在一起那么久了,为什么拉个手这么纯情的事还会害羞?孙翔闷头慢慢向前滑,心想这会自己的脸肯定红得不行,幸好周泽楷看不到。

“要加速了。”孙翔这么说着,没有回头,“别怕,放心大胆地滑,有你翔哥我在呢。”

“嗯……”周泽楷还是犹豫。

虽然让他放心大胆,但他毕竟和小只的杜明不一样,一米八往上跑的身高,体型和孙翔也差不了多少,两个人的手正死死地交握在一起,如果站不稳的话是要一起摔的。

周泽楷紧张地咽了口吐沫,打定主意,一会如果要摔一定得甩开孙翔的手自己一个人摔。

可孙翔说完后却并没有加速,反而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停下来,侧过身看他。

猝不及防的周泽楷和他撞了个满怀,好在旁边就是护栏,总算是扶住了没摔。

周泽楷扶着孙翔的手臂站稳,委屈地抬头看他。

“呃……”孙翔不好意思,“其实你滑得挺不错了。”

孙翔非常喜欢被周泽楷夸,每次商业互吹完了都高兴得特别幼稚,他觉得周泽楷肯定也乐意被他夸,不是说夸奖和鼓励能让人进步么。

“……”

“我说你滑得不错,进步很快。”孙翔重复,“比杜明那个傻逼好多了。”

周泽楷闻言笑得春暖花开:“教得好。”

“哼,就说孙老师包教包会!”孙翔得意。

虽然脑门上有一块碍眼的胶布,但他觉得周泽楷果然是世界上最好看的。

 

+++

因为周泽楷惨烈地摔了一跤,没法上镜,最后的双一对谈改成江波涛和孙翔对谈。

“这么改没关系吗?”江波涛对于他们杂志的销量表示担忧。

“没关系。”记者小姐姐不在意地摆手,“双一营业看多了,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这回主打翔江。”

孙翔:“???”

“是江翔靴靴。”江波涛冷漠地接话,“以及,刚刚那段剪掉。”

已经学了个大概的周泽楷站在角落里委屈地用冰鞋蹭着冰面。

“行吧,江翔,那请二位谈谈这次活动的感想。”记者从善如流。

“等等!”可孙翔又不爽了,“你们问过我的意见吗??”

江翔是什么玩意儿!?

江波涛根本不理他:“我认为这次的活动十分有意义,再一次的,溜冰是一项很高雅的运动,虽然我们的本职是打荣耀,但丰富自己的兴趣爱好,多去外面的世界走一走也很有必要。”

“我也觉得,溜冰就像是走路或者游泳那样,是必备技能,如果享受不到那样的速度感实在是太可惜了。”孙翔接话。

这一次对谈由江波涛起话头,较平时轻松了不少。

“说是必备技能,可还是有人不会。”江波涛侧头看向自家队友。

“比如说杜明和……周泽楷。”孙翔一脸怒其不争。

“没错。”江波涛点头,“杜明就算了,小周也不会,这大概颠覆了大家对于他无所不能的印象。”

“而且他还……”说了一半的孙翔忽然笑了起来,越笑越开心,笑到说不出话。

于是江波涛替他说了:“小周还把头磕破了。”

旁听的周泽楷幽怨地看向稳稳站在冰场中央的两个人,虽说穿的是冰鞋,但对于那两个人来说和普通的鞋子似乎没有任何区别。

“不过各位也不用担心,只是小伤,下次比赛你们看到的还是那个联盟第一脸。”江波涛补充。

“就算贴着胶布那也是联盟第一脸!”孙翔日常吹周,吹完了继续笑,“不过……哈哈哈……周泽楷今天实在是太搞笑了……”

“看到那一幕时,我也忍不住怀疑起了他的智商。”江波涛无奈。

“我三岁之后就再也没像他那样摔了哈哈哈哈哈……”

“我以为他在那一刻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企鹅,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想要保护双手。”

“太蠢了哈哈哈哈哈哈……”

“…………”这怎么笑得没完没了了,周泽楷很生气,被这样嘲笑了谁还能不生气的?或许是想要为自己辩解,他开始艰难地朝场中央滑。

可周泽楷哪里是会辩解的人?

那边的对谈还在继续。

“手是职业选手的生命,荣耀是小周的生命,这么一想其实就有点蜜汁感动了。”江波涛好心地打算给他们队长挽回一点面子。

“没错。”孙翔终于不笑了,“虽然不会,但他学得很认真,当然现在还是溜得不咋样,甚至还同手同脚!没我搀着根本不行,太蠢了。”

“真的太蠢了!”

讲完还要换上感叹的语气再重复一遍,人干事!?

“小周是勇于挑战新事物的人,即使是不擅长的事也会去做,去努力。”江波涛实力控场。

“没错,最喜欢看他努力的样子了。”

“枪王不是生来就无所不能,是因为他通过尝试和努力克服了一个个看似不可能的难关,甚至于实现了将神枪手变成近战职业这样匪夷所思的事。”

“对对对。”孙翔猛点头,然后他注意到自己正在不停埋汰的人已经挪到几米开外的地方,并且还在不断靠近。

“嗯?周泽楷现在正向这边过来。”

“小周眼神坚定,看得出来十分卖力。”

“摄像机给他一个镜头。”孙翔挥挥手指挥摄影小哥,末了不忘叮嘱,“别拍脸。”

“……”

周泽楷向后用力蹬腿。

周泽楷开始加速。

周泽楷脚底打滑。

孙翔:“???”

!!!

今天不忍直视的第二幕出现了——周泽楷再次以企鹅入水的经典姿势,飞扑过来推倒了孙翔,接触地面前甚至细心地用自己的手护住了孙翔的后脑勺。

呵,不过是摔了一跤,今天被嘲笑多少回了??

相当不爽的周泽楷索性摔了第二跤,故意的。

瞎了瞎了。江波涛内心狂翻白眼,冷漠地看向摄像机:“周泽楷选手完成了一次漂亮的假摔。”

“呃……”记者小姐姐有些犹豫地接话,“孙翔选手直接进入僵直状态?”

冰面上躺着的二人以一个暧昧的姿势抱在一起,孙翔还没有反应过来,脸却已经先一步红了个透。

“这段要剪吗?”记者小心翼翼地发问。这场面太刺激了,简直少儿不宜,虽说此时此刻她的双一魂已经沸腾了。

“不剪。”江波涛回答得很干脆,“我们轮回,诚信营业。”

END

评论 ( 50 )
热度 ( 1286 )

© 青枫浦 | Powered by LOFTER